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小瀋陽鐵定取代趙本山的原因(多圖)
 
喬劁
 
2009-2-23
 

2009年2月19日,北京電視臺科教頻道八點非常故事匯,特邀歌手韓紅擔綱
主持對小瀋陽的採訪,讓人恍然大悟,為何小瀋陽鐵定取代趙本山。

【人民報消息】殃視春晚之後,被中共最大官方媒體力捧的小瀋陽火的實在不行。演出完畢,各個媒體都跑到小瀋陽他娘住的農村去搶新聞,那陣勢把他老媽嚇哭了。以為文革來了呢。

儘管批評聲不斷,甚至有些人認為談論小瀋陽自己都掉了價兒,他根本不值得一提,還有人抗議他把中華民族男子的形像蹧蹋到家了,但無論說什麼都擋不住小瀋陽身價的飆升。剛開始出場一次120元人民幣,現在經中共力捧,出場價陡然飆升到60萬元。

火成這樣,連小瀋陽的師傅趙本山都硬氣不起來,獲獎感言時聲音顫抖,而師兄弟們也眼紅的忿忿不平。據說不管趙本山的徒弟們其它方面咋樣兒,但個個模仿能力都特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幾手絕活兒,能拿娘娘腔的不只他一個,敢穿花裙子花襖、不男不女的也不只他一個人,看起來缺的似乎只是機會,小瀋陽被發現了,而自己還被「冷藏」,但實際上並不是這麼回事──你上了臺你也紅不成這個樣兒。

為啥?!

女人得獎憑借向老江劈大腿

此次春晚趙本山的《不差錢》並沒有被評為小品類頭獎,這是票數決定的,但最後宣布時,《不差錢》卻得了頭獎,這是上頭的意思。一來今年春晚是趙本山最後一次上臺,不能不讓他風光下臺,這是曾慶紅的意思;二來只有趙本山保持「小品王」到最後,才能襯托他的徒弟有價值;三來要想把小瀋陽推出去,他當主角的《不差錢》必須得拿頭獎。

歌舞類評選,宋祖英是三等獎,媒體都報導出來了,但最後宣布時,原本得頭獎的被換到三等獎,把位子讓出來給宋祖英,小英子(江澤民對其的暱稱)拿了頭獎。小英子傍江的十幾年間,丈夫羅浩順其火勢被安排掛名在這個電視劇裏編這個,在那個電視劇裏導那個。

還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李長春的這個管轄範圍,2009年2月9日,「國家廣電總局」官方網站正式發布了「中央電視臺2007、2008年度優秀播音員、主持人評選結果」。這個結果讓人緊張,因為被評為甲等的每人每月將獲津貼2萬元,乙等每人每月津貼1.5萬元。

結果顯示,2008年度「甲等」級裡的第一名,是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的李瑞英。有網友以《李瑞英的下身有問題》為題出文章。打開一看,原來是說有夫之婦的李瑞英把自己的下身交給了江澤民把玩兒。在潛規則的世界裏,李瑞英的48歲的老公張宇燕也跟著得了實惠,不但是中國社會科學院亞洲太平洋研究所研究員、黨委書記、博士生導師,而且還兼任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副會長、中國亞太學會副會長等學術職務。


李瑞英藝術照(左)和真人照。
新華網2月11日新聞《央視主持人排名出爐 李瑞英白岩松董卿列前三》中,給李瑞英來了張藝術照,那照片你說是李瑞英吧,又不太像,你說不是李瑞英吧,又有點兒像。新華網在其照片上下的功夫遠遠超過對總書記胡錦濤圖片的修飾。這照片是要暗示讀者:「瞧,江澤民喜歡的女人都是大美人兒!」就算真長的那麼美,江澤民的戶口簿子裏也沒有這麼一號。

王冶坪的老姐妹說,她經常罵道:「這些臭不要臉的,使勁往老江身上貼,還不就是為了得到些好處。哪一天老江倒霉了,你看她們還貼不貼,比誰跑的都快!」

趙本山對曾慶紅唯命是從才成了「小品王」

至於說為什麼趙本山能火起來?原因有二,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幾十年來在中共的高壓下,表演的必須按照黨的要求表演,觀眾只能看黨讓看的東西,所有好的、正的、真正的中華民族的藝術都被封殺了、扭曲了,改造成黨需要的玩意兒,到底什麼是真正的藝術,已經沒有幾個人說的清楚了。

第二個也同樣重要,就是把國人往哪裏引的問題,光控制人不行,還得拿出節目來,於是粗俗不堪的趙本山就成了一個得力工具。正像趙本山說的:「別人總說,我的小品怎麼弄都趕趟,其實要讓人笑的舒服,笑的安全,非常難,得研究」。

