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嬌抗暴 全國聲援 中共行將消亡
 
2009-5-27
 
【人民報消息】5月10日晚,中國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夢幻城發生了一起可以載入中國民眾抗暴史冊的大事:賓館工作人員鄧玉嬌遭到中共淫官強暴時奮起反擊,手刃淫官鄧貴大、刺傷另一淫官黃德智,引發全國民眾聲援鄧玉嬌、譴責淫官的浪潮。在中共淫官眼裏,這本應是它們成千上萬個“性消費”中再普通不過的一次,卻演變成一場席卷全國的事件。

鄧玉嬌案折射出籠罩中國的中共邪靈正全面解體和消亡,中國社會的環境正在發生巨大的改變!

從事件的過程來看,其性質也是再簡單不過,幾個想發泄獸欲的淫官慾強姦鄧女,鄧玉嬌自衛反擊、正當防衛。然而反被當地公安局以“涉嫌殺人罪”遭拘捕,之後鄧玉嬌以精神病被綁在醫院近兩週,其間遭到毆打和虐待,當地警方威逼利誘鄧母、涉嫌銷毀證據。

全國人民為之震怒,全國上下正形成一股自20年前六四學生運動以來最強大的民意怒潮。

事件發生整整17天過去了,掌握人民生殺大權的中共,在弱女子鄧玉嬌遭受她的“父母官”欺淩時、在全國民眾一邊倒的呼聲面前,中共北京驚恐不已、進退二難、無所適從。

鄧案不需要複雜的邏輯

事件無需太複雜的邏輯。即使根據巴東警方幾次改變措辭的所謂“通告”、每次事實被歪曲的通告都無法改變一個基本事實是:鄧玉嬌是正當防衛。

5月10日晚,中國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政府的鄧貴大等三名官員在該鎮雄風賓館夢幻城消費時,暴力強迫21歲的KTV女服務員鄧玉嬌提供性服務,鄧玉嬌處於自衛奮起反抗手刃鄧貴大、刺傷黃德智。

無論鄧貴大等官員把鄧玉嬌“推坐”還是“按”在沙發上,都是涉嫌強姦、或者是暴力侵犯;而鄧玉嬌無論是否患有風馬牛不相及的“抑鬱症”與否,用的是修腳刀還是水果刀,都是一個弱女子在遭受3個男人的圍攻下,無可奈何的自衛行為,絕無被綁在醫院、被逮捕關押十數天的理由!

中國國內知名學者陳永苗指出,美國的陪審團制就是根據常識進行對案件的判斷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施暴者和受害人當時怎麼想的,是否正當防衛,而且當時旁邊還有賓館的領班等不少人可作為證人,鄧案不需要複雜的證據。

鄧玉嬌案是冰山一角

在鄧玉嬌殺淫官事件中,我們還悲哀地看到,鄧玉嬌是無數遭淫官淩辱的弱女子中的一個而已。本來也是像其他遭淩辱的女子一樣,被當局、被淫官“河蟹”(和諧)掉。幸運的是,她的遭遇被曝光,從而在全國乃至海外引起關注。

“譴責淫官、聲援女楊佳”的怒吼席卷全國

自5月10日鄧玉嬌殺死淫官案發生後,民眾、眾多地方媒體對鄧玉嬌一面倒的聲援,網絡上讚美鄧玉嬌“貞節烈女”、“楊佳式女英雄”、“替天行道”的聲音可謂汗牛充棟;“活該”、“如此幹部殺了大快人心”等快意的吶喊更不絕於耳。

甚至連中共英文喉舌《中國日報》(香港版)在民眾、學者、地方媒體對中共淫官的譴責聲中,也不得不發表未署名文章,承認淫官因要求“特殊服務”遭刺殺,推翻此前中共巴東公安局“通報”中對此案的描述。文章還要求政府“自律”,“尊重”人民的權力等。有跡象表明,中共正在失去對局勢的控制力。

強姦案的罪惡根源在於中共

很多民眾把憤怒的對象指向地方官及地方政府,並期望中共高層出來救民於水火。其實恰恰是中共一黨專制下的權力腐敗才造就了成千上萬個鄧貴大、江貴大、羅貴大、周貴大、薄貴大......

