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13)──氣氛詭異,中共或準備動手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4-6
 
【人民報消息】4月5日,身在陜北老家的高律師再次遭遇24小時的圍困。比北京更甚的這些人竟一夜不睡,用強光電筒向高律師家人的窯洞中照射。4月6日,對方不許高律師和馬文都出門,公開聲稱「我們就是流氓」,並關閉了佳縣城中僅有的兩個網吧。高律師的處境再次令人堪憂。

* 4月5日陜北老家又開始了24小時的圍困

4月5日,裝有天線等多種設備的跟蹤車輛出現在高律師的老家窯洞的山坡下面,當晚3名身份不明者一整夜一直在高律師老家窯洞外面的院子裡走動。據高律師描述,他們的腳步在青石板上發出的聲音在夜深人靜中份格外刺耳,一夜之中,而且這些人還不斷的用手電向高律師的家人的窯洞裡面亂照。已經習慣以這種生活的高律師也被吵醒了6次,而高律師的四弟和大嫂根本就一宿沒睡。

今天早晨,高律師像往常一樣晨練,這3個人始終以不到2米的距離尾隨,高律師一直嘗試和他們交談,但是對方笑而不答。

高律師告訴他們:「你們現在的笑容和你們昨夜的行動很難讓人想像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手。」

高律師告訴記者:「現在陜北的風很大,晚上也非常的冷,那些在外面熬了一宿的警察,早晨你能看到他們穿的大衣和滿頭滿臉都是一層厚厚的灰土。我讓老馬給他們拎了一壺熱水,我告訴他們,你們可以和我睡到一個窯洞裡面,我個人和你們之間沒有任何恩怨!」

高律師說:「老家的人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陣式,早晨眼睛紅紅的四弟拉這我的手說:三哥他們會不會把你抓走?」

* 「我們就是流氓」

早8點50分,同行者馬文都打算出門去佳縣城均被阻擋。幾次與對方交涉均以「我們得問問」為由推搪。對方公開告訴高律師他們:「你們不用上城裡了,一共兩家網吧昨天就讓我們給封了!」

10 點22分,仍得不到答覆的馬文都不再理睬他們,出門打算進城,被另外的4個人擋住了去路,並試圖搶馬文都的背包,說是要檢查,遭馬文都拒絕:「這裏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共產黨還講不講法治?你們有什麼權力檢查我的東西?請你們出示給你們命令的有關部門的文件。」

對方回答:「你不用和我們講道理。我們沒有文化,我們就是流氓。」馬文都回答:「我從來沒和流氓打過交道」時,對方放言:「我們就讓你嚐嚐流氓的滋味!」

據馬文都講述,這四個人帶者墨鏡,看他們的膚色、穿著、手形、口音不像是當地的人。

馬文都表示,自己因從事民運活動,近20年中一直在和國安、警察打交道,但今天在陜北遇到的這些秘密警察公然聲稱自己就是流氓、就是不講法律還是第一次。他說:「哪有這麼跟蹤的?已經踩到我們腳後跟兒了,連上廁所,他們都在後面跟著,看著你上廁所的全過程!」

* 當地地痞受命行動

11點左右,馬文都報警,11點55分,當地110警察來到了高律師家,盤問這4個人時,對方回答是旅遊的,並沒有限制高律師等人的自由,引來了眾多的村民的圍觀。之後,馬文都順勢隨警察一同離開窯洞,準備上縣城,但30分後,馬文都被迫返回高律師家中。

據馬文都描述,當他來到等車的西峰路口時,追上來一輛老式的捷達車,下來的4個人圍在自己的周圍不言不語,並故意將煙頭扔在他的腳下。當和對方理論時,這些人操著當地口音威脅馬文都:告訴你,不要在這瞎晃悠,否則沒你好果子吃,你不要以為你叫來警察了你就能出去,狗日的,你再敢在這裏晃悠,我們就打折你的狗腿!」只要馬文都前行,對方4個人便圍堵推搡,往回返則不加阻攔。12點 30分,馬文都被迫返回高律師家中。

馬文都描述:這四個人的膚色、打扮、口音都是典型的當地人,感覺像是一些黑社會的地痞無賴。

馬文都都感覺氣氛詭異,似乎是對方準備動手的前兆。

* 中共試圖迫使高律師無立足之地

高律師說:「我還在靜靜的觀察,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不許我和老馬出門。至於他們在哪裏動手和什麼時候動手對我來講都是一樣的。」

他表示,和上次不同,這次自己雖然離開了北京,夫人和12歲的女兒仍同樣遭受到秘密警察的跟蹤,而且方式更加的放肆和下流。耿和到幼兒園,跟蹤人員會跟進到幼兒園的裡面;耿和到朋友家裡串門,秘密警察也會包圍在外,對朋友及周圍人進行調查。

高律師說:「我一個人在山上走動的時候,想到中共警察對我及家人的做法,我經常的搖頭,不住地搖頭,我真的覺得他們的這樣的一種下作和非道德太讓人不可思議。」

高律師分析:自己在家裡不能靜靜地待下去,不得不返回老家,目前他們再次採取這種黑白兩道手法似乎在暗示著無論走到各地,他們都會採用這樣的方法迫使我無立足之地。

高律師說:「令人痛心的是,他們就這樣赤裸裸的在人民的眼前自己撕毀著法治的外衣!他們不惜關閉當地人賴以為生的網吧。」

* 為了孩子我也會不屈不撓的和他們斗爭下去

再次被圍困的高律師非常平靜,表示無論出現什麼局面都不感到意外。思考後的高律師這樣講:「我經常和我的家人也和其他的人講:我們所代表的價值,我們正在實踐的方向,百分之百要在中國取得勝利,百分之百的要在中國建立,我不一定能看到那一天,但是那一天會出現是我從來不懷疑的!尤其是這一次,我大量的和農民朋友接觸以後,我更不懷疑他的到來」

「對於我個人來講,這也不是喊口號,無論你是否喜歡你的選擇,無論你是在怎樣的環境下走上了這樣的一條路,但是這條路是我必須堅定的走下去的一條路,生命不息,追求不止,奮斗不止!」

「令我欣慰的是,現在每次耿和和我通話時,孩子都會搶過電話告訴我:爸爸你要注意身體,爸爸你要注意安全,整個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包括我老家的這些親人,他們都在變化著,不再像以前那樣拚命的攔著我。同時也讓我發現,我的孩子們也都很有個性。我非常恐懼的是:如果這樣的罪惡的制度在我們這代人不結束的話,我的這些有個性的孩子,到了他們這一代的時候,會和我遭遇同樣的苦難。所以,就為孩子,就為孩子不再遭遇這樣荒誕的魔難,我會不依不饒的和他們斗爭下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