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陸醫生的心靈呼喚
 
2006-5-28
 
【人民報消息】最近在國際上曝光了一樁驚天大案:中共在大陸多處設立秘密集中營,對關押的大批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活體摘除器官(倒賣)後焚屍滅跡。這一群體滅絕罪行遭到全世界的強烈譴責和抗議。

作為一名醫生,我的心在淌血、在顫抖。可能有些朋友不敢相信這一罪行的真實性,這是因為他們對中共的殘暴本性還缺乏認識。下邊我把自己的認識過程介紹給你。

我是一名在醫學院讀書時就入了黨的學生,畢業後懷著對黨的赤誠在省城一家大醫院從醫。工作後,我逐漸發現這個現實中的黨和在大學黨課中所聽到的那個黨大相徑庭。所以,我遵父囑(父親是九三學社成員),以“緘口、慎行”的準則小心翼翼的度過了二十多個春秋。

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我十分不解,那些善良的煉功民眾本屬無權無錢的弱勢群體,為什麼非得當成敵人?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確實令我震驚。對於職業的敏感,當從電視上看到那些“燒傷者”被包紮得嚴嚴實實、那個小女孩氣管被切開不久就會大聲講話、那個老太太喝了那麼多汽油不僅沒死反而精神煥發時,我對事件的真實性懷疑了。

我渴望了解事件的真相!但查遍了所有的國內網站都是一邊倒的聲音,海外網站全被封殺,自己猶如眼盲耳聾一般。當我把困惑告訴父親時,他長嘆了一聲道:“共產黨什麼事幹不出來?!”

2002年,我得到了一張剖析“天安門自焚”的光盤。看過之後,證實了自己的懷疑,證明了父親對共產黨的真知灼見,這完全是中共蓄謀製造嫁禍法輪功的一起偽案。所幸在這張光盤上附有突破網絡封鎖的破網軟件。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可以打開被禁看的網站,一下子整個世界都展現在我的眼前,每天都能看到法輪功的消息,一種衝破囚籠的感覺令我激動不已。

當我閱讀了有關書籍、文章,全面了解了法輪功、看到法輪功在全世界近八十個國家(地區)弘傳的盛況時,深深欽佩法輪功的偉大;當看到法輪功的遊行、場景,看到“全球公審江澤民”的大橫幅,了解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和《審江大聯盟》成立時,我為中共的倒行逆施及遭到譴責而慶幸;當了解到江澤民、羅幹等制定的“肉體上消滅”法輪功的法西斯政策和對法輪功信眾拘捕、酷刑、殘殺的消息時,我的心陣陣作痛,多麼渴望盡快結束這場罪惡,還法輪功以公平。我曾寄希望於“十六大”、寄希望於江澤民下臺……但都令我失望。

2004年底,在網上看到了《九評共產黨》,使我大為震撼。以往只認為共產黨是從鄧小平、江澤民時期才開始腐敗了、變壞了,而“九評”使我看到了中共本質上的邪惡。它統治中國的幾十年就是一部充滿謊言、暴力、血腥、罪惡的歷史,草菅人命、濫殺無辜、獨裁專制、迫害正信,毀滅華夏文明、摧殘民族精神……,真是邪惡至極、罪行累累。

我把“九評” 下載,打印送給老父親,他讀完後感慨地說:“蒼天有眼,終於有高人把共產黨的真實面目揭出來了!”停頓一下接著說:“這下你該明白它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了吧?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講‘假惡鬥’,水火不容呀!”過後,按照《大紀元》的《鄭重聲明》,我和家人都在網上發表了“三退”(退黨、團、隊)聲明,與中共徹底決裂。

從此,我在網上看到“三退”的人數持續增加,10萬、20萬、50萬、100萬、300萬、500萬……800萬,我深刻感到“天滅中共”的歷史潮流不可逆轉。

但令人揪心的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繼續,幾乎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期望胡錦濤能像葉利欽那樣,順乎天意、解散邪黨、結束犯罪,然而一次次失望。今年初,當得知胡訪美時,我的期望之心又在跳動。就在“三退”人數將達1000萬、胡準備赴美之際,此文開頭所提的驚天大案曝光了。

3 月9日,來自日本的記者皮特向《大紀元》披露了他經過四年的艱辛,查明瞭在瀋陽的蘇家屯設有一處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的消息,該集中營曾關押 6000余名法輪功學員,從2002年至今已有四分之三的人被活體摘除器官後焚屍滅跡,這些器官被犯罪集團向國內外高價倒賣,牟取暴利。消息一經傳出,全球震驚,而中共卻不敢有所回應。

3月17日,曾是蘇家屯醫院職工的安妮女士以她前夫親身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臟器手術的經歷,向《大紀元》披露了這一血腥罪行的細節,指證這個集中營就設在蘇家屯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證明皮特所披露的消息完全屬實。蘇家屯的驚天黑幕一下子在全世界激起了對中共譴責、抗議的浪潮,強烈要求國際組織對此獨立全面調查。

