從中共的“諾貝爾獎”增光美夢破滅說起
 
金剛行
 
2010-10-13
 
【人民報消息】一週以來,各項“諾貝爾獎”的陸續公布,實際上,中共對“和平獎”並不感興趣,中共最盼望的、最迫不及待的是在自然科學方面能有零的突破,因為那樣可以使自己臉上“增光”,為專制體制“描彩”。

你想,中共竊政已達60餘年,超過半個世紀,竟無一項獎到手,豈不可憐?你想,占全球人數五分之一的泱泱大國,多如牛毛的專家學者,毫無作為,竟無一人獲此殊榮,豈不悲哉?那小小日本此次都有兩人得獎,那英國的曼徹斯特大學至今就有4人獲得過“諾貝爾獎”。這怎能不使中共鬱悶、糾結、焦慮和煩惱?

中華民族缺智慧、少人才嗎?非也!你看在國外海外的華僑學者,從李政道、楊振寧到丁肇中、高錕,有8位科學家在物理、化學等方面榮獲過“諾貝爾獎”。而 1997年獲“物理學獎”的朱棣文還成了美國能源部部長。是水土異也,還是制度別也?大家心裏皆清楚。中國人難道不聰明、無創新嗎?差矣!中國古代四大發明和中華璀璨文化,曾領先世界,光耀全球;而當今大陸的“造假創新”,什麼三聚氰胺的配方、蘇丹紅的摻入、地溝油的提取,以及各種毒品的偽裝巧制,也絕對是世界首創。倘若“諾貝爾獎”設“造假”一項,必為中國所得,非中國莫屬!

談起“諾貝爾獎”中國屢屢被剃“光頭”之原因,眾人皆有共識:體制所致。中共一黨專制統治及其造成的腐敗化、金錢化、利益化、功利化等社會環境,以及大量人才外流,是其根本原因!

欲想獲“諾貝爾獎”,得有科技創新,得有人才研究。中共天天喊制度“優越”,可卻留不住人才,中國精華都流往國外。30多年來,160多萬留學生中,有4成留在美國,其他大都去了歐洲與日本,回國者只有約50萬人。而自費留學生學成回國者僅有4%。其影響最直接的是大陸教學與科研單位出現“斷層”,再就是國家資源的流失。留學生不回,國內人才精華也外流不斷。當博士生為生活在中國大地奔波時,當碩士生在領政府失業救濟金,當大學生畢業就失業時,那人才外流怎能避免?那“諾貝爾獎”還會有望?

不但精英留學不歸,人才外流不斷,就連權貴富豪及其子女也爭先恐後向外移民,並帶走大量資金。據中科院《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中介紹,“第三波移民高潮”呈愈演愈烈之勢,有80萬官商身在其中。身為利益集團的一員,他們做出如此選擇,表明他們並不認同這個社會,恰恰是對中國社會的一種否定。更為可笑與具有諷刺意義的是,他們不是移到平時所推崇的社會主義國家,如朝鮮、古巴等,而是移到經常抨擊批判的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他們不但人去國外,還帶走了上萬上億的資金。現在他們認為國外是“好山好水好踏實”,國內是“好臟好亂好危險”。

那麼誰是造成中國慘烈現狀的罪惡之源呢?當然就是中中共的專制統治。他們認為,國內外差距甚大,國外的優勢方面有:政治民主及法治制度健全;社會公平與相互尊重;政府公共服務周到;社會治安、社會保障制度穩定及食品衛生安全;教育科研和創業環境優越;工資待遇和福利高,商品豐富;人際關係好相處,爭鬥少,等等。總之,無論從制度、政策、環境、行為方式及生活工作諸方面,國外有大陸無法做到和實現的優勢。所以他們自然要移民了,要攜款外走了。從2002年到2009年,總共有26萬多名18歲以上的中國人加入美國國籍,成為美國人。窮人是想去而無法去、無條件去。

這就是中國的現實現狀。人才缺乏,資金外流,何談科研?何能獲獎?

