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何以如此“如魚得水”
 
滄海
 
2010-1-24
 
【人民報消息】中國二戰史研究員呂加平先生用公開信的形式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一時引發民眾熱議。其所揭示的“二奸二假”與《江澤民其人》一書中的記載吻合,都有詳細而充足的論證,讓人嘆服。二奸者:先為日本之奸,後為蘇聯之奸;二假者:入黨時間造假,烈士身份造假。那麼江澤民“二奸二假”的圖謀為什麼能夠得逞,也就是說是誰成全了他的投機?我們探討一下。

先說江澤民為日本之奸的事實和投機。在兄弟中排行老大的江世俊,其長子便是江澤民。江世俊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漢奸,曾任汪偽中央政府宣傳部副部長。江澤民1943年十七歲時在老家楊州高中畢業後就到南京的汪偽中央大學就讀。

嘗到了當漢奸甜頭的江世俊自然也願意兒子及早走上漢奸之路,他深知唯有特工人員出身才能得到侵華日軍的特殊信任與重用。侵華日軍間諜總頭目、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有個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丁默村在另選校址重建偽國民政府中央大學之前,就想到決不能讓侵華日軍辦的大學培養出抗日分子,因此訓練“職業學生”摻雜其中,於是創辦南京大學“青年幹訓班”,從漢奸的高等幹部子孫中,選拔幼苗。身為汪偽中央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之子的江澤民自然“根紅苗正”,被選拔進去培訓。

2003年10月,有人公開發出呼籲,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張照片,題目為“李士群江澤民合影”。這張照片的見證人指出,李士群接見偽中央大學青年幹訓班第四期成員,當時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為江澤民。與李士群在青年幹訓班的合影成為江澤民漢奸特務出身的鐵證,也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魘。

1945年9月3日,日軍戰敗投降,國民黨政府在當月26日頒布《收復區中等以上學校學生甄別辦法》,對日軍侵華時的淪陷區公立專科以上的在校學生進行甄審。江澤民所在的南京偽中央大學自然被列為漢奸偽學校,其在校學生均要進行甄審。看到即將到來的甄審,江澤民跑了。

在江澤民出逃期間,中共上海學委利用廣大學生對甄審的不滿情緒,發動學生成立學生聯合會,並從1945年10月到1946年3月的半年內組織六所學校的學生先後進行了七次遊行、八次請願,多次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與此同時,其它各地被列入偽學校的學生也在當地中共地下黨的領導和鼓動下相繼行動,走上街頭遊行抗議,引起社會輿論很大反響。

剛剛取得抗戰勝利忙於全國性光復接收而立足未穩的國民政府在此強大壓力下終於同意取消甄審。逃亡躲避的江澤民在得知這個消息後知道大難已過,才敢回到上海已與南京中央大學合併的上海交大繼續學業,他的這樁漢奸偽學生案靠了中共上海地下黨這種形式的幫助,就這樣逢兇化吉地不了了之了。

可以看出,江澤民能夠逃過此劫,全賴中共地下黨組織學生搞的“學生聯合會”和學生運動。就當時的情況來看,國民政府對漢奸偽學校的漢奸學生進行甄別是完全應該的。在日軍侵華時的淪陷區內,能有多少良家子弟進得了日偽漢奸辦的高等學府?並不是說這些學生都是壞人,但也不能對曾經加入過漢奸組織的學生不加追究。但是,在抗日期間巧妙配合日軍的中共並不是對日偽漢奸進行懲處,而是利用這些人對國民政府的不滿,操控他們進行示威遊行,迫使國民政府取消正當而必須的甄審。可見,對日效忠的漢奸江澤民得不到清算完全是因為中共,是中共保護了他。

那麼對蘇俄效忠的漢奸江澤民能夠完成其漢奸使命又是因為誰呢?

