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大辭海》主編非陳至立莫屬(多圖)
 
李曉
 
2009-5-10
 
【人民報消息】5月10日,小道消息終於轉成大道,繼舒新城、陳望道和夏征農之後,江澤民80年代的老姘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至立接任了《大辭海》主編職務。

她是中共建政以來四位《辭海》主編中,黨職最高的,也是最沒有資格就任這舉足輕重的職位。舒新城、陳望道都是國民政府當政時的著名學者,有著82年黨齡的中共高官夏征農畢竟是「生在舊社會」,多多少少受到非共產思想的熏陶。而1942年11月出生的陳至立不同,雖然中共1949年10月建政時,陳至立已經7歲,能夠接觸到不少中華神傳文化,學的也是正體字,但她卻與生俱來的喜惡厭善。

辭書編纂家 、中國教育家舒新城


中國教育家舒新城
辭書編纂家 、中國教育家舒新城(1893年 ~1960年),原名玉山,學名維周,字心怡,號暢吾,曾用名舒建勛。作品有《中華百科辭典》、《道爾頓制研究集》、《近代中國教育史料》等近50種。

1928年4月,舒新城與國民政府當政時的中華書局簽一紙契約,《辭海》的編纂工作才真正步入了正軌。1938年《辭海》問世,成為中國現代的一部較完備的辭書。1953年舒新城退休。1959年夏天,中共建政近10年時,決定成立辭海編輯委員會,從新編寫一部符合共產黨口味的《辭海》,命舒新城出任主任委員。上任剛剛一年余,1960年11月28日,67歲的舒新城就病逝。

有影響力的著名學者陳望道
  


著名學者陳望道
接手舒新城主編《辭海》的是國民政府時期復旦大學新聞系主任陳望道(1890~1977),為了拉攏這位有影響力的著名學者,毛澤東曾點名接見他。1952年,中共為利用他的聲望和學識,任命他為復旦大學校長,直到1977年10月29日去世。

1960年舒新城去世後,陳望道被任命為《辭海》編寫主任委員,他完成了辭海的修改編寫,但這位「舊文人」編出來的東西,並不為中共所認可,所以完成稿被中共視為《辭海·未定稿》。

第三任主編夏征農是原中共上海市委書記

在陳望道去世的第二年1978年,《辭海》第三任主編夏征農(1904年1月31日~2008年10月4日)走馬上任,他上任時74歲,是這三位主編中上任時年歲最大的,也是就任時間最長的。夏征農不能歸「舊文人」類,他的紅色履歷顯赫,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按照中共2008年的悼詞評價,他是「一位有著82年黨齡、久經考驗的共產黨人」。

中共未建政前,夏征農曾任歷任新四軍政治部、統戰部、民運部部長,蘇中軍政委員會秘書長。中共建政後任山東省委副書記等職,1978年任上海復旦大學黨委第一書記,1979年任上海市委書記。此後退居二線,任上海社聯主席、上海文聯主席、《辭海》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委員會副主任以及中顧委委員等職。


2002年11月9日十六大,江在上海代表團住處
與99歲特邀代表夏征農(右)寒喧。
1978年,文革中挨過鬥剛復出不久的夏征農時任復旦大學黨委書記,他被緊急調任《辭海》主編,因為這個位置實在是不好坐,也沒人敢坐。這位74歲的老人面對的難題是,究竟是採用1965年出版的由舊文人舒新城、陳望道主編的「未定稿本」,還是文革中的「修訂稿本」,最主要的是許多敏感辭條該如何處理,具體做事的文人都把燙手山竽扔給了夏征農。所有棘手條目都由夏征農最後拍板定調,1979年他出任上海市委書記時,出版了不完全是共產黨味道的《辭海》。

1981年1月,新版《辭海》出版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使《辭海》裡面的很多解釋,都不符合中共當時的標準了,於是夏征農提出了一個與時俱進的決策:「10年修訂一次」。因此,《辭海》有了1989年版、1999年版。還差兩個多月就到2009年,就任主編30年的夏征農去世了。

中共的排泄物、江姘陳至立


2002年陳至立陪姘夫江澤民
接見外國訪者!
誰來接替夏征農擔任主編,修訂2009年的《辭海》呢?陳至立。也許是反應太強烈,新華網沒有直接出此消息,而是在5月10日低調轉載了中新網的短訊。

