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何以如此“如鱼得水”
 
沧海
 
2010-1-24
 
【人民报消息】中国二战史研究员吕加平先生用公开信的形式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一时引发民众热议。其所揭示的“二奸二假”与《江泽民其人》一书中的记载吻合,都有详细而充足的论证,让人叹服。二奸者:先为日本之奸,后为苏联之奸;二假者:入党时间造假,烈士身份造假。那么江泽民“二奸二假”的图谋为什么能够得逞,也就是说是谁成全了他的投机?我们探讨一下。

先说江泽民为日本之奸的事实和投机。在兄弟中排行老大的江世俊,其长子便是江泽民。江世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汉奸,曾任汪伪中央政府宣传部副部长。江泽民1943年十七岁时在老家杨州高中毕业后就到南京的汪伪中央大学就读。

尝到了当汉奸甜头的江世俊自然也愿意儿子及早走上汉奸之路,他深知唯有特工人员出身才能得到侵华日军的特殊信任与重用。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丁默村在另选校址重建伪国民政府中央大学之前,就想到决不能让侵华日军办的大学培养出抗日分子,因此训练“职业学生”掺杂其中,于是创办南京大学“青年干训班”,从汉奸的高等干部子孙中,选拔幼苗。身为汪伪中央政府宣传部副部长之子的江泽民自然“根红苗正”,被选拔进去培训。

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这张照片的见证人指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与李士群在青年干训班的合影成为江泽民汉奸特务出身的铁证,也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1945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国民党政府在当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江泽民所在的南京伪中央大学自然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均要进行甄审。看到即将到来的甄审,江泽民跑了。

在江泽民出逃期间,中共上海学委利用广大学生对甄审的不满情绪,发动学生成立学生联合会,并从1945年10月到1946年3月的半年内组织六所学校的学生先后进行了七次游行、八次请愿,多次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与此同时,其它各地被列入伪学校的学生也在当地中共地下党的领导和鼓动下相继行动,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引起社会舆论很大反响。

刚刚取得抗战胜利忙于全国性光复接收而立足未稳的国民政府在此强大压力下终于同意取消甄审。逃亡躲避的江泽民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知道大难已过,才敢回到上海已与南京中央大学合并的上海交大继续学业,他的这桩汉奸伪学生案靠了中共上海地下党这种形式的帮助,就这样逢凶化吉地不了了之了。

可以看出,江泽民能够逃过此劫,全赖中共地下党组织学生搞的“学生联合会”和学生运动。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国民政府对汉奸伪学校的汉奸学生进行甄别是完全应该的。在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内,能有多少良家子弟进得了日伪汉奸办的高等学府?并不是说这些学生都是坏人,但也不能对曾经加入过汉奸组织的学生不加追究。但是,在抗日期间巧妙配合日军的中共并不是对日伪汉奸进行惩处,而是利用这些人对国民政府的不满,操控他们进行示威游行,迫使国民政府取消正当而必须的甄审。可见,对日效忠的汉奸江泽民得不到清算完全是因为中共,是中共保护了他。

那么对苏俄效忠的汉奸江泽民能够完成其汉奸使命又是因为谁呢?

我们还得结合江泽民汉奸的历史去说。中苏关系在中共取得政权后就渐行渐远了,期间双方都在努力发展自己的间谍。以中国为例,周恩来下手更早,与苏联红色恐怖中逃亡到上海的白俄医生夫妇建立友谊,利用夫妇给在华苏联专家看病之机窃取高层情报。夫妻二人为中共献出生命,在文革中被上海红卫兵打死,也未暴露身份,说只对周恩来才能讲。

江泽民在1955年被派往苏联企业学习和工作期间,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早已把他的底细摸了个透。1945年苏联红军分三路突入东北,在长春搜到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青干训练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这其中就包括江泽民。

