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九评》是怎样解决中共的?(上)(图)
 
三人行
 
2008-12-8
 
【人民报消息】“《九评》三论”写于三退三千万四百万之际,一直在等待一个重击中共的适当时机发飙。而今《九评》发表四周年,华夏大地岩浆奔突烽火连天,中共亡相毕露。摧命中共,此其时也!

“《九评》三论”成稿于今年三月,完稿于五月,为尊重历史发表时不再作大的改动。

作者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至今已历四个春秋,世界与中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形成了“天灭中共”的天象。

如果说,《九评》发表之初,法轮功创始人在“向世间转轮”中向众生宣示中共“被全宇宙众神判了死罪”之时,世人恐怕还没有太多思想准备,也不尽全信;现在不同了!

时至今日,只要不是中共体制内的邪恶派,“天灭中共”这种感觉应当是相当真切相当深刻的了,就连中共最高当局胡锦涛也已经到了“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地步。不然,他决不会在十七屇政治局学习会上严峻警告他的同僚:中共发生管制危机。他使用“危机”一词来形容中共的统治,连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员都不免大吃一惊。这就充分表明:对胡锦涛来说,“天灭中共”不再是一个遥远的童话。这样看来,前些时候网上流传某驻华大使说过的一句话:“胡锦涛每天一觉醒来,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政权是否还在手中”,也就不是空穴来风。笔者以为,这句话相当准确地描绘了胡锦涛此时此刻的心境。

说到中共的危机,恐怕决不单单只是一个管制危机,金融股市,生态资源,道德诚信,贞操名节,历史罪孽,现行恶行,贪酷腐败,人心向背,贫富对立,民族离心,以及政权合法性等等,或隐或显,哪一样不危机?特别,重重危机聚焦到,烘托着“天灭中共”这个总危机。众所周知,被中共邪灵驾驭的肢体管家们的面孔上几乎从来不会写危机,他们永远写“胜利”;但是这一次,看样子是真的熬不住了,才偶尔露忧戚,特别,最高当局脸色凝重公开承认危机,对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中共而言,实在是“大姑娘坐花轿,生平头一遭”,果然是真危机了!这是《九评》发表前从未有过的现象,聪明人正是要紧紧抓住这偶尔一露,看透中共确实今非昔比,算定中共在劫难逃,按照中共话语系统的说法,这就叫“透过现象看本质”。 
 
尽管,“天灭中共”的天象由隐而显,但是对于《九评》有多么神奇,《九评》的威力究竟有多巨大,世人未必看得十分明彻,值得笔者一评。

一·罩门受袭抹脂粉 脑袋挨砸护后臀

当然,胡锦涛偶尔露忧戚这一点仅仅是透视中共的一个风向标志,标志着《九评》发表以后中共处境相当不妙,至于怎样不妙,不妙到何种程度,还应深入探讨。 

首先我们来看,在天灭中共的大背景下,中共肢体管家们究竟在忙“活”什么?答曰:忙“活”着应付种种危机。诸如,接踵而至的通胀、雪灾、西藏抗暴、四川大地震等等,或许是老天成心调侃中共,冷不丁儿的就修理它一番:危机总是突然光顾,打它个措手不及;而后总是得失难偿,后果反制。有时候老天又似乎宽容大度得很,中共想闹就由着它的性子闹,闹得风头十足如烈火烹油,最后闹到蚀本伤元似鼠脸灰头!

除了应付危机,还忙“活”什么呢,答曰:忙“活”的最最亮点,当数买名声,办奥运。

〔一〕一掷亿万买名声

人皆有廉耻之心,除非魔鬼,名节有亏了,该怎么办呢?正确的做法当然是放下身段自承不贞,然后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红楼梦尤二姊就是这么做的。

南明阉党阮大诚则另有高招,失势的他在孔庙门前挨了揍,居然琢磨出一个“暗通款曲”的主意来:敦请杨龙友出面为复社侯朝宗的婚事陪送嫁妆,虽遭李香君严词斥拒,“花钱买名声”成了未遂事件,毕竟故事太荒唐,还是在历史上留下了千古笑柄。
 
现在,居然又闹出一件比阮大诚邪乎一万倍的的买名声丑闻来。自从《九评》发表,中共杀人放火的恐怖历史与作奸犯科的现行犯罪一齐大白于天下,致使地球村风向陡变,斜着眼睛看它的,捏着鼻子躲它的,背后戳它脊梁骨的,时尚起来。特别,德国总理梅克尔当着癞痢头揭疮疤,大大剌激了地球村血汗工厂的工头血霸高价收购名声的迫切心。这个现代阮大诚决定用行动说话:“给个笑脸就给钱!”于是大笔一挥,一张二千亿人民币的订单终于买到了法国总统亲善邪恶的一个笑脸,令浪漫的法国人像中了六合彩一样喜出望外,差一点就像范进中举那样乐疯了!

