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中央屁股!李鴻忠釀兩起驚天大案之因(多圖)
 
肖慶慶
 
2009-6-21
 
【人民報消息】就因為薄熙來和李鴻忠,直轄市重慶和湖北省成了兩個斬首中共的主要省市。

雖然薄熙來處心積慮要當十八大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但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賣力的給中共挖墳坑。

江的親信李鴻忠當省長的湖北省近期連續發生兩起驚天大案:鄧玉嬌案和石首搶屍案。都是故意把小事化大,成為全國人乃至世界媒體矚目的焦點。

現任湖北省代省長李鴻忠是被胡溫從深圳市委書記的肥差上踢來的。李鴻忠曾是黃麗滿在電子工業部時的下屬秘書,沒有黃麗滿的提拔就沒有李鴻忠的今天,沒有江澤民和黃麗滿在電子工業部部長辦公室裡的公開淫亂,黃的檔案裏就不可能有那些顯赫的仕途經歷。現在黃麗滿沒有任何權力了,但江還能通過李鴻忠部署自己的計劃,配合作戰的是江在軍隊裏能夠調動的殘餘勢力和周永康治下的武警、警察。

江西省聽胡中央的話 大暴動迅速平息


江西省贛州南康市萬民大暴動!
中共江西省贛州南康市(縣級)政府從6月15日起執行的新稅收征管辦法由於大幅提高稅收,引發當地百姓強烈不滿。上萬名民眾走上街頭,群情激憤,逾十輛警車被推翻。贛粵高速南康段陷入全面癱瘓。

6月15日上午10時左右,江西省贛州南康市爆發大規模反抗中共暴政的行動,上萬群眾聚集在105國道家具城紅綠燈處及市政大樓前抗議,並與警察發生暴力對抗,近10輛警車被掀翻。午飯過後,抗暴群眾轉移到贛粵高速南康出口處公路堵車,現場群眾有一萬人以上,再有多輛警車被掀翻。

應北京要求,中共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做出批示,要求贛州市委、市政府領導「公開宣布廢止」南康市的相關決定,緩解群眾情緒,防止事態擴大。同時,中共江西省長吳新雄也作出批示,要求南康市出臺的增稅政策「必須立即廢止」,盡快平息事態,盡快恢復公路暢通,確保鐵路暢通,防止引發意外事件。

省政府明確表態後,南康市委、市府立即照辦,已下發文件,立即終止相關決定,並通過廣播電視、短信平臺、網絡媒體予以公告。使一場萬民大暴動迅速平息。

湖北省聽三呆婊的話 小案調動萬千兵警

江的親信李鴻忠當省長的湖北省近期連續發生兩起驚天大案:鄧玉嬌案和石首搶屍案。這兩個案子如果處理好了,都可以讓中共度過危機,但李鴻忠在江周的指令下,故意把小案處理成大案,調動萬千兵警鎮壓冤民,挑起全國人的怒火。

其實,鄧玉嬌案的判決是有案例可遵循的,那就是2003年北京發生的吳金艷正當防衛案:無罪釋放,不做任何民事賠償,不留任何尾巴。

僅被扯開睡衣,吳金艷殺人屬正當防衛

2003年的吳金艷正當防衛案沒有留下「尾巴」,因為她防衛的是兩個胡同裡的小混混,而不是可以任意揮霍公款的黨內小混混。

2003年9月10日凌晨2時,陽臺山莊的服務員吳金艷和未婚夫的姐姐尹小紅等人已經進入夢鄉,突然有人敲門,然後有人把門踹開,進來以孫金剛為首的三個男的。這三人聲稱孫金剛與小尹有些「過節」,想強行把小尹帶到山下關押兩天,實質是要強姦。吳金艷在勸阻的過程中,被孫金剛毆打,孫金剛還一把扯開吳金艷的睡衣,鈕扣全部掉了。吳金艷拿起一把水果刀,刺傷了孫金剛,並刺死了李光輝。北京海澱法院判決吳金艷無罪。不但無罪,而且一審宣判後,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提出抗訴,二審審理期間,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認為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的抗訴不當,決定撤回抗訴。至於死鬼李光輝的父母提出請求改判吳金艷承擔刑事責任和民事賠償責任,也予以駁回。

當時的判決沒有留一點點尾巴:

