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让罗京的最后时刻给搅乱套了(多图)
 
鲍光
 
2009-6-10
 



罗京最后的痛苦真象开始被泄出!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6月8日刊登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罗京遗体告别十一日举行 生前靠麻药漱口吃饭》。惊人并不在题目的前半句,而是后半句。

报道说:今年2月7日,罗京转入307医院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在这里他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4个月。主治医生透露罗京当时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吃饭喝水说话都一直疼得很厉害。医院移植科护士邢桂芝还清晰地记得罗京强忍疼痛坚持服药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没办法这样坚持。」

是什么力量支撑罗京做到这一点?是生的欲望。他实在不想在48岁撇下老婆孩子走了,最重要的是他想活下去。

但是,为什么中共的新闻联播首席男播音员罗京的「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吃饭喝水说话都一直疼得很厉害」?为什么「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没办法这样坚持」,而他还是没有逃过死神的魔掌?这个中共的新闻联播到底能不能听,听了能起到什么作用,罗京的病症已经告诉了大家。

报道说:郎永淳表示,从留言簿的情况来看,已有4000多人参加公共吊唁。这其中有一部分是老年观众,中青年的比例更大一些。

给中共当了二十多年的「国脸」才有4000多人参加有组织的公共吊唁,这个数字实在是让「伟光正」太掉架儿。其中,为什么中青年的比例更大一些?因为他们是在中共的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的。现在中共急的竟然连《大辞海》都要改头换脑,这就是为什么三呆婊江泽民的有夫之妇的姘头陈至立刚刚接手《大辞海》主编职务

报道说,罗京工作了20多年的地方──播音组的办公室,非常小,40平方米办公室要容纳30个播音员,即便是播音主持界的大腕也没有办公桌,罗京也不例外。

中共没有钱吗?江泽民盗窃国库,一次就转到海外银行20多个亿美金,为什么30个殃视播音员挤在4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国务院前新闻办主任赵启正说的很清楚,这些人「不是人,而是工具」。党的工具都是放在什么地方?脏兮兮的旮旯,平日里胡乱摆放,但需要用时,找不到自己顺手的那个工具还急的发懵。这就是罗京、李瑞英们的作用。

报道透露,「灵堂里,名嘴们眼眶红肿、神情凝重,面对媒体采访的要求一致礼貌地回绝」。这实在是不正常,既然「郎永淳透露,央视新闻中心播音组和海外新闻部播音组的播音员们基本上都到了现场,还有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来悼念罗京」,那为什么中共下令不许接受采访呢?究竟怕的是什么?


这图片会说真话。
新华网的这篇新闻,有两张图片,第一张的图解是「王阿姨哭着走向灵堂。」王阿姨是谁,和罗京是什么关系?不知道。无论如何,她哭了,这是个事实。她右手扶着一位手持花篮的年轻女性。那位女性似笑非笑,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和「王阿姨」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图片装进去那么多人,但没有一人是悲哀的,甚至还有几人对「王阿姨」的悲哀感到诧异、不解。

实际上网民们早就呼吁让罗京下课,换新面孔上来,为此罗京忧心忡忡,回家多次跟妻子提起。中共是不听人民的,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称里有「人民」二字,但实际上这是中共建党、夺权、建政后下的崽子,与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史没有一丝丝关系。为此,罗京、李瑞英大可不必担心,不但不用担心,而且还时时获奖。

中共的奖励可不是好拿的,那是与得奖者的寿数成反比的,如果媒体可以把这些人临死前的痛苦挣扎公开,那谁还会为中共政权卖命呢?

殃视的「CCTV」标记被认为是最狠毒的骂人话,被骂「草泥马」死不了人,但被人称为「CCTV」,那小命就悬了,尽管「CCTV」里面工作的人现在全部被封口,但在内部他们彼此诉说的惊恐是任何外面人所无非想象的。最近,殃视里工作的人都让罗京咽气前的最后时刻搅的心慌意乱,工作中不断出错。

中共法制报透露,6月7日,《新闻联播》以《高考第一天考场内外贴心服务》为题报道了今年高考首日的情况,但在画面中,一辆公交车前赫然挂着「距2008奥运会开幕还有63天」的横幅。

虽然,胡锦涛夫妇接见日本客人出现两个人六条腿,胡锦涛去青岛的图片上出现一个人出现两次等多种可笑画面等,但一辆公交车正面明显挂着2008年5月的广告横幅,还要拿出来冒充2009年的现场报导,那就不是一般问题了,不是严重渎职的问题,而是「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

泄露了什么?泄露了「CCTV」时时、处处、年年月月日日、分分秒秒,都在制造假新闻,假现场报导。

新华网报道说:《新闻联播》演播室里,有一张黑皮椅就是罗京的座位。张泉灵拿着一本被翻烂了的词典说:「罗京的业务能力在中央台是有口皆碑的,对他来说学习是终身的事情。他的座位底下,永远会摆着一本汉语词典,这是第5版,就是这一本,都被翻烂了。」


江在2001年出访时的凶狠被外媒摄下!
在一篇殃视介绍罗京夫妇恩爱的报导中透露,江泽民当政时期,新闻主持人在播报新闻时,念错一个字扣人民币200元,念错3个字就得下岗去学习。有人曾问罗京是否会笑,他说是话筒让他不会笑的。

报导说:1996年以前,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是录播,就是当晚7点的节目可以提前录制好,到时候播出就可以了。从1996年1月1日起,《新闻联播》由录播改为直播,稿子提前十分钟才到播音员手里,而且越是重要的新闻,稿件来得就越迟,有时甚至到要播音时才拿到稿件,这对播音员的素质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尽管罗京在主播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多年,但他依然感到天天都在走钢丝。当时,台里规定每念错一个字要扣200元钱,如果累计错三个字以上,就要去学习班充电,考试过了以后才能重新上岗。

报道说:罗京和其他播音员一样,播音时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有一次,一个外行人问他:「你们每次节目播完后,和搭档收拾资料时都说了些什么呀?”罗京笑着说:「我们在说:终于又过去了一天!」

一出声就牵扯到自己的经济利益和前途,谁见话筒都会紧张的发抖。江泽民就是用经济惩罚去残酷奴役着这些千挑万选出来的「工具」们,也让这些工具们毫无选择的、一丝不差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办。

殃视的这个报道中透露了罗京48岁痛苦离世的关键关键的原因:「其实这些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新闻联播》关注度极高,那是容不得丝毫马虎的」。

在中共毒害人的主播位子上工作了20多年,罗京越是在业务上精益求精,越是一丝不苟的宣读中共毒害人民的新闻稿件,最后的恶性癌症越是痛苦无比的折磨他直到咽气。


殃视报导假新闻:今年高考期间,一辆公交车前
赫然挂着去年的横幅!
也许,罗京到死都不知道害死他的是中共,是江泽民,但他心里毕竟明白自己做了危害中国人民的事情,所以他不肯让同事去看望他,唯恐自己的惨状被泄露出去。

现在罗京最后时刻的可怕真象正在陆续流出。想活的、想享受天伦之乐的,不想让自己的双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应该知道怎么办。

在媒体工作的人应该把制造假新闻的真象时不时透露出来一些,比如,今年高考期间,一辆公交车前赫然挂着「距2008奥运会开幕还有63天」的横幅,类似这样的新闻多出来一些,让被蒙蔽的、失去知情权的骨肉同胞们多一些人清醒起来,远离欺骗他们的中共。这样,你们就将功赎罪。△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