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媒体 关于中共否认盗法轮功学员器官(图)
 
2006-4-15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4月13日报导)我们注意到,在大纪元新闻网3月9日曝光中国沈阳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后,4月12日世界主要的几个大通讯社都发出了一条新闻,内容涉及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4月11日举行的记者会,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政府官员和苏家屯血栓中心医院的官员,否认当地关押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否认曾经有过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内脏器官牟利的事情发生。

这几位官员指责大纪元造谣,诬衊当地政府部门和医院,甚至表示可能起诉大纪元时报。所以我们对这个事情做出一个公开的澄清。

在这里,我们想首先强调的一点是,我们,无论是作为记者或者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来说,我们都并不希望我们所报导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我们有时甚至希望整个事件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并不存在。但不幸的是,我们越是进行深入的调查,我们越确信这个事件是真实的,这也是我们大纪元全体工作人员感到悲哀的地方。

大纪元作为一个大衆媒体,报导了大量正在中国大量发生的人权侵害,官员贪污腐败案件,社会弱势群体被迫害等新闻事件。由于这些新闻无法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出现,也无法在大部分的海外中文媒体上出现,因此大纪元成了许多中国人投诉控告权势集团的主要媒体之一。

一名中国大陆出身的记者向我们透露了一个惊人的事件,就是在沈阳市苏家屯的某个医院,存在大规模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随后不久,另一位曾经在该医院工作过的工作人员,也出面向我们证实,确实存在这样的事情。大纪元通过一些调查和核实,因此从3月9日开始,陆续以对话访问的形式,把上述内容作了报导。

这个事件确实非常惊人,所以引起了国际上,包括法轮功学员、人权组织、一些媒体、部分国家政府的高度关注。这并不奇怪。而中共政权的否认,也绝对不令人感到意外和奇怪。

除了两位证人之外,我们的记者也作了大量的调查,包括近年来中国器官移植规模急剧增加,并且存在一个出售人体器官的庞大的组织,而且在香港、台湾和海外秘密活动。我们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各位,美国也有这些人在活动。

我们也收到了来自中国的许多信件和电话,向我们证实确实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们也有更多的人证,包括知道情况的医务人员和警察,也包括一些知道内情的政府高级官员,但因为大家都了解的原因,这些人今天暂时不能站在这里,不过,以后大家会看到证人一个一个站出来的。

从这些更新的证据来看,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并不单只是苏家屯的一个什么医院,而是普遍大量地存在在中国的劳教所内。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王斌,他是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工程师,2000年9月24日被大庆劳教所恶警冯喜等毒打致死。被打死后内脏被摘除,遗体被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心脏、大脑被剖出。为什么他的身体被掏空,器官都消失了。我们有理由质疑,王斌是被某些凶手为了盗取他的器官而被杀害的。

这样的例子我们还有很多。

中共活体摘除死囚犯器官的罪恶,已被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广泛报导和谴责,美国国会2001年举办过相关听证会。这次事件突破点,在于中共劳教所发生的大量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涉及人数非常庞大,超出人们的想像。

不理解苏家屯事件,关键在于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惨烈背景不了解。中共镇压法轮功采取隐瞒方式,媒体不报导法轮功学员被镇压的情况,一面倒的诬衊法轮功学员。中共对外一直利用大陆市场诱惑西方媒体,给国际施压,致使法轮功学员被镇压的惨烈真相没有全面曝光。人们对这么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盗卖的事实感到突然。

苏家屯事件是冰山一角,更惨烈的迫害,更令人发指的、甚至人数更多的这样一个黑幕一直隐藏在中国的劳教所内。

当年中国各大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的人数大幅度超员,关押的人数大约维持在5千到2万人左右。被挑选来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来自农村,他们没有工作、学历和家庭背景,或者完全无法联络上家人。不法份子对“符合”上述条件的法轮功学员作抽血检查后,和医院要求的器官的病人完成组织配型,在医院要求具体作手术的日期来杀人。

