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一波常感嘆!從姜維平提前釋放所想到的(圖)
 
單京京
 
2006-1-4
 

姜維平
【人民報消息】姜維平被提前一年釋放,這能說明什麼問題呢?是表示中共還有救,還是說明薄熙來能改邪歸正?都不是,這是中共迫於形勢的需要。

據姜維平友人透露,他目前仍受到嚴密監控,境況艱難,並未回到大連家中。那麼他在哪裏呢?他只不過換了另一個被關押的地方罷了。而且心理壓力更沉重。但這下子中共對外可有了大幅“改善人權”的鑿鑿實證。

姜維平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之前還曾在新華社工作過。1999年6月到9月期間,他用筆名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揭露中共官員貪污腐敗的文章,指控薄熙來利用職權媚上壓下、貪污腐敗及道德敗壞。後遭薄熙來迫害,於2000年4月被逼離開文匯報,數月後被捕。

是誰出賣他的呢?有誰知道這些筆名是他呢?這個問題不能就這麼算了!

姜維平從1998年開始以筆名在香港的雜誌上撰寫了一系列文章,揭露遼寧省高層領導貪污腐敗的行徑。其中一篇“薄熙來專制下大連市民叫苦連天”一文,揭露了薄熙來的腐敗醜聞。屆時薄熙來已經從大連市長升去當遼寧省副省長。

姜維平在99年6月至9月期間,陸續以化名在《前哨》雜誌發表“李鐵映兒子大連空手奪白狼,薄熙來搞廉政抓小放大”、“富甲一方包養二十九個情婦,原大慶市長錢棣華被捕”、“瀋陽市副市長澳門輸掉三千萬”、“大連蘇軍紀念塔遷移風波”等文章。

姜維平在文章中揭露,薄熙來在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包庇政治局委員李鐵映兒子力踐任董事長的“金生房地產公司”,這家公司利用特權及不正當手段每年獲利數千萬元人民幣,姜維平僅僅說薄熙來包庇貪官,而沒有揭露薄的荷包更不是吃素的,但薄熙來立即用失去理智的大發雷霆來掩蓋他的心虛。薄的貪得無厭是身邊人都知道的,他貪婪到竟然連《大連日報》等官方部門也不放過,也要施壓,要求社方購買其第二任妻子谷開來擁有股份的“金福大廈”當辦公室。薄熙來還不顧大連市民反對,費上千萬元把蘇聯二戰烈士紀念塔從廣場遷走,為的是有好風水能夠當高官。

姜維平在揭露薄熙來的同時,還揭露了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在澳門輸掉公款3000萬,以及大慶市長錢棣華不僅貪污巨額公款,而且包養29個情婦並給每個人一棟房子的醜聞。事情鬧大了曝了光,「偉光正」只好把馬向東等人都當貞節牌坊給判了刑。

唯一根子硬的是薄熙來,他有個一肚子壞水兒的老爹薄一波撐腰,所以他敢報復。這可不是他跟姜維平一個人過不去,文革當紅衛兵的時候,這小子革老子薄一波的命也從來沒手軟過。不過薄一波被胡耀邦從監獄裏放出來之後,又跑到中央去混,薄熙來一看油水來了,又爹長爹短的圍著轉。薄一波常感嘆的說,政治這東西不心黑手辣就等於是先天畸形,麻繩提豆腐拎不起來,三個兒子裏面就這個兒子最像他,是塊搞政治的料兒。

姜維平的文章刊出後,薄熙來下令讓國安特務調查,他們利用幾個渠道去打聽寫這篇文章的作者真名實姓,國安局最後查到文章是姜維平寫的。薄熙來就向《文匯報》施壓,要《文匯報》趕走姜維平。2000 年4月,香港《文匯報》將東北辦事處從大連遷往瀋陽,也就順勢把家在大連的姜維平辭退。這時,薄熙來開始將姜維平朝死裏整。由此可以看出,薄熙來不是一時的惱怒失常,而是砸開骨頭淌出來的都是泔水。

姜維平在香港雜誌上數次揭露薄熙來濫權,薄就指使國安局指控姜三大罪“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非法持有國家機密”。原來薄熙來的醜事都是“國家機密”、“國家政權”。不過公開的起訴書卻刪去了所有有關薄熙來貪腐的部份。薄熙來的這一舉動表明,他認定自己有罪!

正因為薄熙來知道自己犯罪,所以,他要把提供消息給姜維平的官員挖出來,斬草除根以防後患。

姜維平被捕後,大連司法界的人透露說,雖然姜維平是因為在境外發表文章揭露薄熙來而被捕,但姜被捕後長達數月,國安局審問時都是查問他所寫的有關薄熙來的文章的消息來自何處?是誰人向他透露的?但是在薄熙來指使下,國安局向檢察院提出的起訴書裏卻全部刪去這部份內容,完全看不出姜維平揭露過薄熙來,而僅以姜維平其它文章做為指控證據,以掩蓋薄熙來的貪腐罪行和打擊報復。

其實國安局的這一舉動已經成為確鑿的證據:他們願意做薄熙來迫害他人的同謀。這一舉動也證實了我婆婆所說的話:他們「都是在公安局裏學壞的!」

不止是公安局、國安局,中共這個血腥的獨裁黨從一產生開始,就在體制性的泯滅人性,讓好人變壞,誰越壞誰越升官,誰越想壞誰越升官。

所以,我們看到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胡錦濤逢年過節都要去問候薄一波這禍國殃民的東西,薄一波敢開牙向胡錦濤提出讓文革期間置他於死地的兒子薄熙來當副總理。薄熙來這種走到哪裏禍害一片的壞種兒步步高升、仕途順利。

有人困惑道:這樣共產黨不就完了嗎?是的,不是誰要打倒它,是中共自己在嘬死!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