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历史上最特殊的时代走向民族重生
 
2009-6-25
 
【人民报消息】中国民众公开集体抗暴正成为中共最后的梦魇,越来越多的官员因恐惧中共控制不了局势和遭到民众的清算而外逃。而当今不断涌现的暴力抗暴的案例表明,中国民众对中共的清算已正式开始,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社会的一大特征。

——5月10日,湖北巴东烈女邓玉娇手刃淫官。当局欲以“故意杀人罪”处置邓玉娇,但社会舆论,包括大陆中共官方媒体几乎一边倒的声援邓玉娇:“替天行道,大快人心”。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当局不得不步步退却,最后邓虽被判防卫过当,但免于处罚。

——6月初,中共当局宣布从7月1日开始,所有在中国境内购买的个人电脑,都要预先安装“绿坝”过滤软件。此举受到网民与国际舆论的声讨。就连在官方人民网的论坛,也有89%的网民反对这一硬性安装过滤软件的做法。最后当局态度软化,表示电脑生产商有最后的决定权。

——在江西南康。当局以整顿全市家具行业为由,从6月15日起执行新的税收征管办法,上万名愤怒的群众封堵国道与高速路口,近10辆警车被愤怒的民众掀翻。事发第二天,当局宣布取消新的税收征管办法。

——6月18日网络转帖了一份起义书,披露山东菏泽东明县化工污染严重,污染企业官商勾结,致几万人患甲状腺肿瘤,数年来民众呼吁、哭诉、上访、甚至下跪至今无人理睬,遂决定起义抗暴。起义书誓言组织敢死队,毁灭污染工厂,为了东明的下一代,愿意慷慨赴死。

——在此前后一两天,湖北石首国有永隆大酒店的年轻厨师涂远高,疑知悉官匪勾结的毒品交易而被害并从三楼丢下坠落。警察谎称自杀,数万名民众愤怒,与警察冲突,并阻止警察抢走尸体。当局从各地调集几万名武警,实施戒严令,抢走尸体。

小规模的抗争更是多如牛毛般在中国大地蔓延。如甘肃省兰州城管暴力执法,最后城管队长被数百民众打得跪地求饶;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农机局局长、原东明集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徐富强,被人杀死在办公室内。据悉杀人者的妻子被徐霸占多年,又被徐欺负多年,所以忍无可忍,用刀子说话。

这样的群体暴力抗暴事件,到底发生了多少,外界很难统计,用“层出不穷”、“风起云涌”来形容亦不为过。

这些事件清楚表明,中国社会正在走入一个剧变阶段。而民众抗暴的力度、中共的反应都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也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群体暴力抗暴的特征

翻开中国历史,暴力抗暴不绝于书,而以历朝历代末年尤为激烈。

在最近中国大陆发生的群体抗暴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官场腐败、官商勾结、权力黑社会化有增无减,愈演愈烈。中共对信仰团体、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民众的铁血镇压,各级权力机关的普遍滥权,和肆意鱼肉百姓,导致底层民众的生存日益艰难,中国民众的愤怒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民众从对当局的幻想走向绝望,最后忍无可忍,走向群体暴力抗暴。

一年前,当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以杀警方式向当局讨还公道的时候,他已经发出了一个清晰的信号:普通民众的正当权利在目前的中国已经无法通过正常合法的渠道来维护,个体的暴力反抗成了最后迫不得已的选择。如今,更多的人可能不得不选择杨佳的道路。虽然中共杀了杨佳,企图用杀一儆百的方式阻止民间暴力抗暴风潮的蔓延,邓玉娇案却鼓励更多杨佳的出现,并成为中国人暴力抗暴的典范。

从杨佳被视为“中国的佐罗”,到邓玉娇被誉为“中华第一烈女”、“杨佳式女英雄”,这些称号标注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最特殊的时代:最严酷的高压政策正在催生最强烈的反抗。

被迫的妥协绝非中共本意

从最近发生的群体抗暴事件中,显示中共对弱势团体、信仰团体的迫害越来越力不从心,中共开始已经对自己的统治失去信心。

邓玉娇案可笑的“有罪”但“免罚”、“滤霸”变“软霸”、新税法被取消等等这一切都表明,面对众志成城的民意,中共不得不在铁腕镇压和妥协中选择后者。每一个中共官员在如巨潮般的民意前,都在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邓贵大。

这一切也都是在“九评共产党”引发三退大潮、解体中共过程中出现的社会生态的必然变化,正邪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是“天灭中共”的天象在人间的具体体现。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看清中共,有勇气对中共说不。中共在“九评”与五千多万“三退”大潮中走向强弩之末。

今年5月22日,大陆一个郭姓人士在一个QQ群中发表亲共的言论,立即遭到群里的人群起而攻之,大家骂他是“汉奸走狗”,他还遭到大陆民众的人肉搜索,令他出门都很害怕。

成千上万的中国民众已经认清中共的邪恶,主动唾弃中共、退出中共,以此表示忏悔和获得救赎。

灭亡前绞肉机不会停转

尽管正在步步败退,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共会主动弃恶从善,也不说明中共愿意顺应历史潮流,归还人民的权利与自由。相反,中共邪灵的本性决定了它仍然会用各种手段欺压百姓,为了维护中共的权力而不择手段。

邓玉娇事件中真正的犯罪者仍然逍遥法外;在石首事件中当局不惜动用数万军警,企图掩盖冤情;“绿坝门”中,当局在国际压力下仍然用变相的方式安装流氓软件,没有任何悔改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局的持续高压控制与民间的反抗必然日益加剧。任何一个个案最终都可能成为引发民间激烈的群体抗暴活动。中共的残暴本性决定了它不会善罢甘休。尽管中共恶党与体制注定将被历史淘汰,但在暴力抗暴中,反抗者与镇压的具体实施者仍面临玉石俱焚的可能。

抗暴中勿忘三退 走向民族重生

2005 年1月12日,大纪元曾发表《郑重声明》: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 (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从目前的局势可以看到,所有的中国人,不仅是普通民众,就包括那些骑在民众头上拉屎的贪官污吏们,甚至中共最高层的那些党徒,都是中共邪灵的牺牲品。那些曾跟随中共作恶或者因为恐惧而默认中共的恶性的人,目前已经在中共邪灵给中华民族造成的各种危机、各种无法摆脱的社会矛盾中煎熬,更不消说将来在“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面临与中共一起被清算的命运。

善恶有报是天理,是每一个生命必须面对的生死攸关的大事。

我们呼吁那些抗击中共的勇士们,你们在抗击中共之前,首先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自己的生命在洗脱兽记中获得重生。也希望更多的武警、士兵、各级官员以及其他迫害政策的具体实施者能够看清中共,退出中共邪党,并且对民众选择同情或支持立场。

我们也呼吁更多的广大民众,在这些群体抗暴事件中觉悟,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唯有如此,才能不负杨佳的慨然赴死和邓玉娇受到凌辱后的热血一刀。

广传“九评”,帮助“三退”,解体中共。中国社会才能以最小的代价,用最和平的方式,完成即将到来的社会转型。

(大纪元特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