按理說蘇家屯罪行的被揭露是上蒼給胡錦濤的一次絕好機會,胡完全可以理直氣壯的追查清算江羅一夥的罪行,還法輪功以清白,義無反顧的將這個罪惡累累、臭名昭著的邪黨解散,立下蓋世之功。然而胡卻縱容江羅一夥在經過了20天的銷毀罪證後,於3月28日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出面,在記者招待會上公然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存在並故作姿態邀請中外記者參觀。

令中共料想不到的是,秦剛發言後的第三天(3月31日),一名瀋陽軍區的老軍醫向《大紀元》披露,不僅蘇家屯集中營罪惡屬實,而且指證全國有36個類似蘇家屯關押、屠殺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

4月4日,國際上發起成立了《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委員會》。4月16日,《追查國際》發表調查報告,指出大陸有22個省市都存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詳盡公布了各省市進行罪惡手術的醫院名稱,並播放了這些醫院的實況錄音。

這使中共大為驚恐和被動,所以,當《希望之聲》記者許琳按照秦剛發言人的邀請,於4月19日在悉尼中領館辦理赴大陸的簽證時遭到拒絕,立即在世界面前暴露了中共的謊言、欺騙和極度恐慌。據報導,從3月9日蘇家屯事件曝光到胡錦濤訪美的一個多月中,中共的罪行不是遏制而是加緊屠殺和銷臟。

4月 20日,胡錦濤在一片抗議、譴責聲中邁入白宮。當他正在南草坪上致詞時,記者王文怡女士突然打斷他的發言,先用英語向布什喊話:“布什總統,阻止他迫害法輪功!”後向胡用中文喊話:“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你所剩的日了不多了!”最早揭露蘇家屯事件的皮特和安妮也公開現身,冒著被中共暗殺滅口的危險,用生命作證,指證在中國發生的大規模摘除和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一下子全球所有心存良知的人們都明白在中國真正發生了什麼,明白了是誰在撒謊。

但是,事情發生後,有些人不去譴責中共的罪惡,卻埋怨這三個人“不理智”、“不禮貌”。這裏,請這些人了解一下三人的證詞和義憤,了解他們要公開現身指證犯罪的原因,相信就會理解他們的行為。

安妮說:“如果我不站出來,我一輩子會心裏壓抑,我今天說出了真相,明天可能會被殺,但你們知道這是中共幹的。”

皮特說:“我原以為通過這些報導,曝光後,能夠制止罪惡,那些歷史的罪人會受到懲罰,同時那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會受到釋放,生命會受到挽救。這是個最慘烈和滅絕人性、反人類的罪惡。但是由於中共轉移了所有關押在蘇家屯的法輪功學員和證據,再一次欺騙國際社會和媒體,而且用經濟利益來引誘國際社會,用恐怖威脅的手段來對付所有希望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機構和國家,所以我感到相當相當氣憤。”

而王文怡女士作為曝光蘇家屯事件的記者,又是一名醫學博士,她十分了解罪惡的殘暴、無人性,多麼希望遏制罪惡、挽救生命!所以當她了解到中共在繼續屠殺、毀滅罪證、抵賴罪行、欺騙世界時,道義和良知促成了她白宮喊話的正義行動。他(她)們受到了全世界的尊敬。

我以為凡是稍有良知的人,當你明白了蘇家屯事件的前前後後時,都會對中共這一滅絕人性的暴行憤慨和譴責,都會下定決裂邪黨、聲明“三退”的決心。而作為醫務界的朋友們,相信大家不僅義憤而且會為那些助紂為虐、犯下罪孽的同行深感恥辱,會從內心發出:“捍衛職業的神聖、抵制為邪惡犯罪”的呼聲。

我勸那些參與此滔天罪行的同行們,也許你們是因為被惡黨脅迫,也許是你們理智不清……不管怎樣,你們都應立即停止作惡,無論從道義、從良心上,還是為了你們自己。知道嗎?中共已秘密決定殺人滅口,你們已處在極端的危險之中。如此滔天罪行被曝光,總要有人為此承擔責任。

所以,我誠懇期望你們從噩夢中驚醒,認清中共的惡毒和自己的失足,像安妮和她的前夫那樣,義無反顧的揭露邪黨的罪惡。如果現在條件不便公開揭露,就寫成詳盡的材料,或通過安全渠道轉到國外《明慧網》和《大紀元》等網站,或留給家人保管,以備日後為國際調查提供證據,並作將功補過之證明,自己趕快藏匿,躲開中共已砍向你們的屠刀。

天理無私、善惡必報,中共已被推上歷史的審判臺。讓我們認清邪黨、決裂邪黨,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誕生!

一名有良知的醫生
2006年5月18日於大陸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