在中国目前初步估计有十万名法轮功学员失踪或被拘捕。家人不知道他们现在何处,中共拒绝告诉他们的家人。在美国,大纪元的工作人员中,就有多人的亲属在中国失踪多年而下落不明。

1999 年7·20那一天,在沈阳市政府门口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就是1万人。同时,1999年7·20到2001年的7.20这段时间内,约有7百万法轮功学员赴京上访。2001年7月后的几个月里,汇集北京城区的上访学员人数,最多时超过30万,而当时北京城近郊区长期以来都维持大约70万为法轮功上访请愿的人。

根据1998年上海电视台报导,当时全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大量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为避免亲人朋友公司被中共“株连”,法轮功学员通常都不报名字。证人说关押在苏家屯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编号的,没有名字。当时苏家屯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是因其他劳教所挤不下而转移到这里。

从2000年开始,中国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幅度超员,相当拥挤。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险些被摘除器官的幸存者──王玉芝,可告诉大家当时劳教所的情况,以及她本人险些被器官摘除的经历。

参与作证的主刀医生的太太说,苏家屯医院参与摘除器官的主刀医生都知道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当医生表示这些人是活的,这不是杀人吗?卫生局领导说,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这是帮国家清理。这些人没有人认领。

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失踪、秘密逮捕,加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政策,给器官贩子提供了犯罪的条件,也是中国各大劳教所发生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政策证据。

事实上,中国这几年的器官供应非常充份,在海外的网站上都看到,中国的移植中心对外招揽生意的广告,其实有很多海外人在中国大陆去换器官。也有患者和家属知道器官来源于法轮功学员,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很多知情者现在有些顾虑,不便于说出真相。

我们看到最近有媒体和调查机构致电大陆各省市的一些医院,医务人员公开说明,器官来源都是20至30岁的健康人体,多家医院并不讳言是法轮功学员。比如沈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CITNAC,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该中心在其网页上宣称:肾移植一般等待一周时间,最多一个月就可等到合适的供体。由于肾脏摘除后最多可以保存24小时至48小时,否则该器官移植后就会无法成活,而且在做肾脏的组织配型中淋巴细胞毒性试验当天就会出结果,所以,毕业于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病理科的医生王文怡博士认为,这意味着该中心有大量的活人器官库。

一些中国移植中心并不讳言器官来自活人,其网页上宣称“我们的器官不是来自脑死亡病人,因为那样的器官其状态可能不好。”同时,该中心还称由于中共政府的支持,所有内脏的来源都是免费的。如果如中共声称器官来自死刑犯,死刑犯却都是每年定期集体处决,又如何保证一个星期就可以为器官受体找到供体? 当然,自苏家屯事件曝光之后,有的网站及移植中心的广告已经被关闭。

在这样一个政策背景下,在中国劳教所存在贩卖人体器官的状况下,不法之徒把法轮功学员作为供体,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其实不难想像。那些数量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如果不是因为法轮功学员这样一个人数众多且可以被任意宰杀群体的存在,是绝对不可能维持下去的。

这些问题,中共都无法回答。

令我们吃惊的是,一些国际媒体似乎也并未提出这些常识性的问题,对大纪元已经发表的大量事实和国际调查机构的报告未作任何报导。换言之,所谓“平衡报导”的惯例,到中共那里就失效了。

实际上,在苏家屯官员4月11日出面否认这事情之前,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3月28日已经出面正式否认了苏家屯的事件。想提请各位注意,当天秦刚否认了两个事件,一是苏家屯存在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二是否认中国有摘取死刑犯人的事件。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了秦刚否认这两个事件的发言。

中共政权有系统的摘取死刑犯人的器官,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情。去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就公开承认过,所以很明显。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先生,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告诉我们真话,他否认的两件事情,有一件明显在撒谎,那么第二个否认有多大的说服力,我们想请诸位自己去衡量。

这次,沈阳市苏家屯区的官员和血栓医院的官员表示,他们没有也没有能力从事这样大规模的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动。在这一点上,他们可能并没有骗人。因为从监管严厉的监狱和劳教所内,把关押的犯人抓到医院里去动手术,确实不是一个小小的医院,甚至是一个县级的政府部门能够做到的。这也正是我们想要知道的,即到底是多高级别的政府部门在背后操作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中共卫生部和公安部的某些极高级别官员,是这个事件背后的真正的操作者。

