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中共打压反助法轮功(多图)
 
2009-2-26
 
【人民报消息】法轮功由一个群众团体名扬国际、《九评共产党》自2004年11月发表以来在中国大陆广为人知、神韵在短短二年间风靡全球……这都是让人难以相信却真实和正在发生的事实。中共在其中扮演了特别的角色,中共打压反助法轮功!其实,中共一直都在“帮”法轮功,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创举名扬全球。

在过去10多年被迫害中,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把中共当作一个对手,中共也不配成法轮功的对手。法轮功学员以真实对谎言、以和平对暴力、以善良对残酷,勇敢的坚持良知,并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一切人,智慧的讲清实情,善意化解民众的误会,并且清除中共的罪恶,鼓舞着民众的善念本性。凸显千百年来人性善恶消长、人间正邪相抗的真谛。

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恶、阴险、流氓、残暴之大成,却对正义、坦荡、慈悲、高贵的法轮功学员无能为力,在国际社会上自暴其丑。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正邪较量中,中共在镇压法轮功中一边凸显法轮功的道德强大,一边自己却陷入泥沼,处于解体之中。中共在国际上的丑陋表演,都成了它自己在灰头土脸中自我玩弄、自我贱卖的笑料。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世界上的个人、团体与政府,在这十年发生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九评》广传、神韵风靡全球的这些事情中要看清真相。

不要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合理化,认为是受到威胁下的反应;不要为中共极权的暴行罪恶寻求理由或藉口。面对如此残酷严重的迫害,唯一该做的,就是大声谴责、采取行动立即制止。也不要将中共的残暴迫害与法轮功学员的和平反迫害相提并论,认为两者在政治角力较量而作壁上观,因为施暴者与受害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残暴的打压中身心承受的苦难和其和平无畏的行动,正转化为世界上珍贵的精神财富,造福着世界与民众,使人们有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的画面。(明慧网)

一、中共“帮”法轮功走向世界

十年前的“四·二五”事件是法轮功走向国际舞台的起点,其起因也是法轮功学员在天津和平请愿,要求天津教育学院下属出版社更正有关对法轮功的不实报导。就在出版社已经答应更正时,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却动用警力镇压,直接引发了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前的上访事件。

没有中共暴力机器的本能发作,“四·二五”事件就不会发生。

“四·二五”事件得到了国际媒体的广泛报导,但因事件和平落幕而未引起世界的持久关注。又是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启动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


据内部消息,到2001年3、4月份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名有姓有记录的法轮功弟子达83万人次(明慧网)

每次镇压都以舆论先行。《九评》的“九评之五”中提供了这样的数据——“中共绝对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开动起来,全力进行诬蔑法轮功的宣传。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次……中国驻外使领馆也摆放大量所谓揭批法轮功的画册、光碟和单行本;外交部网站上,专门开辟所谓揭批法轮功的专题栏目。”

中共对法轮功的妖魔化再现了文革时“大批判”的一幕,让熟知共产党国家政治运动模式的西方媒体立即把关注焦点放在了法轮功问题上,更想要了解到底是什么让中共如此如临大敌。

西方的媒体一向讲“平衡报导”,当法轮功的声音也出现在西方媒体的时候,民众自然知道独裁者和被迫害的人到底谁在说假话。

亚利桑那州的阿特女士1999年从CNN对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新闻画面中找到了法轮功。她说“(那天的节目中)他们播放了一组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炼功的镜头,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画面,这就是我要找的。”

阿特女士并不是一个特例,在镇压后随着中共的造谣,法轮功学员也广泛增加了讲真相的渠道和力度,并办起了网站、报纸、电台和电视台。这使得法轮功传播的速度大大加快。在1999年,全世界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国家不过30多个,如今已达到了80多个。《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将近40种语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千名学员排组法轮图形

独裁者的谎言在自由社会总是处处碰壁。在自由的台湾,中共镇压反而使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在两、三年内暴增了几百倍,从原来的三千人增加到50万人。美国国会则接连通过决议,严厉谴责中共的暴行。世界各国政府和议会则不断签发给法轮功的褒奖令,迄今已达1,500余份。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近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台湾总统府前集体炼功,呼吁公审江泽民,早日结束迫害。

如果说西方主流社会,特别是各国元首还对中共到底多么重视法轮功认识不足的话,江泽民则以其特别的方式把法轮功的重要性向各国元首强调了一次——1999年9月,江泽民在新西兰举行的亚太高峰会上,把中共制作的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人手一册发到与会的十多个国家的元首手中。

