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覺醒 終結中共暴政
 
2006-4-13
 
【人民報消息】

連接收聽

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的事件現已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中共為了自保,已經瘋狂到要將所有的犯罪證據快速銷毀的地步,在從4月初到6月底的3個月內,將要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出售並隨時焚屍滅跡,在這個危急時刻,為了營救那些尚且生存的生命,明慧網2006年4月6日發表了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的緊急通告,通告中說:“從2001年起,中國大陸多個省市存在蘇家屯式地下集中營並對秘密監禁其中的大量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除器官出售並隨時焚屍滅跡的犯罪活動。

此事於2006年3月初在國際社會曝光後的三週之內,位於瀋陽的蘇家屯地下集中營已被匆匆轉移。與此同時,中國大陸的一些醫院和移植中心,正趕時間大批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以銷毀集中營受害者/人證為目地的屠殺正在發生,我們緊急要求國際社會立即啟動緊急程序,制止這場新的反人類犯罪。”

根據來自大陸的舉報和調查核實,自從蘇家屯集中營曝光後,中共當局匆匆拋出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卻又把施行時間定在3個月後的2006年7月1日,涉嫌留下足夠的時間給罪犯銷毀證據。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國際社會因痛悔未能制止納粹大屠殺的發生而發出過“永不重蹈覆轍”(Never Again)的莊嚴承諾。60年後的今天,歷史給了文明社會糾正歷史錯誤的機會。希望我們這一代能夠無愧的說:我們不僅能夠作出承諾,也能堅守我們的承諾。我們緊急要求美國政府、聯合國、以及其它各國政府和相關國際組織採取緊急行動,啟動一切機制,立即制止正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場新的群體滅絕屠殺。每一分鐘的拖延都會給無辜的生命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並給現代人類留下新的恥辱!

“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簡稱“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是蘇家屯地下集中營事件曝光之後,由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的民間組織,於2006年4月4日正式宣告成立,旨在與相關國際組織、國家機構和媒體一起,組成聯合調查團,赴中國大陸進行獨立、直接、不受干預的調查和取證,全面調查有關蘇家屯及其它地區秘密集中營以及對法輪功的迫害真相,以便盡早讓真相水落石出,以結束這場持續了近七年的殘酷迫害。舉報電話:1-323-285-5201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6年 4月5日也發布緊急通告,報告中指出:按國際規例,器官移植手術必有完備的供體出處的個人資料,供體出處的個人資料包括:性別、年齡、籍貫、住址、職業、死亡原因、死亡狀態、血型、健康狀態以及個人自願捐贈器官的書面聲明和法律公證文件。

從今日起凡是器官移植手術,所有批准、直接參與手術和採購、提供移植器官的人員都是重點調查對象。凡是不能提供完整供體個人資料和偽造供體資料的器官移植手術,參與者將被作為謀殺嫌犯或從犯追究刑事責任。

二戰期間,德國納粹醫生曾經廣泛對戰俘和猶太人進行醫學實驗。戰後,國際法庭對這些醫生進行了審判,部分判處死刑。我們將盡全力確保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官員和醫務人員受到同樣的審判。

活體摘取人類器官的法西斯行徑滅絕人性,天理不容。我們希望所有有良心的人們和我們一起監視這些嗜血的不法之徒。我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請協助我們共同制止這正發生在身邊的慘絕人寰的暴行, 營救那些受難的法輪功學員, 舉報那些參與殘殺法輪功學員的涉嫌單位和個人,您的善舉將救助無數無辜的生命!

我們重申,所有參與策劃和執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惡者,我們將一個都不會放過!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誓將所有行惡者繩之以法!

因此,那些真心希望調查中共集中營真相、制止蘇家屯式屠殺的媒體和機構,不應該把目光侷限在蘇家屯,而應當對所有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監獄、醫院和相關設施進行調查。調查範圍越廣,越獨立,越深入,就越能夠挖掘出真相。各地法輪功學員關押地知情人的消息,將會對人們全面了解迫害真相起重要作用。

今天之所以在這裏給聽眾朋友這麼詳細的宣讀這兩封緊急通告,目的在於向世人昭示整個事件目前的殘酷性,緊迫性,和重要性,中共可以轉移蘇家屯,但要轉移36 個集中營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中共能夠轉移那36個集中營,也無法轉移全國千百計的監獄、勞改營、看守所、醫院或精神病院,除非把他們不再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

