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罕見新聞!性衝動過了頭被殺(圖)
 
盧笙
 
2009-5-13
 

不甘淫辱的鄧玉嬌!
【人民報消息】這是一個罕見新聞,不是罕見在黨官要求性服務,而是猴急到見了女人就發生性衝動。結果衝動過了頭兒,三位中一位致死,另一位被搶救過來,還有一位嚇的兩腳癱軟。

他們三人均在同一間招商辦工作,死者鄧貴大,今年44歲,是這三個黨官中最大的官,也比七品芝麻官還小的多的多。他是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東縣管轄的10個鎮、2個鄉裡的其中一個鎮「野三關鎮」的招商辦主任。

野三關鎮有多大?面積549.7平方千米。人口6萬6千4百98人,此鎮轄2個居委會、75個村委會。鎮政府駐野三關。

據長江商報報導,另一名傷者叫黃德智,以前是該鎮農業服務中心副主任,今年年初抽調到野三關鎮招商辦工作。另一名鄧姓黨官也是死者鄧貴大的同事,他們三人均在同一辦公室。

5月10日母親節,這三位不是趕快回家孝敬母親或慰問妻子,卻在晚上7時30分左右,在外花公款吃飽喝足後,前往該鎮雄風賓館夢幻城找「性衝動」。還沒衝動之前,鄧貴大等三人前往夢幻城二樓一休息室休息。黃德智一個人在前,鄧貴大和另外一位鄧姓同事尾隨其後。

黃德智進門後,發現夢幻城員工鄧玉嬌正在休息室洗衣。見了母豬都能性衝動的黃德智便詢問鄧玉嬌,是否可為其提供「性」服務。鄧玉嬌回應,她是三樓KTV員工,不提供此類特殊服務。

在動物世界裏,雄性發情時被拒絕,還要百般討好雌性,實在不受青睞,只好另去追求其它雌性。但現在,很多中共黨官畜生不如,仗著手裏有權,以為想向哪位衝動就可以立刻衝動。所以遭拒後,黃德智居然氣憤質問鄧玉嬌:這是服務場所,你不是「服務」的,在這裏做什麼?

難道,野三關鎮的雄風賓館「夢幻城」是嫖娼賣淫的專業窯子?

雙方就提供不提供性服務而爭執起來。鄧玉嬌欲起身離開這充滿不安全因素的休息室,此時,跟在身後的招商辦主任鄧貴大插言道:怕我們沒有錢麼?便把鄧玉嬌強按在沙發上,隨手從衣袋中抽出一沓錢抽打在她的頭部。鄧玉嬌不予理睬,又欲起身,卻被再次按住,不,準確的說是「按倒」。就在第二次被按倒在沙發時,鄧玉嬌切切實實感到了要被幾個畜生強姦的危險。於是,出於自衛拿出一把修腳刀,向限制她行動的鄧貴大連刺三刀,黃德智見狀大驚,欲上前去幫忙,不料,右手臂也被刺中一刀。另外那位鄧姓黨官見狀嚇的篩起糠來,剛進門的衝動早已跑的無影無蹤。

鄧貴大被刺後,動脈大噴血,鄧玉嬌隨後緊急報警。因傷及動脈血管及肺部,鄧貴大在送往醫院途中失血過多見了閻王爺。第一個進去提出性服務的黃德智已轉至宜昌進行治療,現雖已脫離生命危險,但醜聞已經沖出整個鎮,連家裏人都抬不起頭來。而另一個鄧姓黨官一再央求報社記者報導時對他「手下留情」。

一位網友調侃道:要說動武的傢伙兒,錢肯定不能算是得力的工具。如果是用硬幣的話呢,它太小,當不成冷兵器。作為一種暗器吧,又太不銳利,還沒法抹擦毒汁。用紙幣的話呢,它的重量、長度、硬度、尖銳度都和兵器沾不著邊。要是一使勁把錢打爛了,就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第一章第六條「任何單位和個人都應當愛護人民幣。禁止損害人民幣和妨礙人民幣流通」之規定。對於鄧貴大們這種嚴重違反法律、危害社會的行為,我強烈譴責;對於這種非法、非人性使用人民幣、損害人民幣形象的行為,我堅決反對;對於這種為害淩辱良家的作法,我強烈憤慨、強烈譴責,還要憤起而攻之。有些人雖然已經死了,我還要懷著一顆公心義不容辭的站出來指著罵一句:死的可恥!

黨官強迫「性」服務並置人於死地的新聞已經不是一起兩起了,但正當防衛導致害人者喪命的新聞剛有所聞。警方稱,「鄧玉嬌很有可能患有抑鬱症,但最終結果,還要等待對嫌疑人進行精神病鑒定」。

到底誰是嫌疑人?到底應該對誰進行審判?不接受強姦、輪姦,不賣淫賣身就是「患有抑鬱症」的精神病患者?這樣是非、黑白顛倒的中共邪惡政權天理不容啊!

難怪,「天滅中共」,沒商量。△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