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病在哪?中獎豪甩反導致舉家出逃
 
伊冰
 
2009-5-16
 
【人民報消息】錢江晚報5月16日出了一個浙江省上虞市所管轄的一個農村小新聞,新聞雖小,卻反映出從上到下整個社會的道德面貌。

據報導,5月5日,51歲的上虞農村人阮某和表兄一起到德清某工地做電焊活。這天晚上,兩人閑著無聊,於是就商量去買幾張彩票玩玩,當時兩人還開玩笑似的商量:如果阮某中了大獎,就送給表兄5萬元錢,如果表兄中了獎,就送他一輛小轎車。之後兩人就在德清一家「6+1」體育彩票銷售網點買了10多元的彩票。

阮先生的玩笑話居然成了現實。兌獎時,他買的5註彩票中有一註獨中500萬元。

在反覆打了幾個電話確認中獎消息之後,欣喜若狂的阮先生很快就去體彩中心領了獎金,他把交了稅之後剩下的400萬元全部提出了現金,放在家中欣賞。並很爽快的兌現了自己的承諾,給了表兄5萬元。

兌現諾言在當今社會已不多見,很多人張嘴就許願,真要兌現時就得「腦膜炎」。

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的農民阮先生實在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於是決定在5月9日好好慶祝一下,招呼同村的所有村民都來分享他的幸福。當天他擺了10多桌高質量的流水席,款待親朋好友和父老鄉親,就是一些鄰近村子的人聽說消息後也去湊熱鬧,他也來者不拒。

吃了一天後,發了橫財的阮依然意猶未盡,借著酒興給當天赴宴的一些親戚和好友派發紅包,少的200元,多的600元。這場流水席和派發的紅包,花了20萬元左右。

報導說,幾乎在一夜之間,阮某中獎暴富的消息在附近傳開了。就在辦完酒席的第二天,阮某平日裏寧靜的二層小樓門前門庭若市。他的許多遠房親戚找上門來,一陣客套之余開始要求借錢,說要買房的,要娶媳婦的,什麼理由都有。剛開始阮某還礙著面子借了些錢出去,沒想到這一來,來借錢的人越來越多,很多多年不曾聯繫的親戚也找上門來了,而且一張口就要借幾十萬元,看阮某為難,他們便說:「幾十萬,對你來說算什麼,你不會這麼小氣吧?」令阮某哭笑不得。

在近60年的共產教育下,平均主義、貪心和紅眼病已經泛濫成災。曾有一個新聞說表兄殺死表弟的原因是看上他從軍隊復轉回鄉的那點復員費,想占為己有。這些年為了錢殺人和被殺的新聞接踵不斷,到阮先生這裏來要錢的,沒動傢伙,還算是客氣。

後來形勢比較危機,一些陌生人也開始找上門來「借」錢,有些甚至是半夜敲門,非常嚇人。幾天下來,原想與人分享自己快樂的阮先生被上門討錢的人折騰壞了。他不得不緊鎖家門,家裏人一天都不敢出門,裝作不在家的樣子,但是,一天24小時敲門聲仍然不斷傳來,嚇的全家渾身發抖。

離請客送紅包僅4天,快要崩潰的阮先生把家裡的現金存進了銀行。5月13日晚上,他悄悄帶著妻子兒子逃離家門。出門後,他發了短信給幾個親友,說出門避避風頭,不要找他,然後就把手機關了,至今親友們也不知道他躲到哪裏去了。

現在,阮家大門緊鎖,但是,仍有前來討錢的人,不斷的敲響他的家門。

據村民說,那些來「借」錢的人心裏都明白,說是借錢,實際上根本沒打算還,也沒能力還。過去這樣的事情也有,但不是如此大面積的泛濫。他們說,阮某平時為人很誠實,這次中了彩票,想讓村裏人都一起樂一下,沒想到現在的人心變的如此壞,貪婪的心沒有止境。

這已經不是一個村的問題,早已經是從上到下整個社會的道德問題。從江澤民當政時期開始,江綿恒就從銀行拿錢做生意,賠了算銀行壞賬,賺了是自己的。江澤民提拔哪個銀行行長,哪個人很快就替江家進監獄。

阮先生中獎暴富後逃亡在外的新聞在現在人心敗壞的社會中,算不得什麼,因為到底還沒到滅門奪錢的地步。

最近,有幾件讓全國冒火的大事。湖北省野三關鎮的一個賓館女服務員鄧玉嬌因險遭輪姦而正當自衛致使強姦未遂黨官斃命,被警方稱為「患有抑鬱症的精神病患者」;杭州“五·七”飆車撞人案主犯胡斌致人當場身亡,卻在事發後還能回家上博客發表感想,原來最終後臺是江澤民;吉林化纖集團公司職工及附近居民數千人因毒氣入院,被中共衛生部「專家」稱為純屬「癔病」。整天叫嚷唱紅色歌曲發紅色短信的薄熙來的管轄區5月13日出現萬人圍堵的大事件,原由是重慶軍醫院見死不救,退伍軍人慘死,家人擡遺像抗議,萬人聲援。

要想讓這個社會變好,只處理底下的臭魚爛蝦顯然不行,那是治標不治本,越治道德淪喪的越嚴重,所以要解決,就要從根兒上動手。△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