事實上,那36個集中營,那千百計的監獄、勞改營、看守所才是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基地,是蘇家屯集中營得以存在和維持的根本原因。當法輪功學員可以被隨意關在監獄、勞改營、看守所裏,可以被惡警肆意迫害虐殺時,蘇家屯式的死亡營隨時都可以被製造出來,中共成千上萬的醫院隨時都可以被中共改造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地。

面對海內外強烈的譴責和追究,4月10日,中共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否認海外傳媒報導大陸器官移植來源為摘取死囚的說法, 並表示,從實際情況看,利用死囚器官是極個別的案例,而中國移植器官的來源主要是公民去世時自願捐贈。大陸網民斥當局欲蓋彌彰, 欺騙民眾。有網民說, 紙是包不住火的, “現在終於發現我們生活在一個謊言的世界了。”

一網民說,海外媒體的話不太對,中國不是隨意摘,而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摘,已形成對死刑犯器官的完整的暗黑分配網絡和分配規則,某些掌握器官分配大權的人甚至可以要求什麼時間槍決——甚至活取。……至於什麼死刑犯同意,天大的笑話!

何止隨意取死刑犯器官進行移植, 連他們的骨頭也用來做標本呢! 一位多年前在大學讀醫科的網民說, 他們實習的骨頭標本全是從死刑犯取的……他還拍了不少照片呢! 一位前醫務處主任說:“太不人道了,簡直比集中營還殘忍。”

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後不久,親口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直接火化不查身源”的群體滅絕政策,給器官販子提供了犯罪的條件。據中共內部消息顯示,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包括活體摘取器官後被焚屍)的暴行在中國各大省市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中都有發生,當地公安醫院(包括武警醫院)勾結勞教所的不法分子和社會上販賣器官的中介機構等共同參與犯罪。

盜取器官的最高峰在2001年至2003年這三年期間,非常猖獗。據調查,中共 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各省份的法輪功學員紛紛上訪向政府呈遞冤情。但所有上訪渠道都被堵死,信訪局和天安門廣場成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上訪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很多人一去不返,杳無音訊。當時中國近1億人修煉法輪功。2001年開始,僅北京市郊區每月都維持大約 70萬來自中國各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至2003年這三年期間究竟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仍是謎。

中共每年動用四分之一以上的國力迫害法輪功,各個省市地區都在大規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致使各地大小勞教所嚴重超員。中共迫害法輪功大搞株連政策,規定各個省市的官員、片警等要為法輪功學員上訪承擔責任,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就業、升學、結婚等都受到牽連。因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上訪被非法抓捕後,不願牽連居住地的官員、片警、工作單位和家人,而拒絕說出姓名、家庭住址。這些不說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到新疆、東北等地區的集中營。

2001年蘇家屯勞教所中的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主要來自中國各大勞教所。 被挑選來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是來自農村,沒有工作、學歷和家庭背景,或者完全無法聯絡上家人的學員。

中共視這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如一個巨大的器官儲備庫一樣,對關押在集中營裡的法輪功學員做了抽血檢查後,由醫院裏組織配型,根據醫院做手術的日期來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因此器官移植醫院的醫生對國際調查員說,配型的器官很快,快的一兩天或一週時間就可以找到合適器官,慢的一個月左右。一定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數目非常巨大,才能以一兩天的速度找配型器官。

目前我們無法精確統計究竟有多少法輪功學員來過北京請願上訪,又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了器官而遇害。但是我們相信,中共的罪惡一定會被清算。罪惡仍在勞教所中延續,中共正在搶時間屠殺法輪功學員,要滅絕證人,銷毀證據。

一些媒體意識到這樣慘烈的群體滅絕不僅僅是一個新聞,而是規模龐大的國家性犯罪。是歷史上最大規模、最慘烈的群體滅絕,是反人類的罪惡。這已經超出媒體的範疇,是全民指證,制止罪惡的問題。大紀元及時報導這件事的目的是拯救還沒有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

這些媒體採訪的證人說關押在蘇家屯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編號的,沒有名字。證人表示這是一場國家性的犯罪,參與的人涉及部門組織,如衛生系統、監獄、武警、勞教所和器官經紀人。醫生也是特別挑選的,多數是烈士孤兒或者是與集團關係密切的人。進去做過的醫生如果不願再做都面臨滅口的危險。

