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大爆炸──新華社前高層披露六四內幕(圖)
 
2009-5-20
 
【人民報消息】據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海藍報導,中共官方新華社前高層張萬舒在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出書披露當年六四內幕。

報導說,臨近六四20周年紀念,前新華社新聞部主任張萬舒在香港出版有關八九民運,從4月至6月現場採訪第一手資料,名為《歷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實錄》一書,揭露“六四”事件開始至軍隊入城內情,包括如何調動十萬兵力,甚至不惜換上便裝,以六條路線趕及6月4日前進駐天安門廣場,揭開流血鎮壓的序幕。

張萬舒在書中披露,八九民運期間,不只北京的市民,連官方新華社的員工也展現同情學運的一面,該社有四百多名編輯、記者曾參加遊行並聲援絕食學生。面對黨喉舌“失控”,中央5月下旬成立“中央新聞報導指導小組”,提出七條指導,藉以控制報導方向。七條指導包括“要報導戒嚴的必要性”,及“一個多月以來攻擊黨的反動言論,要逐漸進行批判”等。新華社原社長穆青聞後坦言,根據上述要求,這種報導非常難寫,而且記者的抵觸情緒很大,也不願寫。

張萬舒又指,當時《人民日報》採用擦邊球方法發表“戒嚴第一天”,他認為文章仍會繼續寫下去;至於新華社,張萬舒指由他與高層郭超人、南振中等5人,每晚八時集體商量寫出稿件,新華社原社長穆青通知各部門,要嚴格管制年輕記者。但至6月3日晚上,張萬舒收到前線記者報告指軍隊開入木樨地,軍隊終於開槍,穆青聞言痛苦地說:“今夜,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夜。”另一名副社長郭超人說:“歷史將不會忘記這一夜”。

就八九年新華社內部情況,張萬舒向記者表示,他不方便接受訪問,詳情巳記載在書內。

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表示,89年5月下旬,中宣部向所有媒體傳達指令,並成立中央新聞指導小組,控制報導方向,當時各個媒體難以執行此指令,因編輯及記者消極抗議,不願按照新聞小組的報導方向,作非事實的報導。該報的編輯記者便不寫報導,從5月底直至六四開槍事件發生,整整一個月,全部用新華社代稿,記者不作報導。

他說:就是中央新聞指導小組統一規定這些什麼報,當時媒體執行得很不好,主要是不理。報社領導不能不理,不理你就別幹,但是編輯記者普遍堅決反對,不幹,一直持續到開槍之後都是這樣。

李大同又指。新華社作為官方重要喉舌,不能停止發稿,但據他所知。新華社的編采人員不滿中央新聞小組的指令。另外,《人民日報》的編采人員對此反抗激烈,當時的副總編輯陸超祺,準許記者報導6月4日凌晨軍隊入城開槍情況,該報導名為“北京的一夜”,最後陸超祺被撤職。

另外,張萬舒一書最後一章“軍人筆下的真相”,從戒嚴將軍及士兵親自寫的書《戒嚴一日》,分析軍人入城過程,指89年5月17日,政治局常委會在鄧小平家召開會議,決定派軍戒嚴,中央軍委從北京、瀋陽、濟南、廣州及南京五大軍區調動十個集團軍的兵力,進軍北京城。軍隊進京的路線有6條,中心目標最初就定在天安門廣場。不過,各路大軍被群眾、學生圍堵在郊縣各地,無計可施下,6月2日,27軍及65軍奉命化裝進城,有穿上港式衫、健美褲進駐人民大會堂。

至於六四鎮壓死亡人數,該書引述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譚雲鶴指出,“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數有727,但與中國紅十字會記錄的2,700人相差甚遠。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表示,張萬舒曾任職新華社領導,其書的內容可信,他掌握不少真實資料。至於出書後會否遭新華社處分,這要視乎是否有機密內容。他說:新華社國內部主任,是高官及領導,書的內容估計可信,因為他知道很多情況。他有沒有保密材料,如有的話,當然不行,沒有則問題不大。

據了解,八九民運期間,張萬舒擔任新華社總社國內新聞部主任,當年直接處理,新華社駐全國各地記者現場採訪的第一手資料,新書以每日大事記的形式,記錄了89年4月15日至6月10日的情況。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