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破窗戶紙!中共沒想到會是趙忠祥這老東西
 
鮑光
 
2009-6-20
 
【人民報消息】中共沒想到,趙忠祥這老東西會出來捅破殃視「新聞聯播」的透明窗戶紙。

「太CCTV」早就成為演藝界發起的最惡毒咒罵人的語言。現在「太新聞聯播」了,就進一步把殃視的最毒的那一部份提煉了出來。沒有人敢駁斥這種說法,因為25年如一日的「國臉」羅京死前說話都疼痛難忍,喝水吃藥都要用麻藥漱口。死前已經脫相。

為什麼說「新聞聯播」最毒呢?這可以從羅京的治療過程看出來。本來羅京在親哥哥捐贈的骨髓移植下,今年2月幾乎成為一個健康的人,全身的惡性淋巴癌全部消失,但在他給殃視打電話要求安排他回去登新聞聯播主播臺時,一夜之間,淋巴癌象泛泡一樣從全身各處冒出來,無所不在。

羅京打算再繼續「新聞聯播」,於是他作主把自己用最快的速度送到死神那裏報到,殃視新聞聯播「太新聞聯播」了,這個事實連羅京的主治醫生都沒話說。

為什麼殃視新聞聯播毒性大到如此驚人?殃視老播音員、曾主持過7年《新聞聯播》的知情人趙忠祥說了真話。他表示《新聞聯播》不是中國中央電視臺的,它是中共黨和黨所建立的政府的喉舌。也就是說,中央電視臺不屬於中國和中國人民,它完完全全是非法統治了中國60年的歐洲舶來貨中共的私器。一個非法統治暴君能做出什麼樣的新聞來呢?被統治者天天被灌迷魂藥的結果又是什麼呢?

前幾天,一個偶然的機會,碰到了一位40歲出頭的大學講師,他在學校裡曾被評為「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好學生」,大學畢業後留校當老師。大家聊起來現實社會時,生活優越的他說:「現在中國多好啊,人民生活多富裕啊!」「如果中國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麼辦呢?!」當談到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中從來沒有中共時,中共和中共沒有任何關聯,中共的老祖宗是外國的馬恩列斯時,他竟然說:「馬恩列斯有什麼不好!」一個炎黃子孫被中共洗腦洗到連自己的祖宗都不要了、不認了,也不以為然。他接著說,「共產黨有什麼不好?我就說共產黨好」。他嘴裡說出一套又一套,都是不走樣的照搬殃視新聞聯播,還自信的說自己有非常強的獨立思考的能力。

趙忠祥經驗談的說:「從7月份起,《新聞聯播》和中央電視臺的新聞節目都將開始改版。我不知道他們將怎樣改,將有什麼樣的變化。我覺得不可能有什麼天翻地覆的改變,因為《新聞聯播》不是中央電視臺的,是黨和政府的喉舌,它的變化取決於國家政策的調整,不是中央電視臺能解決的」。

趙忠祥說出了問題的實質:「《新聞聯播》過去這條新聞不能播,現在能播,那是你讓播的嗎?不是。過去不能播也不是你不讓播的。我們根據黨和政府的要求播的。可能會有變化,可能在新聞的編排上,在新聞的選擇上。就播音來說,播音員的表達來說,不可能有大的改變。因為你代表的是黨和政府的聲音,不是你自己。前段時間不是用新人做過嘗試嗎?結果馬上又改回去了。因此,在播音上可能有小變,不會有大的變化,它是有一個傳承的。」

趙忠祥對中共打算變換《新聞聯播》的形式以吸引觀眾的目地性一語道穿:「我覺得形態、語氣的改變,包括播報的流暢、男女對播,都不是最主體、最本質的東西,只不過讓人換一種眼光,好像這塊牛肉我今天不是紅燒,我烤了,明天我燉湯了,但是你基本的框架是沒有變化,也不可能變化的」。「那你站著說躺著說跳著舞說其實不重要,所以改來改去我覺得別瞎折騰了」。

趙忠祥曾身在其中,所以可以準確的把窗戶紙捅破,也把羅京的死因捅破,播音員代表的是中共「黨和政府的聲音,不是你自己」。念錯一個字扣200元,念錯三個字就要停止工作,送去進行再教育後才能再上崗。羅京業務越精、工作越努力,意味著替中共給人民洗腦的罪行越大。

趙忠祥說:「新聞最大的魅力是它的信息。大家對信息的渴求意志、探知的欲望是亙古不變的,……我覺得你在第一時間把最多的有價值的信息讓我知道,就是功德一件」。

為什麼48歲的業務尖子羅京會倍受折磨的死去了呢?而且最折磨他的還是喉嚨!CCTV的「新聞聯播」到底是哪種等級的烈性毒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