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出访 江周下手狠(图)
 
姜青
 
2009-6-20
 
【人民报消息】罗干当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时,李肇星是老江亲自点将的外交部长,因为外貌丑陋,不得不到了老年,敲掉两颗大门牙。李肇星在任期间,凡胡锦涛出访时,使领馆接到的重中之重的任务就是花钱派出华侨、华人、海外留学生去「欢迎」胡锦涛,当地的人凑不够数,就把别的州的人接过来。一次五千欢迎队伍是经常的事。怎么欢迎?一方面是派出特务趁乱撕扯法轮功学员手中的横幅,用中共国旗去挡住「严惩江罗刘周」等标语,另一方面是胁迫访问国装看不见这些暴力行动,亦或配合行动。

被访问国大多闹不清中共高层的江胡斗,有些就认为这就是中共领导人的意图,所以为了经济利益,鲜少不配合。

罗干下台后,江的侄女婿周永康替代了罗干的职位,江虽然自己兜上了尿不湿、坐上了轮椅,但心里踏实多了,过去罗干为了自己的仕途而配合江镇压法轮功,与老江一条道儿但不一条心。今天周永康成为江家人,即使老江不发话,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江胡斗从邓小平活着时就已经暗中开始了,这个斗其实就是个接班人问题,就是掌握党政军三大权的问题。那一轮斗,无论胡锦涛如何低声下气、韬光养晦,他还是如愿的当上了总书记。江泽民几次暗杀胡未遂,胡总是在各种媒体上晃来晃去扎老江的心,而江只能处心积虑的注意能在什么人的追悼会上露一面,给什么人送个花圈时闪一下名字,这和老江当政时一个月出镜52次可是天壤之别,……这一切让江想起来就时不时的捶桌子,以发泄心中泄不出去的愤恨和妒忌。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擅自决定镇压法轮功,当时十五届政治局常委们都不同意,虽然事后他们有的就范、有的跟随,但被法轮功告上国际法庭的是罪魁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有些当年的政治局常委们现在一提起来都急辩说:「我当初并没有同意啊,有会议记录可以作证。」「他出的那个什么文选里不是说的很清楚么?」「镇压是江泽民的事,他一人做事得一人当,不能出了事,把别人都拉上陪绑!」

江泽民想把胡锦涛也拉进被法轮功控告的名单里,已经好几年了,每当胡锦涛出访,江就动用特务混进「欢迎队伍」,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挑衅,甚至动手伤人,但法轮功打出的横幅标语依然是「严惩江、罗、刘、周」。四个被控告者里江家就占了两个。

这两年,胡锦涛已经调查清楚,江镇压法轮功的那些年动用了多少国库银子:镇压最高潮时动用国力的二分之一,其它时候保持在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从去年底到今年中,胡锦涛把江准备安插在几个重要部门的下届一把手给打掉了,而周永康又突发癌症,这让江泽民惊恐到情绪失控。

中央决定6月18日胡锦涛抵达斯洛伐克进行访问,事先掌握此消息的周永康不顾身体极其虚弱,亲自下令让驻当地使馆对斯洛伐克政府施加压力,不许干涉中方对法轮功学员所做出的一切举动,并要求当地警方无条件配合。

得知胡锦涛要到斯洛伐克访问,当天有大约一百多位海外华人自发前去抗议中共的暴政,其中有西藏团体,大赦国际和法轮功团体。如从前在其它国家使用的手法一样,大使馆召集了两百多华人和中共特务打手,说是欢迎胡锦涛,实质是去给胡「上眼药」。

中午,胡锦涛乘专机抵达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大约下午三点半胡锦涛的座驾到达了总统府。此时特务头头小声下令:「开始!」现场突然蹊跷的发生混乱,藏身在所谓的欢迎胡锦涛的华人中的江系特务们,开始暴力抢夺法轮功学员的横幅或者用中共的血旗强行挡住抗议人士的横幅。

其中有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举着的「法轮大法好」横幅被抢后,马上又拿出一面横幅来,这些给胡锦涛找麻烦的特务们就用中共的横幅挡在法轮功的横幅前面。这两名法轮功学员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江系特务像疯了一样,猛的用力把她们推下有二十多阶台阶的地铁进口,其中一名学员因有路人挡了一下,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苏女士则被推滚下阶梯,当时血流不止,头部缝了六针,出现头晕,手腕扭伤,右手不能写字,脖子也受了伤。看到这个场面,各国记者都惊呆了,现场的所有的媒体都拍了照片,录了影相。两小时后,约十多家国际媒体报导了中共便衣打人的消息。抗议者表示将诉诸法律。


胡锦涛被上了眼药,憋了一肚子气。
江泽民和周永康及时得到了消息,江说:「干的好!干的好!下次姓胡的再出访,要再弄伤几个,伤的要重一些,屎盆子……嘿嘿,让姓胡的兜着去吧!」

6月20日,新华网头版头条的特别报道是《一次极为成功的访问 外交部谈胡锦涛主席出访四大成果》。△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