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信轟動大陸 呂加平再揭江澤民(圖)
 
2010-1-12
 
【人民報消息】湖南學者、民間戰略研究者、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呂加平近日在網上發表公開信,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並要求對其進行調查。

呂加平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幾年前曾因揭露江的造假問題而遭當局監控,此次更加詳細的揭露江的問題獲得廣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國安等的支持,沒有受到任何來自當局的任何威脅與恐嚇,公開信在大學等各界廣傳。

他說,“能夠為百姓做點事情,讓人們知道真相,我就沒有遺憾了。我公開揭露,他們不敢動手,現在國內形勢大不同了,大家都敢說敢做,中國百姓100%的痛罵江澤民。隨著真相被揭示出來,人們的膽氣越來越壯了,大家都支持我。我說的都是真話,完全站在陽光下,又沒做壞事,有啥可怕的?!只要對老百姓有益,該做的事情就做,怕啥?!”

公開信揭露江的“二奸二假”問題

呂加平在公開信中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問題: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是,他還是一個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和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的蘇俄奸細。第一假,他是一個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他又是一個冒充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

呂加平在公開信中寫道,江是一個“特大政治騙子、可怕內奸”,具有“極其高超狡滑的政治詐騙術和陰險弄權術”,“這是一樁跨世紀的特大奸假政治詐騙案,甚至可以說這是古今中外各個國家從未有過的政治權力超級詐騙案:一對投降異族敵國的父子漢奸、民族敗類,其子竟然能夠冒充詐騙打入敵對者內部高層,甚至爬到了最高權位……並且直到現在仍還在恬不知恥地以第二號人物身份頻頻出場……”

據呂加平透露,一名深知江底細的老將軍“對江的欺騙愚弄極為氣憤,也對自己上當受騙而不慎失言助江假冒偽裝深感後悔,雖然這時他要想對自己的失誤加以糾正已無能為力、為時已晚,但據說這位名震中外的老將軍以後在看電視時凡是電視屏幕上出現江的鏡頭時他就覺得非常噁心而轉臺另看,或關掉電視乾脆不看,並罵江是不要臉的無恥騙子、卑鄙小人。”

江是“魔鬼” 中國社會的毒源

呂加平自述,“幾年前我就開始研究江的歷史,因為那時就發現他行為非常反常,一看就是很有問題。我陸續了看了一些資料後,開始整理。僅僅如此,就被當局監控了,因此更激發了我對這個問題的興趣。後來獲得一些更加詳細、全面的資料,尤其是江澤慧不打自招地暴露了很多東西。”

他說,“中國老百姓都希望知道真相,不想當愚民。這個事情應該讓老百姓知道。這個人完全把民眾玩弄於股掌之中,弄了一系列騙術,中國為啥那麼多壞人壞事,假騙賭黃那麼厲害,都跟江澤民有關,它不是人,是個魔鬼,是中國社會的毒源,毒根。”

“雖然現在看起來,江澤民還有點勢力,還搞所謂的胡江鬥,但是只要人們都知道它的面目,把它的畫皮撕開,戳穿它的騙局,大家都開始調查它,把它的奸假貪腐黑蓋子揭開,它就徹底完蛋了,它的體系整個就崩潰了。”

公開信獲得廣泛支持傳播

自公開信上網後,呂加平收到中國各地的支持電話。他說,“一揭露出來,很多人拍手稱快。北京大學在傳,很多大學都在呼應,傳播一個多月來,我不僅沒被報復打擊,而且大家都在支持我,包括當權者,還有體制內的官員,國安等,都支持我,因為我說出了人民長期要說出來的心裏話,我是在盡一個中國公民應盡的義務。”

他說,“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國大陸的形勢的轉變,以前人們對強權心懷恐懼而不敢言,或者因不了解真相而無言,如今隨著真相不斷被揭示出來,人們的膽氣越來越壯了,中國民眾覺悟了,都不怕了。去年12月,有個朋友從北京回來說,在北京的街頭看到大橫幅標語,上面寫著‘打倒江澤民’,全國老百姓對它都是恨的咬牙切齒的。”

呂加平表示,“我說的都是真話,分析得也透徹,人們一看就知道,江澤民假的一塌糊塗,體制內外的人都知道。所以人們都支持我的公開信,都在傳,這說明江已經民心喪盡,人們都在罵它,都要看到它受到應有的懲罰。”

相信最終會在大陸把江繩之以法

據悉,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已在四大州17個國家及香港被控告。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兇。同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法庭作出裁決:就江澤民、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下令阿根廷的聯邦國際刑警逮捕這2名罪犯。

呂加平對此表示,這是大快人心的大事。國際上的起訴案是揭露江等的罪行的有效方式,對這些壞人有很大的震懾作用,有很大的輿論壓力,同時對中國百姓有很大的鼓舞作用。

他說,“江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因為它本性是邪惡的,根本不是人,是個魔鬼,中國百姓都罵它是面目猙獰、一肚子壞水的‘癩蛤蟆精’。中國百姓100%的都罵它,痛恨它,它的更多罪行會被揭露出來。”

呂加平表示,“江比秦檜都壞,是中國歷史上最壞的傢伙,也是世界歷史上最壞的東西,是古今中外最壞的魔鬼。”

他說,“國際國內配合上,從各個角度揭露它,把它的罪行都揭發出來。我相信最終定能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把江繩之以法。到時候,所有中國人都會感到大快人心,全世界都痛快。”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