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哥”登場!新華網刪除了這篇雜文(多圖)
 
戚思
 
2009-6-17
 
【人民報消息】6月16日,鄧玉嬌帶著不公正判決的「尾巴」被當庭釋放了。

健在的右派們都清楚在自己檔案裡的平反「尾巴」是什麼意思,那就是黨隨時可以用來整治他們的有力武器,而且連他們的子女們工作、升學、升遷、結婚等等方面都受到連累。所以,他們只要活著就要忍氣吞聲。

咦?!新華網刪除了這個帖子


新華網首頁6月16日新華論壇的文章題目。



點擊《庶民的勝利?》,新華網刪除了這篇雜文!

6月16日,在「新華論壇、新華拍客,一語驚壇 | 拍磚」欄目裡的頭條是兩篇文章「鄧玉嬌案宣判:免除處罰 恢復自由 | 庶民的勝利?」

點擊後發現《庶民的勝利?》這篇文章裏只有一張圖片和一句話「提示:指定的帖子不存在」,難道中共連打著問號的「庶民」勝利都忍受不了嗎?這豈不明明白白的昭告天下:「中國」是中共的私器,在這個叫作「中國」的國家裏只許中共勝利。

驚訝之下,又連續點擊了好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新華網刪除了這篇雜文,但題目依然擺在那裏糊弄人。

偷梁換柱,原稿被換成鳳凰衛視的「偉哥」


新華網連文章轉自鳳凰衛視都不敢提!
6月17日,出於好奇,又上新華網去點擊那個《庶民的勝利?》,哈,帖子點開啦,一看,原來不是被刪除的原稿,而是偷梁換柱成昨天在鳳凰衛視網上刊登的那粒中共偉哥《鄧玉嬌案,庶民的勝利》。問號哪裏去了?

鳳凰衛視是中共的「偉哥」,是個比殃視迷惑力不知道強多少倍的強力「偉哥」,殃視到羅京死後才驚覺應該把包袱皮兒換的花哨一些,否則連一個省級電視臺都鬥不過。而中共讓總參特務劉長樂去香港創建鳳凰衛視,從一開始就定下基調,建立的目地非常明確,就是要以中立面孔,用五花八門的娛樂、八卦新聞吸引觀眾,為的是關鍵時刻讓觀眾相信他們的謊言是真實的,是完全站在第三者身份去就事論事的評論,而不是為中共說話。

這篇《鄧玉嬌案,庶民的勝利》的寫法是江澤民當政後期開始的,運用的手法萬變不離其宗,就是對中共對江澤民小罵大誇,讓讀者一個不留神就接受了他們的觀點,就被繞進去了。

文章開篇就歌頌共產黨說,「鄧玉嬌一審判決免除刑罰。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雖然不至於像余秋雨大師“整日以淚洗面”,但確實有種感動得讓人“淚飛頓作傾貧雨”的衝動。」(“傾盆雨”都寫錯了,沒人管。)

文章一開始就把中共的殘暴統治泄露無遺。面臨輪姦的鄧玉嬌正當防衛卻被中共公安部定性有罪,當作罪犯被關被打,五天不給吃飯,最後中共要被壓垮了,才不得不讓她「帶罪釋放」。這種屈辱的處理能讓作者「淚飛頓作傾貧雨」,讚釋放鄧玉嬌為「柳暗花明載入史冊」,卻沒想到,他恰恰證實了中共建政60年來是如何的殘暴和毫無人性。

巴東縣檢察院對鄧玉嬌的起訴書內容


正式刑事拘留鄧玉嬌的所謂法律文書。
下面讓我們看看南方報業網的部份報導內容,此部份專門轉載了出庭公訴的巴東縣檢察院檢察員許雪梅、楊玉蓮宣讀的對鄧玉嬌的起訴書:

2009年5月10日晚,巴東縣野三關鎮招商辦主任鄧貴大、副主任黃德智等人,酒後到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夢幻城”玩樂。鄧、黃等人欲去水療區做“異性洗浴”。黃德智發現VIP5包房內正在洗衣的鄧玉嬌後,進入房間,向鄧玉嬌提出陪其洗浴的要求。鄧玉嬌稱自己不是水療區的服務員,並擺脫了黃的拉扯,拒絕了其要求。

隨後,鄧玉嬌離開VIP5包房。在走廊上,鄧玉嬌遇見了KTV區的服務員唐某,向唐講客人將她誤認為是水療區的服務員之事,並與唐某一同進入服務員休息室。此時,休息室有羅某某、王某、袁某等三名服務員正在看電視。

黃德智緊跟鄧玉嬌進入休息室,對其進行辱罵。鄧貴大聞聲趕到休息室,得知鄧玉嬌拒絕為黃德智提供“陪浴”服務,便與黃德智一起對鄧玉嬌進行辱罵,拿出一疊錢炫耀並朝鄧玉嬌面部、肩部扇擊。

鄧玉嬌稱有錢也不陪浴。經服務員羅某某勸解,鄧玉嬌欲離開休息室,被鄧貴大拉回。此時,聞訊趕來的領班阮某某,對鄧貴大、黃德智解釋鄧不是水療區服務員,並讓鄧玉嬌離開休息室。


