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没死你就得给我出来(图)
 
姜平
 
2009-6-11
 
【人民报消息】周永康出来了,在罗京说咽气就咽气的时候,江吼道:没死你就得给我出来。

这不能怨江急,现在的形势对江家帮是万分危机。江泽民自己本人是能露头就露头,不能露头就露名字,给自己人打气。

例如,武汉大学教授、法学界泰斗、99岁的韩德培教授5月29日晚在武汉逝世。5月31日在武大宋卿体育馆举行追悼会,第一个花圈就是江泽民委托人送去的,上面写了几个字:「沉痛悼念韩德培同志 江泽民敬挽」。

到了晚上9时,托人送去花圈的最大的官是李克强、王刚,另外还有民主人士、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按理来说,江泽民称韩德培为同志,是过份了,99岁的韩德培是在国民政府时期完成学业,而且有所成就,中共没建政之前韩德培就已经在培养法学人才,韩德培和江泽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江却抢疯头去送第一个大花篮。


周永康忽略了耳朵的妆!
现在江泽民没什么机会作秀,只能在灵堂和花圈上下功夫。而周永康的吃苦耐痛精神比黄菊可差远了,打上止痛剂也不想爬出来。这一阶段江系人马被胡温打的落花流水。江在家急的团团转,要求周永康必须过一阶段就出来照个面儿。「瞧瞧人家黄菊,我没发话,人家就……,你看看你,……没死你就得给我出来!」

周永康能不愿意出来吗?他要不愿意出头露面,何苦派人制造车祸撞死老婆,进入江家当什么侄女婿。

周永康奉命出来了,近来瘦了不少,过去穿着有些紧绷绷的衣服,现在明显晃晃荡荡。6月8日周永康会见参加「公安边防部队群众工作报告会」的人,但没有参加会议,出来晃了一下就回去了。江大怒说:不行。

于是,第二天,6月9日,周永康一个猛子扎下去,一天出来照了两个面儿,第一个是在北京召开的第五次全国法律援助工作会议上。由于周永康现在还是坐不住,所以只在会议前见了会议代表一面。这就算一个新闻,另一个新闻是当天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来访的巴基斯坦内政部长马利克。病情不稳的周永康和黄菊当年支撑病体赴会一样,脸上还要化妆,结果左耳朵只涂了半个,另一半花花搭搭的。

周永康还能坚持多久,这就不好说了,看看罗京就知道,天有不测风云。△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