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傻了!一封江要立即销毁的信丢失(多图)
 
萧良量
 
2009-6-4
 

1989年6月4日,中共军队在北京天安门、长安街对手无寸铁的学生、
民众和民运人士进行大屠杀!

【人民报消息】邓死后,江发现一封急需销毁的信丢失,到现在也不知去向,成了江的一块终生心病。

今天是六四,今年是六四20周年,发生了一件大事,赵紫阳生前竟然有三十小时的秘密录音,在六四20周年纪念日前夕,整理成回忆录出版。这件事做的如此之神秘,连赵紫阳的儿女都不知道。而促成这事的人是中共前「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前「中纪委常委」萧洪达、前「《光明日报》总编辑」姚锡华、前「国务院秘书长」杜星垣等四人,看看他们当时的头衔就知道,都是中共最信任的人,而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由赵紫阳口述整理而成的震惊世界的回忆录,中文名《改革历程》,英文名《Prisoner of the State》,即“国家囚徒”,分别以中英文于香港和美国出版发行。

这本书的诞生、出书之艰难和意义都非比寻常。首先是要说服赵紫阳同意亲口诉说在他眼中发生的89六四前后的事情;其次是要避过重重极其严密的封锁带出来;然后是再安全带出;整理出中文,再翻译成英文;最后是寻找最合适的时机出版。这其中的程序在哪一环节出问题,此书都无法诞生。

此书的诞生不仅仅是纪念20年前发生的事情,而是非常清晰的传给人一个信息:如果不是中共没救了,此书决不会面世。

一封江要立即销毁的信丢失


坦克把自行车和腿碾压在一起,
只好一起抬走!
20年过去了,1989年的六四是个永远都无法忘怀的日子,这一天满腔热忱的义士、学生的血肉被坦克车碾的骨肉分离、血肉模糊,而最大的受益者是原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江手握党政军三大权以后,熬到邓小平一去世,第一时间做的事就是清查秘密文件。

清查的结果让江五雷轰顶:共有一百一十多份秘密文件丢失,其中八十多份都与「六四」有关,大部份文件是从部队机关丢失的。而江要求党政军机关内部彻底清查丢失的文件的时间范围是一九八七年一月(废黜胡耀邦)到一九九五年六月。最让江战栗不已的是他在「六四」前写给邓小平、李鹏的信居然在中办档案室里失踪了,这正是江要立即销毁的!

江泽民「六四」以前,曾从上海写一封信给「李鹏总理并呈邓小平主席」,原存中共中央办公厅档案室,后来江当政后清查,发现这封信已不翼而飞。

此信对暴露江泽民的六四屠城本相,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当时的总书记是赵紫阳,他却写给李鹏转邓小平。

二,信中吹嘘自己怎样做大学生的思想工作,怎样「反自由化」。

三,信中说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人是「反党集团」是「阴谋家和野心家」,如不采取「果断措施」,「任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就要亡党亡国」,云云。

从江泽民在信中对形势的估计(亡党亡国)和对策(果断措施),可以看出他在怂恿邓小平下令屠城中所起的非常关键的作用,密信揭开了江把赵紫阳赶下台,使自己成为中共总书记的真正内幕!

江不惜一切代价追查「六四」秘密文件

江泽民立即采取措施,凡这个期间丢失密件的,当时的单位负责人全部隔离审查。因为这些文件的大多数都已外流,所以江泽民批示追查,由罗干负责。国安部将此行动取名为「三.三行动」(3月3日批示),派出大量便衣分赴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香港五地追查文件下落。另外,江泽民迅速成立专案组,不仅对赵紫阳加强了监禁,不准他会见客人和外出,对前人大委员长万里、乔石,甚至对届时担任重要职务的几位领导人的活动也进行了监视,而一批中共领导人的秘书、子女更是遭到盘问,有的甚至遭到秘密拘捕。