中共統治前30年,知識份子與專家學者被壓在社會最底層,並常被政治運動所折磨折騰。尤其是1957年的“反右”鬥爭和“文革”十年浩劫,他們吃盡了苦頭,或被抓被關牛棚,或被打被流放,有的甚至被鬥死整死。本來“人民作家”老舍,最有希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可是“文革”中,他楞是被紅衛兵的“人民”鬥得自殺。結果那“文學獎”也從此作罷,與大陸無緣。還有那上世紀60年代,人工合成的牛胰島素,也有希望得獎。但那時強調集體力量、集體作用,上報約 200人,怎麼評呢?那獎金又如何分?改革開放後,雖然知識份子的地位待遇有所提高,但科研經費仍少得可憐,實驗室和科研設備仍缺少不全,有的基本研究條件都不具備,如何開展科技研究活動?特別是在上下腐敗,一切向錢看的社會環境影響下,還有多少專家學者去研究業務,去鑽研技術。無“錢途”的項目無人過問,無利益的課題不感興趣。若要申請研究項目,操作都很困難。

一名中國研究所課題組組長、首席科學家表示,每年需要花去4個月時間從事項目申請工作,真正用於科研時間不超過三分之一。他還披露了科技界的幾大怪現象,如專家評審組淪為分錢組,評審者、申請者、評估者可能是同一個人,小錢大審、大錢小審,與官員和少數強勢科學家搞好關係最重要,等等。這些問題與潛規則吞噬著有限的科技資源,腐蝕著科技機體,敗壞了學術道德和風氣,阻礙了創新與發展。正如有人所說,“權力控制項目,上項目就為創收,科研成了唐僧肉,不出成果出富翁。”“政界黑,足球黑,連科技界都這麼黑,哪裏還有光明?”“金錢左右學術,關係影響成果,這樣的環境能出人才嗎?”

許多專家教授稍有名氣後,得到的不是科研經費,而是行政級別,是官銜,有官有車有錢花,還會研究啥?有的在道德人格上更是與世俱下,所以專家成“磚家”,教授變“叫獸”,已無權威與名望。《中國青年報》調查顯示,39.5%的人認為專家言論只是一家之言,僅供參考;31.9%的認為專家言論需要判斷辨別;20.4%的人認為專家言論根本不能相信;只有6.5%的人認為專家是權威,值得信賴。那地震專家不能預報地震,反能“闢謠”,而“闢謠”卻成了預報;那氣象專家也是不辨風雨,常常出錯。民眾還敢相信誰?

再看看當今中國培養人才的學校,更是令人心酸心痛、感慨憤慨不已!你看那教授隊伍,像那“超女”譚維維、“快男”10強王錚亮,都成了原母校四川音樂學院的副教授。還有那“三俗”代表趙本山、想成什麼龍的等所謂明星,都戴上了“客座教授”的頭銜,拿著不低的工資,成了一種擺設。人品如何不重要,學識如何不重要,只要能“出名”,就可以戴上這頂“帽子”;只要為學校“增光”,其它都無所謂。這些人當教授,難道不是學校的悲哀嗎?能培養出人才嗎?更有奇聞的是,雲南文山州西疇縣一名小學男教師,強姦了3名10歲左右的學生,庭審時竟稱他是在進行教學方式改革,希望通過親吻和撫摸的方式激發孩子們的學習興趣。世上還有比這更無恥的嗎?禽獸不如!還有廣東汕頭一實驗學校的名校校長,十分囂張,狂言要玩死女教師。另有某地鄉鎮一教委主任,兒子結婚,13所學校停課放假一天,因為教師要去喝喜酒。某小學校長病故,學校竟停課4天,安排學生送葬送殯。這些事情,大陸各地經常出現,人們對此已麻木,見怪不怪了。最近,國內一色情網站被端,其註冊會員高達332萬人。而黃網“高管”有老總有大學生。其中有東南大學、上海大學、貴州大學和寧波大學等高校的在校大學生。看看教育機構的領導與管理,看看“靈魂工程師”和“園丁”的所作所為,不摧殘學生就不錯了,還能盼其培養出精英人才?