众所周知,苏联的克格勃在色情训练上堪称世界一绝,其女间谍既色情并茂,又技艺精湛。江泽民本人又是个爱出风头、见风使舵的人,且擅长吹拉弹唱、调情卖骚。克格勃按头制戴,很自然的专门给他派了一位名叫克拉娃的苏联年轻女特工。克拉娃只需把他曾为日本奸细的事稍露,他便像被抓走了魂似的。他知道他的这个曾经的汉奸身份关乎着自己的身家性命,要是让中共知道了,他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所以,对克格勃的要求他是有求必应。他向苏方提供有关中国国内、中共党内的种种消息情报。不仅把所知道的和收集到的各种情报暗中交给了克拉娃,而且还和这位苏联女特工成了相好关系,成为一个暗藏在中国内部的苏联奸细。

江泽民在走上了权力顶峰之后,也就有了为苏俄更加效力的机会。在所谓保障北方安全和与俄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名义下,在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把黑龙江和额尔古纳河对岸及乌苏里江以东本属于中国、相当于40多个台湾省面积的15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北方领土,以条约形式拱手相让。那片本来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门一样回归祖国的土地,就这样被江泽民背着全国人民,白白送给俄罗斯。

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国官兵浴血奋战换来的中俄边界平等条约—— 《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中俄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这其中包括1953年联合国大会表决裁定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面积),还包括连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都承认是中国领土的江东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面积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开始即归中国管辖、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划归中国的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江泽民被发展成为苏联奸细,中共派他出国是个前提。当然克格勃发展他为自己的间谍有自己的卑鄙用心,但是苏俄的野心在等待了几十年后能够超乎预料的获取利益,难道就只是江泽民个人的因素吗?

中共是一个极权政府,其党魁的权力高于一切。这是由中共的体制和性质决定的。所谓的人大也不过是个橡皮图章,所谓的军队也不过是党魁手中的玩偶,这是中共几十年的党内斗争和其党运作的机制造成的。中共赋予党魁的绝对权力促成了江泽民出卖国土的必然:他可以不和任何人商量,不听取任何部门或组织的意见而独断专行。这一切都与中共特有的独裁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说,是中共促成了江泽民完成了作为苏俄奸细的特有使命。如果中共不是这样独裁,即使江泽民当上了党魁,他也达不到一人作主如此出卖国土的地步!

我们再来看看江泽民假共产党员的由来。吕加平先生引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结束后的大会权威公报之说,公报的履历说江泽民是1946年4月入的党。当年,江泽民逃亡在外,1946年3月才返校。像他这样的特殊身份和他对国共两党的观望,中共既不可能吸收他入党,他也不可能主动向中共投怀送抱。从他返校到中共夺取政权期间始终找不到任何资料来证明他有过一丁点的革命活动,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来为他证明。

吕加平先生作为二战研究史的学者,亲耳听说江泽民是在1956年8000多名留苏人员回国后集体办理入党手续时加入的中共,介绍人是当时担任鞍钢总经理的马宾,吕加平先生就是听马宾说的。和江泽民的1946年入党说完全相左。

当然,这完全可以证明江泽民是加入过中共党组织的,只是时间上有出入。这时间上的出入可不是个小问题,明明是1956年入的党,却被他自己给提前了10年,是说明江泽民对党的感情深吗?恰恰相反,正说明江泽民的政治投机,和对中共党组织的不屑;他要是真的忠诚于中共的话,他能对中共不说实话吗?

江泽民能有此举动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共造成的。一方面中共党内论资排辈现象历来很重,提拔干部讲究的是资历,在入党问题上分的最清的就是解放前和解放后。就像现在的离休和退休之分,人都退下来了,可是只要有一日之差,得到的各种待遇就完全不同。江泽民把自己打扮成1946年入的党,在相当的程度上是为了给自己的历史尽可能早的涂抹上红色,目的就是一个,用以证明自己资格老、阅历深。

另一方面,江泽民能够得逞还真的就是因为他拥有了那么高的地位,做起任何事情来没有人敢于过问不说,手下还有一批趋之若鹜的党徒随时为之效命。站在中共的角度上看,中共也真的需要他将自己的身份尽可能的漂得红一点,提前10年入党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中共选择了江泽民作党魁,恐怕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因为他有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厚黑”和投机吧。所以,江泽民自己把入党的时间提前10年,是得到了中共的恩准和相当一部份高级党官的默许的,有哪一个党徒敢跟党魁较真呢?

