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中共打壓反助法輪功(多圖)
 
2009-2-26
 
【人民報消息】法輪功由一個群眾團體名揚國際、《九評共產黨》自2004年11月發表以來在中國大陸廣為人知、神韻在短短二年間風靡全球……這都是讓人難以相信卻真實和正在發生的事實。中共在其中扮演了特別的角色,中共打壓反助法輪功!其實,中共一直都在“幫”法輪功,將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創舉名揚全球。

在過去10多年被迫害中,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把中共當作一個對手,中共也不配成法輪功的對手。法輪功學員以真實對謊言、以和平對暴力、以善良對殘酷,勇敢的堅持良知,並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一切人,智慧的講清實情,善意化解民眾的誤會,並且清除中共的罪惡,鼓舞著民眾的善念本性。凸顯千百年來人性善惡消長、人間正邪相抗的真諦。

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惡、陰險、流氓、殘暴之大成,卻對正義、坦蕩、慈悲、高貴的法輪功學員無能為力,在國際社會上自暴其醜。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正邪較量中,中共在鎮壓法輪功中一邊凸顯法輪功的道德強大,一邊自己卻陷入泥沼,處於解體之中。中共在國際上的醜陋表演,都成了它自己在灰頭土臉中自我玩弄、自我賤賣的笑料。

我們呼籲中國民眾和世界上的個人、團體與政府,在這十年發生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九評》廣傳、神韻風靡全球的這些事情中要看清真相。

不要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合理化,認為是受到威脅下的反應;不要為中共極權的暴行罪惡尋求理由或藉口。面對如此殘酷嚴重的迫害,唯一該做的,就是大聲譴責、採取行動立即制止。也不要將中共的殘暴迫害與法輪功學員的和平反迫害相提並論,認為兩者在政治角力較量而作壁上觀,因為施暴者與受害者之間有著天壤之別。法輪功學員在中共殘暴的打壓中身心承受的苦難和其和平無畏的行動,正轉化為世界上珍貴的精神財富,造福著世界與民眾,使人們有著更加美好的未來。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的畫面。(明慧網)

一、中共“幫”法輪功走向世界

十年前的“四·二五”事件是法輪功走向國際舞臺的起點,其起因也是法輪功學員在天津和平請願,要求天津教育學院下屬出版社更正有關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就在出版社已經答應更正時,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卻動用警力鎮壓,直接引發了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前的上訪事件。

沒有中共暴力機器的本能發作,“四·二五”事件就不會發生。

“四·二五”事件得到了國際媒體的廣泛報導,但因事件和平落幕而未引起世界的持久關注。又是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於1999年7月20日啟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


據內部消息,到2001年3、4月份為止,到北京上訪被抓捕的有名有姓有記錄的法輪功弟子達83萬人次(明慧網)

每次鎮壓都以輿論先行。《九評》的“九評之五”中提供了這樣的數據——“中共絕對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臺和電臺,全部超負荷開動起來,全力進行誣蔑法輪功的宣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余萬篇次……中國駐外使領館也擺放大量所謂揭批法輪功的畫冊、光碟和單行本;外交部網站上,專門開闢所謂揭批法輪功的專題欄目。”

中共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再現了文革時“大批判”的一幕,讓熟知共產黨國家政治運動模式的西方媒體立即把關注焦點放在了法輪功問題上,更想要了解到底是什麼讓中共如此如臨大敵。

西方的媒體一向講“平衡報導”,當法輪功的聲音也出現在西方媒體的時候,民眾自然知道獨裁者和被迫害的人到底誰在說假話。

亞利桑那州的阿特女士1999年從CNN對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新聞畫面中找到了法輪功。她說“(那天的節目中)他們播放了一組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煉功的鏡頭,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畫面,這就是我要找的。”

