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立錐之地 許宗衡背後的黃麗滿躲不了多久
 
瞿咫
 
2009-6-8
 
【人民報消息】1955年7月出生在湖南湘潭的許宗衡是毛澤東的老鄉,他在去農場當知青時,挺能討好決定他命運的農場黨支部書記,去了一年零八個月後,18歲就「火線」入黨了。知青入黨就意味著當官,脫離幹農活,一定會有好差事等著呢。

果然如此,許宗衡從湖南省衡南縣寶蓋農場的知青被提拔成場長、副指導員。這對於一個生長在城市裡的,決不是最終目標,於是在1974年8月,他得到一個去湖南省交通學校汽車專業學習的名額,跳出農場。黨員自然要當官,他在校期間擔任班長、校學生會主席。

1976年8月畢業以後,許宗衡分配到湖南省衡陽汽車修配廠當技術員,很快技術也不要了,當了政治處的幹部。一年以後,善於鉆營的許宗衡調到衡陽市經委組幹部科。

後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開始了,提拔幹部要講學歷,1984年6月已是衡陽市經委組幹部科科長的許宗衡去湘潭大學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回爐,上學期間居然被提拔為衡陽市委組織部副部長。1990年4月至1993年1月,許宗衡又繼續升官至中共湖南省衡陽市委常委(副廳)、組織部部長。不到一年,許宗衡離開家鄉,調到全國第一塊大肥肉深圳市,當市委組織部幹部培訓處處長。屆時江姘頭黃麗滿已是深圳市委常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

調到深圳市委就是掉進了泥潭,那是江澤民瞄著和一步步霸占的地盤。許宗衡得到了江系人馬的青睞,這個調動之後升遷就快了。

許宗衡2000年5月到2003年8月,頭銜一大堆,但份量都不那麼重。十六大後,江被迫卸下黨政兩大權,利用騙術依然把持軍委,黃麗滿依然是深圳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黃麗滿為了加強江系的力量,於2003年8月提拔許宗衡為深圳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江胡一番較量之後,黃麗滿被迫離開了市委書記的位置,去省裏當那個有職沒權的省人大主任,但交換的條件是,讓自己的親信、市長李鴻忠當市委書記。而市長的空缺在收取許宗衡買官的巨款後,2005年6月給了他。

四年後,2009年6月8日,當市長整整四年、差一個月就滿54歲的許宗衡仕途終於走到了頭,中共中紀委證實,許宗衡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但沒有說明許宗衡被調查的具體原因及相關情況。這確實是不尋常。

有消息放出:許宗衡被中紀委人員帶走調查後,已招認曾收受賄賂及供出部份涉貪官員。除招認涉及興建地鐵線路、深圳“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大運會)”場館建設工程、鹽壩高速、桃源村3期(類似香港居屋)等受賄外,還供出有牽連的涉案官員,不但涉及已退休前深圳高官,甚至還有在任的省級官員。許宗衡還承認幾年前曾用數千萬計的巨款買通黃麗滿以及江親信,終於如願以償獲得市長高職。

深圳市委不只是許宗衡一個人出事,進了江系糞坑,說身上一清二白,沒有人相信。利用腐敗來除掉江人馬,一搞一個準兒。深圳市負責城市規劃的女副市長閆小培癌症住院還是須在醫院接受調查,目前還有兩名主管金融和地產的副市長也被調查組問話,此外還涉及深圳國土規劃局、建設局等部門主要官員。這些毫不奇怪,金融和地產是官場發財發死的兩大領域,更何況是江系霸占的地盤。

目前,深圳所有市級和局級官員都接到指令,如非必要的公事,近期都不得離開深圳,並暫停外訪活動,各人也須交出旅遊證件。

近日,仕途順利的許宗衡選擇了「吞筷」自殺。到底是許宗衡自己要自殺,還是江系要滅口,反正他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2003年7月8日,為江氏父子賣命的中銀香港前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被捕,2004年2月20日中國銀行接到指示,宣布撤劉金寶中國銀行副董事長職務並移交司法偵辦。劉金寶進了監獄,一直遭到江封口暗殺,自己還自殺未遂一次,後來終於在獄中承認二十多億美元轉到了江澤民在海外的戶頭上。

許宗衡案肯定要牽連到黃麗滿,而黃麗滿必然牽動著江澤民,看見副市長閆小培的下場就看到了江澤民的未來,江還別拿年歲大、眼睛瞎、坐輪椅、兜尿布說煽,底下的嘍嘍都雙規了,進了監獄,只要江還有口氣兒,就別想躲過去。

隨著江系人馬一個個的被整肅,江地盤越縮越小,到無立錐之地的時候,那江就順順當當的倒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