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九评》怎样解决中共?(下)(图)
 
三人行
 
2008-12-9
 
【人民报消息】接《论《九评》是怎样解决中共的?(上)》

三·风送邪片向何方?无生门内是故乡!

《九评》发表之初,有心人可能已经察觉到中共极其反常的表现:《九评》有如初升骄阳,在乌云密布魔影幢幢的华夏上空刚刚一探头,中共数百万文宣密集大炮群、谎言流弹火力网以及谣言连环地雷阵在刹那间一齐哑了火!这一哑就哑了三年多,看样子还得哑下去,一直哑到下无生之门去!

中共或许辩解说,不提《九评》是为了避免帮助宣传《九评》,这种辩解值得一驳吗?难道中共一反常态不提《九评》,不是更强有力地向世人宣告:

《九评》句句是真,令中共难以面对,无言以辩,只能放弃“上诉”吗?难道中共一反常态不提《九评》,不是更强有力地向世人宣告:《九评》一击而中中共死穴,一击而定天下混沌吗?

说到“帮助”,岂止是“帮助”宣传!难道不正是中共每日每时全力以赴在华夏大地布雷管、铺干柴、洒汽油,以只做不说的方式最有效地“帮助”《九评》这把天火传播得更迅猛,燃烧得更轰轰烈烈吗?难道不正是中共制造了这么一个悲惨魔鬼世界,以只做不说的方式最有效地“帮助”华夏儿女渴望《九评》如大旱之望云霓?

从某种意义上讲,《九评》的威力和中共的邪恶成正比,它的凶残无比令《九评》威力无比,它的卑鄙无伦令《九评》威力无伦。可见,所谓“避免帮助宣传”完全是一种无奈的托词,遮羞的遁词而已!

《九评》历数中共道义名节出身历史以及现行恶行之斑斑劣迹,直指一个道义灭亡的暴政之非法性要害,面对正义对邪恶昭告天下的文字讨伐,中共有胆量直面《九评》晃一晃脑袋说半个“不”字吗?不敢;中共有胆量直面《九评》巧言令色辩解一二吗?还是不敢!更不用说恶语相向还以颜色了!

那么我们要问:为了回应《九评》中共能做什么,敢做什么?闭目养神游太虚?!破帽遮颜过闹市?!权当过关“保先”秀?!打掉大牙和血吞?!横暴如斯流氓如此的中共竟然失态如斯无奈如此,实在令天下人仰天大笑,笑掉大牙!总而言之,面对堂而皇之的檄告天下,打马虎眼,装楞充傻,顶个鸟用!

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共海外狼媒别动队,称这一帮是“狼人”也好“人狼”也罢,反正它们离不开一个狼字,专以鼓吹狼骚散布狼毒为能事。只要中共狼大使一个眼神他们连冤大头都敢泡制,再借泡制冤大头去泡制假新闻,将亲共侨领蒙头拖到混水里,让他们一个个也成了冤大头。一旦露出狼脚,立刻抛出冤大头作挡箭牌,前驻法大使胡建民和欧洲时报就是这么干的。但是,直到《九评》问世,海外狼跟海内狼一样装熊,一个个颤惊惊绕开《九评》走,到现在为止三年多了,放眼海内外的狼们,居然连一起擦枪走火提及《九评》的事故都不曾发生,堪称神奇之至。

《九评》就这么厉害,就这么威严!君不见,从狼脸到狼牙,从狼脑到狼爪,《九评》这两个字神圣不可侵犯,不仅不能碰,根本就不能提!君不见,自从《九评》问世,《九评》二字一律从狼语系统中消失,一律从狼字典中消失,一律从每个狼脑细胞中消失,似乎仓颉老先生当年压根儿就没有造过这两个字!中共这种极其反常的表现,实在令人印象深刻,值得细说一番。

