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暴力清算中共已經開始 紅朝加速滅亡(多圖)
 
2009-6-19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梁建峰綜合報導)一年前中共殺了楊佳,企圖用殺一儆百的方式阻止民間暴力抗暴風潮的蔓延,鄧玉嬌案卻鼓勵了更多楊佳的出現,並成為中國人暴力抗暴的典範。6月3日,原武警退役人員、武漢大學後勤職工周凱,因工資待遇糾紛,手持一把64式手槍闖入武漢大學中共黨委行政大樓的辦公室掃射,事件在中共內部引起劇烈震動。

據大紀元記者文華報導,目前,中國民眾公開暴力抗暴令中共極度恐懼,現在越來越多的官員外逃,就是害怕中共控制不了局勢後遭到民眾的清算。目前眾多事件表明,中國民眾對中共暴力清算已經開始,暴力抗暴已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大特徵。

近日,以“暴力抗暴”為標誌的“鄧玉嬌殺淫官案”,從最初的“故意殺人罪”到如今的“免於處罰”,有輿論稱這是中國全民維權抗暴迫使中共退縮的結果。

南康萬人暴動 中共迅速妥協

6月16日,新華社不但高調報導了鄧玉嬌案一審免除處罰的判決,同時還報導了另一則中共敗退的消息:江西省贛州南康市上萬民眾抗議的第二天,中共就取消了新的稅收征管辦法。

據中共官方報導,南康市從6月初以整頓全市家具行業為由,決定從6月15日起執行新的稅收征管辦法,將以前一貨車徵收400-500元的稅收,改為每立方家具、木材徵收200元,這使運輸成本驟然大幅提高。不少家具行業主表示,家具作為南康市的支柱產業,很多家庭以此賴以為生。隨著整體經濟的下滑,家具業利潤非常薄,辛苦幹一年所得不到10萬元。如今當局又徵收如此高額的苛捐雜稅,一年下來不但不能掙錢,反而倒賠錢。

於是憤怒的民眾開始用暴力形式反抗中共的強取豪奪。6 月15日上午十點多,南康市上萬群眾聚集在105國道家具城紅綠燈處及市政大樓前,與警察激烈衝突,近10輛警車被憤怒的民眾掀翻。中午過後,抗議群眾轉移到贛粵高速南康出口處公路堵車,據目擊者表示,當時抗議的民眾達萬人,有多輛警車被掀翻,贛粵高速南康段陷入全面癱瘓。

事發第二天,中共江西省立刻宣布取消南康市的錯誤決定,責成有關部份盡快平息民怨。外界分析說,此次官方妥協之快,十分罕見,這顯示出中共高層對地方群體事件引發全國性蔓延的恐懼。




江西省贛州南康市萬民大暴動。




憤怒的群眾推翻了中共公安的警車。

群體抗暴趨勢蔓延 中共大批官員進京直訓

近日,《了望》周刊發表了《中國改革發展進入關鍵階段,內外形勢嚴峻複雜》的文章。文章表示,今年二月,中共中央召開會議,中共最高領導人對中國社會治安治理問題作出了重要指示。根據中共高層判斷,中國目前處於人民內部矛盾凸顯、刑事犯罪高發、對敵鬥爭複雜的時期。為防止大規模群體事件爆發,從去年開始,中共組織了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培訓大潮。

與以往的不同之處是“跨級直訓”,多個縣級要害崗位的官員直接進京受訓,包括縣委書記、縣公安局長、縣法院院長、縣檢察長、縣國土局長等等,直接進京參加培訓。官方報導稱,此次培訓政法系統內的公、檢、法、司是重點,因為他們是“最基層的實踐指揮者”,直面各種矛盾。

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全國3,080名縣級公安局長已經輪訓完畢;一年左右時間,全國中級和基層法院院長將被輪訓一遍;兩年內,3,500余名基層檢察長將完成培訓。司法部則提出在今年內對各級司法行政機關幹部共2,080人進行集訓。

民眾暴力抗暴行動是最令中共擔驚受怕的,因為在當前民眾與當局對立情緒極度嚴重的情況下,任何一起這樣的地方性突發事件,都可能最終蔓延成一場全國性的人民大起義。因此,目前在民眾的暴力抗爭下,中共不得不退讓,以免激發更大範圍的民眾怒潮。除江西民眾抗稅成功外,近來發生了很多民眾成功抗暴的例子。儘管中共不敢宣布鄧玉嬌無罪,但它也不敢判她刑;儘管中共竭力想封鎖監控每個網民,但在民眾反抗下,原本強制安裝的綠壩過濾軟件,現已改稱為自願安裝;前不久在東北一個法庭上,法庭宣布法輪功學員“無罪”,儘管法官不敢直接放人,說要請示了才能放。