血栓醫院的工作人員、主刀醫生的太太表示,她的丈夫(主刀醫生)決定不做時,遭到多次電話恐嚇,並曾經被暗殺。有曾經參與的醫生不願再做後就“永遠消失了”。參與的人因為擔心被滅口或者被揭發,多次改名或者持有多國護照隨時準備離開中國。有的主刀醫生離開中國時做了整形手術。

在中國,別說報導出這樣的消息,知情者甚至會被滅口。R先生(證人之一)帶著這個消息去見過日本幾大媒體很多次,對方表示相信,但是考慮到這幾年日中兩國的關係,這個報導我們沒法做。

證人提供的不同的線索就像一個蘋果,從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一個面,而不是全貌。證人反覆強調:目前揭露的事實只是冰山一角。有些讀者發現難以理解或者有些細節有待繼續調查,這都正常。

證人透露在這幾年中一直在逃避滅口。直到來到美國後,才一步步從恐懼中走出來。所以指證的過程也是擺脫恐懼的過程,回憶深受刺激傷害的過程。更多的事實內容會不斷出現。

報導中因為涉及到做案者極度隱密黑暗,可能有些細節方面會有偏差。而對這麼慘烈的殺人,我們希望不是抱著審視或者挑剔的態度,世界不能在等待證據全面曝光中讓罪惡加劇,即使這件事有1%的可能性,都值得全球慎重對待和全力以赴調查處理。

4 月3日加拿大資深外交官、中國問題專家布萊恩-麥克亞當在演講中說,中共意料之中的否定了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存在。他說,如果在古狗引擎上搜索“中國否認”可以得到210萬條記錄。麥克亞當舉例說:掌權後,中共否認的事實包括餓死2000萬到4300萬百姓的大饑荒、多年否認的勞教制度、天安門大屠殺、 SARS、禽流感、死刑犯器官移植等。麥克亞當說,第一個否認大屠殺的是納粹。

麥克亞當說,遺忘過去會使歷史重演。“上周(3月27日), 82歲的魯道夫-弗爾巴(Rudolph Vrba)在溫哥華去世。1944年4月,弗爾巴引起公眾注意,他和阿爾弗雷德-海茨勒(Alfred Weltzler)是率先從波蘭的奧斯維辛集中營逃出的猶太人,並向聯軍講述了奧斯維辛發生著大屠殺。”

麥克亞當說,作為第一目擊證人,他們二人寫出了一份關於死亡集中營的令人震驚的、詳盡的報告,但是,許多人不相信,報告中的消息被壓制。結果導致1944年5月15日和7月7日之間,又有43萬7千猶太人被送入集中營。

直到開始大批轉移匈牙利猶太人,他們的警告才在“奧斯維辛草案”中為人所知。他們敲響的警鐘挽救了十萬人的生命,他們並因此獲得了廣泛聲譽。

所以我們不能在等待證據的過程中讓慘劇繼續發生。全民舉證,終結罪惡,這是我們每個人當前的使命和責任。我們還有一顆尚且跳動的人心,還有一絲不願隨中共獸變的人意。就憑著我們是人類的一族,還有著或多或少的人義,我們就站出來、寫出來、講出來,舉證中共邪惡,舉證這場鎮壓善良的滔天罪惡,拼出中共的罪行總圖。驚醒那些尚在糊塗麻木中的精神虛弱利益短視的人群,為人類贖回業已被中共邪魔奪走並遭肆意踐踏的尊嚴。

中共不怕你去嘲笑它、諷刺它,但是,它害怕把它真正的罪惡曝光天下。

自99 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在大陸,中共是到處追捕通緝法輪功學員,關進勞教所,抓到洗腦班,打入集中營。而在海外,中共卻時時處處躲著法輪功。就連開個所謂的僑社“揭批會”,都不敢讓一個法輪功學員參加。中共領導人出訪,為了躲避一條法輪功的橫幅,酒店正門都不敢出入。中共同西方國家的人權對話,更是關起門來,任由中共耍流氓和金錢交易,毫無改善人權的實質效果。

對中共最難堪的事情,莫過於它幹了壞事一面否認,一面又做出邀請外界去調查的姿態時,而又不敢真正讓當事人去調查了。那些把摘取活體器官血案斥為“廢話”“謊言”“荒唐離奇”的中共外交發言人們,面對法輪功的一個樸實的基本的調查訴求,他們還能有什麼藉口去搪塞西方記者們呢?