众所周知,中共从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从来都是有理无理搅三分。若说《九评》是真理,无懈可击,难以辩驳,这是事实。不过,按照常理想像中共,这个号称“久经考验”的劣畜从来就是一碰就跳的主,纵然怯于正面迎战,绝不会善罢干休,好歹也要曲线迂回,最不济总得勉强敷衍。不然,瞒天过海,诡辩撒谎,造谣生事,混水摸鱼,声东击西,转移视线,等等,都是中共的拿手好戏和看家本领。最近,在西藏屠杀抗暴藏民僧侣就是这么干的;六四屠城之后,中共也是翻着白眼咬紧牙关死不认账,一口咬定“六四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学生”,采取一赖到底的战术。然而,面对《九评》,中共居然自动放弃一切抵抗与一切耍赖,说来惶恐得很,堂堂“伟光正”,自吹“无法无天”,居然可怜到连放个二踢角〔两响爆竹〕壮壮胆的勇气都窜溜到爪畦国去了!

中共遭遇《九评》,充分展现共记黔驴主特征的退化性状。就算是黔驴技穷,蹬两下后腿的伎俩还是有的;唯独这一次,经过笔者严肃认真的考察,三年多来共记黔驴的后腿千真万确没有蹬。这就比较难以解释:

往日这个钢头流氓的泼皮横蛮劲儿哪里去了?!

往日那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红帮青皮无赖劲儿哪里去了?!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为了苏共一封公开信,中共九骂九跳脚的泼妇劲儿哪里去了?!

那个手拨乾坤,翻云覆雨,沐猴而冠,搞完阴谋搞阳谋的华夏搅屎棍,搅得腥风血雨昏天瞎地的搅屎劲儿哪里去了?!

那个在天安门令人民儿子尸横遍地而后厚颜自封“人民儿子”的三K党教父的厚黑劲儿哪里去了?!

那个装疯卖傻不识羞耻为何物的丑类,游说自由世界共建反佛法反真善忍世界大同盟的疯丑狂邪劲儿又哪里去了?!

再说了,恶人死到临头了还要拉个垫背的呢,疯狗逼到墙角了还要反咬一口呢,中共倒底究竟这是怎么了?!

中共遭遇《九评》,好有一比:铁扇公主碰上孙悟空。好个火眼金睛孙大圣,居然钻进邪灵的胸腹之中作起法来,翻肠倒肚,摘心揪肝,令中共口不能言,手不能抓,两眼一抹黑,甚至闹不明白对手何在,反叛是谁?对于密封式的邪教中共而言,实在是犯了兵家大忌。

众所周知,中共最忌讳叛逆者,为了阻遏反水,历来不惜采用最血腥的手段进行报复,阻吓效尤者。中共黑店招牌菜巧伪人周恩来于三十年代在上海滩用三K党手段惨杀顾顺章一家及有关知情者三十余口,包括周的救命恩人斯迈,就是中共惩叛的黑色经典。这一次,中共大概连做梦都想不到,《九评》一发飙,这架永不透气的邪气机透风漏气成什么德行了?!有诗为证:

大风起兮云飞扬,处处透风篱笆墙!
相认容易相识难,谁在曹营心在汉?

不过非常遗憾,退化黔驴也罢,铁扇公主也罢,处处透风篱芭墙也罢,远不能描绘中共遭遇《九评》的真形实状。如果说,上述比方只能形似中共“败像”之一二;那么,下述评断必能神似中共“亡相”之八九,决不离十:

一·撞上冰山了!共产泰克坦尼克号正在下沉。无论怎样鼓吹莺歌燕舞,无力回天兮,恁是王母娘娘天王天老;大限将至兮,冰海沉船之宿命难逃!

二·魂不附体,肝胆俱裂,如同从陪绑刑场又拉回来暂缓执行的死囚犯,它,吓傻了! 

三·这边厢,面若夭桃,回光返照;那边厢,阎王爷在生死簿上将中共大名一笔勾销了!

四·蝎子精狭路相逢昴日星君。

这劣畜时运不济,招来命中克星,取它的小命来了!可叹它,恶贯满盈造业无算惹天怒,多少如意算盘到头来全都玩儿完!显见得:加减乘除有穹苍,无往不复天之道,报应迟早到!只须昴日星君一昂首,蝎子精就认命吧:骨酥筋软,肚皮亮翻,曝晒《九评》,魂飞魄散!

