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專家認定中共不行了(多圖)
 
2009年6月2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國社會近年羣體抗暴事件不斷,有越演越烈、越演越頻繁、人數越來越多之勢。鄧玉嬌事件剛過去,最近又發生了湖北石首有飯店青年廚師被虐殺事件,七萬民衆暴動,當局驚恐萬狀,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省長親自出馬指揮,上萬軍警出動去搶一具屍體。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報導,對於中國社會現時的「亂象」,現居新西蘭的前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祕書長賈甲認爲中國社會的「亂象」是一種「正常現象」:「當一個政權在滅亡的時候,官員的腐敗、人民的起義和抗暴,都是一種必然的現象,是一種自然規律,因爲就是要通過官員的腐敗、人民的起義才能造成政權的滅亡,所以這都屬於正常現象。」

對於中共在鄧玉嬌和綠壩事件做了一點「妥協」舉動,賈甲認爲中共不是「妥協」了:「真正的原因是中共官員已經沒辦法,軍人到場也沒有以槍來掃射,這更說明了中共要滅亡了!」

中共滅亡之「勢」已形成

臺灣中山大學管理學教授楊碩英博士分析,中共在處理鄧玉嬌事件上反映出中共已經慌了:「中共以前碰到像鄧玉嬌事件,哪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中共要殺誰還給你公開這樣?就把你帶走。」

楊碩英說,中共什麼時候倒臺已經不是重點,那是一定會倒的,因爲那個勢已經出來了:「這個勢已經很明顯,沒法挽回。」

他預測在中國可能就是類似鄧玉嬌那種小的事件導致中共垮臺:「小的事件之所以發生是因爲那個『勢』,『勢成之』,這是中國道家講的。小事件是鄧玉嬌,其實不是,是那個大的趨勢已經形成了。」




T恤:巴東玉嬌龍,華夏女英雄!




湖北石首大抗暴,七萬名民衆湧上街頭,與中共警方激烈對抗。

中共懼怕軍隊掉轉槍頭

賈甲認爲,湖北石首的情況就是目前中國大陸真實情況的寫照。而最近中共先後在鄧玉嬌及綠壩事件處理上,都作出了「調整」,像是「妥協」了,賈甲並不以爲然:「中共的處理方法,不是它『妥協』了,是中共官員已經沒辦法,軍人到場也沒有以槍來掃射,這更說明了中共要滅亡了!因爲如果中共硬迫軍人去鎮壓人民,必將導致軍人不去鎮壓人民,不聽共產黨的屠殺命令,要調轉槍頭,對準共產黨。所以共產黨不下血洗命令是怕軍人槍頭會調過來對自己。」

石首事件中,中共出動上萬武警、公安鎮壓數以千計的民衆,並搶走涉案屍體。賈甲說,看到軍人和百姓的正面衝突,感到很難過,因爲這正是中共慣用的羣衆鬥羣衆技倆:「事實上都是人民打人民,你說是軍人,他無非就是服裝的顏色和百姓不一樣,還不都是人民,都是百姓,站在後臺、站在車裏、站在北京的那些,他們才是真正的共產黨,他們才真正隔岸觀火!」

羣衆官員迫不及待共黨亡

對於近期發生的抗暴事件,賈甲說,可以看出兩個方面是等不及了:「人民羣衆已經等不及了,以前人民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說明人民已經等不及了。」

從石首事件中,賈甲看到人民已經拋棄了中共的統治,不再害怕共產黨:「只要人民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的政黨就已經開始完蛋了。共產黨不是妥協了,它是徹底害怕了,向人民讓步了。共產黨什麼時候向人民讓步?就是它已經認爲自己不行了,它已經認爲軍隊將要失控了,如果它再迫軍隊鎮壓人民,軍隊肯定會反過來,對準中共。這是毫無疑問的!」

另外,賈甲看到官員也是等不及了:「因爲官員已經看到共產黨政權也要滅亡,所以現在官員也要做後路工程,要逃跑,要享受,這都是需要錢的,所以現在官員的貪污腐敗或是盜賣毒品,就是想掙錢,所以從石首事件,可以看到共產黨滅亡在加快了,這是毫無疑問的。」

大型抗暴運動將越來越多

爲什麼發生石首事件,賈甲認爲,不論從理論上或是法治角度來講,這都是必需要發生的事情:「人民爲什麼要通過抗暴的形式來解決這些問題呢?因爲現在中國大陸發生事情後,沒有地方去申冤、告狀,中國大陸是沒有法治的地方,石首事件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維權抗暴的大型運動。」

賈甲估計類似石首事件在將來會越來越多,現在中國的上訪冤民都上千萬人,多少個冤假錯案!起因都和石首事件類似,都是被冤屈的:「隨着石首事件在中國展開,黨員幹部看到這些事情,你想他們是什麼心情?海內外看到這個事情是什麼心情?大家都應該得出一個結論:這些事情都是中共一黨獨裁殘暴統治所造成的結果,中國的問題推來推去還是落到了一黨獨裁、殘暴統治上!並不是官員都是不好的,因爲官員沒有監督,他們想替人民申張個正義,想履行一下正常手續,替百姓說說話也做不到,不要說是百姓了。」