人們一直在推動西方政府,希望他們能在會見中共領導的時候,提及法輪功甚至蘇家屯,呼籲西方政府要求中共去調查,或者希望西方政府去做調查。這些,無疑都是非常重要的步驟,是調動國際社會力量對中共施加壓力的必不可少的途徑。

面對西方的質詢,中共會如何反應?不外乎是或者回避,或者否認,或者倒打一耙。殺手就是邀請西方政府親自去做所謂的被安排好了的參觀調查。這樣的話,西方政府回應了民意,中共也覺得找到了臺階。然而,這對於停止這場迫害還遠遠不夠。現居西安的前胡耀邦秘書林牧先生今天接受大紀元記者辛菲4月10日採訪採訪時,強烈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慘無人道的罪惡,呼籲國際社會、聯合國人權機構全面調查中共的所有勞教所,徹底調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對政治良心犯等的滅絕人性的包括活體摘除器官在內的所有酷刑迫害。

林牧說,中共的勞教所是中國最黑暗的角落,最邪惡的地方,酷刑泛濫。我曾聽說很多事情,包括法輪功學員、政治良心犯等在勞教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有很多人從那裏出來,都親身經歷過那裡面的各種酷刑。

他的很多年青的朋友們都是見證者,比如:去年刑滿釋放的王金波,在監獄中受到多次拷打;杭州的陳龍德曾遭受電刑,現在已經全身殘廢,西安的馬曉明、趙長青等都曾遭受酷刑虐待……

雖然有很多已經出來的人披露在勞教所中遭受的酷刑迫害,但是無法起訴他們,因為找不到證人,拿不出證據,因為在現場的都是他們的人,包括公安的,勞教所的管理人員,他們不可能作證。

也有善良一點的公安人員、監獄管理人員,他們曾經口頭上給我們講過酷刑虐待的事情,但是讓他們作證,他們就不認了,因為怕危險。

另外,勞教所還經常發動刑事犯來虐待政治犯,用各種手段掩蓋罪行。鑒於中共的勞教所罪行普遍,酷刑泛濫,尤其是現在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的罪行已被曝光;鑒於中共無視法律,勞教所的罪惡無法在中國通過法律程序解決;鑒於中共一貫造假、掩蓋罪行的本性;我們呼籲國際社會、聯合國人權機構對中共的非人道的暴行進行全面的、獨立的調查。我們強烈要求中共開放中國的所有勞教所讓國際社會調查。我們呼籲聯合國的權威機構把調查落到實處,排除一切阻力,粉碎中共的阻撓和封鎖,對中國的勞教所、監獄、看守所、610辦公室這類特務機構、非法組織等作普遍的調查。

無論結果如何,做到何種程度,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各界人士共同發出正義的呼聲:只有深入的、大範圍的、全面的、獨立的調查才是有效的,有意義的。我們一定要呼籲,持續的強烈的發出我們的呼籲。

毫無疑問,看起來貌似強大的中共在當今中華大地上,已經每天都是末日。目前中華民族包括中共官員群體中希望終結中共暴政統治的人,面臨兩種選擇:以暴力反抗向暴政集團復仇?還是以非暴力方式和平地終結暴政?暴力復仇——大亂幾十年,殺一個天翻地覆,貧富易位——的方式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傳統。這可以說其因子在每位中國人的骨子裏、血液中。中共五十多年暴政統治和那些宣傳它如何顛覆中華民國和打敗美帝國主義的影視宣傳,更是強化了中國人對暴力的深度酷愛。

這個火藥桶本來是中共坐著——也就是那麼幾百萬邪魔附體的有文化、少文化和無文化的流氓。但一旦炸開,傷害的將是幾千萬中共黨員和數以億計的中華民眾。

只要能夠搶在農民暴動向被中共綁架的市民血腥復仇之前公開化,中華民族便成功地走出了以非暴力方式和平終結中共暴政統治的道路。這種溫和勸告和溫馨祝福下出現中共被廢除,解除言禁、報禁、黨禁,由具有執政經驗的三退的官員(包括已退休的)組織起來的臨時政府,在人民強有力的監督下真正、切實地為公民服務—— 成為名副其實的公務員(徹底告別黨狗狼生涯)。

由此可見,終結中共邪惡的極權暴政統治便惟有法輪功的講真相活動。具體解體中共便是傳九評、促三退的“傳九退三”活動。傳九揭邪,三退親神。中共邪國便由於邪靈本質被揭露而被三退匯聚正義和正氣的能量場一天天消解,滅中共就在每個今天。

 
分享:
 
文章二維碼: