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歷史上最特殊的時代走向民族重生
 
2009-6-25
 
【人民報消息】中國民眾公開集體抗暴正成為中共最後的夢魘,越來越多的官員因恐懼中共控制不了局勢和遭到民眾的清算而外逃。而當今不斷湧現的暴力抗暴的案例表明,中國民眾對中共的清算已正式開始,甚至有可能成為未來中國社會的一大特徵。

——5月10日,湖北巴東烈女鄧玉嬌手刃淫官。當局欲以“故意殺人罪”處置鄧玉嬌,但社會輿論,包括大陸中共官方媒體幾乎一邊倒的聲援鄧玉嬌:“替天行道,大快人心”。在強大的輿論壓力面前,當局不得不步步退卻,最後鄧雖被判防衛過當,但免於處罰。

——6月初,中共當局宣布從7月1日開始,所有在中國境內購買的個人電腦,都要預先安裝“綠壩”過濾軟件。此舉受到網民與國際輿論的聲討。就連在官方人民網的論壇,也有89%的網民反對這一硬性安裝過濾軟件的做法。最後當局態度軟化,表示電腦生產商有最後的決定權。

——在江西南康。當局以整頓全市家具行業為由,從6月15日起執行新的稅收征管辦法,上萬名憤怒的群眾封堵國道與高速路口,近10輛警車被憤怒的民眾掀翻。事發第二天,當局宣布取消新的稅收征管辦法。

——6月18日網絡轉帖了一份起義書,披露山東菏澤東明縣化工污染嚴重,污染企業官商勾結,致幾萬人患甲狀腺腫瘤,數年來民眾呼籲、哭訴、上訪、甚至下跪至今無人理睬,遂決定起義抗暴。起義書誓言組織敢死隊,毀滅污染工廠,為了東明的下一代,願意慷慨赴死。

——在此前後一兩天,湖北石首國有永隆大酒店的年輕廚師塗遠高,疑知悉官匪勾結的毒品交易而被害並從三樓丟下墜落。警察謊稱自殺,數萬名民眾憤怒,與警察衝突,並阻止警察搶走屍體。當局從各地調集幾萬名武警,實施戒嚴令,搶走屍體。

小規模的抗爭更是多如牛毛般在中國大地蔓延。如甘肅省蘭州城管暴力執法,最後城管隊長被數百民眾打得跪地求饒;山東省菏澤市東明縣農機局局長、原東明集鎮黨委副書記、鎮長徐富強,被人殺死在辦公室內。據悉殺人者的妻子被徐霸占多年,又被徐欺負多年,所以忍無可忍,用刀子說話。

這樣的群體暴力抗暴事件,到底發生了多少,外界很難統計,用“層出不窮”、“風起雲湧”來形容亦不為過。

這些事件清楚表明,中國社會正在走入一個劇變階段。而民眾抗暴的力度、中共的反應都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化,也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群體暴力抗暴的特徵

翻開中國歷史,暴力抗暴不絕於書,而以歷朝歷代末年尤為激烈。

在最近中國大陸發生的群體抗暴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官場腐敗、官商勾結、權力黑社會化有增無減,愈演愈烈。中共對信仰團體、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上訪民眾的鐵血鎮壓,各級權力機關的普遍濫權,和肆意魚肉百姓,導致底層民眾的生存日益艱難,中國民眾的憤怒與日俱增。越來越多的民眾從對當局的幻想走向絕望,最後忍無可忍,走向群體暴力抗暴。

一年前,當28歲的北京青年楊佳以殺警方式向當局討還公道的時候,他已經發出了一個清晰的信號:普通民眾的正當權利在目前的中國已經無法通過正常合法的渠道來維護,個體的暴力反抗成了最後迫不得已的選擇。如今,更多的人可能不得不選擇楊佳的道路。雖然中共殺了楊佳,企圖用殺一儆百的方式阻止民間暴力抗暴風潮的蔓延,鄧玉嬌案卻鼓勵更多楊佳的出現,並成為中國人暴力抗暴的典範。

