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九評》怎樣救贖人類(上)(圖)
 
三人行
 
2009-1-12
 
【人民報消息】共產邪靈在一個半世紀前遊蕩歐陸,九十年前應劫神洲大地。當是時,諸神退位,共魔肆虐,人類經受空前的魔難與試煉。針對這個‘神虛位,魔頂替’的特殊時代,心有魔犀一點通的尼辨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詭稱‘眾神已死,超人當立’。危言聳聽的神死說迎合了人類‘否定神,做超人’的背叛心裏,歪曲了神魔轉換的時代特徵,掩蓋了‘超人’魔造的歷史真實,為共產邪靈擺布人類輿論先行。

那麼,人類真的可以取代神成為‘超人’嗎?尼辨宣稱的‘超人’究竟是什麼貨色?且看一個半世紀以來血淚斑斑的事實。

一、神子豐采今安在?‘超人’翻作狼人出!

共產邪靈打著‘解放’人類的旗號,一心要將神的兒女從神的懷胞中‘解放’出來,解放到共記悲慘魔鬼世界中去。那麼,共產邪靈是怎樣‘解放’人類的?

(一)、共產邪靈以‘進化’‘共產’無神兩論變異人類精神

無神兩論乃是千古極品毒酒,人間第一謊言,它定義人的祖宗是源自有機細菌微生物,斷言人的去處是走向無神共產烏托幫。只要品嘗了這毒酒,聽信了這謊言,就從從根本上割斷了人類心靈的精神臍帶和源自造物的道德滋養,從根本上摧毀了人類的出發點立足點和生命的歸宿,人就不再是一個人。

(二)、共產邪靈更將無神兩論付諸社會實施

在東方,以剝奪‘剝奪者’為號召,劃編數以億萬計的活‘牲’零冊,以邪教活人祭的手段和方式血飼附狼者,在姿意摧殘至善至美之生命、神聖崇高之信仰的惡行中,鍛煉冷血,培養狼性,建立虎狼共和。在西方,運用掏心戰術,竊據科學、教育、思想、文化要津,在科學人文領域發動‘驅’神運動,精神魔變知識階層,收編有神信仰變節者,欺蒙唬騙普羅大眾,充當東方狼國別動隊,旨在實現無神科學教的精神統治。可見,以基督精神立國的西方社會同樣被共產邪靈攪得七葷八素,人心魔變,根基動搖。

總之,共產邪靈用無神兩論換心腦,植凶殘,泯滅慕狼附狼者的道德、良知,泯滅人之所以為人的人性,讓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神的兒女,將人性中固有的美德:同情,憐憫,友愛,互助,理解,寬容,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等,棄之如敝履。

就這樣,共產邪靈輕而易舉地將赤縣神洲、禮儀之邦淪為虎狼之國與人間魔窟,三下五除二地將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神造兒女變成共產邪靈的同謀與幫兇。就這樣,共產邪靈處心積慮地實施,並在事實上稱心如意地實現了一個‘以人為原料製造狼人,製造不同程度狼化了的人,狼孩以及狼粉絲’ 的邪惡計劃,成功地從神的兒女中分化出一族基因為人、人面狼心、非狼勝狼的‘進化’新物種,分化出共字號‘超人系列’新品牌。在這裏,筆者用‘輕而易舉 ’、‘三下五除二’、‘稱心如意’三詞形容共產邪靈擺布人類得心應手、手段高強,決非誇大之詞。其實,失去了神的保護,甚至共產邪靈的一個眼神就能製造一個‘超人’;不信,請看鼎鼎大名金大俠。

若說金庸小說,最令筆者激賞的當數‘笑傲江湖’中塑造的那一族尊奉並實行‘葵花寶典’、‘拔劍自宮,武林稱雄’ 、凶殘血腥六親不認、變了性情的超人,若不是作者正氣充盈於心、家仇國恨體認於身,若不是對魔造‘超人’時代與魔造‘超人’原型的深切洞察與切齒痛恨,中共一族現實中的嶽不群、左冷禪、林平之、東方不敗之醜之惡絕不會如此入木三分地躍然紙上,並因此成功地流入民間,成為一杯濁酒之後的下酒菜。問題是中共頭狼只掃瞄一個眼神,居然就收編了這位曾經深切洞察與切齒痛恨‘超人’時代與‘超人’原型的大俠,令他家仇國恨全拋卻甘為殺父頭狼吹嗩吶,令他與他筆下那些不齒於人類的‘超人’同流合污,實在令人不勝唏噓慨嘆:一朝被共產邪靈收編,縱然是金大俠,還俠得起來嗎?