江泽民的假烈士儿子的称呼就更令人不屑了。江泽民的父亲乃堂堂日伪宣传部副部长,是个炙手可热的大汉奸,和他那投身中共的六弟江上青根本就不是一个道上的人。江上青是在1939年8月29日在安徽省泗县小湾西口遇难。按中国的传统风俗,江泽民作为江家的长子长孙是绝不允许过继的,即使江世俊真的想过继自己的儿子给江上青的遗孀的话,也只能过继他的次子,也就是江泽民的弟弟江泽宽了,怎么会过继江泽民呢?

其实江泽民是江上青养子的说法,压根就是没影的事儿,完全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中共夺取政权前,江上青的遗孀及两个女儿,日子过的极其辛苦,哪里有钱去供养江泽民去日伪大学上大学?还不是江泽民看上了死了十多年的六叔的招牌,在中共夺取政权后忙不迭的去自认死人为爹?您还别说,江泽民日后发迹、步步高升还真的都是仗了他这块烈士养子的身份。

这当然与江泽民溜须拍马的卑劣人格相关,可是能说与中共没有关系吗?就是在今天,凡是涉及到政治上的事,入个党参个军什么的,中共还都要搞政审的。中共讲出身可是从建政前就讲的,建政后,中共更讲根红苗正,讲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讲究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事实上也真是这样,发展到今天,形成了人所共知的“太子党”。

如果不讲出身的话,做工作看的是能力和品行,中共政权的所谓合法性就根本保持不住了。所以,中共讲出身是避免不了的。中共看重出身的结果,使得江泽民有机可乘,仿佛只要是中共烈士的子孙,掌握了中共的政权就可以永远不变色似的。

江泽民的“二奸二假”说明他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渣,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一点正的因素。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败类却被中共所欣赏、所重用,说明什么呢?其实翻开中共的历史看看这个政党的本质,我们会发现,中共的“奸”与“假”和江泽民的“二奸二假”是那样的相辅相成、暗合在一起的。以抗日战争为例,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亲口说,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就是配合日军夹击抗日军民,促使侵华日军多多占领中国土地。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协助日军制造国民党鞭长莫及的沦陷区,这样它就好在延安搞整风、种鸦片、发展自己的队伍了。后来,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时还说,如果没有日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

中共这样的“巨奸”哪能是普通的中国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呢?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它对自己的吹捧: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中共的“巨奸巨假”对中国人民一直欺骗到现在。中共虽说历来都强调党徒对自己忠诚老实,可是它却非常乐于信任和重用那些连中共都敢欺骗的人。

中共当然不愿意他人揭自己的历史,也就找了这么一个和自己的本质完全一致的人渣。这同时也给所有的中共党徒一个暗示,中共的历史不能揭,江泽民的历史也不能揭。揭开了江泽民的历史,中共将无以存活,那么所有党员的利益也就不复存在。江泽民当然更愿意让中共永远庇护着自己了:中共不亡,自己 也就可以永远的借光了。

然而历史是公正的。不管当权者一时有多大的权力,被扭曲了的历史最终要还原。不只是吕加平先生的公开信冲了江泽民和中共的喉管,《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两部奇着更是刺中了中共和江泽民的七寸。中共和江泽民相互庇护、相互利用的历史已经逐渐地呈现在广大的中国人民面前。看来,“二奸二假”的江泽民和“巨奸巨假”的中共是必定要绑在一起被历史淘汰掉的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