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鼻子上臉!鄧玉嬌改名是全中國人的恥辱
 
青晴
 
2009-6-19
 
【人民報消息】6月19日,新華網首頁上已經見不到一篇關於鄧玉嬌案的新聞、評論,哪怕一個帖子。儘管十天的上訴期還沒有結束,但中共感覺政權危機已經挺過去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但,鄧玉嬌案導致黨的危機,因此黨聽到「鄧玉嬌」這個名字就發抖,導致高考作文試卷上出現「修腳刀」幾個字就一律給零分。所以,黨要求她必須改名,讓「鄧玉嬌」即刻消失。她的家人表示,準備為她改名為「鄧清零」,是「一切從零開始」的意思。

但,一切不可能從零開始。鄧玉嬌效應已經在全國蔓延,她註定無法象過去那樣平靜的生活。鄧玉嬌真的改了名,那就是全中國人民的恥辱,十幾億人幹什麼去了,由著中共的性子登鼻子上臉!

鄧玉嬌隨時遭到封口

《南方都市報》報導說,雖然鄧玉嬌一審宣判免於刑罰,獲得自由,但實際巴東當局仍然繼續派駐公安守在鄧玉嬌家門口,嚴防鄧玉嬌與外界接觸。

為什麼巴東警方要嚴防鄧玉嬌與外界接觸呢?當然是怕她向外界說出實情,這說明鄧玉嬌根本沒有獲得自由。制度不改變,正義就無法伸張,真相就無法透明,罪犯就無法嚴懲,鄧玉嬌永遠不可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難道巴東警方要守在她家門口一輩子嗎?當然不可能。這不禁讓人想起鄧貴大和黃德智的兒子們的話:即使放了她,我們也饒不了她,非要把她弄死。誰給他們如此草菅人命的權力和膽量?是這個欺壓中華民族60年之久的社會制度!

「封口」是個中共自上而下最常用的辦法。老毛和兒媳邵華雜交的性無能兒子毛新宇利用權力殺妻就是一例。毛新宇因為妻子郝明莉向外人泄露了他不能人道的秘密,不但把她關進秦城監獄,而且2002年5月再結婚,到2003年12月不知誰的種兒的兒子出生時,就把郝明莉害死在監獄裏。

「防衛過當」是對全國人的迫害

對於正當自衛後被抓、被打、不許吃飯的鄧玉嬌來說,突然被釋放,確實感到「有點意外」,下個月即將滿22歲的鄧玉嬌天真的說,現在只想找個工作好好生活。

鄧玉嬌並不知道,這個案子不徹底搞明白,不僅她的厄運將沒完沒了,而且全中國範圍的「鄧玉嬌案」模式的「防衛過當」的「法律依據」就正式建立了。

這一點,鳳凰衛視的那篇文章《鄧玉嬌案,庶民的勝利》已經點的非常的明,「當正義累積、增加而形成一種不斷重覆出現的行為模式,就會形成一種正義的制度」,不斷重覆出現什麼樣的行為模式呢?文章開門見山說,「此案流傳之廣,難免鄧玉嬌二世在遭遇非法侵害時效仿“強姦未遂防衛過當”的開山鼻祖鄧玉嬌。鄧二世大不了再背負一個“心智障礙”防衛過當的病名」

以後誰敢抗拒黨官的強姦、輪姦,誰以後的檔案上就背負著神經病的「瑕疵」。檔案在中國可厲害啊,黨認定的「瑕疵」能毀了無辜者一生的前途和希望。

全民必須行動起來

如果鄧玉嬌案就這麼糊裏糊塗的完事了,如果全國人民不叫真下去,那麼對鄧玉嬌的迫害不但沒有結束,而且更可怕的後效應是:今後全國的淫官對每個公民的母親、妻子、女兒的奸淫就更加有恃無恐、堂而皇之,就所到之處無敵手。

有人說,百姓有冤案,老天看見了嗎?老天怎麼看不見,要不在鄧玉嬌被判決時北京怎麼突然白天漆黑如晝。但老天爺不會讓咱躺在被窩裏等著天上掉下刀來把欺負民女的淫官戳死,把中共滅掉。咱中國有十幾億人口啊,壞種兒才有幾個。老天有願望,人要有行動,才能天人合一。

天象下面必須要有人動,各位,你動了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