鄧玉嬌被綁在病床上哭喊:爸爸,他們打我!
鄧玉嬌欲再次離開,鄧貴大又將其拉回並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站起來從隨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於背後。鄧貴大再次用力將鄧玉嬌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雙腳朝鄧貴大亂蹬,把鄧貴大蹬開,並站起來。鄧貴大再次撲向鄧玉嬌,鄧玉嬌持水果刀朝鄧貴大刺擊,致鄧貴大的左頸部、左小臂、右胸部、右肩部四處受傷。黃德智上前阻攔,亦被鄧玉嬌刺傷右臂。鄧貴大因傷勢嚴重,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巴東縣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室法醫學鑒定:鄧貴大系他人用銳器致頸部大血管斷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性休剋死亡。黃德智右臂為輕傷(但在泌尿外科就診)。

這個真實的故事如果寫成電影劇本,誰應該自首?誰是罪犯?誰連畜生都不如?誰精神有問題?觀眾們當然要思考:為何鄧貴大、黃德智們敢如此有恃無恐、光天化日之下強暴少女?沒有無法無天的體制做後盾,他敢嗎?

中共怕什麼,文章一泄無遺


必須將中共一役徹底鏟出中國!
鳳凰衛視的這個作者說,「征途漫漫,網友們要韌性的戰鬥,也還得悠著點,該樂呵還是得暫時樂呵」,「這是時代本身存在錮疾,只能慢慢加以改良。想要畢其功於一役的徹底鏟出,那只是政治幼稚病的天真幻想」。怕中國人民一次拍死中共,這個意思表達的太直白了。

「當正義累積、增加而形成一種不斷重覆出現的行為模式,就會形成一種正義的制度」,按照這種說法,中國必須不斷出現鄧貴大、黃德智這些垃圾,不斷出現遭受強姦的鄧玉嬌,人民不斷上網呼籲,中共不斷築高綠壩,正義的制度就形成了。

文章接著說,「既然鄧玉嬌“免除刑罰了”,鄧大貴之流可就要小心點了。此案流傳之廣,難免鄧玉嬌二世在遭遇非法侵害時效仿“強姦未遂防衛過當”的開山鼻祖鄧玉嬌。鄧二世大不了再背負一個“心智障礙”防衛過當的病名。」

真夠殘忍的,鄧玉嬌案還沒有最後了結,鳳凰衛視的這篇文章已經在暗示以後還會出現第二個鄧玉嬌,第三個鄧玉嬌,受害女性還會被中共強加「“心智障礙”防衛過當的病名」。

作者輕鬆的說,鄧玉嬌「檔案上雖然有瑕疵,可在人格上心靈上身體上還是純潔的,這個買賣劃得來。」莫非他家女性有做過此等生意的?否則是什麼原因讓他感到女性們檔案上留個屈辱的尾巴,也非常「劃得來」?

作者還替中共擔心:「接下來只是狗尾續貂的一檔子事了,傷害鄧玉嬌又被鄧玉嬌傷害的幾個流氓怎麼辦?總得有個說法」。

這兩個「傷害」已經混淆是非了,「狗尾續貂」更說出主子的心頭病:鄧玉嬌被放了,就得了,百姓們還非要追問那幾個被鄧玉嬌「傷害的」黨官是如何處置的,純粹多餘,純粹給黨出難題。

文章說,「鄧玉嬌案至此應該了結了,句號雖然不甚完美,但畢竟是個圈,還是圓的」,「鄧玉嬌案結果基本令人滿意」,「正義的任何些小的勝利,都值得我們歡呼;社會些小的進步都值得我們鼓舞」,「對當地法庭的官方話語,要“選擇性失聰”。中聽的,符合我們的價值判斷的,我們讚一個;不中聽的,就當春風過牛耳」。

這些話用在評判和寬容正常的人類社會制度中的某些偏頗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用在無時無刻不在殘害炎黃子孫的非法中共政權的作為上,就是在助紂為虐,就是與十幾億中國人民為敵。

文章最後說:「要不,把濟南的廉政短信念幾段給他們聽聽?說不定黃德智幾位就頓悟了,從此系緊褲腰帶,立地成佛了。」

黃德智不是傷及手臂麼,和系緊褲腰帶有什麼相幹?再說,濟南的廉政短信若有如此大威力,那還要襠中央幹什麼?要是中共黨官真能從此都系緊褲腰帶,不為非作歹了,那共產黨還是共產黨嗎?那三呆婊江澤民第一個就要抗議:你們都不泡「洗腳城」了,我一個人怎麼泡的過來?!

「偉哥」使中共雪上加霜

「偉哥」是應急時使用的,它的副作用特別大,可以導致頭暈眼花、血壓驟降、心血管疾病。中共對鳳凰衛視越依賴越糟糕,就形成永久性陽痿。經常服用「偉哥」的另一種副作用是「勃起不倒」,鳳凰衛視越賣力氣越勃起不倒,就越頻繁傷及中共泌尿系統的肌肉,專家說,鳳凰衛視這樣做「甚至加重陽痿。如果勃起超過4小時就必須馬上求醫」。

現在,鳳凰衛視為鄧玉嬌案「勃起」已經遠遠超過24小時了,中共尿道已經嚴重不通,臊尿儲留在膀胱裏,越積越多,濁尿越脹膀胱壁越薄,……

中共正在自體爆炸的過程中,這是中共專家們最擔心、最束手無策的。鳳凰衛視的這篇文章還及時的給中共的膀胱裏注入了一大盆臊尿。△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