名节有亏者多么盼望有个好名声呀,哪怕用极不名誉的手段买名誉。只要名誉买到手,不管多少不名誉不就“名誉”了吗!这就是当今世界工厂工头血霸们的思维逻辑,这就是现代阮大诚的所思所想!如果真正闹明白了名誉原来是永远买不到的,又何必一意孤行枉费心机做废功呢?!

〔二〕拉客冲喜办奥运

受到圣经启示录关于大红龙大淫妇要和世界各国的君王行淫的启发,笔者总算弄明白了中共肢体管家们的“良苦”用心。他们认定:奥运是美化娼名的千载良机,拉客是涂饰恶誉的速效手段。他们以为:只要将名誉买到了,就全值了!然而,比起阮大诚“花钱买名声”来,“拉客买名声”岂非更邪乎了?正是:夭桃魔面,里烂外溃,吸血布毒,拐诱垫背。

君不见,外交部成了拉客部,拉客部长亲口在电视台上无耻地自豪宣称:拉客部在拉客上“下足了功夫”。读者诸君请注意:近百年来,这么多国家办奥运,邀请外国来宾发个请帖就意思到了,有谁死皮赖脸“下足了功夫”拉客人的?绝无!仅有凶残无耻的中共干得出来。“下足了功夫”这五个字,将中共肢体管家们打奥运牌的畸形心态与险恶用心暴露无遗,更将大使皮条客们拉客丑行作了没法启齿的概括!既然拉客部长声称拉客“下足了功夫”,说明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着皮条客们可以下足功夫的“客”。果然,连世界警察头子也动心了!这消息刺激得中共肢体管家们浮想联翩,以为只要世界警察头子和上流社会都来捧场,就已经和捧场的平起平坐了,对中共“地球村良民证”的审核也就不言而喻地恩免了:历史的杀人放火算什么?现行的作奸犯科又怎样?合法性危机不就不危机了吗!原来中共打的是这把如意算盘。

问题在于:就算奥运办得风风火火,中共真的就不危机了吗?其实,只要将奥运摆放在“《九评》发表,天灭中共”这个历史大背景下,奥运的喧闹,对渴求五“福”与“梦”想的中共而言,无疑是丧音回向,黄泉路近,何以见得?

因为,正是在审视中共以操办奥运来“对策”总危机“天灭中共”这一关键点上,最能看透中共气息奄奄,魔命危浅:《九评》发表了,它辩解一句了吗?没有;三退汹涌,它抵抗一二了吗?也没有!这就非常奇怪了:对中共而言,难道说当今之世还有什么事比《九评》更拿它的魂,比“三退”更要它的命吗?绝对没有了!号称“战无不胜”“伟光正”,居然以“装傻蛋”对策“拿它魂”,用“卖痴呆”对策“索它命”,岂非滑天下之大稽,奇天下之大怪吗?

不过,读者诸君千万不要见奇不奇见怪不怪,其实只要抓住这个“非常奇怪”,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和要害,就能铁口判中共,断它的生死未来!

形象一点说:如果中共的自我意识真的可以自主正常决策,那么如何理解:当其罩门遭受致命袭击之时,中共肢体管家们反而去忙“活”着涂脂抹粉?那么如何理解:当其生命遭受严重威胁之时,中共肢体管家们反而忙“活”着拉客营生?君不见,中共对待《九评》与三退的战略战术竟然是:罩门受袭抹脂粉;脑瓜挨砸护后臀。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却又是铁一般的真实!然而,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呢?笔者以为,至少意味着:中共起码已经丧失逻辑判断能力,或者死而不僵,很可能病入膏肓,何以见得?

试问:在什么情况下,“罩门受袭”与“脑瓜挨砸”等等生命威胁不再紧要,因而可以漠然视之?只有一种可能:名医束手,生命无救。形象地说,停放在死人床上了,只出气没进气了,还击护卫成为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也只有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买名声”“办奥运”的“战略战术”成为合理:命都快没有了,还保什么命呢?冲喜吧!冲喜冲得好,保不定起死回生了呢!中共肢体管家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据此,中共拉客冲喜办奥运的“冲喜论”成立。

二·《九评》缴械和尚伞 反炒鱿鱼不费难

现在,一提《九评》的威力,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三千四百万三退大潮,若依百分六十计算,退党人数约占两千万。确实,单是这个数据,足令邪党中共胆颤心惊。