賈甲續說:「爲什麼法院做不了案呢?因爲都要報黨委,要報給共產黨,共產黨批了,法院才能判,政府才能做。共產黨統治中國的任何部門、法官都要由共產黨來任命,法官必須是黨委書記。」

賈甲認爲,只有通過像石首這樣的事件,才能促使中國社會發生徹底的大變革,只有通過石首的方式才能解決中共專政及其殘暴統治的問題:「以前有博白、雍安等事件已經是一個開始了,給中國人民豎立了楷模,結束中共殘暴統治。」

賈甲形容中共政權現在是等待着自取滅亡:「等共產黨變是不可能的,爲什麼它說要過15年、20年,因爲拖了時間,它(黨員)也安頓好自己的家人、錢、就清算不了這一批,下一批又說要拖個20年也就又清算不了犯事的人了。它不是站在中國人民、歷史、天意的角度上,而是站在個人的角度上。但可以告訴中共,中國實現民主不是由它來定的,而是由天來定,由中國人民來定的。」

料大規模血腥衝突不會出現

賈甲預計,中共倒臺也不會出現大規模血腥事件:「因爲已經不由它(中共)了,它想鎮壓,但已經沒有人聽它的了。」

楊碩英也指出,共產主義國家倒臺都沒有發生血洗屠殺,中共倒臺也不會有血洗屠殺:「因爲國內的人民對政權都不信任,當年柏林圍牆立即要開放的消息傳出,所有人都聽到消息,包括守牆的衛兵,所以第一批跑過去的是衛兵不是百姓。」

蝴蝶效應展開 人心思變

對於近期在中國民間彼起此落的民間抗暴事件,楊碩英認爲,這就是蝴蝶效應開始展開:「本來在文化大革命時,誰敢說一句話?現在越來越多人敢發聲,尤其現在鄧玉嬌的事件,民間就是反抗暴政。」

楊碩英說,蝴蝶效應產生了,要發生的事情一定會露出端倪,那只是時間的問題:「到後來一定會出現『陳勝』、『吳廣』。秦始皇暴政下出現了兩個農民陳勝和吳廣,揭幹起義,那邊兩個大將動起來,最後秦朝滅掉了。」

他續說:「所以我覺得在中國,可能就是類似鄧玉嬌那種小的事件導致中共最後的垮臺,小的事件之所以發生是因爲那個『勢』,『勢成之』,這是中國道家講的。小事件是鄧玉嬌,其實不是,是那個大的趨勢已經形成了,那個勢已經蘊釀在裏面,那個勢已經要到了。」

他又說:「上海楊佳,有很多大陸人穿了印有他照片的T恤,20年前可能嗎?鄧玉嬌、石首事件如果在20年前什麼能夠發生嗎?系統思考,拉長那個時間去看,會看到事情不一樣了。」

楊碩英說,從鄧玉嬌事件所引起的所有言論都是與以前不一樣:「現在中共也慌了,中共以前碰到鄧玉嬌事情,哪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中共要殺誰還給你公開這樣?就把你帶走。我覺得形勢都在變了。……看上去,中共掌握了警察、司法、媒體,但主要是看人心嘛,人心在變。」

楊碩英認爲,中共什麼時候倒臺已經不是重點,那是一定會倒的,「因爲那個勢已經出來了,這個勢已經很明顯,沒法挽回。按蝴蝶效應來看,後段會衝起來,事件發展會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如蘇聯後面的發展形勢也是這樣,一開始是慢慢、慢慢的,到後來就很快、很快。因爲蝴蝶效應是一個指數成長的曲線,起先是平平的,後來有點起來,到後來就是衝上去的。」

在《Nationalist Mobilization and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State》一書中,作者爲University of Wisconsin一位專門研究蘇聯解體的教授 Mark R. Beissinger,書的第一章就叫《From the Impossible to the Inevitable》。楊碩英說,從曲線去分析,開始平平沒有起伏,一定是不可能的,到後來加速衝上去,一定是埼的,變成了無可避免:「我叫這做曲線,non linear,你把一個圓周切四份,右邊就是指數成長,蝴蝶效應。所有的東歐國家倒臺都是這樣的,而且沒有什麼問題。馬上就垮了,沒有什麼社會動亂。」

楊碩英說,共產黨內部已經垮掉,從本來幾十人、幾百人到現在5千百6多萬人退出中共及其屬組織。楊碩英認爲,是人心的體現:「這就是人心嘛,一大堆的共產黨員心裏早就在想:我就等着你倒,你未倒之前我還怕你?!孫中山說:『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社會之隆污,繫於人心之振靡。』」

「你要不怕它 它就開始怕你」

楊碩英續說:「共產黨能統治中國大陸就是利用『怕』,你要不怕它,它就開始怕你了。共產黨爲什麼那麼怕法輪功,就是因爲只有法輪功真正不怕它。共產黨見法輪功不怕,越想鎮壓,但鎮壓越厲害,卻使法輪功洪傳全世界!」

在中共統治中國60年當中,政治運動不斷,爲的是要把「怕」植根在人民心中,以「怕」控制,而近期中國不斷出現的民間抗暴事件,說明了中共政權對人民的「緊箍咒」已經漸漸失效,由中國民衆的血和淚編寫的歷史一頁將翻到盡頭。


 
分享:
 
人氣:33,09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