有報導說,權威辭書《辭海》是我國文化界從上世紀30年代就燃起的夢想,卻遲遲未能出版。為什麼?因為「辭海」裡的每一個詞、句都是有來源的,編寫辭海的學者必須要找到其最終的源頭,忠實的記錄下來,匯總在一起,那就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歷史記錄,這才稱的上是「權威辭書」。

除了西來幽靈,沒有中國人敢按照自己的意願去改動真實的民族文化內涵,所以在中共建政之前,《辭海》的出版慎之又慎。在「有著82年黨齡、久經考驗的共產黨人」夏征農1978年上任第二年,《辭海》正式版就出版了。一次次的修改,這個《辭海》已經不是舒新城、陳望道當主編所註釋的那本辭書了,它裏面帶著強烈的戰天鬥地害民的共產幽靈的影子,中華民族的歷史被悄悄的篡改,這樣的《辭海》越看離中華文化越遠。

中新網報導說,「中國唯一大型綜合性辭典《辭海》九日在上海迎來了第四任主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至立」。其實在此報導之前,已經有《大辭海》編委會編委發帖子抗議了,說老流氓江澤民推薦其無德無才的老姘頭陳至立出任《大辭海》主編,引起了《大辭海》編委會眾多位編委的強烈不滿和憤怒。說「驚悉副委員長陳至立即將榮任《大辭海》主編,深為文化墮落到這般地步而羞恥。陳有何德何能充當這文化大全的魁首?」

比江澤民小16歲多的福建人陳至立1942年11月出生。在復旦大學物理系固體物理專業學習。在江澤民調去上海當市長時,陳是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一次不經意中,她知道自己過去的同事江綿恒的父親是新調任的市長,於是以找江綿恒為由去與江澤民猛擦「火花」。江一當上市委書記,立刻把有夫之婦的新姘頭陳至立調到市委任宣傳部部長。

江是1989年5月調入中央當總書記的,當時想把陳至立調到身邊,無奈組織部長宋平不同意,一直等到鄧小平去世,宋平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1997年江把陳至立調到國家教委過渡一下,任黨組書記、副主任。轉年的1998年,陳至立被江提拔成中共教育部部長、黨組書記,遭到數次彈劾。2003年陳至立被江推到國務委員位置上去,所管轄的範圍還包括軍隊的文化教育。2008年陳至立得了個舒舒服服的閑差「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當姘頭當到這麼高的官位,在中共建政史上已經破了格兒了。但是陳至立並不滿足,自從和江茍合以來,她活著的目地──在正常人看來簡直是「瘋狂」──就是幫助江澤民從精神和文化教育方面毀滅炎黃子孫的道德,從而讓中華民族從真正意義上斷子絕孫。

中共《大辭海》主編非江姘陳至立莫屬


中共出爐的《大辭海》是篡改
中華民族文化的罪證!
一位《大辭海》編委貼帖子說:如今像她這樣,沒寫過一篇文章,沒出過一本書,不會毛筆字,對辭書學一竅不通的人,怎麼可以忝為比《辭海》還大的《大辭海》主編?嗚呼!中國沒人才了?唉呀!中國作為文化大國豈能讓沒文化的人專權?

不是中國沒有人才,恰恰相反,是西來幽靈中共害怕中國有人才,害怕這些人才去復興中華民族的神傳文化,那樣中共就無處存身了。所以,風一刮就倒的中共必須讓「以毀滅中國人精神和靈魂為樂」的人擔當《大辭海》的主編,這個人非江姘頭陳至立莫屬。

陳至立的「功績」從中新網的報導中可以看出,報導說,「據初步統計,新版《辭海》總條數近十三萬條,比一九九九年第五版增百分之八;其中新增一萬多條,詞條改動幅度超過全書的三分之一;刪去條目約七千條」。

為了讓更多人中毒,陳至立要求,新版《辭海》要「推出具有無線上網功能的《辭海》手持閱讀器及網絡版」。陳至立稱,「出版電子版,做好在線上網工作,擴大讀者群和覆蓋面。」

到了今日,我們的眼睛不會只放在讓禍國殃民的陳至立下臺了事,沒有中共,她算個什麼東西?包括江澤民在內,都是中共的排泄物。△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