筆者曾在‘狼人篇’ 一文中,嚴厲抨擊狼人們在文化大革命中瘋狂殺人食人,反以‘解放人類’自居,以‘神聖超人’自許,慷慨激烈、快意無限地犯下了人神共憤的滔天大罪。或許有人說,這只是特殊時期的特例,在平常時期還有那麼多的狼人,也都那麼狼嗎?筆者的回答是肯定的,僅舉一個小例就足夠了。今年五月,筆者在巴黎人權廣場講真相,碰到一位四川籍的八十後。未開言,她腿膝一彎,雙手比劃作古代婦女萬福狀;一開言,彬彬有禮頓時化作狼牙森森!她指著橫幅上邪黨二字說:‘這個邪字不合適’!我說:‘中共屠殺國人八千萬,還不夠一個邪字嗎’?又一次一矮身段,再作萬福狀,輕言漫語卻似狼嗥聲聲:‘古今統治者為了統治都要殺人的;殺一個人是殺人,殺更多的人也是殺人,都是殺人。’難怪,因奧火傳遞受挫而在世界範圍成功發動‘超人’紅海洋之後,中共大讚八十後不負所望,對狼人製造業包裝精緻、與時俱進信心滿滿。

筆者用‘狼人’指稱丹青難畫的共字號新物種,旨在強調魔造‘超人’最本質的特徵:良知泯滅,人性喪失。從根本上說,人而狼心,則人就是狼。梁武帝之妻郗皇后之為蟒,其心先蟒,故其形亦蟒。所以,清代名臣紀昀說:‘凡人之形,可以隨心化’。當然在人類迷空間,常人只能看到由基因表達的人模人樣。

一句話,‘進化論’的精神狼毒加‘共產論’的邪教實踐,驅使數以十億計的人,原本的神的兒女,走向無神不歸路,走向萬劫不復的罪惡深淵。嗚呼痛哉!

禍水滔滔天昏黑,魔難連連人失德。神子豐采今安在?‘超人’翻作狼人出!

這是怎樣一派令神佛悲憫仁者淒愴的末法景象!

二、數點梅花天地春,魔掌之中救眾生

關於末法是什麼以及末法意味著什麼,恐怕知之甚詳者不多。無論如何,生逢末法而不知何為末法,畢竟不是一件小事。

法輪功創始人指出:‘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指人類社會沒有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了。’〔轉法論第88頁〕從‘末法’這一經典定義出發,讀者不難對以下兩問作出否定的回答:失去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的魔造‘超人’,還是原本意義上的神的兒女嗎?他們繼續存在在人類社會的根據何在?

可見對人類而言,‘末法’是一個相當嚴肅相當嚴重的話題。依筆者淺見,末法經典定義的真實涵義意味著:人心失束難為人,人若非人末劫成。因此,‘末法’必不可免地導至‘末劫’來臨;而‘末法’‘末劫’兩者才構成當今‘末世’ 的完整內含。 

二千零七年元旦法輪功創始人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一文中,再一次將那‘末法’導至的‘末劫’,將那不可逆轉轟隆逼近的歷史腳步聲傳達給人類:

‘世人啊!你們幾千年來希望的等待的和擔心的都來了,而且正在發生著,人人都在自覺不自覺的選擇未來。’

他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真相,識惡魔,‘走出這歷史上眾生最大的“劫”,真心希望眾生都能得救!’ 

應當強調指出:末法固然起因於共產惡魔應劫人間,歸根結底還是人類自主作出的選擇,選擇拋棄佛法背棄造物,選擇赤化洗禮瘋魔共產,將神傳文化以及道德傳統棄之如敝履,姑息、縱容、助惡共產惡魔,鬧得天下洶洶,造下了百年亂世冤緣。