各国元首在耻笑江泽民的同时,也随即意识到,对于中共和江泽民来说,法轮功成了它们性命攸关的问题。

十年来,中共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制造了无数类似的外交丑闻。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2001年3月9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赖斯(Condoleezza Rice)被三名专门前往白宫造访的中共外交人员给烦透了。这三名外交人员是前中国驻美大使朱启祯、李道豫和前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原本这次面谈的主题应该是中美关系:美国对台湾出售武器,中共人权记录和美国防御飞弹计划。没想到,其中一位外交人员居然掏出一篇事先准备好的演讲词,长篇阔论了20多分钟,滔滔不绝地演讲法轮功如何对中共政府造成威胁,并称中共相信美国中情局背后支持法轮功。美国官方早就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赖斯“也被他们这种长篇滥骂给惹毛了,在他们念了20分钟的演讲稿后就中断会议,请他们走人。”

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中共动用了相当于一场战争的资源,对舆论宣传、情报、特务、外交、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的力量进行总动员。其结果却适得其反。中共把谣言造到哪里,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就讲到哪里。中共让越多人听到谣言,就会有越多人听到法轮功的真相并辨明是非。无论是“天安门自焚”伪案、2006年曝光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案件、2008年的法拉盛事件等莫不如此。

二、中共如何“帮助”传播《九评》

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中共的舆论宣传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那就是周期性的发作,但势头越来越弱。

在镇压法轮功之前,中共对其宣传力量充满信心。因为无论它要打击谁或镇压谁,哪怕从部长、将军到国家主席,都会在几天之内被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所压垮。江泽民最初认为三个月即可消灭法轮功,因此在最初的三个月,宣传机器每天都制造并播出大批诋毁法轮功的谣言。然而,中共没想到的是,法轮功学员反而在北京召开外国记者招待会,更有大批学员走上天安门请愿和抗议。

中共的舆论工具陷入了困境,因为若继续以相同的力度妖魔化法轮功,就会让国际社会看到中共公开践踏信仰自由,也让国内的人意识到中共一直无法压垮法轮功。于是,舆论攻势逐渐减弱,至今若无大事出现,已不再提“法轮功”这三个字。

这实际上宣告了中共“暴力”与“谎言”这两大统治支柱中,“谎言”支柱已经朽坏而不堪再用。


山东济南大佛头游览区游人不断,在其附近有多处大石头上用红瓷漆涂写的“快看九评天灭中共”等大幅标语,有的存在有一年之久了。(明慧网)

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对靠舆论宣传起家的中共从意识形态上给予全面的揭露和清算。中共的笔杆子们此时已无还手之力。

中共一方面吸取了“越造谣等于越帮着法轮功宣传”的教训,另一方面也无法反驳《九评》所罗列的事实和逻辑严谨的分析,于是中共这次选择了“沉默”,假装对《九评》视而不见。

高精度图片
在美国举行的几千人参加的退党大游行(大纪元)

2005年1月14日,中共为应对《九评》和“三退”大潮,开始了转移视线的“保先”活动,调动最高规格的阵容挽救中共。所有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官员、军方代表、北京党务系统最高官员,都被要求出席在北京召开的“誓师会”。为体现中共在今次部署上“没有分歧”,中共要求涉及的最高层官员“不得缺席”,事件在中共政坛引起震动。“保先”最重要的部分是重温誓词和重新宣誓,以期那些退了党的通过重新宣誓而再入一次党。

2005年3月14日,中共通过针对台湾的《反分裂国家法》;2005年4月3日,中共在深圳组织万人反日游行(有人称深圳反日游行的主体主要是脱下警服的武警);2005年7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教授朱成虎少将跟一批来自香港的外国记者谈话,公然说,假如美国军队干预台湾海峡冲突,并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中国将对美国动用核武器,中国方面为此准备西安以东的城市全部被毁灭,美国也要准备好几百座美国城市被中国毁灭。

也就是说,中共在内政、外交上全面制造新闻事件,转移民间和国际社会对《九评》与“三退”的关注。这些看似毫无内在联系的政治和外交动作背后都贯穿着对于《九评》和退党的恐惧和应对措施。据《解放军报》2005年8月15日报导,中共中央军委近日向全军颁发一个条例,其中禁止“私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信息”的规定表明《九评》已经开始在军队中广泛传播,并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觉。

