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和瀋陽晚報爭捧烈士出笑話(多圖)
 
盧笙
 
2009-2-13
 

新京報說烈士生前只有這張照。
【人民報消息】上面指示:「各網,中央電視臺新大樓北配樓發生火災相關報導,請各網站只用新華社通稿,不發圖片,視頻,不做深度報導,只放國內新聞區,關閉跟帖,自然滾動,博客論壇不置頂,不推薦。」全體媒體一律不折騰。

上面又通知下來:「關於火災相關報導,新華網做到什麼程度,其它媒體要跟到什麼程度。」

新華網2月11日低調報導了殃視臺長趙化勇去醫院看望受傷消防官兵,於是新京報和瀋陽晚報也趕快跟著折騰折騰。

新京報2月11日在《央視新址火災犧牲消防員張建勇家屬抵京[圖]》裏說,「 張建勇唯一留下的照片是他軍官證上的證件照」。


張建勇生前不止有一張照片
但是,東北新聞網轉載的瀋陽晚報2月11日的《瀋陽人張建勇因撲救央視新址大火犧牲/組圖》給了新京報的可信度一個沉重的打擊,報導中不但有張建勇的照片,而且還有好幾張,光記者塞到他奶奶手裡的一個宣傳圖片裏,就有三張張建勇的圖片。

新京報報導說,「2月10日下午,在撲救中央電視臺新址大火中犧牲的紅廟消防中隊指導員張建勇的愛人及家屬到達北京」。

瀋陽晚報卻說,張建勇的三叔張洪告訴記者,10日15時,北京消防部門派人過來將張建勇的父母接走了。結婚剛剛一年的妻子高艷是北京人,是個護士。

到底張建勇的妻子是在瀋陽農村還是在北京?北京的媒體說她到達北京,瀋陽的媒體說她就在北京。這麼點兒事都搞不明白嗎,那寫的幾大篇子的「高大全」新聞是不是和神七沒上天報導說已經轉了30圈一樣呢?

這又不禁讓人想起新華網炒翻了天的「背亡妻回家」《給妻子最後的尊嚴》的新聞,2008年5月14日吳加芳用舊摩托載妻子屍體回家,11月吳加芳再婚的消息傳出,有人質疑,置疑亡妻遇難才半年,就另結新歡,算得上是「最有情義」麼?一查,原來新華網上的這個新聞是個假新聞。這一對平常夫妻因吵架鬧離婚,妻子還吃過安眠藥自殺。吳加芳在當地口碑差得不行了,沒有人願意幫他擡屍體,連他的老表親戚一幹人都不幫他擡。後來他是被前妻的娘家人逼著背回去的。而且吳加芳6歲喪母,父親把他養大,他從來沒有贍養過父親。還有,高玉寶寫的《半夜雞叫》,《白毛女》,「二萬五千里長征」,還有,還有……,我們天真到哪天是個頭兒?


惡搞烈士!
東北新聞網貼出的第一張大圖是北京市朝陽消防支隊紅廟中隊指導員張建勇的大明星照,要搞的真是像宋祖英的藝術照那種高質量也行,本人像小保姆,化上妝傾國傾城,結果是惡搞烈士,張建勇的兩道眉毛好像是用炭筆塗上去的,再揉出模模糊糊的邊兒,黑糊糊一片。頭髮給搞的象頂著一個鍋蓋,尤其是左邊頭髮還給切了一個整齊的小三角。為什麼不能像對待宋祖英的照片那樣嚴肅的對待烈士呢?

東北新聞網貼著大美男照和「高大全」形像的新聞,從2月11日早8點到13日晚9點,將近三天時間,「網友評論」沒有一個帖子。這說明了什麼呢?△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