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媒體 關於中共否認盜法輪功學員器官(圖)
 
2006-4-15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4月13日報導)我們注意到,在大紀元新聞網3月9日曝光中國瀋陽蘇家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後,4月12日世界主要的幾個大通訊社都發出了一條新聞,內容涉及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4月11日舉行的記者會,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政府官員和蘇家屯血栓中心醫院的官員,否認當地關押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否認曾經有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內臟器官牟利的事情發生。

這幾位官員指責大紀元造謠,誣衊當地政府部門和醫院,甚至表示可能起訴大紀元時報。所以我們對這個事情做出一個公開的澄清。

在這裏,我們想首先強調的一點是,我們,無論是作為記者或者是作為一個普通的人類來說,我們都並不希望我們所報導的事情是真實發生的,我們有時甚至希望整個事件根本就是一個誤會,並不存在。但不幸的是,我們越是進行深入的調查,我們越確信這個事件是真實的,這也是我們大紀元全體工作人員感到悲哀的地方。

大紀元作為一個大衆媒體,報導了大量正在中國大量發生的人權侵害,官員貪污腐敗案件,社會弱勢群體被迫害等新聞事件。由於這些新聞無法在中國的官方媒體上出現,也無法在大部分的海外中文媒體上出現,因此大紀元成了許多中國人投訴控告權勢集團的主要媒體之一。

一名中國大陸出身的記者向我們透露了一個驚人的事件,就是在瀋陽市蘇家屯的某個醫院,存在大規模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隨後不久,另一位曾經在該醫院工作過的工作人員,也出面向我們證實,確實存在這樣的事情。大紀元通過一些調查和核實,因此從3月9日開始,陸續以對話訪問的形式,把上述內容作了報導。

這個事件確實非常驚人,所以引起了國際上,包括法輪功學員、人權組織、一些媒體、部分國家政府的高度關注。這並不奇怪。而中共政權的否認,也絕對不令人感到意外和奇怪。

除了兩位證人之外,我們的記者也作了大量的調查,包括近年來中國器官移植規模急劇增加,並且存在一個出售人體器官的龐大的組織,而且在香港、臺灣和海外秘密活動。我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各位,美國也有這些人在活動。

我們也收到了來自中國的許多信件和電話,向我們證實確實有類似的事件發生。我們也有更多的人證,包括知道情況的醫務人員和警察,也包括一些知道內情的政府高級官員,但因為大家都了解的原因,這些人今天暫時不能站在這裏,不過,以後大家會看到證人一個一個站出來的。

從這些更新的證據來看,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並不單只是蘇家屯的一個什麼醫院,而是普遍大量地存在在中國的勞教所內。

大慶的法輪功學員王斌,他是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師,2000年9月24日被大慶勞教所惡警馮喜等毒打致死。被打死後內臟被摘除,遺體被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裏,心臟、大腦被剖出。為什麼他的身體被掏空,器官都消失了。我們有理由質疑,王斌是被某些兇手為了盜取他的器官而被殺害的。

這樣的例子我們還有很多。

中共活體摘除死囚犯器官的罪惡,已被國際媒體和人權機構廣泛報導和譴責,美國國會2001年舉辦過相關聽證會。這次事件突破點,在於中共勞教所發生的大量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涉及人數非常龐大,超出人們的想像。

不理解蘇家屯事件,關鍵在於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慘烈背景不了解。中共鎮壓法輪功採取隱瞞方式,媒體不報導法輪功學員被鎮壓的情況,一面倒的誣衊法輪功學員。中共對外一直利用大陸市場誘惑西方媒體,給國際施壓,致使法輪功學員被鎮壓的慘烈真相沒有全面曝光。人們對這麼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盜賣的事實感到突然。

蘇家屯事件是冰山一角,更慘烈的迫害,更令人髮指的、甚至人數更多的這樣一個黑幕一直隱藏在中國的勞教所內。

當年中國各大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的人數大幅度超員,關押的人數大約維持在5千到2萬人左右。被挑選來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是來自農村,他們沒有工作、學歷和家庭背景,或者完全無法聯絡上家人。不法份子對“符合”上述條件的法輪功學員作抽血檢查後,和醫院要求的器官的病人完成組織配型,在醫院要求具體作手術的日期來殺人。