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僵者,死虫对于局部刺激的残存反应之谓也。

遥想贾探春当年,待字闰中未嫁时,慷慨论说贾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得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果然见识不凡。不过,这种自杀自灭的死亡模式应用于中共则颇为欠妥,盖因庞大肢体细胞群尽毁,裹胁殉魔者亦众,大拂天地造物仁爱之心好生之德。故而《九评》问世,对中共开创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模式:先令其死而不僵,然后,善解它的肢体细胞及其裹胁者,使之成为美好生命。

六·中共最本质的亡相是:灵魂已死,俗称“死灵魂”是也。据高人天目所见,邪灵在其所在空间被粉成碎片,它的根已被拔起,尽管篱笆看上去还像一堵墙,尽管邪灵碎片还会附体在那些邪性不改的肢体细胞上,依其惯性释放能量。正是:处处透风差可似,未若篱笆拔根起,于是我们有新诗吟唱:

大风起兮云飞扬,连根拔起篱芭墙。
风送邪片向何方?无生门内是故乡!

直到《九评》问世,人类真正的春天呼之欲出了,中共完劫的时刻也就到了。不过,作为恶贯满盈的回报,枷铐还乡者居然整魂难觅;直落得,“荣”归故里兮,碎片一堆!

望闻问切这六大评断,试问:中共还可救要吗?答曰:纵然是扁鹊在世,华陀再生,也无可救药了!

不过,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外行人虽然也承认中共确实畏《九评》如虎,但是又觉得中共鼓吹莺歌燕舞从不含糊。什么二零零七年百分之十一点四的总产值增长,什么顺利落成了天安门坟包剧场,什么奥运覆巢式便盆如何漂亮,等等。致使他们心存疑惑:中共看上去满面红光,难道说真的已到了回光返照的份上?

答曰:苍蝇尽管飞得强劲迅捷,只需观察飞行曲线的不光滑转折,就透露出苍蝇没头的消息,欲知没头苍蝇之奥秘,且待另文分解。〔‘论《九评》是怎样改变人类的?生逢末世命危艰,凤凰涅槃应念间’〕

说千道万,观察中共遭遇《九评》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简单最牢靠的检测法是应用“生理反应判据”:如果不是《九评》一击击中中共心脑要害,令它魂飞天外,一定会有抽搐挣扎反抗等等的本能反应表现出来。就算装死躺下,总不致于装死装到效达摩面壁的长效水平吧!

四·降灭妖魔大威至,佛法无敌天下奇

不费一枪一弹,三年解决伟光正两千万,堪称天上或有,人间绝无!按照这种打法,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中共还能“挺”“撑”几个时辰呢?须知,这退党两千万,一正一反,其实包含两个两千万:亲共拥共中的精锐减少两千万,吐共弃共的精锐增加两千万。何况,这吐共弃共的精锐两千万一身而二任焉:一是反叛中共;二是酵母他人。总而言之,邪消正长,威力难当!据此笔者断言:按照这种打法,奸人授首,奸党化泥,只是时间问题,世人不妨拭目以待。

神奇的是,这算是一种什么打法呢?谁见过商汤发了“汤誓”周武宣了“太誓”,夏桀商纣的脑袋就献祭太庙了?普天之下,古今圣人,谁能真正做到,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仅凭一纸檄文,不必兵征天下,遂令奸人授首奸党化泥呢?普天之下,中外名家,又有谁见识过这种垂拱双手不战而屈人之兵呢?笔者以为:《九评》堪称天上经典,人间绝版,兵书不能述,圣人不能为,实乃降灭妖魔大威至也!

人们想必要问:《九评》别开生面不战而胜的奥妙在哪里呢?或者更直捷了当地问:《九评》之威力之神奇的奥妙在哪里呢?

