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傻了!一封江要立即銷毀的信丟失(多圖)
 
蕭良量
 
2009-6-4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在北京天安門、長安街對手無寸鐵的學生、
民眾和民運人士進行大屠殺!

【人民報消息】鄧死後,江發現一封急需銷毀的信丟失,到現在也不知去向,成了江的一塊終生心病。

今天是六四,今年是六四20周年,發生了一件大事,趙紫陽生前竟然有三十小時的秘密錄音,在六四20周年紀念日前夕,整理成回憶錄出版。這件事做的如此之神秘,連趙紫陽的兒女都不知道。而促成這事的人是中共前「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前「中紀委常委」蕭洪達、前「《光明日報》總編輯」姚錫華、前「國務院秘書長」杜星垣等四人,看看他們當時的頭銜就知道,都是中共最信任的人,而正是因為這樣,才有了由趙紫陽口述整理而成的震驚世界的回憶錄,中文名《改革歷程》,英文名《Prisoner of the State》,即“國家囚徒”,分別以中英文於香港和美國出版發行。

這本書的誕生、出書之艱難和意義都非比尋常。首先是要說服趙紫陽同意親口訴說在他眼中發生的89六四前後的事情;其次是要避過重重極其嚴密的封鎖帶出來;然後是再安全帶出;整理出中文,再翻譯成英文;最後是尋找最合適的時機出版。這其中的程序在哪一環節出問題,此書都無法誕生。

此書的誕生不僅僅是紀念20年前發生的事情,而是非常清晰的傳給人一個信息:如果不是中共沒救了,此書決不會面世。

一封江要立即銷毀的信丟失


坦克把自行車和腿碾壓在一起,
只好一起擡走!
20年過去了,1989年的六四是個永遠都無法忘懷的日子,這一天滿腔熱忱的義士、學生的血肉被坦克車碾的骨肉分離、血肉模糊,而最大的受益者是原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江手握黨政軍三大權以後,熬到鄧小平一去世,第一時間做的事就是清查秘密文件。

清查的結果讓江五雷轟頂:共有一百一十多份秘密文件丟失,其中八十多份都與「六四」有關,大部份文件是從部隊機關丟失的。而江要求黨政軍機關內部徹底清查丟失的文件的時間範圍是一九八七年一月(廢黜胡耀邦)到一九九五年六月。最讓江戰栗不已的是他在「六四」前寫給鄧小平、李鵬的信居然在中辦檔案室裏失蹤了,這正是江要立即銷毀的!

江澤民「六四」以前,曾從上海寫一封信給「李鵬總理並呈鄧小平主席」,原存中共中央辦公廳檔案室,後來江當政後清查,發現這封信已不翼而飛。

此信對暴露江澤民的六四屠城本相,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一,當時的總書記是趙紫陽,他卻寫給李鵬轉鄧小平。

二,信中吹噓自己怎樣做大學生的思想工作,怎樣「反自由化」。

三,信中說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等人是「反黨集團」是「陰謀家和野心家」,如不採取「果斷措施」,「任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就要亡黨亡國」,云云。

從江澤民在信中對形勢的估計(亡黨亡國)和對策(果斷措施),可以看出他在慫恿鄧小平下令屠城中所起的非常關鍵的作用,密信揭開了江把趙紫陽趕下臺,使自己成為中共總書記的真正內幕!

江不惜一切代價追查「六四」秘密文件

江澤民立即採取措施,凡這個期間丟失密件的,當時的單位負責人全部隔離審查。因為這些文件的大多數都已外流,所以江澤民批示追查,由羅幹負責。國安部將此行動取名為「三.三行動」(3月3日批示),派出大量便衣分赴美國、加拿大、法國、澳大利亞、香港五地追查文件下落。另外,江澤民迅速成立專案組,不僅對趙紫陽加強了監禁,不准他會見客人和外出,對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喬石,甚至對屆時擔任重要職務的幾位領導人的活動也進行了監視,而一批中共領導人的秘書、子女更是遭到盤問,有的甚至遭到秘密拘捕。