众所周知,所有加入邪党的人都要举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这就意味着,藉助这种邪教仪式,宣誓者心照不宣地接受了一条严厉的教规:“生是中共人,死是中共鬼。”尽管举手宣誓只是一种口头保证,并无法律约束,但是在邪党教规的实际运作中,这种口头保证远比契约文书更具威摄力。比如,当铺当票在一定时效内总是允许赎回典当物品,卖身文书通常也是许卖许赎有进有出。唯独邪党教规只进不出。一旦举手宣誓就等于签下了一份卖身死契,永绝了赎身希望。若是进了又出,就是“背叛革命”,就是大逆不道。所以自中共现世以来,鲜有突破教规与之公开决裂者。许多党员仅因忤了邪党意旨,忠诚受到怀疑而横遭整肃杀害,或者被迫自杀,但是无论以什么方式去死,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总是念念不忘交代一句邪党万岁,表达至死效忠的决心,就是邪党教规效应的惨烈版本。

自从《九评》发表,只进不出的邪教教规不灵了!如果说,过去只听说中共炒党员的鱿鱼;现在,反过来了,真真的“反”了!区区小卒子,居然敢叫“将!”,向中共反炒鱿鱼。最要命的是反炒鱿鱼一经启动,就产生多米诺牌效应,由点到面,由零售到批发,一发不可收拾,三年时间反炒鱿鱼两千万。 

人们想必要问:为什么邪教教规一直很灵,到如今违誓悔约成了神洲大地一道亮丽的风景?
答曰:无它,只因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九评》横空出世!

人们想必还要问:《九评》为什么这么神奇,《九评》的威力怎么这么大?
答曰:无它,只因《九评》禁魔解咒,令中共反过来害怕!

笔者曾在“中共是天下第一邪教”一文中,揭露中共“闻咒起舞炎黄泪,魔音不绝绕神州”,哀恸国人“偷心换脑浑不觉,魂飞魄散犹自乐”,就是要论证并指明中共邪教的精神控制本质上是一种魔咒控制,魔咒一经入耳,闻咒起舞从来身不由己。一旦《九评》的禁魔解咒发挥效力,精神核弹就不可避免地引爆。精神核弹一经引爆,人心巨变,党心动摇,信誓旦旦变得如此不牢靠,三退大潮如大坝决堤,一溃千里洪水滔滔。这一派“生是唾共人,胜利大逃亡”的景象,实在令中共寝食难安。时局如此靡烂,中共不怕也难。

说到怕,中共有怕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人世间,中共几乎从来没有怕;或者换个说法,它简直什么都不怕!“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痞王这句狂言浪语最能表达中共心声。怕恐怖主义?不,它是恐怖主义的祖爷爷!怕痞子流氓?不,它是痞赖大全流氓总汇!怕强盗蟊贼?不,它是上窃国柄下刮地皮里外通吃的“三代表”,国字号的江洋大盗!它不怕飞机大炮,不怕游行示威,不怕绝食请命,甚至也不怕贪官挖它墙角骂它娘,说白了:它不是什么别的,它就是人间的恶,人间的毒,人间的怨,人间的怕。

在这里,“人间的怕”一词专为中共量身打造,只因自从共产恶魔应劫人间,这个世界只有单向的怕。也就是说,这个“人间的怕”没有怕,却人见人怕,怕到什么程度?如影随形,谈虎色变,白日梦魇,半夜惊魂。

记得三年以前,我给国内几个亲朋好友老同学打电话讲真相,胆大一点的客气地下免谈令:“啊呀,这个问题太敏感”,或者“啊呀,我有急事,以后再谈”,然后干脆挂电话;其余的人则胆小如鼠,气壮如牛,在中共并不临场的情况下,一个个自作多情,慷慨悲歌,上演一出出“风箫箫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们自动划线,自觉站队,自表忠心,将学习班表态会那一套节目复制到电话上,给党国窃听做准备!可见,人们对中共的怕,怕得何等的刻骨铭心,怕到怎样的灵魂深处。

国人怕成这样,那么西人又如何呢?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人从胚胎形成之初就受到民主自由的胎教熏陶,但是见了中共照样怕,只要看看“古狗”“雅虎”等堂堂美国大公司的高层主管在中国俯首贴耳甘作爪牙助纣为虐的丑陋表演就足够了!

直到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九评共产党》发表,单向的怕神奇地转了向,“人间的怕”开始怕人人,人人从此不怕“人间的怕”。

直到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九评共产党》发表,《九评》缴械了和尚的伞,打伞和尚无法无天的末日来临了,中共党员和共产奴工没天没日的日子到头了! 

直到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九评共产党》发表,人们终于发现:这个人见人怕的“人间的怕”千真万确也有怕;岂止有怕,而且有最怕:原来这个几乎从来没有怕,简直什么都不怕的“人间的怕”,最怕《九评》光照天下,曝而晒它!何以见得?请看“《九评》是怎样解决中共的?(下)”。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