我們還得結合江澤民漢奸的歷史去說。中蘇關係在中共取得政權後就漸行漸遠了,期間雙方都在努力發展自己的間諜。以中國為例,周恩來下手更早,與蘇聯紅色恐怖中逃亡到上海的白俄醫生夫婦建立友誼,利用夫婦給在華蘇聯專家看病之機竊取高層情報。夫妻二人為中共獻出生命,在文革中被上海紅衛兵打死,也未暴露身份,說只對周恩來才能講。

江澤民在1955年被派往蘇聯企業學習和工作期間,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早已把他的底細摸了個透。1945年蘇聯紅軍分三路突入東北,在長春搜到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當然包括青幹訓練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這其中就包括江澤民。

眾所周知,蘇聯的克格勃在色情訓練上堪稱世界一絕,其女間諜既色情並茂,又技藝精湛。江澤民本人又是個愛出風頭、見風使舵的人,且擅長吹拉彈唱、調情賣騷。克格勃按頭制戴,很自然的專門給他派了一位名叫克拉娃的蘇聯年輕女特工。克拉娃只需把他曾為日本奸細的事稍露,他便像被抓走了魂似的。他知道他的這個曾經的漢奸身份關乎著自己的身家性命,要是讓中共知道了,他這一輩子就徹底完了,所以,對克格勃的要求他是有求必應。他向蘇方提供有關中國國內、中共黨內的種種消息情報。不僅把所知道的和收集到的各種情報暗中交給了克拉娃,而且還和這位蘇聯女特工成了相好關係,成為一個暗藏在中國內部的蘇聯奸細。

江澤民在走上了權力頂峰之後,也就有了為蘇俄更加效力的機會。在所謂保障北方安全和與俄建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名義下,在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把黑龍江和額爾古納河對岸及烏蘇裏江以東本屬於中國、相當於40多個臺灣省面積的15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北方領土,以條約形式拱手相讓。那片本來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門一樣回歸祖國的土地,就這樣被江澤民背著全國人民,白白送給俄羅斯。

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國官兵浴血奮戰換來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 《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占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這其中包括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還包括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是中國領土的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灣面積)。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江澤民被發展成為蘇聯奸細,中共派他出國是個前提。當然克格勃發展他為自己的間諜有自己的卑鄙用心,但是蘇俄的野心在等待了幾十年後能夠超乎預料的獲取利益,難道就只是江澤民個人的因素嗎?

中共是一個極權政府,其黨魁的權力高於一切。這是由中共的體制和性質決定的。所謂的人大也不過是個橡皮圖章,所謂的軍隊也不過是黨魁手中的玩偶,這是中共幾十年的黨內鬥爭和其黨運作的機製造成的。中共賦予黨魁的絕對權力促成了江澤民出賣國土的必然:他可以不和任何人商量,不聽取任何部門或組織的意見而獨斷專行。這一切都與中共特有的獨裁有著密切的聯繫,所以說,是中共促成了江澤民完成了作為蘇俄奸細的特有使命。如果中共不是這樣獨裁,即使江澤民當上了黨魁,他也達不到一人作主如此出賣國土的地步!

我們再來看看江澤民假共產黨員的由來。呂加平先生引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結束後的大會權威公報之說,公報的履歷說江澤民是1946年4月入的黨。當年,江澤民逃亡在外,1946年3月才返校。像他這樣的特殊身份和他對國共兩黨的觀望,中共既不可能吸收他入黨,他也不可能主動向中共投懷送抱。從他返校到中共奪取政權期間始終找不到任何資料來證明他有過一丁點的革命活動,也找不到任何一個人來為他證明。

呂加平先生作為二戰研究史的學者,親耳聽說江澤民是在1956年8000多名留蘇人員回國後集體辦理入黨手續時加入的中共,介紹人是當時擔任鞍鋼總經理的馬賓,呂加平先生就是聽馬賓說的。和江澤民的1946年入黨說完全相左。

當然,這完全可以證明江澤民是加入過中共黨組織的,只是時間上有出入。這時間上的出入可不是個小問題,明明是1956年入的黨,卻被他自己給提前了10年,是說明江澤民對黨的感情深嗎?恰恰相反,正說明江澤民的政治投機,和對中共黨組織的不屑;他要是真的忠誠於中共的話,他能對中共不說實話嗎?

