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12)──清明祭祖和農村訪談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4-6
 
【人民報消息】從3月31日回到老家後,高智晟每天走訪農村,他們和成群的村民交流,散發隨身攜帶的資料,但最近,高律師婉惜的說:「我都捨不得發了,因為所剩的越來越少了。」高律師欣慰的感到絕大多數農民對中共的面目有極其清晰的認識,但從很多農民對中共暴政的恐懼之心可以看到這些人的心中正義力量之薄弱。

從2日到4日,高智晟不斷的上墳,4日,高律師和來自北京的同行者馬文都隨同全村祭掃全村村民之祖。下午,在母親的墳前,目睹今日上墳掃墓的過程場景依舊,而母親卻形影不再,高智晟悲痛難忍,長久的匍匐在母親的墳前落淚追思。

※高智晟有生以來第一次祭掃全村祖墳 憶及中共曾經剝奪百姓祭祖的權力

「這是我第一次去掃我們全村的祖墳。我們四十多歲了,才第一次去祭祖,因為在這之前,我當兵走之前,中共不允許祭祖,中共製造的恐怖氛圍不允許人們去祭祖,在允許的時候,我已經出去了。今天想起來也是很荒唐的,因為即使是殘暴的日寇,他們也沒有說不允許中國人祭祖,但是中共說出了。」

「祭祖的規模還是比較大的,全村的祖墳有兩處,我們全村都去,因為我們全村是同一個祖先。有不少的祭品,還有些吃的、喝的,鼓勵人們去,各個人頭都是要分一點,包括老馬也分了一點,老馬也很認真的跟著程序走,尤其是他的磕頭啊,比我標準的多。」

早晨,高智晟和馬文都跟隨村民祭拜過全村民兩處的祖墳、吃過飯後,到了高智晟家族的祖墳上。

「到我母親的墳上,我們整個家族都去,人很多。包括供物、燒紙、用彩紙點綴裝飾墳頭等。」

「到了我家裡的祖墳以後,我個人還是非常悲痛,當看到地上那麼多的墳上用品的時候,我想起我母親在世的時候,這一些都是她來準備,而且準備的頭頭是道,從來沒有任何差錯。另外一個是我們家族上墳的時候,需要有一個大豬頭。因為持續的家族都比較窮,這樣的義務始終是由我們承擔,每一年攢一個豬頭,每一年做熟一個豬頭端到墳上以後,然後用碗分給大家吃。儘管去年到今年我母親去世了,我們兄弟姊妹還是決定,無論再煩瑣還是成本加大,更何況它還只是一個豬頭而已,一定要把我母親做的事情給繼續下來。昨天在墳墓上我看到這個豬頭的時候,長時間我悲痛難已,因為過去凡是在墳上看到的場景都是我母親準備的。當所有的人圍著吃東西的時候,我還是一個人匍匐在我母親的墳前,我腦子當中持續的就是我母親病危躺在床上,我靜靜的在她床跟前的這樣一個情景。」

※高智晟的家鄉和縣城

高智晟說老家村莊的99%的村民都姓高,那裏沒有人蓋樓,民眾都住在挖的窯洞裡。「我的家鄉沒有土地,就是一個尖尖的石頭山。山上沒有一寸可以供人們種的土地。一到春天,每天都是驚天動地的大風,眼睛都睜不開,人一般一進家門,你就能看到眼睛是動的,其它的都是一層灰。」高智晟律師說。

但是那裏的土地卻有幸沒有被當地的官員賣掉,高智晟律師解釋原因:「這裏的土地誰要啊,都是山路,沒有水。誰會在這裏蓋樓啊。」

到高智晟的家鄉附近的小縣城佳鎮,要走一個多小時,同行者馬文都有時到這裏上網,被曾經利用過的幾家網吧同時告知不准馬文都利用。高智晟描繪這個小縣城說: 「你不知道我們縣城之小,小的連彈丸之地都算不上。這是我全國見過的唯一沒有紅綠燈的縣城,唯一的街道沒有一棵樹、一棵花草的縣城,整個城裡沒有一滴水,都是從黃河裡抽上來的。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人到了山西以後,由於黃河阻攔,日本兵就過不了黃河,他看到地圖上一個縣城,佳州城,那個時候叫佳州,就用迫擊炮轟了一下午,整個城裡的人安然無恙,你知道為什麼?這個縣城的寬窄不到200米,那邊是黃河幾百米高的懸崖,這邊又是100多米懸崖的加蘆河,它整個的就是老馬(同行者馬文都)形象的稱是一艘大型的航空母艦。日本人想的是一個縣城你最起碼也有個六、七百米寬,所以他打了一下午,全部打到另一面那個佳河裡去了。它過去是一個軍事要塞。」

