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鼻子上脸!邓玉娇改名是全中国人的耻辱
 
青晴
 
2009-6-19
 
【人民报消息】6月19日,新华网首页上已经见不到一篇关于邓玉娇案的新闻、评论,哪怕一个帖子。尽管十天的上诉期还没有结束,但中共感觉政权危机已经挺过去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但,邓玉娇案导致党的危机,因此党听到「邓玉娇」这个名字就发抖,导致高考作文试卷上出现「修脚刀」几个字就一律给零分。所以,党要求她必须改名,让「邓玉娇」即刻消失。她的家人表示,准备为她改名为「邓清零」,是「一切从零开始」的意思。

但,一切不可能从零开始。邓玉娇效应已经在全国蔓延,她注定无法象过去那样平静的生活。邓玉娇真的改了名,那就是全中国人民的耻辱,十几亿人干什么去了,由着中共的性子登鼻子上脸!

邓玉娇随时遭到封口

《南方都市报》报导说,虽然邓玉娇一审宣判免于刑罚,获得自由,但实际巴东当局仍然继续派驻公安守在邓玉娇家门口,严防邓玉娇与外界接触。

为什么巴东警方要严防邓玉娇与外界接触呢?当然是怕她向外界说出实情,这说明邓玉娇根本没有获得自由。制度不改变,正义就无法伸张,真相就无法透明,罪犯就无法严惩,邓玉娇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难道巴东警方要守在她家门口一辈子吗?当然不可能。这不禁让人想起邓贵大和黄德智的儿子们的话:即使放了她,我们也饶不了她,非要把她弄死。谁给他们如此草菅人命的权力和胆量?是这个欺压中华民族60年之久的社会制度!

「封口」是个中共自上而下最常用的办法。老毛和儿媳邵华杂交的性无能儿子毛新宇利用权力杀妻就是一例。毛新宇因为妻子郝明莉向外人泄露了他不能人道的秘密,不但把她关进秦城监狱,而且2002年5月再结婚,到2003年12月不知谁的种儿的儿子出生时,就把郝明莉害死在监狱里。

「防卫过当」是对全国人的迫害

对于正当自卫后被抓、被打、不许吃饭的邓玉娇来说,突然被释放,确实感到「有点意外」,下个月即将满22岁的邓玉娇天真的说,现在只想找个工作好好生活。

邓玉娇并不知道,这个案子不彻底搞明白,不仅她的厄运将没完没了,而且全中国范围的「邓玉娇案」模式的「防卫过当」的「法律依据」就正式建立了。

这一点,凤凰卫视的那篇文章《邓玉娇案,庶民的胜利》已经点的非常的明,「当正义累积、增加而形成一种不断重复出现的行为模式,就会形成一种正义的制度」,不断重复出现什么样的行为模式呢?文章开门见山说,「此案流传之广,难免邓玉娇二世在遭遇非法侵害时效仿“强奸未遂防卫过当”的开山鼻祖邓玉娇。邓二世大不了再背负一个“心智障碍”防卫过当的病名」

以后谁敢抗拒党官的强奸、轮奸,谁以后的档案上就背负着神经病的「瑕疵」。档案在中国可厉害啊,党认定的「瑕疵」能毁了无辜者一生的前途和希望。

全民必须行动起来

如果邓玉娇案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完事了,如果全国人民不叫真下去,那么对邓玉娇的迫害不但没有结束,而且更可怕的后效应是:今后全国的淫官对每个公民的母亲、妻子、女儿的奸淫就更加有恃无恐、堂而皇之,就所到之处无敌手。

有人说,百姓有冤案,老天看见了吗?老天怎么看不见,要不在邓玉娇被判决时北京怎么突然白天漆黑如昼。但老天爷不会让咱躺在被窝里等着天上掉下刀来把欺负民女的淫官戳死,把中共灭掉。咱中国有十几亿人口啊,坏种儿才有几个。老天有愿望,人要有行动,才能天人合一。

天象下面必须要有人动,各位,你动了吗?△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