阿特女士並不是一個特例,在鎮壓後隨著中共的造謠,法輪功學員也廣泛增加了講真相的渠道和力度,並辦起了網站、報紙、電臺和電視臺。這使得法輪功傳播的速度大大加快。在1999年,全世界有法輪功修煉者的國家不過30多個,如今已達到了80多個。《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將近40種語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千名學員排組法輪圖形

獨裁者的謊言在自由社會總是處處碰壁。在自由的臺灣,中共鎮壓反而使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在兩、三年內暴增了幾百倍,從原來的三千人增加到50萬人。美國國會則接連通過決議,嚴厲譴責中共的暴行。世界各國政府和議會則不斷簽發給法輪功的褒獎令,迄今已達1,500余份。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近萬名法輪功學員在臺灣總統府前集體煉功,呼籲公審江澤民,早日結束迫害。

如果說西方主流社會,特別是各國元首還對中共到底多麼重視法輪功認識不足的話,江澤民則以其特別的方式把法輪功的重要性向各國元首強調了一次——1999年9月,江澤民在新西蘭舉行的亞太高峰會上,把中共製作的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人手一冊發到與會的十多個國家的元首手中。

各國元首在恥笑江澤民的同時,也隨即意識到,對於中共和江澤民來說,法輪功成了它們性命攸關的問題。

十年來,中共在法輪功的問題上製造了無數類似的外交醜聞。美國《華盛頓時報》報導,2001年3月9日,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Condoleezza Rice)被三名專門前往白宮造訪的中共外交人員給煩透了。這三名外交人員是前中國駐美大使朱啟禎、李道豫和前駐加拿大大使張文樸。原本這次面談的主題應該是中美關係:美國對臺灣出售武器,中共人權記錄和美國防禦飛彈計劃。沒想到,其中一位外交人員居然掏出一篇事先準備好的演講詞,長篇闊論了20多分鐘,滔滔不絕地演講法輪功如何對中共政府造成威脅,並稱中共相信美國中情局背後支持法輪功。美國官方早就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賴斯“也被他們這種長篇濫罵給惹毛了,在他們念了20分鐘的演講稿後就中斷會議,請他們走人。”

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中共動用了相當於一場戰爭的資源,對輿論宣傳、情報、特務、外交、經濟、文化等各個層面的力量進行總動員。其結果卻適得其反。中共把謠言造到哪裏,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就講到哪裏。中共讓越多人聽到謠言,就會有越多人聽到法輪功的真相並辨明是非。無論是“天安門自焚”偽案、2006年曝光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案件、2008年的法拉盛事件等莫不如此。

二、中共如何“幫助”傳播《九評》

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共的輿論宣傳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那就是周期性的發作,但勢頭越來越弱。

在鎮壓法輪功之前,中共對其宣傳力量充滿信心。因為無論它要打擊誰或鎮壓誰,哪怕從部長、將軍到國家主席,都會在幾天之內被鋪天蓋地的輿論宣傳所壓垮。江澤民最初認為三個月即可消滅法輪功,因此在最初的三個月,宣傳機器每天都製造並播出大批詆毀法輪功的謠言。然而,中共沒想到的是,法輪功學員反而在北京召開外國記者招待會,更有大批學員走上天安門請願和抗議。

中共的輿論工具陷入了困境,因為若繼續以相同的力度妖魔化法輪功,就會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共公開踐踏信仰自由,也讓國內的人意識到中共一直無法壓垮法輪功。於是,輿論攻勢逐漸減弱,至今若無大事出現,已不再提“法輪功”這三個字。

這實際上宣告了中共“暴力”與“謊言”這兩大統治支柱中,“謊言”支柱已經朽壞而不堪再用。


山東濟南大佛頭遊覽區遊人不斷,在其附近有多處大石頭上用紅瓷漆塗寫的“快看九評天滅中共”等大幅標語,有的存在有一年之久了。(明慧網)

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對靠輿論宣傳起家的中共從意識形態上給予全面的揭露和清算。中共的筆桿子們此時已無還手之力。

