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沉默中醞釀著巨大的爆發(圖)
 
2009-6-17
 
【人民報消息】今年北京市司法局、律協等舊戲重演,不給20多位北京律師辦理“年度考核登記”,令他們無法執業。對此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分析指出,做出這個決定的是北京政法委或中共中央政法委。他正告那些對律師施暴和迫害的中共爪牙,終將受到正義的審判。他表示,受到中共政治和法律迫害也表明律師們是有良知的,中國人對中共的暴政並不是沒有憤怒,人們在沉默中醞釀著巨大的爆發。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5月31日是北京市司法局對律師截止“年度考核登記”的期限,目前北京還有20多位律師已經送出註冊檔,並交付 2500元的登記費用,卻遲遲沒有收到當局在其律師執業照上加蓋“考核及格”的印章。如果在截止期限前沒有收到這個印章,其執業證明將被司法局沒收並註銷,這些律師必須即刻停止執業。

袁紅冰認為,這不是北京市司法局或律師協會做出的決定。“根據對中共的了解,我們認為一定是中共北京政法委,甚至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做出的決定。這個事情也說明中共暴政之下法律的虛偽性,它表明在中共的法律體制下,共產黨的政治利益才是高於一切的。”

為民眾利益被中共打壓的律師值得驕傲

沒有通過“年度考核”的律師,包括代理過法輪功學員案件、強拆、徵地等維權案件、三鹿毒奶粉案件、支持北京律協直選、參與西藏314事件援藏聲明、山西黑磚窯事件等。今年3月17日,北京憶通律師事務所遭停業整頓六個月的處罰,維權律師李勁松、李蘇濱不能繼續從事律師或代理工作。

去年,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江天勇,因承辦了山西黑磚窯案、法輪功學員案件、艾滋病感染者維權等案件,其執業證明就被當局以所謂的“延緩註冊”的做法,暫停執業,直到截止期限過後幾個月才恢復其執業證。當局通過年檢來吊銷執照,引起這些律師很大的憤慨和反彈,有的發表聲明、有的寫聯名信抗議,要求律師協會要獨立進行選舉,甚至要求司法改革。

袁紅冰說:“受到打壓迫害的律師,無非是代理了一些對於共產黨來說,政治上很敏感的案件,他們為一些在中共暴政下、各種各樣的基本人權受到侵犯的民眾,做了一些法律上的援助,這就觸怒了中共。它就利用這種不給律師年度考核登記的方法,或者延遲律師登記的方法來使這些律師受到懲罰,這是事件的基本原因。”

袁紅冰認為,在中共暴政下的中國,堅持正義和良知是艱難的,備受中共打壓的律師們是一些有良心的人,應該做好思想準備,受到中共的政治和法律迫害,應該感到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他說:“這些律師都是有良心的人,他們為了底層民眾所受到的許許多多不公正的待遇、權利受到侵犯,去提供法律幫助。他們應該想到,這樣做一定會觸怒中共官方,一定會受到專制惡法的懲罰。所以在中國,現在堅持正義和良知是艱難的,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要準備承受中共暴政對你政治法律迫害。”他續說,這是“應該感到是件驕傲的事情,因為這種迫害表明了這群律師是有良知的人。”

“中共末日不遠 爪牙將受到正義法律追究”

今年5月,代理重慶法輪功學員“躲貓貓”死亡案件的張凱、李春富律師,在重慶辦案時遭到當地警方暴打,多名警察群毆兩位律師,導致他們受重傷。該事件激起北京律師界強烈抗議。六四期間多位律師受到當局監控,限制人身自由,唐吉田律師還遭到綁架。

袁紅冰指出,整個中共暴政已經到了末路,它有各種各樣的體現,最鮮明的體現之一就是,它統治方法的黑社會化和黑手黨化,越沒落的極權專制,越趨向於用黑手黨的方式、越來越依靠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和國家謊言來維護它的統治。

“現在的這些警察也好,律協也好,實際上都已經成為中共黑幫政治的一種具體的表現。他們打律師、迫害律師,做中共的爪牙去打壓律師,在中共專制之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迫害毆打良心律師的中共爪牙必須對自己的前程有個清醒的認識:正義終究要恢復的,其所犯下的罪行終究要受到正義法律的追究!”

“在中共暴政垮臺之後,這些作為中共暴政的爪牙和鷹犬的警察、官員們,他們對中國人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會受到法律的正義審判。勸他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要給自己留一些後路,因為中共暴政的末日確實不遠了。”

“人們的道德良知正在覺醒”

近年來,大陸出現多位不畏中共殘暴鎮壓,勇敢的站出來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包括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三次上書中共高層,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為此受到令人髮指的深重迫害。對於律師為受中共嚴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代理案件受到鎮壓,袁紅冰表示,這說明法輪功精神修煉者已經堅持十多年的維護自己精神信仰權力,抗爭暴政的這種行動,在國內仍然在持續著。否則的話,中共沒有必要對這些給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加以懲罰。

“這就說明暴政無論它多強大,都不可能真正的戰勝精神信仰的。另外,對律師的政治迫害式的鎮壓行為,也表明越來越多的律師開始認清了中共暴政的本質,人們的良知和道德在維權抗暴運動的啟發之下,正在覺醒,正在復甦,這都是中國將發生社會大變革的一些徵兆和象徵。”

“中國人沉默中總有爆發的一天”

在西方民主國家執業律師是受人尊敬的高級職業,如果律師被警察毆打,或者是公民受到警察毆打,那將是世界頭號新聞。但在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像高智晟等良心律師所受到的罄竹難書的迫害,只是億萬法輪大法修煉者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謊言欺騙毒害下,大陸民眾對同胞所承受的災難感到無奈,甚至麻木。

袁紅冰認為,不是中國人對律師被打沒有憤怒,因為中共暴政已經把國家恐怖主義的性質發揮到了極致,所以人們對中共暴政往往是敢怒不敢言。在這種情況下,沉默中醞釀著巨大的爆發,就像甕安事件等大規模的群體性抗爭,突然爆發的群眾,維權抗暴事件都是在沉默之中的一種爆發。

“從個體上講,先有楊佳,後有鄧玉嬌,也都是在沉默之中突然爆發,甚至以生命來維護自己的權利。我們不能說中國老百姓對中共暴政造成的不公正現象沒有反應,只是在一種強權的高壓下,人們暫時選擇了沉默,但是這種沉默總有爆發的一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