記者:「共產黨來了,沒有把縣城擴大?」

高智晟:「哎呀——,幾十年來根本沒有任何變化。我們回來就從來沒有在縣城裡消費過,你看不到一處窗明幾凈的地方,絕對沒有!看到的東西,包裝都是黑的,黑黑的包裝,都是各地淘汰的東西,人們從來不看保質期。」

記者:您要是給家鄉人送禮的話,在哪裏買啊?」

高智晟:我從來不送禮,不給任何人送禮,給親戚是一些錢而已。」談到家鄉結婚慶祝給喜錢,高智晟表示這裏前幾年還是兩元,現在漲到50元了。他感嘆道:「哎呀,這裏的窮、這裏的落後,你是難以想像的。這裏官家的刁蠻你也是難以想像的,官吏跋扈!每年公安都打死被抓的人。」

※高智晟:所剩的資料越來越少,都捨不得發

在不斷的走訪中,4日,高智晟和馬文都又走訪了三個農村,並散發高智晟隨身資料。高律師惋惜的說:「因為剩的資料也越來越少,發資料都捨不得發,只是發一二本,告訴大家一定要傳著看。這些材料到一些教師和學生手上的時候,他們互相複印。」

※英雄孤獨 農民說高智晟憨(傻)

3日,高智晟來到距母親家20裡地的妹妹家。

(4月4日談)高智晟的妹妹回憶說,有一次她到縣城去,縣城的一個人把她拉到房子裡勸說她說,「你回去一定要跟你們家裡人講清楚,回去把你三哥捆起來,要不然不出兩個月,共產黨就要收拾他。我們不需要跟你講更多的道理,只給你講一句話,就是你回去可以告訴你三哥,筆桿子怎麼斗得過槍桿子呢。」

今天一大早我就上山鍛煉,和耕地的農民聊天很有意思,我無法形容他臉上的滄桑,臉上的皺紋和真是和樹皮一樣的老人,他一邊耕地一邊教訓我,「聽說你在煉法輪功?現在都知道你替法輪功說話。」高智晟回答:「您的消息比較靈通,還準確,誰被共產黨欺負我就替誰說話。」

老農說:「看你長的體體面面,單位也比我們強得多,你說咱們倆個誰憨(傻)?」

「我想聽聽您老人家的。」

「你比我憨得多!」老農毫不猶豫的說。

「我想繼續聽您說細一點。」

「說細一點?你們是知書達理的,共產黨是什麼?你們可沒有我們清楚。共產黨它要是說的過你的時候,它會把你說的連狗屎都不如;它要是說不過你的時候,它就收拾你。它收拾你你要是不怕的時候,它就敢殺你。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您老人家說的太對了!」

「你知道我說的對,你為什麼還要和他斗呢?」

「老人家,我想聽聽您的意見該怎麼做?」

※農民比知識分子更認清中共面目

老人接著說:「就像我們農民一樣不理它,它愛說什麼說什麼,不理它!」老人還說:「你這個年齡應該知道,中國不是個講理的社會,理在中國是講不通的。共產黨要是講理怎麼講,它拿出槍來講理,你能講得過它嗎?」

高律師感嘆:「老人的這一番話代表了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但是它的另一面反應了中共的謊言在中國農村是徹底的失敗!農民心理非常清楚,你說什麼我不理你。」

「對共產黨的認識,農村地區的農民比中國的知識分子更加的清晰,這也許與他們同共產黨的關係有關,他們對共產黨沒有什麼利益期望,所以他的認識比較徹底。中國的知識分子對共產黨有更多的幻想,應該說他裝糊塗。你看我們從山西到陜西,農民對共產黨的態度他不遮遮掩掩。」高智晟說。

※《九評》尚未為高智晟家鄉廣知 全民拋棄中共仍需努力

在高智晟律師和另外一群農民聊天的時候,一位農民說:「你講的道理都對,但是你要按照你講的道理在中國做,你就憨得厲害。中國誰講理,誰就要倒霉。」在另一次的接觸中,農民警告高智晟:「槍打出頭鳥,共產黨什麼都敢幹。」

當地村民很多人都知道高智晟律師倡導並力行和平維權絕食活動,但對於《九評》和退出中共浪潮,高智晟律師表示雖然沿途的很多農民知道,他家鄉的農民還不太知道,當地很多農民尚還畏懼中共暴政。

「這一次出來我感到更加踏實的就是拋棄中共,在農村就是無需做更大的心理和信念動員的準備,剩下的只是技術問題。」

「我自己心裡面感到就是目前認識的態度最為堅決、最為徹底、最為清晰就是農民這樣的群體。人們就是在說,在未來什麼時候用什麼方式,他們持續的堅持反動的暴政的情況下,進行著一個什麼樣的選擇和決裂。」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