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豬流感經過如此陣痛還是早產兒(圖)
 
鮑光
 
2009-5-11
 

5月10日新華網記者被派到成都傳染病院外採訪,
地方媒體此時都失業!真新聞能這麼幹嗎?
【人民報消息】按照中共慣例,凡是有大災大難,都不允許地方官網直接報導,必須照抄新華社的報導口徑。此次也不例外。5月9日,新華網在頭版頭條以「衛生部公布新的甲型H1N1流感診療方案 原診療方案廢止」為題,為豬流感的出現做了精神上的鋪墊。

5月10日,新華網宣布,中國的豬流感終於誕生了。當然不是那麼痛痛快快、三下五除二出來的,是經過「陣痛」誕生的。怎麼「陣痛」?繞來繞去的「闖關」成功,闖關真的成功。

5月10日(22:47:30),新華網以《我國內地發現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為題,趁著讓災民過母親節的當口,又把豬流感「闖關成功」的光榮任務交給了四川。這在其它兄弟省市來看是公平的,去年汶川大地震的救災活動,全國的善捐使四川省政府得了好大好大的油水,至今拿著幾十個億不知怎麼折騰好。在地震一週年之際,只承擔出現「首例」豬流感病患,而且還是轉內銷的,那是小玩兒鬧。

新華網報導說,中共衛生部5月10日晚通報,我國內地發現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患者包某某,男,30歲,目前在美國某大學學習。患者於5月7日由美國聖路易斯經聖保羅到日本東京,5月8日從東京乘NW029航班於5月9日凌晨1時30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並於同日10時50分從北京起飛,乘川航3U8882航班於13時17分抵達成都。」

兜這麼大圈子繞到四川是有極大好處的:第一、把傳染源推給美國,若美國不承認,再推給日本;第二、這位包某某是先到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那機場裏面有多少人啊,而且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這就為北京以及全國的豬流感迅速、全面蔓延提供了堅實、可靠的理論基礎。

新華網報導說,「衛生部已通知有關省市緊急尋找與該患者有密切接觸的旅客,並呼籲乘坐上述航班的乘客和知情者盡快與當地衛生部門取得聯繫。」

報導說,「衛生部通報指出,患者5月9日在北京至成都航程中自覺發熱,伴有咽痛、咳嗽、鼻塞和極少量流涕等症狀,在成都下機後自感不適,遂直接到四川省人民醫院就診。5月10日上午,四川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兩次覆核檢測,結果均為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陽性。」

這段新聞是不是很奇怪,一位赴美留學生,萬里迢迢好容易到了成都,居然沒有趕快回家見親人,只因為一點小症狀直接去醫院就診,況且是在無一例「甲型H1N1」發生的祖國?而且,病也發的太不是時候了,偏偏在北京至成都的極短航程中突發鼻塞、流涕。


5月11日,四川省衛生廳舉行新聞通報會。
新華網報導說,「四川省衛生廳組織省內專家組進行會診,按照《甲型H1N1流感診療方案(2009年試行版第一版)》,初步診斷患者為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令國人感動的是,「衛生部已將有關情況通報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國家和地區」。「患者已轉送成都市傳染病醫院隔離治療,其就診過程中的密切接觸者也已採取醫學觀察措施。」「衛生部已派出專家組於10日趕赴成都指導診療和防控工作。」

新華網北京5月11日報導,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11日通報,此前四川省的一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11日被確診,這是我國內地首例確診甲型H1N1流感病例。

新華網快訊:「成都市傳染病醫院消息說,正在該院接受治療的我國內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包某,目前病情穩定,體溫常值,同院觀察的包某父親和女朋友均未發現異常症狀」。包某父親和女朋友是打哪裏來的?不管怎麼說,這個首例是個「早產兒」,沒有成活。

有了2003年SARS被世界譴責的教訓,中共這次要把所有人的神經拉扯到失去彈性,才會讓「潛伏的」豬流感「爆發」。好在口徑是由新華社那一張嘴裏發出去的,世衛總幹事又是有隱瞞薩斯前科的娘家人兒。△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