中共一方面吸取了“越造謠等於越幫著法輪功宣傳”的教訓,另一方面也無法反駁《九評》所羅列的事實和邏輯嚴謹的分析,於是中共這次選擇了“沉默”,假裝對《九評》視而不見。

高精度圖片
在美國舉行的幾千人參加的退黨大遊行(大紀元)

2005年1月14日,中共為應對《九評》和“三退”大潮,開始了轉移視線的“保先”活動,調動最高規格的陣容挽救中共。所有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官員、軍方代表、北京黨務系統最高官員,都被要求出席在北京召開的“誓師會”。為體現中共在今次部署上“沒有分歧”,中共要求涉及的最高層官員“不得缺席”,事件在中共政壇引起震動。“保先”最重要的部分是重溫誓詞和重新宣誓,以期那些退了黨的通過重新宣誓而再入一次黨。

2005年3月14日,中共通過針對臺灣的《反分裂國家法》;2005年4月3日,中共在深圳組織萬人反日遊行(有人稱深圳反日遊行的主體主要是脫下警服的武警);2005年7月1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教授朱成虎少將跟一批來自香港的外國記者談話,公然說,假如美國軍隊干預臺灣海峽衝突,並對中國進行軍事打擊,中國將對美國動用核武器,中國方面為此準備西安以東的城市全部被毀滅,美國也要準備好幾百座美國城市被中國毀滅。

也就是說,中共在內政、外交上全面製造新聞事件,轉移民間和國際社會對《九評》與“三退”的關注。這些看似毫無內在聯繫的政治和外交動作背後都貫穿著對於《九評》和退黨的恐懼和應對措施。據《解放軍報》2005年8月15日報導,中共中央軍委近日向全軍頒發一個條例,其中禁止“私藏有嚴重政治問題的信息”的規定表明《九評》已經開始在軍隊中廣泛傳播,並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覺。

中共在轉移國內外視線的同時,極為關注《九評》和“三退”。2005年,哈佛大學公布了一個報告:包含《九評》的網站是中共封鎖最嚴厲的網站。報告說:如果一個網頁包含反共政治主張,那麼被封鎖的概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網站是10%,而《九評》是90%。足見中共對於《九評》的恐懼。而據中共出逃官員郝鳳軍介紹,他曾經工作過的天津610辦公室,一個相當於納粹蓋世太保的專門對付法輪功的組織,在全力搜索退黨人士的名單,並要將他們抓捕判刑。2005年4月14日上午,正在公司上班的方丹(30歲)突然被深圳市福田區公安分局、610及沙頭派出所的警察帶走,唯一的原因是他下載了一份《九評》給了一位法輪功學員。

儘管中共輿論宣傳“沉默是金”,但絲毫沒有減緩《九評》的傳播。四年多來,《九評》在大陸家喻戶曉,僅透過層層封鎖到大紀元上聲明“三退”的人就已經超過五千萬,而這些人中有很大比例都在“三退”聲明中提到是《九評》促使他們決定“三退”。

2008年,楊佳襲警事件發生後,上千上海民眾聚集在法院門前打出“刀客不朽”的橫幅聲援楊佳,並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喊出了“天滅中共”的口號。這標誌著《九評》廣傳和“三退”的興起,讓與《九評》伴生的“天滅中共”的口號成為老百姓可以隨時吶喊出的心聲。

三、神韻走哪,中共的“廣告”跟到哪

2006年聖誕節,神韻藝術團在紐約百老匯一鳴驚人,隨後踏上了全球巡迴演出之旅。純善純美的藝術和對傳統文化精華的演繹與弘揚在全世界引起轟動。神韻演出從2007年的20萬現場觀眾爆炸式增長到2009年的預計80萬現場觀眾。中國古典舞、中西合璧的交響樂團、手工製作的精美服飾道具、突破舞臺時空侷限的逼真的三維天幕設計,以及演出中所展現的“忠孝節義”的精神、天國世界的輝煌壯麗、人生的目的與歸宿、對信仰的堅貞守護等,感動了不同族裔的觀眾。


