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沉默中酝酿着巨大的爆发(图)
 
2009-6-17
 
【人民报消息】今年北京市司法局、律协等旧戏重演,不给20多位北京律师办理“年度考核登记”,令他们无法执业。对此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分析指出,做出这个决定的是北京政法委或中共中央政法委。他正告那些对律师施暴和迫害的中共爪牙,终将受到正义的审判。他表示,受到中共政治和法律迫害也表明律师们是有良知的,中国人对中共的暴政并不是没有愤怒,人们在沉默中酝酿着巨大的爆发。

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5月31日是北京市司法局对律师截止“年度考核登记”的期限,目前北京还有20多位律师已经送出注册档,并交付 2500元的登记费用,却迟迟没有收到当局在其律师执业照上加盖“考核及格”的印章。如果在截止期限前没有收到这个印章,其执业证明将被司法局没收并注销,这些律师必须即刻停止执业。

袁红冰认为,这不是北京市司法局或律师协会做出的决定。“根据对中共的了解,我们认为一定是中共北京政法委,甚至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做出的决定。这个事情也说明中共暴政之下法律的虚伪性,它表明在中共的法律体制下,共产党的政治利益才是高于一切的。”

为民众利益被中共打压的律师值得骄傲

没有通过“年度考核”的律师,包括代理过法轮功学员案件、强拆、征地等维权案件、三鹿毒奶粉案件、支持北京律协直选、参与西藏314事件援藏声明、山西黑砖窑事件等。今年3月17日,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遭停业整顿六个月的处罚,维权律师李劲松、李苏滨不能继续从事律师或代理工作。

去年,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江天勇,因承办了山西黑砖窑案、法轮功学员案件、艾滋病感染者维权等案件,其执业证明就被当局以所谓的“延缓注册”的做法,暂停执业,直到截止期限过后几个月才恢复其执业证。当局通过年检来吊销执照,引起这些律师很大的愤慨和反弹,有的发表声明、有的写联名信抗议,要求律师协会要独立进行选举,甚至要求司法改革。

袁红冰说:“受到打压迫害的律师,无非是代理了一些对于共产党来说,政治上很敏感的案件,他们为一些在中共暴政下、各种各样的基本人权受到侵犯的民众,做了一些法律上的援助,这就触怒了中共。它就利用这种不给律师年度考核登记的方法,或者延迟律师登记的方法来使这些律师受到惩罚,这是事件的基本原因。”

袁红冰认为,在中共暴政下的中国,坚持正义和良知是艰难的,备受中共打压的律师们是一些有良心的人,应该做好思想准备,受到中共的政治和法律迫害,应该感到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说:“这些律师都是有良心的人,他们为了底层民众所受到的许许多多不公正的待遇、权利受到侵犯,去提供法律帮助。他们应该想到,这样做一定会触怒中共官方,一定会受到专制恶法的惩罚。所以在中国,现在坚持正义和良知是艰难的,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要准备承受中共暴政对你政治法律迫害。”他续说,这是“应该感到是件骄傲的事情,因为这种迫害表明了这群律师是有良知的人。”

“中共末日不远 爪牙将受到正义法律追究”

今年5月,代理重庆法轮功学员“躲猫猫”死亡案件的张凯、李春富律师,在重庆办案时遭到当地警方暴打,多名警察群殴两位律师,导致他们受重伤。该事件激起北京律师界强烈抗议。六四期间多位律师受到当局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唐吉田律师还遭到绑架。

袁红冰指出,整个中共暴政已经到了末路,它有各种各样的体现,最鲜明的体现之一就是,它统治方法的黑社会化和黑手党化,越没落的极权专制,越趋向于用黑手党的方式、越来越依靠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和国家谎言来维护它的统治。

“现在的这些警察也好,律协也好,实际上都已经成为中共黑帮政治的一种具体的表现。他们打律师、迫害律师,做中共的爪牙去打压律师,在中共专制之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迫害殴打良心律师的中共爪牙必须对自己的前程有个清醒的认识:正义终究要恢复的,其所犯下的罪行终究要受到正义法律的追究!”

“在中共暴政垮台之后,这些作为中共暴政的爪牙和鹰犬的警察、官员们,他们对中国人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会受到法律的正义审判。劝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要给自己留一些后路,因为中共暴政的末日确实不远了。”

“人们的道德良知正在觉醒”

近年来,大陆出现多位不畏中共残暴镇压,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包括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三次上书中共高层,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为此受到令人发指的深重迫害。对于律师为受中共严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代理案件受到镇压,袁红冰表示,这说明法轮功精神修炼者已经坚持十多年的维护自己精神信仰权力,抗争暴政的这种行动,在国内仍然在持续着。否则的话,中共没有必要对这些给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加以惩罚。

“这就说明暴政无论它多强大,都不可能真正的战胜精神信仰的。另外,对律师的政治迫害式的镇压行为,也表明越来越多的律师开始认清了中共暴政的本质,人们的良知和道德在维权抗暴运动的启发之下,正在觉醒,正在复苏,这都是中国将发生社会大变革的一些征兆和象征。”

“中国人沉默中总有爆发的一天”

在西方民主国家执业律师是受人尊敬的高级职业,如果律师被警察殴打,或者是公民受到警察殴打,那将是世界头号新闻。但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像高智晟等良心律师所受到的罄竹难书的迫害,只是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谎言欺骗毒害下,大陆民众对同胞所承受的灾难感到无奈,甚至麻木。

袁红冰认为,不是中国人对律师被打没有愤怒,因为中共暴政已经把国家恐怖主义的性质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人们对中共暴政往往是敢怒不敢言。在这种情况下,沉默中酝酿着巨大的爆发,就像瓮安事件等大规模的群体性抗争,突然爆发的群众,维权抗暴事件都是在沉默之中的一种爆发。

“从个体上讲,先有杨佳,后有邓玉娇,也都是在沉默之中突然爆发,甚至以生命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不能说中国老百姓对中共暴政造成的不公正现象没有反应,只是在一种强权的高压下,人们暂时选择了沉默,但是这种沉默总有爆发的一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