中共在转移国内外视线的同时,极为关注《九评》和“三退”。2005年,哈佛大学公布了一个报告:包含《九评》的网站是中共封锁最严厉的网站。报告说:如果一个网页包含反共政治主张,那么被封锁的概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网站是10%,而《九评》是90%。足见中共对于《九评》的恐惧。而据中共出逃官员郝凤军介绍,他曾经工作过的天津610办公室,一个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专门对付法轮功的组织,在全力搜索退党人士的名单,并要将他们抓捕判刑。2005年4月14日上午,正在公司上班的方丹(30岁)突然被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分局、610及沙头派出所的警察带走,唯一的原因是他下载了一份《九评》给了一位法轮功学员。

尽管中共舆论宣传“沉默是金”,但丝毫没有减缓《九评》的传播。四年多来,《九评》在大陆家喻户晓,仅透过层层封锁到大纪元上声明“三退”的人就已经超过五千万,而这些人中有很大比例都在“三退”声明中提到是《九评》促使他们决定“三退”。

2008年,杨佳袭警事件发生后,上千上海民众聚集在法院门前打出“刀客不朽”的横幅声援杨佳,并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喊出了“天灭中共”的口号。这标志着《九评》广传和“三退”的兴起,让与《九评》伴生的“天灭中共”的口号成为老百姓可以随时呐喊出的心声。

三、神韵走哪,中共的“广告”跟到哪

2006年圣诞节,神韵艺术团在纽约百老汇一鸣惊人,随后踏上了全球巡回演出之旅。纯善纯美的艺术和对传统文化精华的演绎与弘扬在全世界引起轰动。神韵演出从2007年的20万现场观众爆炸式增长到2009年的预计80万现场观众。中国古典舞、中西合璧的交响乐团、手工制作的精美服饰道具、突破舞台时空局限的逼真的三维天幕设计,以及演出中所展现的“忠孝节义”的精神、天国世界的辉煌壮丽、人生的目的与归宿、对信仰的坚贞守护等,感动了不同族裔的观众。


2008年1月31日至2月9日,神韵艺术团在纽约无线电音乐厅连续上演15场(摄影:季媛/大纪元)

上至总统、国会议员、金融钜子、跨国公司的创始人、艺术界的泰斗、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等等最顶尖、最主流的人士都对神韵演出不吝赞美之词。在世界最大的都市、最顶级的舞台,神韵演出光华夺目,许多场次一票难求。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剧场甚至出售站票,以满足观众欣赏神韵演出的热望。

面对正统文化的重建,中共赖以生存的党文化基础土崩瓦解。此时,中共知道如果在宣传上大力诋毁,其效果就是重蹈镇压法轮功初期的覆辙——反而让更多人了解神韵;但如果像对待《九评》一样“沉默是金”,神韵的传播显然也更为广泛。

于是进退失据的中共决定私下里阻挠神韵的观众,特别是各国主流社会的人们。于是,中共各驻外使领馆通过电话、传真、邮件等方式,以政治压力和经济利诱双重手段胁迫各国政要、议员、赞助商或艺术界名流不要出席观看神韵晚会。


2009年2月22日,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首场满座的画面。(大纪元)

譬如中共驻法兰克福领事馆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致信德国黑森州州总理办公厅和当地外国领馆,以国家外交信函形式诋毁神韵艺术团;中共驻瑞典使馆也骚扰斯德哥尔摩和林雪平的有关部门,企图阻止神韵演出。

不止在欧洲各国,中共使馆还在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国尝试破坏演出的正常进行,或是直接威胁观众不要去看晚会。在北美一些城市和地区,中共通过在海外的特务机构,在纽约、华府等地的华人侨社和大学学生会组织、海外华人联谊会中散发恐吓言论,威胁海外华人不要去观看神韵。

然而中共无论做什么总是事与愿违。譬如去年施压丹麦,取消神韵演出。结果丹麦最大、收视率最高的国家电视台(DR)一台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耗时一月、采访八十多人后制作的深度报导──《剧院遭遇中共压力》,揭露了中共的恶行,让更多民众知道了真相;瑞典各党派一改过去执政党与反对党互相批评的传统,二十五位议员联名共同向神韵晚会发出贺信,并谴责中共使馆践踏该国言论自由的行为,七位联盟政府议员还罕见的特别发表将观看神韵的联合声明。

如同2008年一样,因为中共使馆的骚扰,韩国首尔场地一度受阻,中共使馆对签约剧场“宇宙艺术中心”施压,恐吓其若不解约就不给发放中国签证,还威胁投资中国的巨额生意可能受到影响。今年二月三日法院判决主办方胜诉,中共胁迫失败。神韵第三度在首尔上演,拉开一连五天六场的序幕,压轴场更是大爆满。


