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專訪 宋祖英與記者為何都緊張抽筋(多圖)
 
瞿咫
 
2009-5-6
 

2006年李咏給宋祖英頒獎時,
手不敢碰其後背!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下臺了,地盤越縮越小,怎麼宋祖英近來卻越來越張狂?」有人很困惑。部份原因是江親信李長春還在政治局常委會裏專管宣傳口。

這些年,不是不給李長春機會,讓他慢慢轉向,但架不住李長春的職位提升靠的是江澤民,鄧小平剛一咽氣,江澤民馬上把他提拔為省委第一把手,進入政治局,十六大江又以自己退下為藉口,把李長春推進政治局常委會,把住宣傳口這個重地。李長春至今還是以抱江的黑腿存活,所以凡是江的姘頭,李長春都非常小心的侍候著。

至於說宋祖英為何在老江下臺後驚恐了一陣子,最近又越來越張狂,這是因為宋祖英的綽號是「共產國母」。無論她出於什麼心,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宋祖英所挑頭做的一切演出活動都是在幫助垂死的中共起迷惑民眾、敗壞人心的作用。

在中國大陸,連汶川地震死難學生的父母去祭奠都被惡警抓捕,所以沒有上面的認可,宋祖英決無可能挑頭在「鳥巢」組織一次由多明戈、郎朗、周杰倫參加的演出。江澤民想讓小姘頭出面給自己撐面子,而中共也急需人出來給自己充氣,於是6月30日《2009魅力·中國》的音樂會產生了。這不是江還有多大能量,也不是宋祖英個人有什麼魅力,而是中共在末朝末代時的需要。說白了,宋祖英是為這個特殊時代而產生的一個拯救中共的工具,所以她的成名歷史肯定是不光彩的、齷齪骯髒的。


宋祖英炫耀她的鴿子蛋鑽戒!
北京娛樂信報5月5日發表了一篇對宋祖英專訪的新聞,句句都在泄露關於老江和小英子茍合的過程。

《北京娛樂信報》之所以這麼有面子,是因為宋的好友姜昆的公司在其中占有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宋祖英賣的是姜昆的面子。

中國文聯曲藝家協會黨組書記、副主席姜昆在2007年2月透露,他的公司已經收購了《北京電影戲劇報》並改名為《北京娛樂信報》,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該報發行量由原來的2萬份發展到7萬份。姜昆說,「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把它辦成北京第四大報紙」。

《北京娛樂信報》的一位主要負責人說了句實話,「光靠耍貧嘴,姜昆的這個願望哪兒能實現,最重要的是宋祖英和姜昆的關係挺鐵的,而宋祖英的捧場,不說您也知道,還是挺起些作用的……」

對於這次專訪,幾乎所有參與採訪的記者都感到「緊張」,他們緊張的原因是,不知問宋祖英在接受楊瀾採訪時所說的「經常哭」,記者會是否會進行不下去;假若這些問題要是不問,那麼這次專訪也就毫無意義。

實際上,一夜未睡好的宋祖英比記者更緊張,她不知記者是否會問那些讓她下不了臺的問題,所以當記者說專訪前感到緊張時,宋反問記者們:「是你們審問我啊,你們緊張什麼呀!」

一語道破天機。

接受專訪時,宋祖英打算先把「審問」的門關上,於是說,也許是因為天生不太會說話,這麼多年她只希望告訴大家她唱歌的事,「其實除了唱歌以外,我跟所有的人都一樣,上有老下有小,有一個大家庭,別的也沒有什麼了,說多了會多占你們的版面,也沒什麼意義。」

聲樂界一位老前輩說,「宋祖英的哪個醜聞與唱歌無關呢?她還有臉說上有老下有小,她是什麼時候有小的?還不是江大蛤蟆徹底下臺後才敢復婚生兒子。」

這位老前輩說,有確鑿消息,江澤民交出軍委主席後,還不讓宋祖英復婚,讓她「等等看」。宋祖英那年已經38歲,羅浩也做了十幾年的「潛伏丈夫」,時常發出怨言,甚至哭泣說江澤民不但霸占他的老婆,還要讓他斷子絕孫。宋祖英心裏也盤算,78歲的江澤民下臺了,即使王冶坪現在死了,自己也沒可能享受「共產國母」待遇,於是對江大哭大鬧,說,「不能怪我背叛你,在你需要我的十幾年裏,我已經為你兩肋插刀了。現在你總得為我著想著想吧!」江對她的撒潑打滾早有領教,於是不出聲不表態。宋祖英回去悄悄復了婚,轉年39歲時懷孕生子。


傍江才有名包和名牌鞋子!
一位信報記者高興的說,「還好還好,雖然專訪時不許我們問那些敏感問題,但宋祖英自己都吐嚕出來了!」宋祖英說,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北京住地下室的時候,最大的願望是隨時等著去上聲樂課,「我沒什麼別的事可做,我不愛玩,再說那時候也沒錢,哪還談得上什麼逛街啊!」現在的宋祖英戴名牌圍巾、穿名牌衣服、鞋子和攜帶名包,都與1991年偶然得機會上殃視春晚演唱民歌《小背簍》有關。

那天,宋祖英被電視機前觀看的江澤民相中,馬上送到海軍政治部的一個招待所包養起來,錢隨便燒,個唱隨便辦,直到今年授予海軍少將軍銜。

宋祖英在專訪時笑稱,要早知道後來能這麼有名,就不會在住地下室的日子裏,出演電視劇《婉君》裡的一個小角色了。

一位信報記者私下說:宋祖英接受任何人的採訪都是得不償失,無論她如何把自己打扮成一個貞節烈女,一個有成就的藝術家,但她成名(不是成功)的每一步背後都可以清晰看到江的影子。△

(人民報首發)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