江泽民花这么大力气、金钱和精力追查百余外流「六四」密件,说明这些文件与他1989年怂恿邓小平向手无寸铁的民主人士和学生施暴脱不了干系。

关闭《世界经济导报》是江泽民政治暴发的资本


被碾死的学生躺在靠近人行道的柏油马路上!
上海是江泽民多年经营的地盘,在北京镇压学运前,江不仅表态支持,而且已经在上海市开始整肃媒体,尤其是亲自指派自己的姘头、上海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残酷封杀著名的《世界经济导报》,一批敢言的媒体人不是被软禁就是被捕入狱。

《世界经济导报》的灵魂人物钦本立,作为一个经历过两种社会制度的老报人,在办《导报》之初,他就确立了一个思想:「我们办这张报纸,主要是为了探索在中国进行新闻改革。」钦本立下达指令给《导报》同仁:创造新的风格,即使不能惊心动魄,也要让人家眼睛亮一亮。

《世界经济导报》发表了严家其与戴晴的长篇对话,「中国不再是龙──走出使人迷醉的龙的世界。」邓小平的生肖属龙,有人大作文章,说这是影射邓、反邓,这就给《导报》的前景投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病逝后,钦本立在当天引发的《导报》头版显著位置上,向胡耀邦表示了哀悼。准备在四三九期用整整五大版发了这篇报道。《世界经济导报》并要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曾庆红提出:「要求重新评价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吗?」故意将《世界经济导报》和钦本立无限上纲到「反邓」的高度。

4月21日下午,市委副书记曾庆红、宣传部长陈至立找钦本立,要求审阅四三九期《导报》清样。曾、陈等看了清样以后提出:文章有些段落比较敏感,拿到报上发表不合适。钦本立还是坚持由他负责,不同意删节。在此情况下,曾庆红直接向江泽民汇报,江泽民赶到钦本立办公室,声嘶力竭地严厉斥责钦本立,违反党的组织纪律、丧失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上纲上线提高到阶级斗争、政治斗争的高度。


自传中,赵紫阳亲口述说:无论如何,我都拒绝
做一个动员军队镇压学生的总书记。
4月26日,上海的第一把手江泽民,在有一万四千党的官员参加的一个大型集会上宣布:鉴于《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党组成员钦本立同志严重违反纪律,决定停止他的领导职务,并向该报派驻整顿领导小组。此时,赵紫阳正在北韩访问。江向主持意识形态领导工作的政治局常委胡启立打电话,要求中央表态,支持上海市委的工作。于是新华社发电讯、《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殃视的黄金时间都转播了上海市委处理《世界经济导报》的决定。赵紫阳回到北京后,在政治局会议上批评了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和上海市委对《导报》和钦本立的处理,说他们把事情搞糟了,是对正在发生的学潮火上加油。

被江泽民封杀的《世界经济导报》,当时被认为是大陆思想最开放的报纸,甚受学术界和青年学生欢迎。此后,89年学生运动在5月13日开始绝食之前,声援《世界经济导报》、要求新闻自由。当时的上海市民普遍非常支持学生,6月2号和3号,当得知南京军区的部队已经在上海周边集结,随时准备进入上海市镇压学生的消息后,很多公交车司机主动把车开到进入上海的路口,组成路障,上海工人卧轨抗议,不让军队进城。江指示逮捕学生、知识分子,并把有些工人判了死刑。

正因为江在上海的镇压表现,得到中共元老们的赏识,而在1989年5月代替赵紫阳,成为中共总书记。

环境:对赵家的严密封锁


日夜被江派人看守的赵家!
想当年,赵紫阳当总书记时,江泽民拉着赵的秘书硬要认老乡,成了中南海大院里的笑料。但江当上总书记后,对赵紫阳进行的残酷迫害,让中央里的人提起来都摇头,说:这个人一定要提防。

被罢黜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现被软禁在居住的北京富强胡同六号,东边整个是国安部,后面还修了一个高的大楼,日夜有高射炮的望远镜对准赵家,俯视赵家大院,而且一进门,赵家的主要大院被警卫班所占。而且三天两头到赵家搞装修、安装窃听器。