一、被告人吳金艷無罪。
二、被告人吳金艷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三、駁回李全有、張德華(死鬼父母)的上訴,維持原審附帶民事部分判決。
四、準許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撤回抗訴。

這個防衛的緣由是「孫金剛還一把扯開吳金艷的睡衣」,「李光輝舉起鐵鎖欲砸吳金艷」。按照巴東縣檢察院的起訴書內容,鄧玉嬌遭受的迫害要嚴重、危急的多的多,更不應該留下任何「尾巴」。

鄧玉嬌被強迫賣淫時正當防衛

在基本玩遍湖北巴東雄風賓館女服務員的鄧貴大、黃德智等,惦記強姦倔強的處女鄧玉嬌不是一天兩天了,5月10日母親節那天,一行八人吃飽喝足去雄風賓館打算「雄風」一番。鄧玉嬌是他們計劃中的重點獵物。

5月10日晚飯之後,雄風賓館KTV服務員鄧玉嬌在一樓水療區VIP5號包房洗衣。鄧玉嬌說:「水療區就是女性給男人賣淫的地方」。她洗衣時,黃德智走入走出兩三次後,將門鎖上,坐在房間床上,稱其要洗澡。鄧玉嬌答馬上出去,並向外走。走到門口時,黃德智說:「你往哪去,你要陪我洗澡」。鄧玉嬌聲明自己是在這裏洗衣服,不在這裏上班。欲開門離開之際,黃德智一把將鄧玉嬌拉倒在門口床上,脫鄧玉嬌的衣服。由於鄧玉嬌上身掛有斜挎式胸包,黃德智未能脫下其T恤衫,轉而拉扯其褲子。此褲子為鄧玉嬌在浙江時所購,由於鄧玉嬌從浙江回巴東後身材變瘦,又未系腰帶,褲子被黃德智一拉即下,內褲全露。黃德智又脫其內褲,並以手摸其下體。鄧玉嬌用腳踢黃德智,黃德智試圖脫鄧玉嬌的鞋子,未能脫掉,被鄧玉嬌踢下床去。鄧玉嬌將鎖解開後跑進休息室。

在走廊上,鄧玉嬌遇見了KTV區的服務員唐某,向唐講客人將她誤認為是水療區的服務員之事,並與唐某一同進入服務員休息室。此時,休息室有羅某某、王某、袁某等三名服務員正在看電視。

黃德智緊跟鄧玉嬌進入休息室,對其進行辱罵。鄧貴大聞聲趕到休息室,得知鄧玉嬌拒絕為黃德智提供“陪浴”服務,便與黃德智一起對鄧玉嬌進行辱罵,拿出一疊錢炫耀並朝鄧玉嬌面部、肩部扇擊。

鄧玉嬌稱有錢也不陪浴。經服務員羅某某勸解,鄧玉嬌欲離開休息室,被鄧貴大拉回。此時,聞訊趕來的領班阮某某,對鄧貴大、黃德智解釋鄧不是水療區服務員,並讓鄧玉嬌離開休息室。


鄧玉嬌被綁在病床上哭喊:爸爸,他們打我!
鄧玉嬌欲再次離開,鄧貴大又將其拉回並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站起來從隨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於背後。鄧貴大再次用力將鄧玉嬌推倒在沙發上。鄧玉嬌並沒有使用水果刀自衛,而是用雙腳朝鄧貴大亂蹬,把鄧貴大蹬開,並站起來。此時鄧貴大再次撲向鄧玉嬌,鄧玉嬌才忍無可忍持水果刀朝鄧貴大刺擊。

對付淫棍鄧貴大這種無定向撲法,誰也無法象賣豬肉那樣,有條不紊的對「腰窩兒」或是「肘子」準確下刀。也只能無定向防衛。起訴書說「致鄧貴大的左頸部、左小臂、右胸部、右肩部四處受傷。」

2004年吳金艷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說:「孫金剛毆打、欺辱並要強姦尹小紅,我過去勸阻,孫金剛即又毆打、欺辱我,將我的上衣撕開,上身裸露,使我感到很屈辱。我認為孫金剛要強姦我,為了防衛才拿起刀子。這時,李光輝用鐵掛鎖來砸我,我才沖李光輝紮了一刀。如果孫金剛和李光輝不對我和尹小紅行兇,我不會用刀紮他們。李光輝是咎由自取,應自己承擔損失」。結果法院判決吳金艷一分錢也不賠償死鬼李光輝。

