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有勢的中共官員外逃之預示(圖)
 
林輝
 
2010-1-15
 
【人民報消息】據中共商務部日前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近三十年來,中國外逃官員數量約為四千人,捲走資金約五百多億美元。而且這些外逃官員絕大多數是有權有勢的“ 一把手”和在銀行工作的“近水樓臺”官員。他們中有國企的董事長、總經理,有中共機關的副市長、廳長、甚至部長級官員,有銀行支行行長、分理處主任等。

更令人驚嘆的是,這些官員絕大部份在外逃前都已經是在位的“裸官”,即配偶子女都早已移居海外,自己一人留在國內做官。等到找到合適的時機,這些官員或採用真證件堂而皇之的出境,或使用假身份證辦理真護照,透過旅行團出境再轉往第三國。而最受這些外逃官員歡迎的是那些有獨立司法體系的國家,如美國、歐洲、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因為這些國家通常不會因中國施壓而把他們引渡回國。

另據中共中組部調查,幾年來中共高幹家屬、高幹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內的一共有108萬人。這個名單上就包括08年移民澳大利亞的、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亦去了澳洲的現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兩個兒子。移民出去的高幹子弟、家屬生活奢侈,甚至用現金買房、買豪宅、買跑車。如果按照撫養每個孩子最低花費為1萬元算,移居海外的這些高幹家屬每人掠走的錢財至少可以培養1000個兒童長大成人。那108萬人就可以養活中國所有的孩子,由此可見,他們掠走的是何等驚人的錢財。

對此,中共當局既無力勸阻高幹家屬、子弟“合法”移民,也根本沒有辦法制止黨內各級官員的外逃。目前,中共當局防範官員外逃的主要措施是將官員的出境通行證、出境護照交由組織部門統一保管,但問題是,如果官員擁有好幾本護照,只交出一本交給黨又有何用?而在腐敗成風的中共內部,建立真正有效的財產申報制也是天方夜譚。此外,中共當局與諸多發達國家並沒有簽署引渡協議,將外逃官員引渡回國也難以實行。分析人士認為,在堅持一黨獨裁、缺乏獨立司法和獨立媒體監督的情況下,中共要想制止官員貪腐絕非易事。中共當局只能為此大加惱火。

不過令中共當局真正惱火的並非是外逃官員捲走了多少巨額資金,畢竟尚在國內的諸多官員貪腐的數字遠遠超出了500億美金;而是在於為何在經濟飛速發展、形勢一片大好的宣傳聲中,中共的高官們及其家屬卻選擇了拋棄中共。這是中共不願面對也不敢面對的問題。

有人說,是西方發達的物質生活吸引了這些高官們。也許,但是他們在國內的吃喝享樂甚至遠超西方。如果說,西方真有什麼吸引他們的,那應該不是物質上的,而是簡單的人際關係,公正的社會制度,良好自由的生活環境方面等。也有人說,是因為貪污之事東窗事發所以才選擇逃跑。然而不少外逃官員是突然神秘失蹤很長時間之後,才透過單位報案發現其涉及經濟問題的。還有人說,那是因為害怕貪污之事有一天被披露而受到嚴懲,因此選擇提前出逃。這的確有些道理,趨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但問題是,他們為何捨得拋下辛辛苦苦掙來的高官之位而選擇在異國他鄉終老?特別是那些人仍在國內的高官,卻讓家屬和子女早早地轉換了國籍。為什麼?

事實上,這是個中共當局不願觸碰的原因,即:那些外逃的中共高官們因為身處高位,資訊通暢,亦經歷過黨內你死我活的鬥爭,所以對中共的老底一清二楚,對中共的暴力和謊言一清二楚,也早已看到了中共覆滅的下場。正因為如此,他們才盡可能大量積聚財富,然後趕在沉沒之前,脫離表面上似乎還很風光、還很強大的中共賊船。因為沒有人願意與中共同歸於盡,即便是那些被中共豢養出來的高官們也絕不會“為之犧牲自己的生命”。

不禁想起了柏林牆倒塌前的東德人的大逃亡,而這逃亡西德的人流中就有一些東德官員。有個成語叫“魚爛而亡”,意思是魚腐爛從內臟開始。唐代的韓愈亦說過,“善醫者,不視人之瘠肥,察其脈之病否而已矣;善計天下者,不視天下之安危,察其紀綱之理亂而已矣。”意思是:精通醫術的醫生,不看人外表的胖瘦,而是通過診脈看他是否生病;善於謀略天下的人,不看天下是否安定或動蕩,而是看其綱紀是否混亂。謀略天下的人就像醫生一樣,而綱紀就像人的脈一樣。脈象平穩,即使人很瘦也沒有什麼大礙,但是脈象有問題而人表面上看起來很健康,人也會面臨著死亡。大量中共高官們“前仆後繼”地逃往國外、拋棄中共,不正預示著中共內部的腐爛正在大面積地蔓延,綱紀已然蕩然無存?不正預示著貌似強大的中共這艘船正漸漸傾覆?既如此,身為平民百姓的我們,該怎樣選擇還用說了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