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致二十一国领导人公开信(图)
 
2007-9-2
 



9月2日,亚太经合高峰会的第一天,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的“关注法轮功苦难”在悉尼拉开帷幕。自由文化协调委员会首席委员袁红冰宣读致二十一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人民报消息】

以人类的名义,关注法轮功的苦难
——致亚太经合组织悉尼会议各国领导人

执笔人:袁红冰


自上世纪末至今,中国持续发生着一场世界上最为惨烈的人权灾难,即中共暴政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实施的群体灭绝性的政治大迫害。

古罗马时期,强权曾把基督教信仰者淹没于血泊之中;中世纪,专制权力又通过以火刑柱为象征的宗教审判,造成千年黑暗。如果说上述两项人权灾难表述了历史上人类为精神信仰自由而承担的苦难,那么,法轮功精神修炼者今天所遭受的政治大迫害,则是当代人类为争取精神信仰自由所作出的崇高牺牲。

中共暴政是极端极权主义的违背自由人性的政治存在。

中共对国家权力的垄断不具有合法性。根据《联合国人权宪章》,“主权在民”原则是国家权力最基本的合法性依据;这一原则又必须通过定期的、公正的、自由的选举得到体现。中共彻底剥夺了中国人的政治选择权,并运用政治暴力,垄断国家权力,建立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从而形成极端的专制政治制度。

中共暴政是绝对精神专制的政治形态。依据现代法的精神,精神自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任何国家权力都应当将保障公民精神自由视为自己的天职。但是,中共垄断的立法权所创制的宪法,却规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的指导思想。这就意味着,中共用国家暴力迫使中国人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绝对真理的地位,并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名义,将中国置于绝对精神专制的铁幕之下。

中共官僚集团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自上世纪中叶垄断国家权力以来的半个多世纪中,中共暴政为实现极权主义的政治意志,将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犯下屠杀人民罪、剥夺基本人权罪、政治大迫害罪、群体灭绝罪、利用国家权力攫取社会财富罪等一系列反人类罪行,造成约八千万中国人在种种政治大悲剧和社会大灾难中丧失生命。

由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具有同一性和连续性的政治概念,现任中共领导人在继承共产党的政治权力的同时,也当然继承了它的政治债务,因此,他们也必须为中共暴政的全部反人类罪行负责。

不具备合法性的、实施绝对精神专制的中共暴政,正在以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继续证明它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的性质。由于警察统治的铁幕的遮蔽,现在人们还无法就中共暴政反人类罪行的细节作出统计学意义上的结论,但是,许多勇敢的人们,冒着失去自由的风险,用各种方法从暴政铁幕后传送出的信息,已经足以证明,在持续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政治大迫害中,难以计数的人因坚守精神信仰而遭受逮捕、酷刑和精神虐待;至今仍有大批人由于坚守精神信仰而被关押在各种劳动改造营内;至少有三千余名法轮功精神修炼者悲惨地死于酷刑和非人道的关押之下。

事实告诉历史,中共暴政今日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群体灭绝性的政治大迫害,其残酷程度毫不亚于当年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罪行。

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苦难已经太久地拷问着人类的良心;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使二十一世纪的人类蒙羞。

现在,对于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你是否赞同法轮功的精神信仰——法轮功也从没有试图用任何方法,强制任何人接受其信仰,问题的关键只在于,人类绝不应当容忍强权暴政,利用铁血权力,摧残一个信仰“真、善、忍”的精神修炼群体。

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苦难不结束,人类的良心就不可能得到安宁。藉此机会,我们呼吁参加亚太经合组织悉尼会议的各国领导人,特别是信仰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各国领导人,遵从基本的政治道德和自由人性的引导,立即采取有效的国家措施,迫使中共暴政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实施的群体灭绝性的犯罪行为。

为了挽救人类的荣誉,必须制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