從楊佳被視為“中國的佐羅”,到鄧玉嬌被譽為“中華第一烈女”、“楊佳式女英雄”,這些稱號標註了一個中國歷史上最特殊的時代:最嚴酷的高壓政策正在催生最強烈的反抗。

被迫的妥協絕非中共本意

從最近發生的群體抗暴事件中,顯示中共對弱勢團體、信仰團體的迫害越來越力不從心,中共開始已經對自己的統治失去信心。

鄧玉嬌案可笑的“有罪”但“免罰”、“濾霸”變“軟霸”、新稅法被取消等等這一切都表明,面對眾志成城的民意,中共不得不在鐵腕鎮壓和妥協中選擇後者。每一個中共官員在如巨潮般的民意前,都在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鄧貴大。

這一切也都是在“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解體中共過程中出現的社會生態的必然變化,正邪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也是“天滅中共”的天象在人間的具體體現。越來越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看清中共,有勇氣對中共說不。中共在“九評”與五千多萬“三退”大潮中走向強弩之末。

今年5月22日,大陸一個郭姓人士在一個QQ群中發表親共的言論,立即遭到群裡的人群起而攻之,大家罵他是“漢奸走狗”,他還遭到大陸民眾的人肉搜索,令他出門都很害怕。

成千上萬的中國民眾已經認清中共的邪惡,主動唾棄中共、退出中共,以此表示懺悔和獲得救贖。

滅亡前絞肉機不會停轉

儘管正在步步敗退,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共會主動棄惡從善,也不說明中共願意順應歷史潮流,歸還人民的權利與自由。相反,中共邪靈的本性決定了它仍然會用各種手段欺壓百姓,為了維護中共的權力而不擇手段。

鄧玉嬌事件中真正的犯罪者仍然逍遙法外;在石首事件中當局不惜動用數萬軍警,企圖掩蓋冤情;“綠壩門”中,當局在國際壓力下仍然用變相的方式安裝流氓軟件,沒有任何悔改的跡象。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局的持續高壓控制與民間的反抗必然日益加劇。任何一個個案最終都可能成為引發民間激烈的群體抗暴活動。中共的殘暴本性決定了它不會善罷甘休。儘管中共惡黨與體制註定將被歷史淘汰,但在暴力抗暴中,反抗者與鎮壓的具體實施者仍面臨玉石俱焚的可能。

抗暴中勿忘三退 走向民族重生

2005 年1月12日,大紀元曾發表《鄭重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 (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從目前的局勢可以看到,所有的中國人,不僅是普通民眾,就包括那些騎在民眾頭上拉屎的貪官污吏們,甚至中共最高層的那些黨徒,都是中共邪靈的犧牲品。那些曾跟隨中共作惡或者因為恐懼而默認中共的惡性的人,目前已經在中共邪靈給中華民族造成的各種危機、各種無法擺脫的社會矛盾中煎熬,更不消說將來在“天滅中共”的最後時刻面臨與中共一起被清算的命運。

善惡有報是天理,是每一個生命必須面對的生死攸關的大事。

我們呼籲那些抗擊中共的勇士們,你們在抗擊中共之前,首先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自己的生命在洗脫獸記中獲得重生。也希望更多的武警、士兵、各級官員以及其他迫害政策的具體實施者能夠看清中共,退出中共邪黨,並且對民眾選擇同情或支持立場。

我們也呼籲更多的廣大民眾,在這些群體抗暴事件中覺悟,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唯有如此,才能不負楊佳的慨然赴死和鄧玉嬌受到淩辱後的熱血一刀。

廣傳“九評”,幫助“三退”,解體中共。中國社會才能以最小的代價,用最和平的方式,完成即將到來的社會轉型。

(大紀元特稿)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