2008年1月31日至2月9日,神韻藝術團在紐約無線電音樂廳連續上演15場(攝影:季媛/大紀元)

上至總統、國會議員、金融鉅子、跨國公司的創始人、藝術界的泰斗、基金會的首席執行官等等最頂尖、最主流的人士都對神韻演出不吝讚美之詞。在世界最大的都市、最頂級的舞臺,神韻演出光華奪目,許多場次一票難求。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劇場甚至出售站票,以滿足觀眾欣賞神韻演出的熱望。

面對正統文化的重建,中共賴以生存的黨文化基礎土崩瓦解。此時,中共知道如果在宣傳上大力詆毀,其效果就是重蹈鎮壓法輪功初期的覆轍——反而讓更多人了解神韻;但如果像對待《九評》一樣“沉默是金”,神韻的傳播顯然也更為廣泛。

於是進退失據的中共決定私下裏阻撓神韻的觀眾,特別是各國主流社會的人們。於是,中共各駐外使領館通過電話、傳真、郵件等方式,以政治壓力和經濟利誘雙重手段脅迫各國政要、議員、贊助商或藝術界名流不要出席觀看神韻晚會。


2009年2月22日,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德國法蘭克福的首場滿座的畫面。(大紀元)

譬如中共駐法蘭克福領事館於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致信德國黑森州州總理辦公廳和當地外國領館,以國家外交信函形式詆毀神韻藝術團;中共駐瑞典使館也騷擾斯德哥爾摩和林雪平的有關部門,企圖阻止神韻演出。

不止在歐洲各國,中共使館還在韓國、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等國嘗試破壞演出的正常進行,或是直接威脅觀眾不要去看晚會。在北美一些城市和地區,中共通過在海外的特務機構,在紐約、華府等地的華人僑社和大學學生會組織、海外華人聯誼會中散發恐嚇言論,威脅海外華人不要去觀看神韻。

然而中共無論做什麼總是事與願違。譬如去年施壓丹麥,取消神韻演出。結果丹麥最大、收視率最高的國家電視臺(DR)一臺在晚間黃金時段播出耗時一月、採訪八十多人後製作的深度報導──《劇院遭遇中共壓力》,揭露了中共的惡行,讓更多民眾知道了真相;瑞典各黨派一改過去執政黨與反對黨互相批評的傳統,二十五位議員聯名共同向神韻晚會發出賀信,並譴責中共使館踐踏該國言論自由的行為,七位聯盟政府議員還罕見的特別發表將觀看神韻的聯合聲明。

如同2008年一樣,因為中共使館的騷擾,韓國首爾場地一度受阻,中共使館對簽約劇場“宇宙藝術中心”施壓,恐嚇其若不解約就不給發放中國簽證,還威脅投資中國的巨額生意可能受到影響。今年二月三日法院判決主辦方勝訴,中共脅迫失敗。神韻第三度在首爾上演,拉開一連五天六場的序幕,壓軸場更是大爆滿。


2009年2月8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首爾最後一場壓軸,現場觀眾爆滿。(攝影:金國煥/大紀元)

神韻德國主辦方的一位工作人員說:“中使館每年都這樣幫神韻做廣告。”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德國議員在得到該消息後,馬上決定親自到劇院觀看神韻演出;英國議員格拉德·巴登推薦所有的歐盟議員都去看演出;二月十日,歐盟議會主席Hans-Gert Poettering和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同時給神韻晚會的舉辦機構發賀信,預祝神韻在德國的演出成功。

一些法蘭克福州議員得知中共阻撓之事,主動打電話要看神韻,還有路人看到相關傳單後立刻訂票;總部位於法蘭克福的國際人權組織日前將中共威脅的信函在其網站上曝光,譴責中領館企圖“干涉德國土地上的文化自由”;一些德國民眾表示恰恰因為中共的這種阻撓,他們更願意到劇院來支持神韻演出。