答曰:奥妙在于《九评》之威力之神奇实乃佛法之威力之神奇是也!

依笔者浅见,佛法的伟大在于他的无边的包容与圆融,包容宇宙,圆融众生。人们常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但是,如果大海只是热衷于兼容并蓄而不握有自主净化能力,大海就不能保有它那蔚蓝纯净的特性,并因此提供海中万物并育的生存前提与生存环境。那么,这样的大海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奢谈兼容并蓄放纵污秽泛滥的超巨污水池而已!

然而,大海的自主净化能力远不能喻佛法圆融于万一。佛法圆融内含丰富,难以尽述:消魔性,长佛性,化腐朽为神奇;驯凶顽,修善忍,化暴戾为祥和等等,旨在维护不同层次生命的生存标准与法理。而对一切生命而言,只有选择,不配与佛法为敌,或选择圆融,或选择拒绝,没有第三种可能,因此佛法无敌。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海洋生物可以拒绝大海,但不配与大海为敌。理所当然,佛法圆融令生命选择上的强制概念成为多余,诸如“讨伐”“征服”“战争”等等·

佛法无所不能,对一切事物圆融不破。例如,动物排泄成为植物肥料,植物排泄成为动物滋养,动植物神奇互补共建生物圈等等,都是大自然中佛法圆融的绝妙杰作,对比人类双刃剑的作为,足令人类卑谦不已。

关于佛法圆融的人间范例,世人不妨拨冗一顾那个慈悲于心清纯于体凉薄物欲名利的伟大修炼群体。人们常说佛门广大,法轮功则“佛门无门”。确实,法轮功不设组织部,不立花名册,真正做到随缘随喜随修,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虽然佛法无价,但分文不取,所以既无“门”,也无“槛”。无论什么人,哪怕是中共特务,只要他佛性一出,就跨进了无门的佛门,佛法就圆融他成为佛法一粒子。而中共的破坏性检验则为世人作证:佛法粒子金钢不破。

正是佛法的无边包容与圆融,成就了宇宙中如恒河沙数般的佛道神魔之伟大宿命。相比之下,某些修炼团体,包容有余,圆融不足,管不住修炼者的心,在爱神的旗号下,走私夹带世俗泥沙,内外纷争不断,闹得最凶的时候甚至搞起武装征服。尽管这样的修炼团体也出现了许多修持精进的修炼者,但在总体上还是被世俗“圆融”了,成了大社会中的小社会,终究避不可免地导致末法的来临。

中共及其邪恶集团选择与佛法为敌,迫害一亿人的正信,犯下十恶不赦的万古大罪,被宇宙众神判死。影响所及,它的肢体细胞自然也成为众神攻击的目标。连带地,亲恶者难免亦有池鱼之殃,于是《九评》应运而生。

《九评》弃邪灵碎片中共于不顾,转而去圆融它的肢体细胞及其粉丝,谱写成一曲净化地球拯救生命的神奇无比殊胜无限的佛法颂歌。正是: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有幸此生闻。
一曲凯歌度末劫,佛恩浩荡免沉沦。

共产邪灵马师爷曾经说过一句被历代痞王奉为金科玉律的话:“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通俗一点说,就是嘴皮子不能代替枪杆子,砸碎旧世界靠的是鲜血淋漓。因了这句话,共产邪灵凶焰四射,生灵涂炭,将杀人放火理论化,将灭绝人性神圣化,洒向人间都是怨,洒向人间都是血。但是,“不能代替”四个字是老皇历了!自从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九评》问世,借《九评》化奸党为泥,世人有幸一睹佛法降灭妖魔圆融众生的经典与神奇,见证佛家的“批判的武器”化干戈为祥和,化蝎子细胞为雄鸡一唱。

吾人三生有幸,在天灭中共的历史背景下,通过《九评》展现的威力与神奇,真实感受并领悟“佛法无边”“佛法圆融”的佛家境界,结缘佛法。

成稿于二千零八年三月底,值三退三千四百万之际。五月八日定稿时仅作文字修改。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