大陸不能得獎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功利主義作怪與投機取巧、造假作弊所致。

瑞典皇家工學院院長佛勒斯特姆教授說過:“科學的重要性並不在於是否獲獎,重要的是做有趣的科學研究。諾貝爾獎得主們自己也許都沒意識到今後會獲獎,他們只是在研究上充滿好奇心,執著地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英國華裔“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從前都沒打算申報“諾貝爾獎”,甚至不曾為他的發明申報專利。他在推出光纖通信傳輸理論之後40年才獲獎,而非鬧哄哄地趕著申獎。高先生1966年發表了《光頻率介質纖維表面波導》的論文,那是正是大陸十年“浩劫”的開始,他若在國內,恐怕正在被批被鬥被整,自命難顧,豈能有科研論文發表。此次“物理學獎”獲得者荷蘭籍安德烈•海姆得獎後感到“意料之外,震驚”,還忘了當天是“物理學獎”揭曉的日子。而當問及當天后續安排,他回答“回去工作”。評審委員會介紹,把研究工作視為“遊戲”是海姆及其團隊的特點之一。“在過程中學習,誰知道,或許有一天會中大獎”。平常之心可見!

假如大陸某天某人獲獎,恐怕就不是此情景了。說不定那“黨魁國首”要發賀電、親自接見,各大媒體會一哄而上大“吹捧”,全國要大慶祝,全民要大折騰。得獎者會名利雙收,獎金少不了,什麼“勞動模範”、“先進代表”等等帽子都會戴上,恐怕比那宇航員楊利偉還要“明星”,還要出名。不過,大陸想要得獎,現在只能是“夢想”!

看看中國的精英品質、學術風氣、獨立精神與創新能力,如何與國外相比?而“精英官員化”、“學術行政化”、“官本位”理念更成為學術獨立與創新的一大障礙;涉及論文剽竊抄襲,學歷學術造假,考試作弊事件不斷;利用學術權威、技術手段以及金錢與影響力等資源,甚至不惜訴諸暴力來達到個人目的之事,各地皆有;從“學術功利化”到“博導黑惡化”,已成趨勢。寬鬆、自由、學術至上的氛圍與環境安在?我有一朋友曾在藥材公司工作,他對中藥頗有研究,寫了篇有關論文,發稿還得要領導審閱,最後領導就成了第一作者。有的學術論文,稍有價值,往往黨政一把手、正副領導競相簽名,而第一作者常退之後數位。如此環境風氣,怎能得那科技巔峰之“諾獎”?

正如網友所評:“一個滿是學術造假,論文只要有銀就可以肆意發表,導師亂用學生論文,地位關係大於實力、扼殺創造力的國度,你叫人家怎麼相信它能出人才。”“就連國家的社會制度和政治理念,都是從國外學來的——雖然主義已經被包括發源地在內的幾乎全世界拋棄,卻被我們國家拿來當成天條供奉,矢志不渝!從這個角度上說,那個有著五千年歷史的中國已經腦死亡,現在的這個只有60年歷史的新國家沒有任何資本稱雄於世界,它是一個思想的矮子,創造力的矮子,只會索取的矮子!”“中國人確實不能拿諾貝爾獎,因為那的確是一種玷汙!”

中國若想有“零”的突破,拿到“諾貝爾獎”,那也有許多辦法。一是可以自己設立“諾貝爾中國獎”,自己設項目,自己搞評審,自己發獎金,不亦熱鬧乎?另一個是可向“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提出建議,建議增設諸多項目,如“無人權獎”、“少民主獎”、“缺自由獎”、“暴力獎”、“謊言獎”、“造假獎”,以及“最腐敗獎”、“最無信仰道德獎”和“最多天災人禍獎”。這些項目中國都有絕對的“優勢”,“獲獎”非大陸莫屬,可能還會“一鍋端”!

日前,美籍華人科學家楊振寧曾預言,中國十年內將出現“諾貝爾獎”獲得者。我想也有可能,但那必定是中共解體後,中華民族重生和中華文明再現時!

2010年10月12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