看節目被逗笑了,張嘴要「呵呵」之前,還要先想想這句話自己該不該笑,笑了的後果是什麼,安全不安全?!大家想一想,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的中國人那神經得長成啥樣,才能收放自如到這種程度。

還有一點趙本山沒有說,那就是小品創作者和表演者怎樣做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小品《賣拐》是曾慶紅親自面授趙本山要寫污衊法輪功的題材,趙本山肚子裏沒膿水,就讓高秀敏的姘夫何慶魁寫,由他和高秀敏等人主演,在2001年殃視春晚獲得了「一等獎」。自此以後,何慶魁專寫此類小品,導致高秀敏和他大兒子2005年8月在十天內先後死亡。

災害還沒有完,2007年6月26日中午,首位模仿趙本山出名的營口演員潘越,在前往黑龍江與何慶魁簽訂演出合同返回時,駕駛一輛吉普車在高速公路上與一貨車相撞,當場身亡,年僅41歲,身後留下兩個孩子。而何慶魁現在有一起官司在身,面臨坐牢。

在殃視春晚混了那麼多年,到被踢下去時,趙本山說了句實話:「央視春晚這個審查節目過程是最蹂躪人的」。他認為:「只要我這東西在政治上沒有問題,演這麼多年了,也不可能有問題,就應該是給觀眾演的,而不是給審查者演的」。殃視一位領導看到這段報導罵道:「過去,我看這王八蛋還懂人事,現在給慣出毛病來了!」

確實,趙本山這麼多年忽悠暈了那麼多人,鬧到最後自己並不清醒。「政治上沒有問題」,得誰說?得黨說,得黨的具體代表、審查者說。觀眾說有用嗎?觀眾說話要真有用的話,中國共產黨早就垮臺了,趙本山這種低級庸俗的表演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中國新年的除夕晚會上。

小瀋陽當紅是中共末日的需要


小瀋陽早年隨母跑場唱葬歌!
殃視春晚後,小瀋陽被到處邀請,出場費更讓師兄弟們心理極不平衡。小瀋陽在臺上怎麼瘋,在臺下比過去還得低調,否則師傅和師兄弟們一起夾擊,他的日子真沒法兒過。

2009年2月19日,北京電視臺科教頻道八點非常故事匯,特意邀請歌手韓紅擔綱主持對小瀋陽的採訪,這也是她的採訪處子秀。可見北京電視臺對於上面的指示是如何的不敢輕視。

小瀋陽受訪時透露,自己從小跟隨母親四處跑場(現在叫走穴),誰家死人了就往誰家跑。 他說:「我是一個農村孩子,嗓子都是我媽遺傳的。小時候跟著我媽去唱『白活』,就是誰家老人去了,我們給唱二人轉,當時唱的《江南寡婦》。有一個大哥跟我媽說:『這孩子挺好的,電視裏說鐵嶺藝術團招生,你帶著去看看。』我就跟我媽說:『你送我去吧,也能幫家裏掙點錢,不然我恨你。』就這樣我才唱了二人轉。」

2009年央視的元宵晚會上,已經得到中共認可的小瀋陽唱了一首歌曲《大海》,這首歌曲的原唱者臺灣知名歌手張雨生已於1997年因車禍去世,年僅31歲。團圓節小瀋陽不唱個喜慶的歌倒也罷了,唱這個歌時還聲音嗚嗚咽咽,真像是在中共葬禮上唱送殯的二人轉。結果,當晚殃視新址北配樓大火,官方報導,六人受傷,一個消防員死亡。


小瀋陽連「鼓掌」都寫錯了!
從小瀋陽的成長經歷來看,中共提拔他是有道理的,哪個師兄弟都沒有他的條件好。其一他曾經是黑社會成員,敲詐勒索門門兒精。媒體記者發現,採訪時他的兩隻眼睛賊溜溜、左顧右盼,而且時常壞笑。其二他小學還沒畢業,站在臺上舉著寫有「鼓掌」二字的大牌子讓人為他呱嘰呱嘰,結果「鼓」字還是個大白字兒。中共就喜歡這種認識兩個字,又必須有人給他寫作品的人,讓他說什麼他說什麼,讓他罵什麼他就罵什麼。

一個專門接「白活」、唱葬歌的人,被中共官方媒體一下捧到火燒的程度,這就不是中共願意不願意的問題了,「這是歷史的需要」,對,準極了,讓一個打小專業唱葬歌的人走紅來給中共唱葬歌,身價還坐著火箭往上飆升,這,絕了,簡直沒法兒解釋的……絕了。△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