江澤民花這麼大力氣、金錢和精力追查百余外流「六四」密件,說明這些文件與他1989年慫恿鄧小平向手無寸鐵的民主人士和學生施暴脫不了干係。

關閉《世界經濟導報》是江澤民政治暴發的資本


被輾死的學生躺在靠近人行道的柏油馬路上!
上海是江澤民多年經營的地盤,在北京鎮壓學運前,江不僅表態支持,而且已經在上海市開始整肅媒體,尤其是親自指派自己的姘頭、上海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殘酷封殺著名的《世界經濟導報》,一批敢言的媒體人不是被軟禁就是被捕入獄。

《世界經濟導報》的靈魂人物欽本立,作為一個經歷過兩種社會制度的老報人,在辦《導報》之初,他就確立了一個思想:「我們辦這張報紙,主要是為了探索在中國進行新聞改革。」欽本立下達指令給《導報》同仁:創造新的風格,即使不能驚心動魄,也要讓人家眼睛亮一亮。

《世界經濟導報》發表了嚴家其與戴晴的長篇對話,「中國不再是龍──走出使人迷醉的龍的世界。」鄧小平的生肖屬龍,有人大作文章,說這是影射鄧、反鄧,這就給《導報》的前景投下了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病逝後,欽本立在當天引發的《導報》頭版顯著位置上,向胡耀邦表示了哀悼。準備在四三九期用整整五大版發了這篇報導。《世界經濟導報》並要開闢專欄悼念胡耀邦,曾慶紅提出:「要求重新評價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嗎?」故意將《世界經濟導報》和欽本立無限上綱到「反鄧」的高度。

4月21日下午,市委副書記曾慶紅、宣傳部長陳至立找欽本立,要求審閱四三九期《導報》清樣。曾、陳等看了清樣以後提出:文章有些段落比較敏感,拿到報上發表不合適。欽本立還是堅持由他負責,不同意刪節。在此情況下,曾慶紅直接向江澤民匯報,江澤民趕到欽本立辦公室,聲嘶力竭地嚴厲斥責欽本立,違反黨的組織紀律、喪失共產黨的黨性原則,上綱上線提高到階級鬥爭、政治鬥爭的高度。


自傳中,趙紫陽親口述說:無論如何,我都拒絕
做一個動員軍隊鎮壓學生的總書記。
4月26日,上海的第一把手江澤民,在有一萬四千黨的官員參加的一個大型集會上宣布:鑒於《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黨組成員欽本立同志嚴重違反紀律,決定停止他的領導職務,並向該報派駐整頓領導小組。此時,趙紫陽正在北韓訪問。江向主持意識形態領導工作的政治局常委胡啟立打電話,要求中央表態,支持上海市委的工作。於是新華社發電訊、《人民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殃視的黃金時間都轉播了上海市委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的決定。趙紫陽回到北京後,在政治局會議上批評了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和上海市委對《導報》和欽本立的處理,說他們把事情搞糟了,是對正在發生的學潮火上加油。

被江澤民封殺的《世界經濟導報》,當時被認為是大陸思想最開放的報紙,甚受學術界和青年學生歡迎。此後,89年學生運動在5月13日開始絕食之前,聲援《世界經濟導報》、要求新聞自由。當時的上海市民普遍非常支持學生,6月2號和3號,當得知南京軍區的部隊已經在上海周邊集結,隨時準備進入上海市鎮壓學生的消息後,很多公交車司機主動把車開到進入上海的路口,組成路障,上海工人臥軌抗議,不讓軍隊進城。江指示逮捕學生、知識分子,並把有些工人判了死刑。

正因為江在上海的鎮壓表現,得到中共元老們的賞識,而在1989年5月代替趙紫陽,成為中共總書記。

環境:對趙家的嚴密封鎖


日夜被江派人看守的趙家!
想當年,趙紫陽當總書記時,江澤民拉著趙的秘書硬要認老鄉,成了中南海大院裡的笑料。但江當上總書記後,對趙紫陽進行的殘酷迫害,讓中央裡的人提起來都搖頭,說:這個人一定要提防。

被罷黜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現被軟禁在居住的北京富強胡同六號,東邊整個是國安部,後面還修了一個高的大樓,日夜有高射炮的望遠鏡對準趙家,俯視趙家大院,而且一進門,趙家的主要大院被警衛班所占。而且三天兩頭到趙家搞裝修、安裝竊聽器。