证人告诉我们,盗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涉及的官员层面非常高,是国家性犯罪。

“国际追查”组织的调查发现,河南、山东、上海、广州、北京、天津、辽宁、湖北等地区都有医院工作人员或直接参加移植的医生向调查员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初步调查结果可以研判:以法轮功学员作活体器官供体的做法遍布大半个中国。

在公开否认苏家屯事件之前,中共匆忙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但生效时间却是三个月后的7月1日。民间调查显示,包括黑龙江、辽宁、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湖南、上海、浙江、云南、安徽、陕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医院和移植中心手术数量明显增加,很多单位在加班加点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术。医院方面向调查员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点来,最快的一两天内就能完成配型找到合适的器官,并表示这一批器官供应过后以后就很难了。此种种迹象表明,中共在公开否认的同时,正在抓紧时间全面销毁证据,事态相当严重和紧急,迅速全面的调查行动刻不容缓。

另外,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4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邀请海外媒体到苏家屯采访。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自由亚洲电台4月8日报导,近日中国上访人士孙小弟在中国沈阳苏家屯被捕的事件。当地警方告诉孙,苏家屯现在正属于“敏感地区”,这位曾经被中共拘捕过的异议人士这个时候出现在苏家屯,引起官方高度警惕,并再次拘捕。据报,苏家屯目前实际上处于暗中戒备状态,陌生人士到访超过三天会被跟踪或拘捕。

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后,苏家屯地下集中营人证已被全部秘密转移,近来苏家屯地区有大量从海外赶来调查器官摘除事件的记者和一些没有暴露调查身份的相关人员,中共安全部已安排大量便衣冒充小贩、行人和三轮车车夫等在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附近和苏家屯火车站等地活动,欺骗调查者。

根据通讯社的报道,苏家屯的官员还表示准备起诉大纪元造谣诽谤,我们欢迎中共的官员采取法律行动,但我们更希望,中共政府能够允许法庭作全面的调查,包括到中国去,对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进行彻底独立的调查。中共政府非常不喜欢大纪元这个媒体,目前大纪元有最少五名记者和多位专栏作家目前在中共的监狱中。

这里我们强调,大规模的群体虐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发生过。德国纳粹在迫害犹太人时,把犹太人的老老少少作为人体工厂。在当时,西方社会,包括美国都没有重视起来,罪恶拖了2、3年,说是在等证据。可就在等证据的这段时间,又多了250万犹太人被杀害。

大纪元意识到中共劳教所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历史上对善良人最惨烈的灭绝,是人类的耻辱,也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事件已经超出媒体的范畴,需要全民指证,共同制止罪恶。大纪元及时报导这一事件的主要目的是拯救还没有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民众。

证人提供的不同的线索就像一个苹果,从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一个面,而不是全貌。证人反覆强调:目前揭露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有些读者发现难以理解或者有些细节有待继续调查,这都正常。证人也透露在这几年中一直在逃避灭口,女证人的丈夫(主刀医生)2003年底决定不再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时候,曾经遭暗杀。证人直到来到美国后,才一步步从恐惧中走出来。

报导中因为涉及到做案者极度隐秘黑暗,可能有些细节方面会有偏差。而对这么惨烈的杀人,我们希望国际社会不是抱着审视或者挑剔的态度,世界不能在等待证据全面曝光中让罪恶加剧,即使这件事有1%的可能性,都值得全球慎重对待和全力以赴调查处理,漠视活体摘除和盗卖人体器官的罪恶,是对每一个生命人格的侮辱。

大纪元会继续报导中共劳教所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以及其他所有在中国所发生的损害人权的黑幕。我们正告中共,欺骗与迫害是愚蠢的,它注定无法长久。假以时日,一切黑幕都会被调查清楚,一切罪恶都会得到惩处。我们呼吁广大知情人提供线索,说出真相,告慰无辜的冤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