蘭州城管施暴 被群眾暴打下跪求饒

6月初,甘肅省蘭州發生一起城管暴力執法引發的群體抗暴事件。小販和民眾將帶隊的城管隊長打翻在地,朝其吐口水,扔垃圾,邊罵邊打,城管隊長被打得跪地求饒。

據目擊者透露,那天在蘭州義務商貿城附近,一幫城管看見小攤販的攤子就推倒,滿街的水果、食品、釀皮子等扔了一地,一些小販被打得在地上翻滾,有的被打得頭破血流,周圍的群眾看到氣憤填膺,許多民眾看不下去了,就一起湧上去把城管隊長打翻在地,其他城管和警察看見如此陣勢,嚇得趕緊跑掉了。

不一會,現場聚集了數百民眾,城管隊長被人們打得已經跪倒地上,人們朝他吐口水,扔垃圾,不少人罵道:“你是吃屎長大的嗎?這樣蹧蹋東西,打死這狗東西。” 就聽城管隊長在裏面哭著求饒:“大哥爺爺們,我錯了,請不要再打了!”消息傳開,網絡上一片歡呼叫好聲,“打的好!”“大快人心!”“人民萬歲!”。




被群眾暴打的城管隊長跪地求饒。




圍觀群眾拍手稱快。

廣東惠州官員強拆 被村民砍死

除大規模群眾抗議外,民眾個體的暴力抗暴事件也層出不窮。如6月2日,廣東省惠州南昆山生態旅遊區管委會副主任鄧開華,在強制拆除一座農戶的涼亭時,遭戶主周偉林家人反抗。混亂中32歲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的鄧開華被砍傷,不治身亡。

血案發生後,惠州市本地媒體選擇集體沉默。據悉,周家涼亭建於2004年,至今已投入使用4年多,“建涼亭花了一萬多,為什麼不在興建時阻止?”“我們搭建涼亭,只是為了方便遊客休息,又不是做什麼違法的事!”

6 月2日上午,“他們把我家婆按倒在地上,差點丟到河裏。”於是周偉林和他的多名堂兄弟手持柴刀、菜刀、鐵鍬等衝向拆遷人員,鄧開華被砍中頭部。事發後,周偉林家六人被公安部門抓捕。民眾對此議論說:“有暴力執法,就有暴力抗法。”“最近國人把楊刀俠的武功學的淋漓盡致!真是刀客不朽啊!”

“楊佳”再現山東 殺死霸妻局長

5月27日下午,山東省菏澤市東明縣農機局局長、原東明集鎮黨委副書記、鎮長徐富強,被人殺死在辦公室內。據悉殺人者的“妻子被徐霸占多年,又被徐欺負多年,所以忍無可忍,用刀子說話。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後,就立刻報警投案自首。”

劫持武大黨辦 退役武警與特警火拚

6 月3日,原武警退役人員、武漢大學後勤職工周凱,因工資待遇糾紛,手持一把64式手槍闖入武漢大學行政樓,劫持了武漢大學黨委辦副主任,並與趕到的特警們對峙約6個小時。最後周凱扣動扳機,與特警交火,終寡不敵眾被包圍他的特警打死。武漢大學校園論壇上有人質疑說:“劫持的是黨委辦行政人員,為什麼呢?肯定是武大的問題。”

中國民眾暴力清算中共已經開始 紅朝加速滅亡

目前中國民眾暴力清算中共已經開始,暴力抗暴已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大特徵。而黨委辦、政法委、惡警等已成為暴力抗暴主要目標。

最近,通過鄧玉嬌這一案例,一些敏感人士分析發現,公安之所以敢於強姦民意,顛倒黑白,關鍵是近十年來中共為推行對法輪功的迫害,令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局長,從而破壞了公安、檢察院、法院的司法獨立,令整個中國陷入司法癱瘓的夢魘中,由此而引發了中國民眾的暴力抗暴鬥爭,也從反面加速了中共的滅亡。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新聞集團在其退出中共網站上鄭重發表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 (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