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沒死你就得給我出來(圖)
 
姜平
 
2009-6-11
 
【人民報消息】周永康出來了,在羅京說咽氣就咽氣的時候,江吼道:沒死你就得給我出來。

這不能怨江急,現在的形勢對江家幫是萬分危機。江澤民自己本人是能露頭就露頭,不能露頭就露名字,給自己人打氣。

例如,武漢大學教授、法學界泰斗、99歲的韓德培教授5月29日晚在武漢逝世。5月31日在武大宋卿體育館舉行追悼會,第一個花圈就是江澤民委託人送去的,上面寫了幾個字:「沉痛悼念韓德培同志 江澤民敬挽」。

到了晚上9時,托人送去花圈的最大的官是李克強、王剛,另外還有民主人士、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羅豪才。按理來說,江澤民稱韓德培為同志,是過份了,99歲的韓德培是在國民政府時期完成學業,而且有所成就,中共沒建政之前韓德培就已經在培養法學人才,韓德培和江澤民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江卻搶瘋頭去送第一個大花籃。


周永康忽略了耳朵的妝!
現在江澤民沒什麼機會作秀,只能在靈堂和花圈上下功夫。而周永康的吃苦耐痛精神比黃菊可差遠了,打上止痛劑也不想爬出來。這一階段江系人馬被胡溫打的落花流水。江在家急的團團轉,要求周永康必須過一階段就出來照個面兒。「瞧瞧人家黃菊,我沒發話,人家就……,你看看你,……沒死你就得給我出來!」

周永康能不願意出來嗎?他要不願意出頭露面,何苦派人製造車禍撞死老婆,進入江家當什麼侄女婿。

周永康奉命出來了,近來瘦了不少,過去穿著有些緊繃繃的衣服,現在明顯晃晃蕩蕩。6月8日周永康會見參加「公安邊防部隊群眾工作報告會」的人,但沒有參加會議,出來晃了一下就回去了。江大怒說:不行。

於是,第二天,6月9日,周永康一個猛子紮下去,一天出來照了兩個面兒,第一個是在北京召開的第五次全國法律援助工作會議上。由於周永康現在還是坐不住,所以只在會議前見了會議代表一面。這就算一個新聞,另一個新聞是當天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訪的巴基斯坦內政部長馬利克。病情不穩的周永康和黃菊當年支撐病體赴會一樣,臉上還要化妝,結果左耳朵只塗了半個,另一半花花搭搭的。

周永康還能堅持多久,這就不好說了,看看羅京就知道,天有不測風雲。△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