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的“诺贝尔奖”增光美梦破灭说起
 
金刚行
 
2010-10-13
 
【人民报消息】一周以来,各项“诺贝尔奖”的陆续公布,实际上,中共对“和平奖”并不感兴趣,中共最盼望的、最迫不及待的是在自然科学方面能有零的突破,因为那样可以使自己脸上“增光”,为专制体制“描彩”。

你想,中共窃政已达60余年,超过半个世纪,竟无一项奖到手,岂不可怜?你想,占全球人数五分之一的泱泱大国,多如牛毛的专家学者,毫无作为,竟无一人获此殊荣,岂不悲哉?那小小日本此次都有两人得奖,那英国的曼彻斯特大学至今就有4人获得过“诺贝尔奖”。这怎能不使中共郁闷、纠结、焦虑和烦恼?

中华民族缺智慧、少人才吗?非也!你看在国外海外的华侨学者,从李政道、杨振宁到丁肇中、高锟,有8位科学家在物理、化学等方面荣获过“诺贝尔奖”。而 1997年获“物理学奖”的朱棣文还成了美国能源部部长。是水土异也,还是制度别也?大家心里皆清楚。中国人难道不聪明、无创新吗?差矣!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和中华璀璨文化,曾领先世界,光耀全球;而当今大陆的“造假创新”,什么三聚氰胺的配方、苏丹红的掺入、地沟油的提取,以及各种毒品的伪装巧制,也绝对是世界首创。倘若“诺贝尔奖”设“造假”一项,必为中国所得,非中国莫属!

谈起“诺贝尔奖”中国屡屡被剃“光头”之原因,众人皆有共识:体制所致。中共一党专制统治及其造成的腐败化、金钱化、利益化、功利化等社会环境,以及大量人才外流,是其根本原因!

欲想获“诺贝尔奖”,得有科技创新,得有人才研究。中共天天喊制度“优越”,可却留不住人才,中国精华都流往国外。30多年来,160多万留学生中,有4成留在美国,其他大都去了欧洲与日本,回国者只有约50万人。而自费留学生学成回国者仅有4%。其影响最直接的是大陆教学与科研单位出现“断层”,再就是国家资源的流失。留学生不回,国内人才精华也外流不断。当博士生为生活在中国大地奔波时,当硕士生在领政府失业救济金,当大学生毕业就失业时,那人才外流怎能避免?那“诺贝尔奖”还会有望?

不但精英留学不归,人才外流不断,就连权贵富豪及其子女也争先恐后向外移民,并带走大量资金。据中科院《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中介绍,“第三波移民高潮”呈愈演愈烈之势,有80万官商身在其中。身为利益集团的一员,他们做出如此选择,表明他们并不认同这个社会,恰恰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否定。更为可笑与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们不是移到平时所推崇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古巴等,而是移到经常抨击批判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他们不但人去国外,还带走了上万上亿的资金。现在他们认为国外是“好山好水好踏实”,国内是“好脏好乱好危险”。

那么谁是造成中国惨烈现状的罪恶之源呢?当然就是中中共的专制统治。他们认为,国内外差距甚大,国外的优势方面有:政治民主及法治制度健全;社会公平与相互尊重;政府公共服务周到;社会治安、社会保障制度稳定及食品卫生安全;教育科研和创业环境优越;工资待遇和福利高,商品丰富;人际关系好相处,争斗少,等等。总之,无论从制度、政策、环境、行为方式及生活工作诸方面,国外有大陆无法做到和实现的优势。所以他们自然要移民了,要携款外走了。从2002年到2009年,总共有26万多名18岁以上的中国人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国人。穷人是想去而无法去、无条件去。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现状。人才缺乏,资金外流,何谈科研?何能获奖?

中共统治前30年,知识份子与专家学者被压在社会最底层,并常被政治运动所折磨折腾。尤其是1957年的“反右”斗争和“文革”十年浩劫,他们吃尽了苦头,或被抓被关牛棚,或被打被流放,有的甚至被斗死整死。本来“人民作家”老舍,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是“文革”中,他愣是被红卫兵的“人民”斗得自杀。结果那“文学奖”也从此作罢,与大陆无缘。还有那上世纪60年代,人工合成的牛胰岛素,也有希望得奖。但那时强调集体力量、集体作用,上报约 200人,怎么评呢?那奖金又如何分?改革开放后,虽然知识份子的地位待遇有所提高,但科研经费仍少得可怜,实验室和科研设备仍缺少不全,有的基本研究条件都不具备,如何开展科技研究活动?特别是在上下腐败,一切向钱看的社会环境影响下,还有多少专家学者去研究业务,去钻研技术。无“钱途”的项目无人过问,无利益的课题不感兴趣。若要申请研究项目,操作都很困难。

一名中国研究所课题组组长、首席科学家表示,每年需要花去4个月时间从事项目申请工作,真正用于科研时间不超过三分之一。他还披露了科技界的几大怪现象,如专家评审组沦为分钱组,评审者、申请者、评估者可能是同一个人,小钱大审、大钱小审,与官员和少数强势科学家搞好关系最重要,等等。这些问题与潜规则吞噬着有限的科技资源,腐蚀着科技机体,败坏了学术道德和风气,阻碍了创新与发展。正如有人所说,“权力控制项目,上项目就为创收,科研成了唐僧肉,不出成果出富翁。”“政界黑,足球黑,连科技界都这么黑,哪里还有光明?”“金钱左右学术,关系影响成果,这样的环境能出人才吗?”