該宅年久失修,2002年中央號稱是撥了一百萬元翻修,結果裝修後房頂仍然漏水,冬天刮風,窗子要用紙糊起來。趙夫人梁伯琪臥室牆壁甚至有個洞可以看見鄰居。晚上,趙紫陽家的前大門被人用自行車鎖從外面鎖上,以此來限制他和他的家人呆在家裏。十六大召開前夕,江對趙實施更嚴密的監視,對於趙紫陽提出的希望能到廣東省的從化或珠海,過隱居式生活也堅決拒絕了。中央辦公廳遵江命下達通知:「從安全考慮,建議還是在北京居住適宜」。

趙紫陽:痛定思痛,改弦更張


趙紫陽自傳英文版。
在這樣嚴密監視的情況下,趙紫陽1993年開始寫成文字材料,2000年繞過中共嚴密封鎖,獨自錄下一篇又一篇30小時的秘密錄音,由人包裝後逐盤帶出趙家大院,歷經四年整理成書出版。

趙紫陽前政治秘書鮑彤表示,趙紫陽生前已打算出書,早在1992年9月趙紫陽讓鮑彤的太太帶話給因六四事件被判刑七年的鮑彤,要他把坐牢當作「休息」,「好好休息七年以後,幫我寫一本《北京十年》」,但很可惜當時鮑彤出獄後一直處在被嚴密的監視中,而趙紫陽也被軟禁,令當年出書的心願一直沒有成功。

中共新聞出版署前署長杜導正證實,他與另3名目前已退休的前官員前中紀常委蕭洪達、前《光明日報》總編輯姚錫華、前國務院秘書長杜星垣分別參與趙紫陽回憶錄的出版工作,當中包括秘密為趙紫陽錄下自白。他們建議趙用文章寫出“六四”事件的全部過程、前因後果及經驗教訓。趙經多番勸說才同意口述。

杜表示,開始是筆錄,後來廣東前省委書記林若借給他們一部錄音機,讓他們得以憑口述錄音再整理成文字,錄音前後約花了一年時間。為掩人耳目,趙紫陽還特別用一些原本錄有兒歌和京劇的錄音帶來錄音。趙去世後,3名訪客分批將30盒錄音帶秘密運出境外。

事實證明,江澤民如何嚴密看守趙紫陽,都沒有成功,趙紫陽生前30小時的秘密錄音就是明證。

趙紫陽在軟禁中曾經幾次懇切的對杜導正說:「老杜,你知道我過去也是很左的。現在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張。」

趙紫陽不屬於中國共產黨,因為他能「痛定思痛,改弦更張」,而中共自詡永遠的「偉光正」,江澤民一條邪道走到黑。

奇貨可居的趙紫陽自傳把江澤民砸傻了

2005年鮑彤之子鮑樸在香港創立了新世紀出版社,他說當初成立出版社和今天出版趙紫陽的自傳「有一點兒關係」,出版社成立後一共出了三本書,都是有關趙紫陽的。「趙紫陽的自傳是我們目前收到的最好的一本書。我們同時把他的錄音公開上網,也是非常珍貴的歷史資料。」

為了這本書,鮑樸和太太整整翻譯了四年。「過程中一點風聲都沒有走漏。出版前也高度保密,我們都捏著一把汗。」他感慨道:「這本書能夠出來,就是一個奇蹟。當中經過很多人的努力,大家都做了自己能做的那部分工作,把這份東西能夠保留下來。」


鮑彤強調出書是自己的責任!
鮑彤因為這本書的問世而更被嚴加看管,他強調出書是自己的責任。「我想這是趙紫陽留給中國人民的財產,我想既然看到了,我有責任拿出來,公諸於世」,「現在把他的這本書公諸於世,我很高興,我沒有辜負趙紫陽。儘管他在世的時候,我沒有幫助他把《北京十年》寫出來,但他逝世了以後,我把它公諸於世,出了中文版本、英文版,我也完成了他交給我的最後的任務。」

該書英文版推出後奇貨可居,首版一萬四千本定購而空。負責中文版發行的鮑樸5月22日表示,定於5月29日出版的中文版,首版中文版一萬四千本已經被定購一空,目前印刷商正加班加點趕印第二版。

江澤民當政時曾用盡一切辦法去迫害趙紫陽,並阻止趙紫陽透露真象,江以為把趙紫陽囚禁到死,就成功了,但到2009年江才發現「人算不如天算」,該發生的遲早要發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