以中國為例,如果說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國人看不清看不透‘中共究竟是什麼’?,尚屬情有可原的話;那麼到了三十年代,當中共將江西福建蘇區變成人肉屠場,用大刀活埋等最野蠻手段,僅僅自相殘殺竟以萬數計,更遑論對民眾的虐殺了。對於這樣一個人性全無、血腥無比的‘超人’集團,國人如何可以傾心相許?如何可以背棄那個勝利領導北伐、完成偉大衛國戰爭的蔣中正?特別,蔣公繼承了那麼一個開門揖盜黨的衣缽,仍能始終如一地做到反共產邪靈最堅決、復興中華文化最堅定,就更加難能可貴了。是的,蔣老先生以及那個人格高貴、贏得世界尊敬的第一夫人被逐出即將啟航的共產泰坦尼克號了;而拋棄佛法背棄造物,歸附邪靈者們則高歌一曲‘大救星’,歡歡然登上黑幫海盜船,欣欣然踏上死亡之旅了。總而言之,以身家性命作賭註,以累世兒孫為人質,一股腦兒拜託給狼管家了!共產泰坦尼克號一離岸,盜騙大管家就磨刀霍霍向東家了,輪番宰割,偷心換腦,以人為原料製造狼人等等,一一付諸實施。

然而,這一切又能怪誰呢?為妖魅所惑,必邪念先萌耳!說得不客氣一點,種因得果,昝由自取罷了!吾人不幸,生逢末世,命多危艱,實在令人慨嘆!

不過,不幸之中有大幸。畢竟,這個宇宙不是毛澤東周恩來想入非非的那樣:‘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畢竟,這個宇宙絕對由正的因素主宰。既然,宇宙締造者用佛法締造了這個宇宙,無邊的佛法豈能坐視宇宙成為魔鬼樂園?豈能坐視人魔同毀,玉石俱焚?正應了‘剝極而復’的深刻易理,正應了‘禍兮福所伏’的至理名言,正應了‘梅花詩’的千年預言:

數點梅花天地春,
欲將剝復問前因。
寰中自有承平日,
四海為家孰主賓。

一切均在預料與掌控之中,那個四海為家者帶領他的億萬弟子穿越層層下界來到險惡的人間兌現久遠前的誓約,出手拯救魔掌之中的人類了!但是,魔掌之中救眾生,遠比之虎口救命複雜艱鉅。因為不管用何種方式趕跑老虎,就救下來一個原汁原味的原來那個人;相反,魔掌之中救‘超人’,救下絕對不是原本意義上的那個人,‘超人’回不到原點去了!可見,拯救之難不在共產邪靈的誅滅,拯救之難難在共字號‘超人系列’,亦即狼人、不同程度狼化了的人、狼孩以及狼粉絲的生命改變,難在生命改變先決於魔造‘超人’重新自主地作出生命選擇。

法輪大法創始人在‘向世間轉輪’中告誡眾生:被‘天滅中共’大勢趨迫,生命必須選擇未來:

‘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就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子弟在講真相中已經充分的給過了人的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

其實,聽與不聽實質上是信與不信,以及信神還是信魔的問題,本質上更是良知能否喚回的問題。因此,拯救人類的前提是人類必須通過選擇未來證明悔改;悔改而後則是神替魔造‘超人’償還欠帳,亦即消除‘良知泯滅,人性喪失’者們山海般的罪業,是謂救贖;救贖而後,生命改變才水到渠成。郗皇后慘毒後宮,籍由聞名於世的梁皇懺而改變生命,得脫地獄蟒身,重返人道。魔造‘超人’則比郗氏個體型犯罪的罪愆遠為深重,此種大面積超難度的生命改變與人類救贖,則遠非一個慈悲道場梁皇懺所能勝任的了。可見,末法時期的救贖之恩恩同再造,遠非尋常意義上人世恩愛所能相提並論的了。

正是:曾經末法難為人,除非救贖不稱恩。

為此目地,擔負著救贖人類重任的九評應運而生。如果說,上一次選擇錯了,數代人付出了慘重代價,並直接導至末法末劫的來臨;那麼這一次,處身末法末劫之危境,重新選擇的機會又被恩重如山地賜予了:在下沉的共產泰坦尼克號上,九評有如一道飛架長空直通諾亞方舟的天梯。去留之間,神魔之間,請君抉擇!魔造‘超人’
 
三、手撥乾坤一旦休,正念一出入方舟!

