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高智晟施暴者的審判日近了(圖)
 
童文薰
 
2009-2-16
 

高智晟律師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人民報消息】看完《自由亞洲電臺》披露的那篇高智晟律師於2007年9月21日被中共秘密警察綁架五十多天的酷刑虐待內容,我閉上眼睛坐在電腦前靜觀自己翻騰的思緒。

雖然只是黑白文字的敘述,但讀之尚且難忍,念頭裏一直跑出“立即遠離這樣的巨大痛苦與壓力”的聲音,催促著自己罷讀。但又想到自己安安全全的坐在電腦前面用眼睛讀之尚且感覺難忍,何況是承受迫害折磨的高智晟律師本人?

四年前當我初次進入《明慧網》閱讀一篇篇遭受中共特務、警察綁架酷刑的法輪功學員案例時,我也經歷過同樣的心理抗拒。“生活中已經有太多壓力了,何苦再增加這些無奈的苦痛?”但一想到每一個活生生的案例都是一個生命真實的受苦過程,如果我們連閱讀的承受力都欠奉,那些仍在遭受迫害的善良人又當如何面對這樣的暴力?

因為新聞的封鎖,中國像是個被重重迷霧阻絕視野的森林,又像無數個互不聯繫的群島。不止居於其間的人看不清中國的面貌,旁觀者也常是霧裏看花。即使看清楚其中不堪聞問的陰暗面,中共卻利用經濟利益讓許多中國人以及在中國投資的各路商人,甘於視而不見,放棄對道德及人類良知價值的敬畏之心。“不要惹極權中共,要保投資利益以及進出中國的許可”、“不管中國的內政”、“經濟與政治脫鉤”、“先讓中國富起來就自然會走向民主”……這種似是而非的藉口眾多,如同高律師所言,甚至有人願意為中共喊出“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種顛倒黑白的口號!

拿中國的法律來看,哪一條容許中共的特警對於一位受國際敬重的律師做出這種極端殘酷,殘忍度破表的迫害行為?沒有。一條都沒有。但這樣的迫害卻是無所不在。淩虐高律師的那群施暴者對高律師說了:“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哪十二套呢?黑套頭綁、皮鞋踩臉、強奪隨身財物、剝除全身衣物、辱罵毆打、電擊全身、不分男女對其生殖器官的淩辱(包括擊打、電擊、異物侵入)……僅僅是複述這些內容,就讓人寒毛直立。不是因為恐懼,而是無以名之的憤怒與悲涼。

這能是人類做得出的事嗎?而這樣的暴力酷刑最終的目的是什麼?摧毀一個人的意志,使其屈服跟從?高律師如此頂天立地的漢子,在過程中出現斷斷續續的昏迷,直到第三天竟有一死百了之意。“我掙脫他們,一邊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高律師的兩個孩子),一邊猛地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淒遠及陌生。”“但自殺未能成功。感謝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五十多天后,高律師全身無一處皮膚是正常膚色,這樣的迫害更在他腦海裏留下難以抹滅的畫面。“我說一輩子,直到臨死,閉眼睛之前這一幕我是絕對忘不了。因為你不可能說……你說忘就忘了,真的忘不了。我有時候晚上睡覺一這樣,我就能想起這一段。有時候進廚房洗個碗,洗個碗一低頭我就能想起這些。”

但高律師心中掛念不是自己所遭受的迫害。“我最惦記的就是這樣的過程能在中國明目張膽的存在。而且是那些說代表中國的人,是代表我們政府的人,是代表我們的人。代表我們行使權利的人幹的,這是最可怕的。”

除了酷刑虐待,施暴者甚且逼迫高律師“自白”虛偽的婚外情內容,持以向夫人耿和離間二人深厚的夫妻之情,並意圖向世人詆毀高律師的名譽。這樣的手法竟是中共慣用的技倆,罔顧毀人夫妻完全違背中國固有倫常!在廿一世紀的今天,竟有這種荒誕的政權存在這個星球!

施暴者還威迫高律師寫個文章“罵罵法輪功,價錢隨你開口”,不然“寫法輪功的文章困難的話,也可以表揚表揚政府嘛,多少錢都不成問題。”最後是“寫點東西說你出獄後政府對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輪功和胡佳等人的蠱惑才一時糊塗寫了給美國國會的公開信的……”,這些施暴者顯然極端欠缺常識。

在不自由的意志下寫的任何東西,自由世界的人們是一分都不信的。高律師為何會得到全世界民主人士的共同聲援?正因為高律師的見識與勇氣,正因為高律師明知挺身而出的代價而仍堅持憑著良心說話。有哪一個有正常判斷力的人,會相信暴力下的供述?相反的,越多違反高律師意志的文字流出,就越坐實施暴者的責任。

2009 年2月4日高智晟律師再次被警察強行從家中帶走後至今下落不明。請這些披著中共執法者外衣的人們看清楚,這種無效的供述無需再逼迫高律師執筆。也請造成高律師失蹤或意圖向高律師施暴者注意,2008年11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已經正式通知中共,要求中共追究這些在中國對受關押、綁架人士施以酷刑者的刑事責任!如果中共不以內國法追究這些人的責任,國際刑事法庭(ICC,InternationalCriminalCourt)可以因為中共放棄執法而啟動引渡與追究相關人等刑責的機制。與酷刑有關的最高的刑度是無期徒刑!這還不包括民事賠償責任的追究。

一切事證都已經記錄在冊。對於高律師這樣的國際知名人士的迫害,更是必然有法律追究到底。那些口口聲聲不代表“黨和國家”的施暴者,在不久將來面對責任追究時,當然不會有“黨和國家”出面來保障或免除其責。屆時,這群施暴者不僅在中國這塊土地無容身之所,在ICC管轄可及的所有國家,也將無處遁逃。因此,不要摻和到迫害的行列裏,是保護自己的最大利益而非保護高律師。

這一天何時會到來?納粹黨人曾以為永不會被追訴,以為希特勒政權可以永世存在。但事實證明那只是幻覺。如今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已經發動第一道程序,審判的日子已經不遠了。我們都等著這一天!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