兩案相比,毫無疑義,鄧玉嬌更是正當防衛。報導說的非常清楚:鄧玉嬌欲離開,被鄧貴大拉回,鄧玉嬌欲再次離開,鄧貴大又將其拉回,鄧玉嬌是在被推倒,再次被用力推倒,不得不用雙腳亂蹬,並成功站起來第三次準備離開時,鄧貴大再次撲向她,這時她才持水果刀正當防衛。

不可思議的官逼民反舉動


湖北石首大暴動,七萬名民眾湧上街頭,與中共警方激烈對抗。

鄧玉嬌案如果象吳金艷案那樣處理,也就不會引起全國人民的關注和憤怒,最讓人困惑不解的是,為何患了癌症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竟然有這麼大精神頭兒親自給湖北一個小縣裏發生的小小黨官強姦被殺案定性,一定要定被強姦者是「故意殺人罪」,而且還非要置她於死地不可?以致於把中共中央搞到非常被動的地步?

更不可思議的是,鄧玉嬌案還沒有了結,湖北石首市引發七萬名民眾湧上街頭,從6月19日至20日連續爆發多次民眾與中共警方激烈對抗,警方使用了防暴車輛和消防車輛,向市民扔催淚彈、噴射高壓水柱,民眾用石塊、磚頭和酒瓶回擊,將試圖把武警趕跑。

李鴻忠當省長的湖北省又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


塗遠高屍體七竅流血!
6月16日鄧玉嬌案剛一審判決完,6月17日晚,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就發生一離奇命案,該酒店23歲的男性廚師塗遠高(石首市高基廟鎮長河村人)從酒店三樓墜下,當場死亡。但墜落現場未見任何血跡,近距離可以看到死者頭部七竅流血。有知情者說,死者是生前被人活活虐待打死,再從3樓拋下。死者頭上被訂了釘子,下體被捏碎,慘不忍睹!

原來永隆大酒店是石首市電力局長、公安局長、法院院長的夫人連同永隆大酒店的老板走私販賣毒品的掩護地點。酒樓生意一直很差,主要靠販毒維持經營,甚至石首市有吸毒人員願意出面作證該酒店專事販毒。

此秘密後來被廚師塗遠高知曉後,想找老板要工資離開這是非之地,但老板不肯付工資。廚師塗遠高威脅說,如果不給工資就把這事捅出去,於是就被殺,而且死的極慘。

事發後,酒店老板對塗遠高家屬避而不見,因為這家酒店弄死人的事以前也時常發生,兩年前一女服務員以同樣的方式死於非命,酒店賠償3萬元後不了了之。1999年一女被強姦後扔下樓摔死也就摔死了。此次酒店老板命令把酒店大門用木棍牢牢的從裏面封住,以為可以了事,結果被死者家屬及民眾憤怒砸開。

6 月18日,死者家屬得到答覆,若承認自殺,可得到3萬5千元賠償,如不承認自殺,當晚八點屍體將被強制性送殯儀館火化,反而一分錢得不到。警察一再催促塗遠高家屬將屍體拖走火化,死者家屬堅持在疑點被解開前拒絕焚屍滅痕跡。其父在酒店一樓放置了液化氣罐,要與搶屍者同歸於盡,同情者也開始聚集在酒店門口。


武警多起對抗被迫撤退!
至19日,20日,前來聲源的民眾越來越多,同試圖前去搶屍的武警發生多起對抗。據目擊者稱現場人數最高時估計達到7萬人。荊州一家新聞媒體本準備前去現場採訪,但政府方面採取渡船停渡的做法,隔絕一切外界媒體的介入,試圖封鎖消息。

21日凌晨3點,周永康派約150輛武警運兵車、裝甲車從東方大道等方向朝永隆大酒店方向開進,武警大多手持木棍,部分武警手持鋼棍,少量武警持槍。一個師的部隊也在往石首調動。清場前幾小時,部分街道路燈曾經熄滅。

造成7萬人與武警發生多起對抗的原因是什麼呢?當局要搶屍,為搶一具屍體,搞出這麼大規模的舉動來!

百思不解之中突然想起這句話:天欲讓其亡,必先讓其狂!△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