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头条!众党官摆的姿势曝出大新闻(多图)
 
青晴
 
2010-1-14
 

党说,「优秀共产党员」、「党的好基层干部」带领农民脱贫,累死了!

【人民报消息】前些日子,中共党官开大会睡觉的新闻图片频频出现,甚至在国际会议上也个个睡的东倒西歪。对于每年吃喝玩乐掉至少九千亿人民币公款的党官来说,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吃饱了喝足了嫖累了,让他们不歇歇也不近人情。中共是个从来没有注册过的非法党组织,他的党官做任何不着调的事,才属正常。

做事不着调,但宣传得着调,因为毕竟党还打算往下执政另一个60年。这些天中共就折腾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村委会主任沈浩累死的新闻,1月14日这胭脂上了新华网首页头条,题目是《直播:沈浩同志先进事迹网上座谈》。

怪了,过去党的最低一层的村党支部管书记叫「村支书」,现在叫「村党委第一书记」,听着和中央部级的架子是一样的。难道农村党委还有第二书记、第三书记?如果有的话,为何沈浩累死了,其他人不肯分担一些,如果没有,为什么党要虚张声势。

据报导,沈浩1964年5月出生在安徽省萧县。2004年2月,不到40岁的沈浩「被选派到小岗村担任党委书记」。2009年11月6日,不到6年,45岁的沈浩就累死了。


稀稀拉拉来当托儿的党官,准备大睡!
于是,中共借此大张旗鼓的给自己脸上贴金,不但通过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广网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报道沈浩事迹,还搞什么报告团到处巡回歌颂「党」。但是新华网的图片泄露了天机,1月13日下午3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沈浩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现场,出席的党官稀稀拉拉,人数少的可怜,而且不少人已经把头靠在椅背上,准备大睡一场。

确实,党树立的典型都是死人,而且以往都经不起推敲,大庆铁人王进喜宣传了那么多年,到死后才被揭发那些事迹都是假的,不顾一切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的是大庆油田第一口油井采油队的两位技术人员,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而「篝火下学马列」是因为工人们太苦了,早上顶着星星出工,晚上伴着月亮回到窝棚。只给菜窝窝团子吃,工人们吃不饱怨气很大,于是领导强迫大家学马列。

2004年,「伟光正」树立的英雄人物孔繁森,官方报导说,死的时候,口袋里只有两块多钱,清廉的吓死人!但争鸣杂志2003年12月刊透露,中共树立起的这个好榜样是拉萨「红灯区」的常客,钱都消耗在嫖娼上了,而且孔繁森挪用公款做私人生意,并吃回扣,到他死了之后,他用公款买的几十万元的大虾还没卖出去,在冰柜里冷藏无法处理,公款也泡了汤。

2009年,中共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锡恩美术馆首次举办的泥塑《收租院》群雕,完全是为了镇压迫害民众找借口而编造的政治产物,它不但违背历史事实,而且使得很多人惨遭迫害。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记者直接电话采访了人在四川的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先生,他说:首先他们是抹黑他人,完全是践踏人权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那些个东西!

刘小飞说,这个展览根本就没有事实基础,他举例说,「摇风谷机的那个叫古仑山,他是我们家的长工。因为当初四川美术学院的人,也就是雕塑收租院的人,来找他,一看他体格很强壮,有劳动人民的样子,觉得他形象很好,就想把他树起来,让他诉苦,会有很大的煽动性。结果古仑山不讲,他们就对他讲,说共产党毛主席把你解放了,分了田地,你翻身了,就应该来控诉那些地主老爷对你的剥削压迫。刘文彩过着奢侈的生活,你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他吃得山珍海味,你吃不饱。可是,古仑山说,我在他家吃的非常好!后来又给他做工作,又说刘文彩是地主阶级,是坏人;你是贫雇农,无产阶级。你要起来控诉他,要诉苦。古仑山说,你们明天就把我拉出去枪毙,我也说他是好人!结果就把他批斗、打,最后就把他定为刘文彩的狗腿子。这就是那个雕塑中摇风谷机的人。」

至于得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证书的沈浩到底是怎么回事,出席报告会的党官们并不感兴趣。他们知道「优秀共产党员」不可能是「人民满意的公务员」,「人民满意的公务员」也不可能是「优秀共产党员」,这两者是完全对立的。这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经过亲身实践总结出来的,他儿子薄熙来看老爸被打倒没有利用价值时,不但把他打倒在地,而且还踹断三根肋骨。薄一波总结说: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出席报告会的党官都知道,自己坐在会场里是给党当托儿的,不管这个人怎么死的,反正都要归结为是「为党的事业」而累死、病死的,死者姓氏名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彰显党的「伟光正」。


中共辽宁省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在纽约
法拉盛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宣布退出中共。
2010年1月1日,从大陆来美的中共辽宁省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在纽约法拉盛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张凯臣来美之前因负责协调中共中央与省级记者对当地的宣传报导,对中共宣传机器和新闻管制有着极深的了解。在新闻发布会上他透露,自己早就认清了中共暴政的本质,对中共利用宣传机器对民众进行愚弄和洗脑深恶痛绝。

张凯臣说:「我为何要做出如此举动?为何敢用真名明确的表明自己坚决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这源于我对中共的本质深刻而清醒的认识,源于我要自救,不愿陪他们殉葬。」

现在近七千万人已经退出中共党团队,而且人数每天在快速增加,这不能不让党每天抽筋。

中共越是频繁、高调推出「党的好基层干部」、「优秀共产党员」,表明党的基层越在瓦解中,党的生存和执政合法性越发生危机,党的组织越在萎缩和不可逆转的解体中。

沈浩报告会,众党官摆的睡姿曝出一个大新闻:党肌体里的细胞都与党离心离德。党完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