许多专家教授稍有名气后,得到的不是科研经费,而是行政级别,是官衔,有官有车有钱花,还会研究啥?有的在道德人格上更是与世俱下,所以专家成“砖家”,教授变“叫兽”,已无权威与名望。《中国青年报》调查显示,39.5%的人认为专家言论只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31.9%的认为专家言论需要判断辨别;20.4%的人认为专家言论根本不能相信;只有6.5%的人认为专家是权威,值得信赖。那地震专家不能预报地震,反能“辟谣”,而“辟谣”却成了预报;那气象专家也是不辨风雨,常常出错。民众还敢相信谁?

再看看当今中国培养人才的学校,更是令人心酸心痛、感慨愤慨不已!你看那教授队伍,像那“超女”谭维维、“快男”10强王铮亮,都成了原母校四川音乐学院的副教授。还有那“三俗”代表赵本山、想成什么龙的等所谓明星,都戴上了“客座教授”的头衔,拿着不低的工资,成了一种摆设。人品如何不重要,学识如何不重要,只要能“出名”,就可以戴上这顶“帽子”;只要为学校“增光”,其它都无所谓。这些人当教授,难道不是学校的悲哀吗?能培养出人才吗?更有奇闻的是,云南文山州西畴县一名小学男教师,强奸了3名10岁左右的学生,庭审时竟称他是在进行教学方式改革,希望通过亲吻和抚摸的方式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禽兽不如!还有广东汕头一实验学校的名校校长,十分嚣张,狂言要玩死女教师。另有某地乡镇一教委主任,儿子结婚,13所学校停课放假一天,因为教师要去喝喜酒。某小学校长病故,学校竟停课4天,安排学生送葬送殡。这些事情,大陆各地经常出现,人们对此已麻木,见怪不怪了。最近,国内一色情网站被端,其注册会员高达332万人。而黄网“高管”有老总有大学生。其中有东南大学、上海大学、贵州大学和宁波大学等高校的在校大学生。看看教育机构的领导与管理,看看“灵魂工程师”和“园丁”的所作所为,不摧残学生就不错了,还能盼其培养出精英人才?

大陆不能得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功利主义作怪与投机取巧、造假作弊所致。

瑞典皇家工学院院长佛勒斯特姆教授说过:“科学的重要性并不在于是否获奖,重要的是做有趣的科学研究。诺贝尔奖得主们自己也许都没意识到今后会获奖,他们只是在研究上充满好奇心,执著地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英国华裔“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从前都没打算申报“诺贝尔奖”,甚至不曾为他的发明申报专利。他在推出光纤通信传输理论之后40年才获奖,而非闹哄哄地赶着申奖。高先生1966年发表了《光频率介质纤维表面波导》的论文,那是正是大陆十年“浩劫”的开始,他若在国内,恐怕正在被批被斗被整,自命难顾,岂能有科研论文发表。此次“物理学奖”获得者荷兰籍安德烈•海姆得奖后感到“意料之外,震惊”,还忘了当天是“物理学奖”揭晓的日子。而当问及当天后续安排,他回答“回去工作”。评审委员会介绍,把研究工作视为“游戏”是海姆及其团队的特点之一。“在过程中学习,谁知道,或许有一天会中大奖”。平常之心可见!

假如大陆某天某人获奖,恐怕就不是此情景了。说不定那“党魁国首”要发贺电、亲自接见,各大媒体会一哄而上大“吹捧”,全国要大庆祝,全民要大折腾。得奖者会名利双收,奖金少不了,什么“劳动模范”、“先进代表”等等帽子都会戴上,恐怕比那宇航员杨利伟还要“明星”,还要出名。不过,大陆想要得奖,现在只能是“梦想”!

看看中国的精英品质、学术风气、独立精神与创新能力,如何与国外相比?而“精英官员化”、“学术行政化”、“官本位”理念更成为学术独立与创新的一大障碍;涉及论文剽窃抄袭,学历学术造假,考试作弊事件不断;利用学术权威、技术手段以及金钱与影响力等资源,甚至不惜诉诸暴力来达到个人目的之事,各地皆有;从“学术功利化”到“博导黑恶化”,已成趋势。宽松、自由、学术至上的氛围与环境安在?我有一朋友曾在药材公司工作,他对中药颇有研究,写了篇有关论文,发稿还得要领导审阅,最后领导就成了第一作者。有的学术论文,稍有价值,往往党政一把手、正副领导竞相签名,而第一作者常退之后数位。如此环境风气,怎能得那科技巅峰之“诺奖”?

正如网友所评:“一个满是学术造假,论文只要有银就可以肆意发表,导师乱用学生论文,地位关系大于实力、扼杀创造力的国度,你叫人家怎么相信它能出人才。”“就连国家的社会制度和政治理念,都是从国外学来的——虽然主义已经被包括发源地在内的几乎全世界抛弃,却被我们国家拿来当成天条供奉,矢志不渝!从这个角度上说,那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已经脑死亡,现在的这个只有60年历史的新国家没有任何资本称雄于世界,它是一个思想的矮子,创造力的矮子,只会索取的矮子!”“中国人确实不能拿诺贝尔奖,因为那的确是一种玷污!”

中国若想有“零”的突破,拿到“诺贝尔奖”,那也有许多办法。一是可以自己设立“诺贝尔中国奖”,自己设项目,自己搞评审,自己发奖金,不亦热闹乎?另一个是可向“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提出建议,建议增设诸多项目,如“无人权奖”、“少民主奖”、“缺自由奖”、“暴力奖”、“谎言奖”、“造假奖”,以及“最腐败奖”、“最无信仰道德奖”和“最多天灾人祸奖”。这些项目中国都有绝对的“优势”,“获奖”非大陆莫属,可能还会“一锅端”!

日前,美籍华人科学家杨振宁曾预言,中国十年内将出现“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想也有可能,但那必定是中共解体后,中华民族重生和中华文明再现时!

2010年10月12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