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發話 小瀋陽的厄運來了(多圖)
 
瞿咫
 
2009-2-17
 

在紐約醜態百出的趙本山沒利用價值了!
【人民報消息】東北二人轉本是東北民俗土產,到了趙本山這一代把精華扔了,把其中的糟柏發揚光大。

據天府早報2004年1月6日報導說,1月4日晚,在首屆CCTV喜劇小品大賽最後一場現場直播節目頒獎晚會《今夜小品燦爛》上,原本喜慶的現場卻出現意外:趙本山的學生張小飛和賀美齡在演出小品的時候,女的解開男的衣服露出後背,接著解開男的褲帶往褲襠裏扇風,被男主持人緊急叫停,節目沒演完兩人就被趕下臺。隨後,兩人的老師、本次大賽評委會主任趙本山走上臺,當著億萬觀眾表示了自己的不滿,頒獎晚會不歡而散。

2009年的殃視春晚後,趙本山叫道:「誰說我的本子被斃,央視領導敢嗎?觀眾這麼喜歡我,央視怎麼可能『斃』我?我不怕,我有觀眾撐腰。」趙本山愚了,他不知道「觀眾」 就是殃視,而殃視的背後,坐著發話的是那個中共獨裁體制的代表。

現在,趙本山切切實實感到自己被中共象扔臭襪子一樣的扔掉了,灰溜溜的帶著老婆孩子到外地去了。他後悔把小瀋陽帶到春晚,他說:「火了徒弟,餓死師傅」。他並不自知,他趙本山只不過是個工具,磨損的差不多了,扔了換新的,這是中共末世的需要,也是幫助中共害人者的下場。

把黑的漂成白的是為了權力


中共的指導思想三呆婊!
看新華網就可以知道,當各種形式的新聞不斷讓一個人頻頻露面、受捧,他(她)就已經成為中共所利用的「名人」。當這個人非常可以利用時,媒體就要為他搞社會調查,當負面輿論太多時,就要為他漂白。

中共中央十六屆政治局委員和常委任期開始時,黃菊、賈慶林、李長春等人負面新聞太多,輿論壓力太大,「無法開展工作」。於是,江澤民讓媒體要加大力度去漂白。也就是把黑的漂成白的。

這方面,江是高手,找人給他出了幾個傳記,就是為了掩蓋父親是漢奸,本人是蘇俄間諜,以及淫亂和出賣國土、殘害人民的事實。《江澤民其人》才是江的生平記述。

中共需要抹黑的就酷刑製造「證據」

當然白的漂成黑的例子更數不勝數。記的身穿防彈背心的反腐縣委書記黃金高觸痛了市委書記等貪官污吏,於是酷刑折磨他,新華網上給他編造出大量的淫亂故事,印象最深的是說他胡搞了四個女人,最後實在找不出證據,又縮小到兩個,原來一位是前妻,一位是現妻。

在這裏,還有一位經歷者的自述,他就是最近又被綁架的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高智晟曾回憶2007年9月那50多天的經歷。

他寫道:他們一直繼續殘忍地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麼也看不見。我能聽的出,折磨我的人輪換著吃完飯後聚齊。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頭髮將我揪站起來問:“高智晟,餓不餓?丫的說實話”。答曰:“餓得快要不行啦”。“想不想吃飯!得說實話”,之又問。我又答曰“想吃 ”。話落,不低於十幾個耳光的一陣巴掌打得我一頭栽倒在地。有一隻腳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電警棍猛擊一下,打得我疼得大叫。這時,有一根電警棍塞到我的嘴裏,罵聲也一同而至:“你丫的頭髮怎麼這麼不經揪?看看丫的這張嘴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是要吃飯嗎?餓,丫的配嗎?”但電警棍塞進嘴裏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地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得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 ”,我的聲音變得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得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簽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裏,人的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 ”,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過程。直到天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我出來後得知,就在第二天,孫X處長即把他們“掌握的”我亂搞男女關係“實情”告訴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訴之:其一,在給高智晟的為人下結論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幫助;其二,若過去縱有其事,在自己眼裏,他實在還是那個寫三封公開信的高智晟)。(節錄完)

小瀋陽的厄運來臨了


中共包裝小瀋陽
中共需要把你抹黑時就抹黑,需要把你塗白時就塗白。這是根據中共的政治需要。

不男不女、妖聲嗲氣的小瀋陽沒想到自己在殃視春晚火了,所以演完之後到廁所喜極而泣。被殃視捧紅了之後,中共發現這個人滿嘴跑舌頭、胡言亂語張口就來,不亞於趙本山,可以利用,可以大大的利用。但是網上負面輿論和新聞圖片太多,怎麼辦?漂。

江澤民發話:「這是個人才,要好好培養」。李長春指示:「加大力度正面宣傳」。殃視提出要求:「此事由北京電視臺去做,可以避嫌」。李長春批示同意。

按照計劃,2月16日北京電視臺出了一個視頻《小瀋陽不為人知往事 曾拒富婆百萬包養》,隨即交給新華網和各大網去轉載。

宋祖德說:「祖德不歧視小瀋陽是農村人,祖德更不歧視小瀋陽沒文化,祖德鄙視小瀋陽陰陽怪氣男扮女裝有損中華男子形象!」是那位富婆耗子藥吃多了,還是北京電視臺耗子藥吃的不夠?千萬富婆要用百萬元包養一個沒文化的農村人,居然被拒絕?誰是白癡!


小瀋陽被命令臺下扮正經男人!
北京電視臺要求小瀋陽,在訪談中把陽陰陽怪氣男扮女裝的元素全抹掉,打扮的像個正經男人。臨拍攝時發現還不夠被富婆百萬包養的水準,於是臨時給他架上一副眼鏡。這麼一搞,小瀋陽傻了,不會表演了,戴發卡、穿女人衣服裙子搞怪是強項,扮演正經男人不會啊,連小瀋陽他娘都說,這孩子從小就男不男女不女的。現在要百分百演男人,別說不會演,連心理上都調整不過來啊。果然,拍攝幾次都不成功,最後導演沒招了,只好請人編寫劇情。好在這本子編起來比神七上天轉30圈的難度小多了,所以很快寫出來,小瀋陽很快背下臺詞,這場戲才出場。

從這一天起,被中共嚴格包裝的小瀋陽不能隨便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在生活中他再想搞怪是不行的,但上臺他不搞怪也是不行的,小瀋陽已經被中共視為抓住觀眾眼球的得力工具,小瀋陽的厄運真正來臨了,鬧不好最後患上神經病。△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