2009年2月8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首尔最后一场压轴,现场观众爆满。(摄影:金国焕/大纪元)

神韵德国主办方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中使馆每年都这样帮神韵做广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德国议员在得到该消息后,马上决定亲自到剧院观看神韵演出;英国议员格拉德·巴登推荐所有的欧盟议员都去看演出;二月十日,欧盟议会主席Hans-Gert Poettering和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同时给神韵晚会的举办机构发贺信,预祝神韵在德国的演出成功。

一些法兰克福州议员得知中共阻挠之事,主动打电话要看神韵,还有路人看到相关传单后立刻订票;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国际人权组织日前将中共威胁的信函在其网站上曝光,谴责中领馆企图“干涉德国土地上的文化自由”;一些德国民众表示恰恰因为中共的这种阻挠,他们更愿意到剧院来支持神韵演出。

二零零七年神韵晚会在加拿大演出期间,许多该国政要也接到过中国使、领馆的威胁信件,但演出依旧受到各方瞩目与欢迎。加拿大总理亲自为晚会致贺词,加拿大环境部长、国会议员约翰·贝尔德(John Baird)代表总理与加拿大政府到晚会现场祝贺。

二零零七年底,美国纽约州议员迈克·本杰明(Michael Benjamin)、佛罗里达劳德岱堡市(Fort Lauderdale)市长吉姆·诺格尔(Jim Naugle)和加州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Chris Norby)都收到过中共领事馆的信,胁迫他们不要观看神韵演出。这些美国的民选官员都公开了中共的骚扰信并给予正式的回应。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在《洛杉矶时报》公开反击中领馆的施压。他说:“你们的要求对我是个侮辱,我当然不会答应。”

跟诺比一样,本杰明和诺格尔也断然拒绝了中领馆的无理要求。本杰明议员将中领馆的信件公开,并对中共表示谴责。他说,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诺格尔则照例给晚会发来褒奖,并表示要尽量多看晚会的节目。

二零零七年澳洲首都堪培拉神韵晚会演出前,中使馆的官员给每位议员写信,诋毁晚会,告诉他们不要来看,岂不知反而起到事与愿违的宣传效果,把这些议员都吸引了来看晚会。该年四月五日,新西兰绿党国会议员,外交事务发言人凯斯·洛克(Keith Locke)致信祝贺神韵艺术团在奥克兰演出,并谴责中共干扰。数十位准备观看演出的社会各界要员证实接到了类似电话,都表示感到很大压力,但仍按原计划参加晚会。


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华府的演出连续六场爆满,震撼肯尼迪中心。图为2009年2月15日,肯尼迪中心内座无虚席。(摄影:戴兵/大纪元)

中共甚至耗费巨资派出演出团到海外,欲与神韵争夺观众。不但票房惨淡,大部份都为免费赠票,且观众对演出的低俗相当不满。

结语

法轮功作为佛家修炼法门,尽管客观上会因为人们健康的改善和道德的提升给社会带来益处,但修炼人最终却以超越世俗为目标,对世间俗事无所用心,更不是搞政治或要谁手中的权力。中共不能理解的是,恰恰是法轮功学员们对世间金钱、权力和享乐的看淡,才让它的暴力和谎言失去了着力点。

无意于世俗利益的团体,本不会利用世俗的媒体和广告为自己做宣传,但却因中共动用一切世俗资源的打压,而被迫在一切中共谣言所及的领域去讲清真相,由此也被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所认知。

中共的打压客观上让法轮功传扬世界,也在此过程中凸显了中共的阴暗邪恶与法轮功的正大光明。

中共在镇压法轮功、对待《九评》和“神韵巡演”的问题上,它的一切应对手段已彻底失效。无论它公开批判、保持沉默或私下造谣都客观上“成全”着法轮功。

历史上任何一个强权对正的信仰的镇压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迫害者的种种恶行,无论当时如何甚嚣尘上,最后人算不如天算——无边佛法可将一切邪恶暴行转成弘扬正信的助缘,并成就正信者的辉煌。这样的结果绝非行恶者的本愿,而它们也只能在垂死挣扎中走向没落和解体,并因种恶因而结恶果,因恶行而遭恶报。

一切都将过去,只有真理永存!邪恶中共自己选择了这样一个不光彩的反面“帮忙”的角色。而今随着中共邪恶的曝光,五千万人已经退出了中共。更多的人应该从中共的黔驴技穷看到它的末日,尽早的加入到“三退”的行列中来,让中共这个邪教早日退出历史的舞台。


大纪元编辑部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