二零零七年神韻晚會在加拿大演出期間,許多該國政要也接到過中國使、領館的威脅信件,但演出依舊受到各方矚目與歡迎。加拿大總理親自為晚會致賀詞,加拿大環境部長、國會議員約翰·貝爾德(John Baird)代表總理與加拿大政府到晚會現場祝賀。

二零零七年底,美國紐約州議員邁克·本傑明(Michael Benjamin)、佛羅里達勞德岱堡市(Fort Lauderdale)市長吉姆·諾格爾(Jim Naugle)和加州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里斯·諾比(Chris Norby)都收到過中共領事館的信,脅迫他們不要觀看神韻演出。這些美國的民選官員都公開了中共的騷擾信並給予正式的回應。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里斯·諾比在《洛杉磯時報》公開反擊中領館的施壓。他說:“你們的要求對我是個侮辱,我當然不會答應。”

跟諾比一樣,本傑明和諾格爾也斷然拒絕了中領館的無理要求。本傑明議員將中領館的信件公開,並對中共表示譴責。他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諾格爾則照例給晚會發來褒獎,並表示要盡量多看晚會的節目。

二零零七年澳洲首都堪培拉神韻晚會演出前,中使館的官員給每位議員寫信,詆毀晚會,告訴他們不要來看,豈不知反而起到事與願違的宣傳效果,把這些議員都吸引了來看晚會。該年四月五日,新西蘭綠黨國會議員,外交事務發言人凱斯·洛克(Keith Locke)致信祝賀神韻藝術團在奧克蘭演出,並譴責中共干擾。數十位準備觀看演出的社會各界要員證實接到了類似電話,都表示感到很大壓力,但仍按原計劃參加晚會。


神韻紐約藝術團在華府的演出連續六場爆滿,震撼肯尼迪中心。圖為2009年2月15日,肯尼迪中心內座無虛席。(攝影:戴兵/大紀元)

中共甚至耗費巨資派出演出團到海外,欲與神韻爭奪觀眾。不但票房慘淡,大部份都為免費贈票,且觀眾對演出的低俗相當不滿。

結語

法輪功作為佛家修煉法門,儘管客觀上會因為人們健康的改善和道德的提升給社會帶來益處,但修煉人最終卻以超越世俗為目標,對世間俗事無所用心,更不是搞政治或要誰手中的權力。中共不能理解的是,恰恰是法輪功學員們對世間金錢、權力和享樂的看淡,才讓它的暴力和謊言失去了著力點。

無意於世俗利益的團體,本不會利用世俗的媒體和廣告為自己做宣傳,但卻因中共動用一切世俗資源的打壓,而被迫在一切中共謠言所及的領域去講清真相,由此也被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們所認知。

中共的打壓客觀上讓法輪功傳揚世界,也在此過程中凸顯了中共的陰暗邪惡與法輪功的正大光明。

中共在鎮壓法輪功、對待《九評》和“神韻巡演”的問題上,它的一切應對手段已徹底失效。無論它公開批判、保持沉默或私下造謠都客觀上“成全”著法輪功。

歷史上任何一個強權對正的信仰的鎮壓最終都以失敗告終。迫害者的種種惡行,無論當時如何甚囂塵上,最後人算不如天算——無邊佛法可將一切邪惡暴行轉成弘揚正信的助緣,並成就正信者的輝煌。這樣的結果絕非行惡者的本願,而它們也只能在垂死掙扎中走向沒落和解體,並因種惡因而結惡果,因惡行而遭惡報。

一切都將過去,只有真理永存!邪惡中共自己選擇了這樣一個不光彩的反面“幫忙”的角色。而今隨著中共邪惡的曝光,五千萬人已經退出了中共。更多的人應該從中共的黔驢技窮看到它的末日,盡早的加入到“三退”的行列中來,讓中共這個邪教早日退出歷史的舞臺。


大紀元編輯部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