江澤民能有此舉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共造成的。一方面中共黨內論資排輩現象歷來很重,提拔幹部講究的是資歷,在入黨問題上分的最清的就是解放前和解放後。就像現在的離休和退休之分,人都退下來了,可是只要有一日之差,得到的各種待遇就完全不同。江澤民把自己打扮成1946年入的黨,在相當的程度上是為了給自己的歷史盡可能早的塗抹上紅色,目的就是一個,用以證明自己資格老、閱歷深。

另一方面,江澤民能夠得逞還真的就是因為他擁有了那麼高的地位,做起任何事情來沒有人敢於過問不說,手下還有一批趨之若鶩的黨徒隨時為之效命。站在中共的角度上看,中共也真的需要他將自己的身份盡可能的漂得紅一點,提前10年入黨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中共選擇了江澤民作黨魁,恐怕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因為他有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厚黑”和投機吧。所以,江澤民自己把入黨的時間提前10年,是得到了中共的恩準和相當一部份高級黨官的默許的,有哪一個黨徒敢跟黨魁較真呢?

江澤民的假烈士兒子的稱呼就更令人不屑了。江澤民的父親乃堂堂日偽宣傳部副部長,是個炙手可熱的大漢奸,和他那投身中共的六弟江上青根本就不是一個道上的人。江上青是在1939年8月29日在安徽省泗縣小灣西口遇難。按中國的傳統風俗,江澤民作為江家的長子長孫是絕不允許過繼的,即使江世俊真的想過繼自己的兒子給江上青的遺孀的話,也只能過繼他的次子,也就是江澤民的弟弟江澤寬了,怎麼會過繼江澤民呢?

其實江澤民是江上青養子的說法,壓根就是沒影的事兒,完全是他自己杜撰出來的。中共奪取政權前,江上青的遺孀及兩個女兒,日子過的極其辛苦,哪裏有錢去供養江澤民去日偽大學上大學?還不是江澤民看上了死了十多年的六叔的招牌,在中共奪取政權後忙不叠的去自認死人為爹?您還別說,江澤民日後發跡、步步高升還真的都是仗了他這塊烈士養子的身份。

這當然與江澤民溜須拍馬的卑劣人格相關,可是能說與中共沒有關係嗎?就是在今天,凡是涉及到政治上的事,入個黨參個軍什麼的,中共還都要搞政審的。中共講出身可是從建政前就講的,建政後,中共更講根紅苗正,講究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講究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事實上也真是這樣,發展到今天,形成了人所共知的“太子黨”。

如果不講出身的話,做工作看的是能力和品行,中共政權的所謂合法性就根本保持不住了。所以,中共講出身是避免不了的。中共看重出身的結果,使得江澤民有機可乘,彷彿只要是中共烈士的子孫,掌握了中共的政權就可以永遠不變色似的。

江澤民的“二奸二假”說明他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人渣,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一點正的因素。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敗類卻被中共所欣賞、所重用,說明什麼呢?其實翻開中共的歷史看看這個政黨的本質,我們會發現,中共的“奸”與“假”和江澤民的“二奸二假”是那樣的相輔相成、暗合在一起的。以抗日戰爭為例,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親口說,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就是配合日軍夾擊抗日軍民,促使侵華日軍多多占領中國土地。中共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協助日軍製造國民黨鞭長莫及的淪陷區,這樣它就好在延安搞整風、種鴉片、發展自己的隊伍了。後來,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時還說,如果沒有日本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

中共這樣的“巨奸”哪能是普通的中國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呢?可是這絲毫不影響它對自己的吹捧: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中共的“巨奸巨假”對中國人民一直欺騙到現在。中共雖說歷來都強調黨徒對自己忠誠老實,可是它卻非常樂於信任和重用那些連中共都敢欺騙的人。

中共當然不願意他人揭自己的歷史,也就找了這麼一個和自己的本質完全一致的人渣。這同時也給所有的中共黨徒一個暗示,中共的歷史不能揭,江澤民的歷史也不能揭。揭開了江澤民的歷史,中共將無以存活,那麼所有黨員的利益也就不復存在。江澤民當然更願意讓中共永遠庇護著自己了:中共不亡,自己 也就可以永遠的借光了。

然而歷史是公正的。不管當權者一時有多大的權力,被扭曲了的歷史最終要還原。不只是呂加平先生的公開信沖了江澤民和中共的喉管,《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兩部奇著更是刺中了中共和江澤民的七寸。中共和江澤民相互庇護、相互利用的歷史已經逐漸地呈現在廣大的中國人民面前。看來,“二奸二假”的江澤民和“巨奸巨假”的中共是必定要綁在一起被歷史淘汰掉的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