中共為了維護其為之貪婪的政權所做的種種作為和不作為,都讓人們再一次看到,指望欺壓民眾的官員的保護傘——中共出來主持公道,無異與虎謀皮。

中共北京表面沉默 背後做文章

然而令人倍感奇怪、卻也在預料之中的是,面對這樣一件基本事實十分清楚的涉嫌強姦、正當防衛的普通刑事案件,事件發生了整整17天,面對全國上下的憤怒,中共高層和更高一級的機構卻長時間內保持緘默,至今裝聾作啞,任由湖北巴東地方黑勢力胡作非為,執法犯法,愚弄全中國。

期間反倒有媒體報導,中共公安部授意地方公安部門、要求“不能放鄧玉嬌”,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日前發出對報導鄧玉嬌事件“降溫”的通知。

就在這種無視民意的縱容與默許之下,上有宣傳口的傳令消聲,下有湖北小小的巴東縣公安膽大包天的蒙騙,不惜編故事,作偽證,毀物證,困民眾,把中共公安幾十年來欺壓百姓的黑道本領統統展示。他們為的就是要給鄧玉嬌定罪,這是他們對付敢於挑戰權力的老百姓最本能的反應。在北京律師夏霖的《控告書》在網上發布以後,驚慌失措的巴東縣官方黑勢力竟然癱瘓當地的網路,不敢讓當地民眾了解實情。

中共早已把中國的司法強姦了

很多人呼籲通過法律途經尋求對鄧玉嬌的公正,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一個現實是,在中共的統治下,在這樣一個畸形的社會裏,稍有社會經驗的人都知道,所謂法律就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清除異己的手段。要求司法公正的呼聲也只是一個向中共施壓的民意而已。在歷次的官民衝突中,從來就沒有過在法律的公正下還人民一個公道:孫志剛案、王靜案、嫖宿幼女案、“俯臥撐”案、躲貓貓案......

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年間,法律也同樣從來就是被中共玩弄打人的棍棒而已。不僅踐踏法律、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在大量有良知的律師真正想用法律來替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時,中共害怕了,使用流氓手段毆打律師的同時,還按照記錄的黑名單在剛剛5月底的律師年檢中,有意不讓有良知的律師通過,這就是中共治下法律的本質表現,迫害一切它認為的不同聲音。

在中共淫官強姦或者試圖強姦鄧玉嬌之前,中共早已把中國的法律強姦了。

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弱女子在面對幾個中共狗官的淫威時,為了自衛,靠的絕不是中共的司法,而是一把修腳刀(水果刀)。

事件發生後,能夠讓被綁在醫院的鄧玉嬌在黑暗中看到一點生命之光的是中國廣大民眾的怒吼,同樣也不是中共的司法。設想一下,如果沒有民眾的關注,現在鄧玉嬌身在何處,恐怕沒有人能知道。毫無疑問,她的結局將和中華大地上被中共淫官蹂躪後銷聲匿跡的千千萬萬個女孩一樣,永遠不為人知。

這正是“偉光正”統治下的“河蟹”(和諧)社會莫大的悲哀,而這種悲哀不會因為鄧玉嬌是否被無罪釋放,抑或中共當局是否為“烈士”鄧貴大“隆重開追悼會”而有絲毫改變。

去掉對中共的幻想

事實上,中共高層權力機構非常清楚,鄧玉嬌案件並不複雜。中共高層真是尊重事實、維護司法、順應民意的話,鄧玉嬌案件可即日徹底解決。

然而,中共恐懼的不是鄧玉嬌這位烈女,思前想後的也不是案件本身,中共憂心如焚的是鄧玉嬌背後正逐漸凝聚的強大的暴力抗暴的怒潮,以及對中共搖搖欲墜之政權的衝擊力。

從這個層面看,鄧玉嬌事件的複雜程度對中共當局來說,不亞於當年的六四事件,況且發生在六四事件20年紀念即將到來的時日,其中暗含的難以琢磨的天滅中共的天意安排更讓當權者心顫。

廣大的中國民眾必須清醒的認識到這樣的事實,無論中共當局最後做出任何舉動,中共真正關心的只是其手中的權力,在反覆權衡的盤算中,也許會採取這樣或那樣的措施,找出替罪羊,平息民憤,那都是在全國憤怒壓力下不得已而為之,並且為下一次更殘酷的欺壓行為尋找喘息空間。因為中共的邪惡本質決定了它永遠不可能順應民意,它的基本生存狀態就是必須和人民對立。

自古道,天意不可逆,民心不可違。中共一意孤行的走到反天、反地、反人類的最後一步,實乃行將就木。任何對中共的期望都是對人間正義良知的羞辱,對正被中共奪取生命的民眾的漠視,也是在助紂為虐。解體中共是中華民族自救的唯一出路。

(大紀元編輯部)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