该宅年久失修,2002年中央号称是拨了一百万元翻修,结果装修后房顶仍然漏水,冬天刮风,窗子要用纸糊起来。赵夫人梁伯琪卧室墙壁甚至有个洞可以看见邻居。晚上,赵紫阳家的前大门被人用自行车锁从外面锁上,以此来限制他和他的家人呆在家里。十六大召开前夕,江对赵实施更严密的监视,对于赵紫阳提出的希望能到广东省的从化或珠海,过隐居式生活也坚决拒绝了。中央办公厅遵江命下达通知:「从安全考虑,建议还是在北京居住适宜」。

赵紫阳: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赵紫阳自传英文版。
在这样严密监视的情况下,赵紫阳1993年开始写成文字材料,2000年绕过中共严密封锁,独自录下一篇又一篇30小时的秘密录音,由人包装后逐盘带出赵家大院,历经四年整理成书出版。

赵紫阳前政治秘书鲍彤表示,赵紫阳生前已打算出书,早在1992年9月赵紫阳让鲍彤的太太带话给因六四事件被判刑七年的鲍彤,要他把坐牢当作「休息」,「好好休息七年以后,帮我写一本《北京十年》」,但很可惜当时鲍彤出狱后一直处在被严密的监视中,而赵紫阳也被软禁,令当年出书的心愿一直没有成功。

中共新闻出版署前署长杜导正证实,他与另3名目前已退休的前官员前中纪常委萧洪达、前《光明日报》总编辑姚锡华、前国务院秘书长杜星垣分别参与赵紫阳回忆录的出版工作,当中包括秘密为赵紫阳录下自白。他们建议赵用文章写出“六四”事件的全部过程、前因后果及经验教训。赵经多番劝说才同意口述。

杜表示,开始是笔录,后来广东前省委书记林若借给他们一部录音机,让他们得以凭口述录音再整理成文字,录音前后约花了一年时间。为掩人耳目,赵紫阳还特别用一些原本录有儿歌和京剧的录音带来录音。赵去世后,3名访客分批将30盒录音带秘密运出境外。

事实证明,江泽民如何严密看守赵紫阳,都没有成功,赵紫阳生前30小时的秘密录音就是明证。

赵紫阳在软禁中曾经几次恳切的对杜导正说:「老杜,你知道我过去也是很左的。现在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赵紫阳不属于中国共产党,因为他能「痛定思痛,改弦更张」,而中共自诩永远的「伟光正」,江泽民一条邪道走到黑。

奇货可居的赵紫阳自传把江泽民砸傻了

2005年鲍彤之子鲍朴在香港创立了新世纪出版社,他说当初成立出版社和今天出版赵紫阳的自传「有一点儿关系」,出版社成立后一共出了三本书,都是有关赵紫阳的。「赵紫阳的自传是我们目前收到的最好的一本书。我们同时把他的录音公开上网,也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

为了这本书,鲍朴和太太整整翻译了四年。「过程中一点风声都没有走漏。出版前也高度保密,我们都捏着一把汗。」他感慨道:「这本书能够出来,就是一个奇迹。当中经过很多人的努力,大家都做了自己能做的那部分工作,把这份东西能够保留下来。」


鲍彤强调出书是自己的责任!
鲍彤因为这本书的问世而更被严加看管,他强调出书是自己的责任。「我想这是赵紫阳留给中国人民的财产,我想既然看到了,我有责任拿出来,公诸于世」,「现在把他的这本书公诸于世,我很高兴,我没有辜负赵紫阳。尽管他在世的时候,我没有帮助他把《北京十年》写出来,但他逝世了以后,我把它公诸于世,出了中文版本、英文版,我也完成了他交给我的最后的任务。」

该书英文版推出后奇货可居,首版一万四千本定购而空。负责中文版发行的鲍朴5月22日表示,定于5月29日出版的中文版,首版中文版一万四千本已经被定购一空,目前印刷商正加班加点赶印第二版。

江泽民当政时曾用尽一切办法去迫害赵紫阳,并阻止赵紫阳透露真象,江以为把赵紫阳囚禁到死,就成功了,但到2009年江才发现「人算不如天算」,该发生的迟早要发生。△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