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電視臺爆小瀋陽曾是黑社會成員(多圖)
 
鄂新
 
2009-2-21
 

趙本山和小瀋陽在遼寧省電視臺演出時,儘管上頭命令小瀋陽要男裝打扮,
但其表情確實像個黑社會成員。沒辦法,自然流露!

【人民報消息】據北京電視臺記者在2月18日小瀋陽做節目結束以後採訪了小瀋陽(原名沈鶴,曾用名瀋陽)。

記者問小瀋陽能否講述一下他曾經少年時候的經歷時,小瀋陽磕磕巴巴!眼睛總是在不停的賊溜溜左看右看。引起記者的高度懷疑。


趙本山徒弟小瀋陽(沈鶴)曾是
“遼寧黑社會成員”!
記者窮追不捨,最後得到證實,農民出身、小學沒畢業的沈鶴,讀書時並不是一個用功好學的孩子。後來走入黑道兒,成為黑社會成員,因為經常出現在各種中小學門口,娛樂場所門口。在當地「小有名氣」,人提人怕。

後來,也就是因為經常去一些二人轉的演出場地勒索,漸漸的喜歡上了二人轉!

小瀋陽的人生格言是:「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穿別人的鞋,讓他找去吧!」

現在,小瀋陽動不動就給趙本山下跪,口稱「師傅」,可見趙本山的手段要比黑道更厲害。

趙本山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說:「其實我這個人吶,要是有一件事讓我心裏憋屈,我會用5到10分鐘排解到別人身上。」

「我是七個不服八個不憤的人,如果他跟我兩個是對等的,我豁出命來跟他拼;如果這個人不是我能抵擋得了的,也不把它藏心裏,找朋友說出去,不往身上壓事兒」。

「跟我徒弟也是,來氣了,我說『我揍你,臭美』,其實我從來沒打過他們……哎呀,都像孩子似的。只要跪在地上了,叫聲『師傅』,那就是一種責任。有的什麼毛病都有,犯那些毛病你都眼花繚亂。」

「但他們畢竟年輕,念書都不多,有幾個是高中的,剩下都是初中、小學的,還有沒念過書的。」

人物周刊記者吃驚的問:「字也不識?」

趙本山不以為然的說:「字不識還都能上網,會拼音,但打的不是那個字兒,呵呵呵。」

人物周刊記者問:「您說過以前您是泰森,現在是唐金。小品圈子裏也有句名言:不想當將軍的廚子不是好裁縫。萬一有一天,您的學生輩裏有一兩個跳出來,說我也想做唐金,您會是一個什麼態度?」

趙本山一下子受不了了:「那沒……沒什麼。我倒覺得,人到一定時期了……我對他們的培養全社會都知道,我相信有一天他們背叛我了,社會也不會答應,他要走的空間都沒路了,除非我做錯了。我身邊出去的,左一個右一個不都出去了嘛,沒關係。但借我的光兒火起來的,起碼老百姓都有記憶。」


2008年2月11日,黑老大趙本山舉行收徒儀式。
「他們都怕我,不用深說,只要說『老實點兒』,他們馬上就老實了。因為他們在我的平臺生存,家庭、生活條件,出任何問題我都管」。

媒體報導,就在上個月,小瀋陽背著趙本山和公司私自接了一個演出,欲把酬勞全部收入囊中。豈料事不湊巧,又被趙本山逮個正著。趙本山對此大為惱火,聲稱要嚴肅「處理」此事,給小瀋陽減工資、減演出。真是應了當初趙本山說的話:「他要是犯錯了,我有辦法收拾他!”」原來趙本山是用嚴酷經濟手段卡住徒弟們的脖子!

在殃視春晚領獎會時出現了這樣一幕,51歲的趙本山用手理了理花白的頭髮,用顫抖的聲音向觀眾致謝:「今天我站在這個舞臺上,看到他(小瀋陽)以後的路會比我還受歡迎,心裏特別高興」。說到此他回望身邊的徒弟,不巧與正在注視著自己的小瀋陽眼神碰撞,又言不由衷的重覆了一句──「是真的高興」。小瀋陽一直沉默著,從略顯僵硬的表情來看,他的心情並不輕鬆。

「趙家軍」到底是個啥組織?小瀋陽從一個黑社會組織進入了另一個黑社會組織?△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