在中國目前初步估計有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失蹤或被拘捕。家人不知道他們現在何處,中共拒絕告訴他們的家人。在美國,大紀元的工作人員中,就有多人的親屬在中國失蹤多年而下落不明。

1999 年7·20那一天,在瀋陽市政府門口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就是1萬人。同時,1999年7·20到2001年的7.20這段時間內,約有7百萬法輪功學員赴京上訪。2001年7月後的幾個月裏,匯集北京城區的上訪學員人數,最多時超過30萬,而當時北京城近郊區長期以來都維持大約70萬為法輪功上訪請願的人。

根據1998年上海電視臺報導,當時全中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迫害開始後大量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為避免親人朋友公司被中共“株連”,法輪功學員通常都不報名字。證人說關押在蘇家屯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編號的,沒有名字。當時蘇家屯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是因其他勞教所擠不下而轉移到這裏。

從2000年開始,中國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幅度超員,相當擁擠。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險些被摘除器官的幸存者──王玉芝,可告訴大家當時勞教所的情況,以及她本人險些被器官摘除的經歷。

參與作證的主刀醫生的太太說,蘇家屯醫院參與摘除器官的主刀醫生都知道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當醫生表示這些人是活的,這不是殺人嗎?衛生局領導說,法輪功學員,打死算白死。這是幫國家清理。這些人沒有人認領。

大量的法輪功學員失蹤、秘密逮捕,加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政策,給器官販子提供了犯罪的條件,也是中國各大勞教所發生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政策證據。

事實上,中國這幾年的器官供應非常充份,在海外的網站上都看到,中國的移植中心對外招攬生意的廣告,其實有很多海外人在中國大陸去換器官。也有患者和家屬知道器官來源於法輪功學員,但是由於各種原因,很多知情者現在有些顧慮,不便於說出真相。

我們看到最近有媒體和調查機構致電大陸各省市的一些醫院,醫務人員公開說明,器官來源都是20至30歲的健康人體,多家醫院並不諱言是法輪功學員。比如瀋陽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CITNAC,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該中心在其網頁上宣稱:腎移植一般等待一週時間,最多一個月就可等到合適的供體。由於腎臟摘除後最多可以保存24小時至48小時,否則該器官移植後就會無法成活,而且在做腎臟的組織配型中淋巴細胞毒性試驗當天就會出結果,所以,畢業於美國紐約西奈山醫院病理科的醫生王文怡博士認為,這意味著該中心有大量的活人器官庫。

一些中國移植中心並不諱言器官來自活人,其網頁上宣稱“我們的器官不是來自腦死亡病人,因為那樣的器官其狀態可能不好。”同時,該中心還稱由於中共政府的支持,所有內臟的來源都是免費的。如果如中共聲稱器官來自死刑犯,死刑犯卻都是每年定期集體處決,又如何保證一個星期就可以為器官受體找到供體? 當然,自蘇家屯事件曝光之後,有的網站及移植中心的廣告已經被關閉。

在這樣一個政策背景下,在中國勞教所存在販賣人體器官的狀況下,不法之徒把法輪功學員作為供體,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其實不難想像。那些數量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如果不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這樣一個人數眾多且可以被任意宰殺群體的存在,是絕對不可能維持下去的。

這些問題,中共都無法回答。

令我們吃驚的是,一些國際媒體似乎也並未提出這些常識性的問題,對大紀元已經發表的大量事實和國際調查機構的報告未作任何報導。換言之,所謂“平衡報導”的慣例,到中共那裏就失效了。

實際上,在蘇家屯官員4月11日出面否認這事情之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3月28日已經出面正式否認了蘇家屯的事件。想提請各位注意,當天秦剛否認了兩個事件,一是蘇家屯存在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二是否認中國有摘取死刑犯人的事件。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了秦剛否認這兩個事件的發言。

中共政權有系統的摘取死刑犯人的器官,這是舉世皆知的事情。去年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就公開承認過,所以很明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先生,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告訴我們真話,他否認的兩件事情,有一件明顯在撒謊,那麼第二個否認有多大的說服力,我們想請諸位自己去衡量。

這次,瀋陽市蘇家屯區的官員和血栓醫院的官員表示,他們沒有也沒有能力從事這樣大規模的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動。在這一點上,他們可能並沒有騙人。因為從監管嚴厲的監獄和勞教所內,把關押的犯人抓到醫院裏去動手術,確實不是一個小小的醫院,甚至是一個縣級的政府部門能夠做到的。這也正是我們想要知道的,即到底是多高級別的政府部門在背後操作這樣的事情?我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中共衛生部和公安部的某些極高級別官員,是這個事件背後的真正的操作者。