關於‘九評怎樣救贖人類?’,筆者試以救贖重災區的中共肢體細胞及其粉絲為例作一解析。概論之,九評做了三件經天緯地的大事:禁魔解咒,開啟正念,善解生命。

(一)、禁魔解咒。亦即解除惡魔與魔咒對邪共肢體細胞及其粉絲的操控,使兩者恢復自主之身。
  
大家知道,道家歷來視人體為一個小宇宙。一個人的肉體和精神一旦受到魔的控制,小宇宙就被拿捏在魔掌之中,乾坤顛覆,正念盡毀,魔性激揚,邪念孳生。於是,我們看到一幅幅移植凶殘偷換心腦,以人為原料製造狼人的驚天慘景;看到了一幕幕幫兇與被害集於一身,受難與謝‘恩’合於一體的亂世冤緣與造業悲劇。所以,唐代推背圖用‘手撥乾坤何時休?’七個字來描寫中共邪靈如何得心應手操控玩弄華夏兒女於魔掌之中。直到九評問世,中共邪靈被擊成粹片,被連根拔起,‘何時休’變成了‘一旦休’。

但是,‘一旦休’只是創造了肢體細胞及其粉絲生命改變的外部條件,並不意味著生命本質的自動更新,特別用以標定生命善惡的罪業不會自行消減,被激發的魔性亦不能自動除滅。歸根究底,被邪黨竊據的那顆心還沒有要回來,只要這顆心還在邪黨身上,只要戀狼情結刻骨銘心魂牽夢繞,肢體細胞就一定還是肢體細胞,粉絲就一定還是粉絲,‘天滅中共,何以自救?’的問題因此仍然嚴肅存在。

(二)、開啟正念

亦即九評以不可辯駁的事實,向恢復自主之身的邪黨肢體細胞及其粉絲評斷中共決不是什麼人間香餑餑,中共乃是惑亂人間的妖孽,播種蠱毒的瘟神,偷心換腦的巫師,勾魂攝魄的鬼魅;它的世間相則是穿西裝的流氓,戴國徽帽的黑幫,奸共和、霸資產的痞王,空前絕後的拆白黨〔詐騙黨〕!這真理的評斷力量,撼動了人的神識,覺醒了人的良知,從而啟動了人的正念。

正念形於內,則正氣生,被邪魔中共激發的魔性自然消解;正念形於外,則公義舉,必然引發一場對邪惡中共的道德清算與道德唾棄,親狼戀狼護狼挺狼情結一朝瓦解,唾狼棄狼剿狼滅狼意願必然充盈小宇宙。形象地說,中共黨員實施昂首一吐‘退!’字訣,共產粉絲實施彎腰一唾‘呸!’字訣,正邪立判,人獸頓分!君不見,在一吐一唾的瞬息之間,已經完成了對邪惡的厭惡與嫌棄,乾坤正矣;在一吐一唾的瞬息之間,已經實施了一次威嚴的道德良知審判,正氣生矣。

正是:一吐乾坤正,正邪失混沌。一唾正氣生,清濁人獸分!

(三)、救贖生命

亦即改變真心悔悟的生命成為善的。

佛法慈悲,九評被授命:‘在正法中救度一切眾生,不只是善的,當然也包括惡的。’〔見‘向世間轉法輪’〕也就是說,不管什麼樣的生命,只要自主要回那顆被邪靈竊據的心,轉而奉獻給佛法,就可以善解他們,同時消去他們的罪業。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

只要一顆心,就換來一個生命本質的改變以及生命命運的改變。試問:普天之下,古今往來,誰能真正做到?

答曰:唯有佛法。夫佛法廣大,容人悔改,一切惡業,應念皆消。既然衡量生命的善惡唯一尺度就是業力的多寡,那麼佛法應許對真心悔改的生命‘一切惡業,應念皆消’,就等同應許生命本質的‘惡善轉換,應念完成’,就等同應許‘鳳凰涅槃,應念成就’。

正是: 
凡鳥末世命危艱,鳳凰涅槃應念間。
佛法正是這樣救贖了真心悔改的生命。

但是,慈悲的佛法要的是二十四K成色的真心,不摻一滴水的真擇。顯然,檢‘真心’、測‘真擇’難以在墻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中共敗亡之像大白天下的情況下實施。所以,九評先令中共死而不僵,作無頭蒼蠅強勁迅飛狀。也就是說,雖然中共邪靈在其所在空間被擊成碎片,被連根拔起,而其世間相則極力表現為邪片能量的臨終耗竭,表現為中共死前的最後衝刺,紅光滿面,強勁迅飛;表現為竭盡全力籠絡人心,多拉幾個墊背。客觀上又維持了檢‘心’測‘擇’救度眾生的必要環境,這正是正法人間所需要的。所以法輪功創始人意味深長地指出:現在的中共只為正法而存在。

據此不難預測:

一、死而不僵滿面紅光也好,沒頭蒼蠅強勁迅飛也好,在垮前一秒未必看得透它立馬就垮,但是中共必定是說垮就垮;

二、中共壽終正寢之日就是檢‘真心’測‘真擇’圓滿成功之時。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