證人告訴我們,盜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涉及的官員層面非常高,是國家性犯罪。

“國際追查”組織的調查發現,河南、山東、上海、廣州、北京、天津、遼寧、湖北等地區都有醫院工作人員或直接參加移植的醫生向調查員表示,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初步調查結果可以研判:以法輪功學員作活體器官供體的做法遍布大半個中國。

在公開否認蘇家屯事件之前,中共匆忙頒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但生效時間卻是三個月後的7月1日。民間調查顯示,包括黑龍江、遼寧、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湖南、上海、浙江、雲南、安徽、陜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區的醫院和移植中心手術數量明顯增加,很多單位在加班加點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術。醫院方面向調查員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點來,最快的一兩天內就能完成配型找到合適的器官,並表示這一批器官供應過後以後就很難了。此種種跡象表明,中共在公開否認的同時,正在抓緊時間全面銷毀證據,事態相當嚴重和緊急,迅速全面的調查行動刻不容緩。

另外,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4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特別邀請海外媒體到蘇家屯採訪。但是,我們也注意到,自由亞洲電臺4月8日報導,近日中國上訪人士孫小弟在中國瀋陽蘇家屯被捕的事件。當地警方告訴孫,蘇家屯現在正屬於“敏感地區”,這位曾經被中共拘捕過的異議人士這個時候出現在蘇家屯,引起官方高度警惕,並再次拘捕。據報,蘇家屯目前實際上處於暗中戒備狀態,陌生人士到訪超過三天會被跟蹤或拘捕。

蘇家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曝光後,蘇家屯地下集中營人證已被全部秘密轉移,近來蘇家屯地區有大量從海外趕來調查器官摘除事件的記者和一些沒有暴露調查身份的相關人員,中共安全部已安排大量便衣冒充小販、行人和三輪車車夫等在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附近和蘇家屯火車站等地活動,欺騙調查者。

根據通訊社的報導,蘇家屯的官員還表示準備起訴大紀元造謠誹謗,我們歡迎中共的官員採取法律行動,但我們更希望,中共政府能夠允許法庭作全面的調查,包括到中國去,對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進行徹底獨立的調查。中共政府非常不喜歡大紀元這個媒體,目前大紀元有最少五名記者和多位專欄作家目前在中共的監獄中。

這裏我們強調,大規模的群體虐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發生過。德國納粹在迫害猶太人時,把猶太人的老老少少作為人體工廠。在當時,西方社會,包括美國都沒有重視起來,罪惡拖了2、3年,說是在等證據。可就在等證據的這段時間,又多了250萬猶太人被殺害。

大紀元意識到中共勞教所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歷史上對善良人最慘烈的滅絕,是人類的恥辱,也挑戰人類道德底線。事件已經超出媒體的範疇,需要全民指證,共同制止罪惡。大紀元及時報導這一事件的主要目的是拯救還沒有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民眾。

證人提供的不同的線索就像一個蘋果,從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一個面,而不是全貌。證人反覆強調:目前揭露的事實只是冰山一角。有些讀者發現難以理解或者有些細節有待繼續調查,這都正常。證人也透露在這幾年中一直在逃避滅口,女證人的丈夫(主刀醫生)2003年底決定不再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時候,曾經遭暗殺。證人直到來到美國後,才一步步從恐懼中走出來。

報導中因為涉及到做案者極度隱密黑暗,可能有些細節方面會有偏差。而對這麼慘烈的殺人,我們希望國際社會不是抱著審視或者挑剔的態度,世界不能在等待證據全面曝光中讓罪惡加劇,即使這件事有1%的可能性,都值得全球慎重對待和全力以赴調查處理,漠視活體摘除和盜賣人體器官的罪惡,是對每一個生命人格的侮辱。

大紀元會繼續報導中共勞教所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以及其他所有在中國所發生的損害人權的黑幕。我們正告中共,欺騙與迫害是愚蠢的,它註定無法長久。假以時日,一切黑幕都會被調查清楚,一切罪惡都會得到懲處。我們呼籲廣大知情人提供線索,說出真相,告慰無辜的冤靈。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